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打理空间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4本章字数:3140字

    临行前,洛婶子把那个小锅跟小水壶给了她,并给了两块火石,道:“你回去在门口用石块堆一下也能用,以后别喝生凉水了。”

    “嗯。”香玉很感激,出了洛家的门便在无人之处将这些收进了空间。她是个知恩图报的,以后一定会带着洛蔓儿一家都过上好日子的。

    许是她以前也是这个时候回老香家的,身体都记住了,时间卡得刚刚好。在大门前遇到了香芽姐妹,两人一脸幽怨地看着她。

    “香玉,给我们挖的野菜呢。”

    香玉一愣,今天发生的事儿太多了,竟然将这个忘记了。看着两姐妹有点小心虚,毕竟答应过对方的啊。

    “我,我……。”

    香草年纪小,说话大多不经大脑,立即问:“是不是忘了?亏我跟姐姐昨天还在嬷嬷面说你好话呢。”

    香玉真的愧疚了,便在放背篓的同时将空间里挖的能吃的野菜拿出了一半来,也有一小篮子了,全部推给她们。

    “我捡柴的时候挖了这些菜,都是能吃的。你们拿回去相信嬷嬷不会怪你们的。”

    如此,香芽才放过她,将这些菜全划拉到篮子里道:“以后可别忘记了。你今天怎么没回来吃饭?”

    香草小声嘀咕,“姐,嬷嬷不是说了吗,以后咱们家没香玉的饭。”

    香玉听到了,冲着她们笑道:“香草说得对,以后我不会再吃老香家的饭了。你们快回吧,能把我捡的这筐柴放到东屋里吗?我以后只捡柴,其他活不会再做了。”

    在香芽姐妹呆呆的眼神中,香玉从容地进了她的小茅草屋。背影在夕阳的余晖下拉得老长,可金黄色的阳光照在她身上却是那么得好看。

    香芽皱着眉头,习惯地撅起了嘴,“我怎么觉得香玉跟以前不一样了?”

    香草年纪小,不懂得这个不一样是怎么的不一样,吱唔道:“哪里不一样了?不还是那么瘦,那么难看。姐,咱们快点回吧,我饿死了。没挖那么菜嬷嬷不会不给我们吃饭吧,这可不行。”

    “就知道吃!”香芽瞪了一眼妹妹也没多想,她懒惯了,一下子想不清的事不会再想第二遍。

    且不管上房那边是怎么的鸡飞狗跳,香玉进了茅草屋后便关紧了门进了空间。实际上只是搬了一块石头放门后,又用两根木棍挡着门。

    今天发生的事太多,香玉要好好合计合计,也有些累,好在肚里有食心不慌,放着空间里的野菜及药草不管先坐在灵泉边喝了口水。

    灵泉不热,可进了肚入却也不凉,反而有种温温的感觉,滋养着胃很舒服。

    香玉靠在枣树边上,抬头看那些枣子,没感觉没有少,便打了几个枣留作饭后的甜点。

    打开谭墨给的食物,就着鸡退吃了一个葱油饼,肚子饱了香玉也满足了。吃着甜甜的枣子,香玉觉得未来的路不难走。

    只是下次不跟谭墨一起进山了,她怕自己连累他。不管怎么说自己有空间,遇到危险了可以躲进去,可谭墨就不行了。

    不是香玉吝啬,空间这种瑰宝还是守口如瓶的好,要不然她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个世界是个什么样都还不知道,但肯定有许多奇人,没有力量还是保密得好。

    她想明天趁着大家还没反应过来,自己一个人进山。虽说找到珍贵药材不容易,可今天在下山的路上不就遇到了一株野生枸杞吗?相信以她空间里的灵泉水一定能养活,而且品质也会高上不少。

    枸杞子是常用药,平常泡水喝也好,一般药店都有卖,普通老百姓也能买得起。香玉觉得应该好好养着这株枸杞。

    看着满空间的乱七八糟的小东西,她决定好好打理一下。

    今天收了几条小鱼,先去灵泉边上看看这鱼怎么样了。数来数去共抓了五条鱼,香玉发现它们好像长了一些,心中别提有多开心了,难道空间有缩短动植物生长周期的功能?

    下次去镇上一定要买几只鸡养着,就可以无限量地吃鸡蛋跟鸡肉了,多好!

    空间不大,除子高大的枣树跟有一个小池塘大小的灵泉外,剩下的田也就是半亩地。周边灰蒙蒙的看不清。

    香玉在现在时爱看幻想小说,知道有些宝物是会升级的,她觉得自己得好好打理空间了,说不定自己的空间也能升级。

    先将碍事的锅放到大枣树边上,又给丹参用水壶提了灵泉水浇了一遍,便一遍又一遍地提水浇地,忙了约有一个时辰,那半亩田终于不再开裂了。

    香玉手摸了一下略有些湿,呵呵笑道:“终于浇完了,要不然非得累死不可。”

    不过累也是开心的,半亩田能养活她自己了。还是那句话,好在肚里有食,心里不怕。

    将挖来的枸杞种在田边,又将一些好的凄凄菜跟苦菜种了下去,两种野菜种了约有一分地,然后又将偷拿来的土豆小心地用谭墨给的镰刀切成块,每一块上都有芽。为了保证出芽率,就先用灵泉泡了一下。

    趁这个时间又打开了福伯给的种子。

    香玉看到种类还真不少,可惜有不少她不认识的,或许是花的种子吧。但是辣椒种子不少。

    如此又种了一分地,其实一分地也不少了,等出芽了再适当挪移。要是花的话,大不了种出来后卖花,凭着空间出品定是精品的理念,香玉觉得她种出来的花一定好卖。

    如此这地还空间一半还多,她决定明日进山时再寻可种的东西。等去镇上后,想办法弄点粮食种子,就算是只种一分地,她相信种出来的粮食她也吃不了。

    做好这一切后,便看到一堆榆钱还没处理,余钱有的是带着枝子折下来的。她想到了榆皮的作用。

    洛香村沾了个香字,可不是因为有一半人姓香,而是这里以前曾有个制香大师,因而村里的榆树也多。

    香玉知道制香要用榆皮磨成的粉做粘合剂,便撸下榆枝上面的榆钱,顺手将榆枝插在了灵泉边上,希望能活吧。

    再看泉水中的鱼儿,香玉顿时有些想法,这些水可是喝的呀,她有小小的洁癖,不想喝养过鱼的水,那可怎么办好呢。

    灵泉有十个平方那么大,说起来也不小了。香玉觉得若是田地再多一点的话就在边上挖五个平方的水塘,将鱼养在那里面吧。至于现在,还是忍忍吧,毕竟这鱼也是她的口粮。

    做完这些后,香玉便累得不行,躺在大枣树下就进入了梦乡。可是她不知道,因为今天她真的没有担水也没回上房吃饭,在老香家引起了多大的反应。

    天色渐黑,上房人都聚在东屋吃饭,一开始所有人都没注意到少了香玉。该吃吃该喝喝,当然饭还是抢着来的。

    待吃的差不多了,大李氏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叫一声:“香玉那死妮子呢?竟敢不去挑水浇菜,她不想吃饭了?”

    小李氏抱着碗一怔,“对呀,一天都不见香玉那丫头了呢,大嫂在家,没看到香玉?”

    徐氏白了她一眼心里有些埋怨,由于她身子不好干不了重活,平日里也就做做饭,收拾些家务,可这也是很累的好不?

    小李氏不知是真傻还是假傻,又补了一句,“娘,你也知道我们一家人跟爹都在田里忙呢,哪像大嫂只做点饭,香玉我还真不知道去哪了。”

    “你!”徐氏知道在他们家不受待见,可她也不是泥捏的,自个儿的身子怎么变成这样的外人不知道她可是一清二楚。

    快速地喝完玉米糊糊,把碗往桌子上一放道:“二弟妹,你家香玉这么大人了难道还要找个人跟着吗?我可不是她娘,她去哪了我咋知道。娘,我吃好了!”

    说着看了一眼不敢抬头的两个女儿,心里一叹,拿着自己的碗筷去了隔间真正烧火做饭的地方。只是洗碗时候手都是颤抖的,这个家她呆够了!

    “哼!”大李氏将手中的碗往桌上用力一放,恶狠狠地骂道:“吃,吃!就知道吃!老二家的,明儿去挑水浇菜,不浇菜我看你们吃啥?”

    小李氏自然不愿多干活,恳求道:“娘,媳妇白天干活够累了,还要挑水。身子骨要是累垮了,以后可就跟大嫂一样不能下地了。咱家人口多,光靠孩他爹几个干哪能吃得饱。”

    大李氏三角眼一瞪:“那就让你的好闺女来挑!怎么?还让我这个老婆子干这活不成?”

    “娘别生气,媳妇一会就去换香玉,这死妮子能耐了啊。”饶是这样,小李氏也没放下手中的碗,她没女儿,在桌上也不用照顾谁,吃起菜来飞快。

    大李氏看她这个样也没多说什么,毕竟是娘家远房侄女,她也不好多出手。

    一边的香雪却是将她那个大嫂又恨上了,不就是失手推了一下吗,竟然拿起乔来,这一乔还是好几年,真当自己是大户人家的闺女了。哼!也不看看她那副德行,标准的农妇。

    这边的吵闹,让男桌上的人也都听到了,香林书马上蹙起了眉头,看着桌上还算可以的饭竟然吃不下了。

    他的老娘忘记了昨日刚跟香玉达成了协议,可他却还记得。正在犹豫要不要提醒一下,可一想起昨天被那丫头驳得说不出话来时便一肚气,就让那丫头吃个苦头再说吧,在老香家还容不得她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