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一个人进山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4本章字数:3058字

    香林书是老香头手心里的宝,这一辈子的期望都放在他身上,看到小儿子皱眉头了,便朝着女桌那边吼了一声,“吵吵啥,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啥事等吃完再说。”

    大李氏顿时闭了嘴,在这个时代当家男人的话就是权威,挑战不得。

    而桌上的其他人,除了香芽姐妹互看了一眼心里有些担忧外,其他人就像没听到一样,该怎么吃还怎么吃。

    吃过饭后小李氏将碗一放,风风火火地去找小茅草屋找香玉算账去了。

    香玉在空间里睡着了,睡梦中有暖融融地感觉,就像又回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大床,还有一床的毛茸玩具,睡得很踏实。

    “咣咣!”小李氏不知道这些,只顾着砸门,“香玉,你这死妮子关啥门?”

    “啊!”香玉被这声音吓醒,四周看了一下还在空间里,便擦了一下口水,轻轻吐了一口气,她做梦了。

    “香玉,香玉!”小李氏还在砸门,她在这里好一会儿了,里面没人应,可门又顶着,火气也上来了,吼道:“再不开门,我撞了!”

    香玉赶紧地出了空间,“来了,来了!”

    打开门后,小李氏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巴掌打在她头上,“你聋了!老娘叫了半天的门都不开,胆肥了!”

    香玉躲闪不及就中招了,眼前顿时一片黑,真他娘的疼啊。

    看到她躲,小李氏又来了劲想再给她一巴掌,“你还有脸躲,今儿怎么不挑水了?我让你嬷嬷好一顿骂呀。”

    香玉现在吃饱喝足,身上也有了力气,再也不想被她打了,这次躲开了,“你想做什么?昨天不说好了我以后一天只捡一背篓的柴不做别的事吗?”

    “谁说的?”小李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想上前再打她一巴掌,刚才没打完总觉得有些亏。

    香玉道:“你可以去问问嬷嬷,小叔也在场呢。要不然就算是把我卖了,我也不会给你们赚一吊钱的,大不了一头碰死!”

    “你!”小李氏怕了,一吊钱呀,他们这些土里刨食的得干多少活才能得到一吊钱?反正她手没这么多钱过。

    眼看僵持不下,大李氏的声音传来,“老二家的,还不出来干活?一家人多少张嘴吃饭啊,这一个两个的怎么就不知疼疼我这老人儿,还老天拔地为你们做吃的,你们的良心呢,被狗吃了?”

    “来了!”小李氏应了一声,瞅了香玉一眼,“你这死丫头,看你还吃不吃饭,饿死你!”

    香玉冷笑道:“东屋有我的饭吗?今儿不就没吃。”

    “哼!”小李氏不甘心地瞪了她一眼,终是不敢耽搁,回了上房。

    香玉长长吁了一口气,这样的日子什么是个头呀,一吊钱,去哪弄。

    将房门重新顶好,闪身进了空间。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她发现种下的野菜都精神了,一点都看不出是移栽的,心里顿时轻松。

    怕什么?自己有空间,两个月的时间还是有的。

    不过,明天必须得进山一趟了,若是运气好找到几株药材这银钱不就来了吗?

    上房那边,香雪来到香林书的卧房兼书房,笑嘻嘻地说:“小哥,二嫂叫回来了。下次让大嫂去,大嫂心眼多,不像二嫂傻乎乎的。”

    香林书皱了皱眉,轻声道:“好了,你去帮娘做事吧,难得清静,我要读书了。”

    “好,小哥好好看书吧。等考中我跟爹娘好好地给小哥庆祝。”香雪学着城里人的样子莲步款款地走了,她无比希望香林书能考中,这样她就有可能嫁城里做少奶奶了。

    香林书抿了抿嘴什么都没说,倒也一本正经地看起书来。

    次日,香玉起了个大早,背上破旧的背篓便直接往南山走去。

    来到谭墨家的石屋时,香玉还特地看了一眼他们家的大门,好在出门的够早,大门紧闭。

    香玉不想再跟谭墨一起进山,因为自己的无知让谭墨受了伤,这事她相当自责。

    她只看了一眼就急急地往山里跑去,吃了两顿饱饭跑起来也有劲了,很快她的小身板便隐在了白雾中。

    香玉刚走不久,谭墨家的大门开了。

    谭墨背着土蓝色的布搭链,回头道:“义父,我走了,估计要傍晚才能回来。”

    阿福担忧道:“二少爷再晚些时候走吧,这天还不亮呢。”

    谭墨摇头,“不早了,走到镇上天就亮了。我想买好东西早点回来!”

    “那二少爷自个儿当心。”阿福知道他心中所想,便也不再多说了。

    谭墨应下,抬头看了眼那片还是雾茫茫的山,心想,这次去镇上想法子为香玉弄一只手弩,以后再进山便不怕了。

    这会儿,香玉已到山的外围,她也已是大喘气了。

    待休息够了才重新进山,这次遇到药草什么的就直接扔到空间里,只是可惜了那些到处跑的野兔跟早起找食吃的野鸡。

    不过,这次香玉的运气似乎来了。

    就在外围被她发现了一株野生的首乌,虽然年岁不大,可也长了有些年头了。香玉直接跪在地上挖了起来,但是这首乌扎根很深,累得她满头大汗硬是没挖出来。

    她没法子了,要是断了根这东西不一定能活,便死马当活马医将手握在首乌主茎上,默念一声:“收!”

    “啊!太好了!”

    香玉手里没有东西了,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她知道自己的空间还有这个功能,以后还怕没法子赚银钱吗?高兴的她原地转了好几圈。

    高兴了一会,香玉继续往山里走,越过刺槐区,这才到了昨日跟谭墨到过的地方。一路上捡着认识的各类野菜跟药草,不管稀缺与否来者不拒。

    都说大山是个宝,可这个时候春天刚刚到,能吃的东西真的不算多,很多都是熬过了冬天才刚刚舒展开叶子。

    香玉又采了一些野草莓,当然这个季节是没草莓吃的,但她有空间啊,没有可以种。若是能遇到葡萄就好了,种出来的葡萄可以酿酒。

    这种吃货心理让香玉又往大山的深处走,这里面的药草慢慢多了起来,还有一些干了的蘑菇,看了下能吃便收了起来,同时将长蘑菇处的腐烂松针跟树皮连带着这里的一些地皮也收进了空间,希望在空间里也能长蘑菇,到时光卖蘑菇也能有一吊钱。

    正在她努力挖地皮的时候,感觉有东西在拱自己的腿,扭头一看是昨天那只小灰狼。

    “啊!你怎么又来了?”香玉现在知道这是一只狼,可这小狼可爱的样子让她想摸摸它的头又不敢摸,生怕大灰狼出来了。

    “呜呜!”小灰狼冲着香玉摇头晃脑的。

    香玉不大懂它的肢体语言,想了好一会儿,从空间里拿出她舍不得吃的鸡腿道:“你是不是想吃这个了?”

    “啊呜!”小灰狼此时像只小狗一样跳了起来,可惜它太小了还够不到。

    香玉觉得它太可爱了,但又怕它家的老妈,便将鸡腿塞到它嘴里道:“快走吧,要不然你妈妈要找你了呢。”

    小灰狼好像听懂了这话一样,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香玉也觉得差不多了,今天的收获可能就是这些了吧,仍然没找到贵重的药草。知道今天走得有些远,便想着往回走。

    正在这时,香玉感觉到头皮发麻,转身一看,昨天见到的大灰狼正站在身后,直直地盯着她。

    “我……。”香玉吓得后退,她在想要不要先躲进空间避一避。

    “呜呜!”小灰狼欢喜地跑来。

    然后大灰狼就走了,小灰狼咬着她的裤腿往一边拖。可惜衣料太差了一拖就裂开了,闪得小灰狼倒在了地上。可是小灰狼不甘心再咬另一只裤腿。

    香玉不知道如何是好,“你这是让我跟你走?”

    小灰狼听不懂,只一个劲地拉着她的裤腿。

    跟着小灰狼走了没几步远,大灰狼突然蹿了出来,嘴里雕着一只野兔,似乎刚刚咬死的。来到香玉身边将兔子扔下就走,不时回头看看她。

    香玉感觉压力山大,这一大一小是个什么意思?

    但是野味在前,她不想放弃,将兔子扔到空间想着今天就吃掉,他没指望一只兔子能换到油盐。

    香玉没感觉到大灰狼身上的有敌意,便大胆地跟着走了,反正她有空间,大不了躲在里面几天不出来。

    走了约有半刻钟,大灰狼拱了拱一边的腐草,又看了一眼香玉便叼着小灰狼离开了。

    香玉长长松了一口气,厉害的野兽气场就是不一样,还懂得报恩呢。虽然香玉不觉得给小灰狼吃个鸡腿能称得上恩。

    但她还是来到大灰狼拱的那些腐草边,想着大灰狼这么聪明总不会无的放矢吧,说不定真有宝贝呢。

    扒开腐草,香玉惊呆了。

    这是一大两小的人参,叶子刚刚冒出来不久,可那大人参看上去有数百年的光景了。就是两个小的人参也像是有百年了。

    香玉喜得不行,“这下子终于有奔头了。只一棵小的就能解决所有的麻烦事!”

    她将手按在人参上,默念一声,“收!”

    人参不见了,然后香玉也转身进了空间,她想早点将参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