• 第27章 学做土灶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4本章字数:3205字

    阿福也是个喜欢侍弄新奇花草的,便将他这几年自己种过的又结了种子的品种分了一半给香玉,说道:“这些花草可漂亮了,香玉要是喜欢就种在自己的小屋前,看看也是好的。”

    他以为香玉要这些是为了好看,爱花之人都是一个心性,那就是想让别人也觉得自己种得花好,分起种子来一点也不含糊。

    香玉谢了又谢,最后又看向那两棵正在发芽期的香椿,问:“福伯,香椿芽你们不吃吗?这个时候摘下来刚好吃,将那一撮芽都掰下来,用盐揉搓了可以放大半年呢。而且香椿芽煎鸡蛋可好吃了。”

    阿福不好意思地说:“是啊,我们也就只会这样掰下煎个鸡蛋。要不明天我们就掰下来,下次你来帮我们弄可好?”

    香玉也想吃香椿芽,她得利用眼前的一切为自己攒食,便点头应下了,“这个需要不少的盐呢。”

    谭墨道:“我明日就去镇上卖,你能后天来吗?”

    香玉看了一眼放在东屋的葱油饼道:“你们应该能吃两天吧,我不知道这两天有没有空。”

    “或许……可以。”阿福不确定道,他家少爷可是个大肚汉呢。

    “后天来应该行。”谭墨道,“你明日就歇着吧,不要一个人进山。”

    说着将一个包袱递给了她,香玉知道那里面是葱油饼,还有用油纸包着的两只鸡腿跟一个兔腿。

    香玉的脸立即红了,不敢看眼前二人,她觉得自己可丢人了,为了口吃的真是想尽了法子。

    可天大地大肚皮最大,吃饭是大问题,便厚着脸皮接了过来,用蚊子音道谢,“多,多谢!等香玉以后有了银钱一定十倍相报。”

    说完这话再也不看谭墨,便跑了出去。

    这一跑便没停下来,一路跑到村头,手中的包袱早已扔到了空间里。

    谭墨跟着跑到了门口,看到香玉小小身子跑得飞快,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没尝到挨饿的滋味,年少时被赶出家门身上带了不少银子,但那种步步艰难的日子却是过过,真不知道香玉这么个弱女子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阿福也跟着出来了,拍了拍他的肩道:“小姑娘很有自尊心啊,以后咱们多帮衬着点。唉,要不是看她还小,直接娶了来就是了。”

    谭墨抿了抿唇道:“不,再看看吧。”

    原来他是想着早点娶香玉的,这样就可以让她少受点苦。可刚才看她如此自尊自强,又不想强娶了来,他想让香玉心甘情愿地嫁给他。

    香玉一口气跑到老香家门口,这才发觉此时天还早呢,离傍晚至少还有一个时辰,她不想回家被大李氏骂,便转了个弯拐去了洛蔓儿家。

    她有个想法,也是刚才在为谭墨烧饭时想到的。因为她看到了那个三条腿可以移动的土灶,上面放个炒菜的锅或是烧水的壶都是可以的。

    虽然空间里的灵泉水很好喝,可她觉得人还是喝点热水的好。而且以后有锅了,就可以在空间里烧饭了呢。

    其实她在烧菜中还偷偷地昧下了一个大地蛋,也就是土豆。这东西长得快,可以按照发芽的地方来切,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能成熟,以后就算没粮食吃也不至于饿肚子。

    “蔓儿,在家吗?”香玉推开大门,小声问。

    她不敢大声叫,怕被隔壁不远的老香家的人听到。

    好在洛蔓儿是个耳朵好的,听到声音立即小跑了过来,看到香玉甜甜地一笑,“香玉,要出去捡柴了吗?”

    每到这个时候她都会去找香玉,而香玉这个时候才干完家里的活出去捡柴。

    香玉摇头道:“不去,以后我只做捡柴的活,一早就捡好了呢。这次来是想麻烦洛婶子的,不知洛婶子好些了吗?”

    洛蔓儿笑得更欢了,“好多了,我娘都说不疼了呢。真管用!快进来吧。娘,香玉来了。”

    进了屋内,洛婶子好像刚从炕上起来,笑道:“香玉,你来了。快屋里坐,蔓儿,还不快给香玉倒水喝。”

    洛蔓儿动作麻利地去了。

    香玉这会也觉得口渴了,也没说什么,再次给她把了把脉,道:“婶子,你那个干净后也要坚持用艾灸呀。”

    “好,坚持用,听香玉的。”洛婶子连连应下,她今天就没觉得多么疼,就知道香玉这方子还是有用的。

    香玉低头喝着洛蔓儿倒的糖水,心里想着怎么跟洛婶子说土灶的事呢。她想自己用黄泥做几个土灶,等有银钱了就买锅,自己做饭吃。

    还是洛蔓儿了解她,问:“香玉,你是不是有话要说呀。”

    香玉抬头不好意思地说:“我以后可能不会在老香家吃饭了,想自己做饭吃,可是我没有灶跟锅,想请婶子教我用黄泥做土灶,就是可以搬动的,三条腿那样的灶。”

    “发生了啥事儿?”洛婶子跟洛蔓儿担忧地问。

    香玉心里一暖,心想,这世上果然是好人多。虽然自己的遭遇够倒霉的了,可眼前有洛婶子一家的照顾,还有谭墨的关注,她觉得自己一个人在异国他乡也能过得好。香玉把这里直接当成了异国他乡了,这样更容易接受。

    “没事。只是以后我不用那么累了,只要捡一背篓柴就好。”香玉笑道。

    洛蔓儿急性子,上前抓住她的手道:“是不是也不用在他们家吃饭了?”

    香玉微微点头,“他们没说,但我知道肯定是没我的饭了。”

    洛婶子皱眉道:“香玉,你好好跟婶子说说到底是咋回事儿。这吃饭可是大事儿,要是那边不养你了,婶子养。俺们家虽穷可还能匀出一口饭来。”

    “是呀,要不香玉你帮来跟我一起住吧。”洛蔓儿心直口快道。

    香玉抬头看向她们,发现表情里没有一丝勉强,心中的暖意更甚,便将老香家为了给香林书弄考童生的银子的事说了一遍。

    听完这话,暴脾气的洛蔓儿恨得牙痒痒,当场就骂道:“他们真不要脸,还什么耕读世家呢,我呸!我看那香林书也不是个好的,处处高人一等,就算是考中了将来也不会是个好官。”

    “乱嚼什么舌头。”洛婶子年纪大,知道有些话是不能乱讲,便一巴掌拍在了洛蔓儿的头上,佯怒道。

    洛蔓儿也没觉得疼,抱着洛婶子的手就晃了起来,“娘,香玉真可怜,咱们认她做养女吧。”

    洛婶子连连叹息,她这女儿什么都好就是太嫉恶如仇了。看向香玉问:“香玉,这事你打算怎么办?一吊钱可不是小数。虽说一个壮劳力一年下来怎么也能挣上两吊钱,可你一个小姑娘家去哪儿凑这钱呀。”

    香玉本不想说这话的,可这会却又觉得老香玉家既然敢这么做,她为何不能说?给他们留脸面,他们可没给自己留条活路。何况,她还有事仰仗洛婶子呢,有了这借口,以后的事便能做了。

    想到了里,她认真地说:“洛婶子,香玉能在两个月里挣到一吊钱,请婶子放心。只是香玉需要婶子的帮助。”

    洛婶子误会她的话了,还以为这姑娘是怕她担心借钱才这么说的,便急道:“这是什么话呀,婶子帮你不是应该的。别的没有,这一吊钱我们还是拿得出来的。”

    “不是,不是。婶子误会了。”香玉连连摆手道,“我有办法赚到银子,只是现在想请婶子为香玉准备一些做饭的家伙,香玉自从来到这里就从没喝过热水。女子不能喝凉的,我也是这两天才想起来,所以就想,就想让婶子教教香玉怎样用泥做土灶,三条腿的,可以动的。”

    洛婶子顿时母爱泛滥,一把握住香玉冰冷的手,手上的冻疮还没完全好,眼里便朦胧了起来,“好,婶子教你。不过,这光有土灶没有锅可不行,婶子这里刚好有一套小的,分家得的,一直没用,不如香玉先拿去用吧。”

    洛蔓儿接着道:“香玉,那锅是有些小,可你一个人用足够了。还有一个烧水壶,等我爹回来让她给你做个小蒸笼,以后蒸馒头就好用了。”

    “嗯,多谢。”香玉也不矫情,她是没有银钱,可是她会医术,会尽全力治好洛婶子的宫寒症的。

    说做就做,洛婶子也是个实干的,立即拿来的小锅跟小烧水壶,两者一对比发现底都差不多大,记下尺寸便能做三条腿的土灶了。

    农家院,黄泥到处都是。

    洛蔓儿跟香玉直接在院子的一角挖了不少土,掺上一点细碎干草加点水便和成了泥。

    这泥不能太湿,要黏一些得好。再找几块铁丝做个支架,便能用黄泥巴厚厚地糊起来,上面再放上锅确定口的大小。前面留有送柴的槛,后面留有冒烟的小洞,下面是炉条可以落灰。

    一个时辰过后,一个不大的三条腿土灶便成形了,里面的铁丝完全看不到了,三条腿也变粗了,圆形的肚子,不算高,看上去就很讨人喜。

    洛婶子道:“唉,婶子的手艺不行。你叔不用铁丝就能做得好好的,要不是你急用,婶子也不献丑。”

    香玉摇头道:“婶子说笑了,香玉觉得很好。什么时候好用呀?”

    洛婶子道:“明儿晒个一天,这天太阳不毒,能晒个半干,就能用火烧了,烧上个几次只要不砸了一般不会坏。”

    “嗯。多谢婶子!”香玉知道这是用火将黄泥烧成了类似砖的物质,可不就硬了吗。

    看了看日头偏西了,香玉便打算回老香家交柴了。她的空间里还有不少东西呢,想着快点进去打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