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进城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4本章字数:3129字

    进了空间,香玉先将那三棵人参跟首乌找了个好地方种下。又浇了灵泉水,眼看着人参精神起来后这才将别的野菜药材种下。

    半亩田上种了一半,昨日种下的枸杞等物眼看着变了样,像是长了好几天似的。香玉这才知道空间里的植物是会缩短成长期的,心中再次豪情万丈。

    “再过几天去镇上卖掉人参,再买些粮食种子,以后就不愁吃喝了。”香玉笑道,空间啊,真是个大杀器呢。

    有了这个发现香玉又去灵泉边看看放进来的鱼,果然又长大了少许。

    香玉勾唇一笑,以后的日子一定会五谷丰登,鱼肉不缺。

    打了一把枣,香玉便出了空间,她在此地没多做停留就飞快地往山下跑去。

    一路上也没遇到野兽,就是看到能吃的小动物也干眼馋,心想,做个猎户还真不错,至少大山就是他们的粮仓。

    来到山下已是午时,香玉拿出了昨天赚来的存粮吃完就又开始了捡柴,为了不暴露身上的秘密,这点小苦还是要吃的。

    捡完一背篓的柴,又开始挖野菜,这是给香芽姐妹的。为了能让她们在关键时刻为自己说上两句话,所以这菜还是要挖的。

    当她一切都做好后,才看到香芽姐妹拖拖拉拉地往这边走。

    香草是个口快的,看到地上的一堆的野菜笑道:“香玉你可真能干,这下我和姐姐可以省点力气晚上多吃点了。嬷嬷说晚上炖鸡吃,给小叔、小姑好好补补,还说他们瘦了呢。”

    “哦。”香玉微微蹙眉,没多说什么。心里极看不上去大李氏的小家子气,不过,庄稼人不都是这样吗,家长里短,为了一点东西就会出口成骂,大打出手。

    香芽拉了妹妹一把,说道:“香玉你现在回去吗?回去的话我们给你把柴拿到东屋,省得嬷嬷看到你又要打。”

    香玉抬头看了看天,后半响了呢,便点头同意跟她们一道回去。

    进了老香家的大门便闻到一股浓郁的炖鸡的味道,香玉的肚子又咕咕叫了。

    香芽姐妹也馋得直咽口水,将柴放到东屋后,便听到了大李氏的骂声。

    “香玉你个忘恩负义的贱妮子,一天就捡一篓子柴,怎么不说你一天不吃饭呀?这还捡了个活祖宗了,活也不干,又懒又馋……。”

    这骂声让香芽姐妹都觉得不好意思,看香玉都露出了可怜的表情,若是香玉懒的话那她们算什么?

    香玉没听完转身就走,跟大李氏生气能气死人,她一天就捡一篓子柴又怎么了?面子又不能当饭吃!何况大李氏已经两天不给自己饭吃了,何必受那个罪。

    出了门拐了个弯便到了洛蔓儿家,先去跟洛婶子学做衣裳吧,这个时候的衣衫她根本不会裁,等卖了参后还要再扯上一些布做件像样的衣服穿。

    洛蔓儿正在捣鼓艾草,自从得知这东西能治好她娘的病以后,她可重视了。

    香玉拍了拍大门没人应也就直接推门进去了,看到洛蔓儿的样子嘿嘿一笑,“蔓儿,这东西急不得。”

    “哎呀,是香玉啊。”洛蔓儿抬头一看是香玉,也跟着笑了起来,“我这不是想让我娘的病早点好起来吗。”

    香玉看了看石灸中的艾绒,基本上可以用了,“这些差不多了,不知洛叔有没有打好铁盒子呀。”

    “好了,跟我来。”洛蔓儿拉着香玉进了屋,翻出一个巴掌大的圆形铁盒子,跟香玉画得差不多。

    香玉来回看了看,做得十分精致,可以拧开,下面有不少小孔,边上也有气孔。她开心急了,笑道:“太好了,蔓儿,等哪天带我去镇上看看,说不定这个能卖银钱呢。”

    “真的?那咱们下个大集时就去吧。”洛蔓儿说:“离下个大集还有三天,到时也去给我娘买点红糖。咱们早点出门,可以搭承宗哥家的牛车。”

    “嗯。”香玉笑着点头,她正想去镇上呢。

    想着来此的目的,香玉又道:“蔓儿,我想自己做件衣服穿,不知你会不会裁衣啊,我好像不会。”

    洛蔓儿嘿嘿笑道:“会,都多大的人了这个都不会。我觉得你以前一定是个大家小姐,要不然怎么连这个都不会。”

    香玉低头,“蔓儿别打趣了,我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来,我教你,这个很好学的。”洛蔓儿心灵手巧,裁个衣做个鞋根本是小菜一碟。

    整个下午香玉都在跟洛蔓儿学裁衣,学了女装学男装,虽然都是基本款,可也算是会了。

    天蒙蒙黑,洛婶子他们还没回来,香玉却是要走了,也约好了三天后一起去镇上赶大集去。

    回到老香家依然没饭吃,这次倒是没人拦着她进自己的茅草屋,人家那一家子都在东屋喝鸡汤呢。

    香玉回到空间,发现种下的东西都长了一大截,真的开心死她了,连那些蘑菇也冒出了新鲜的来。可惜没油盐,要不然做点蘑菇汤也是极好的。

    空间有柴,都是她这两天在山里随手捡的,有了吃的心思便又去看了看灵泉果的鱼,果然又大了不少。废了不少心力捞了一只就这么烤着吃了。

    吃饱喝足,香玉靠在枣树下睡了过去,现在的她真想让时间走得快一些。

    次日,香玉一早就去了村南谭墨家,这也是约定好的日子。

    谁知谭墨早早地大门口等着她了,进门后就将放在院子里的布交给了她,一卷毛青色跟一卷天蓝色女子用的棉布。

    “香玉,这毛青色的就给我和义父做两件衣裳吧,那一卷是给你的。我知道你现在还不能穿得那么亮就挑了这个颜色,可还行?”谭墨有些不安地看着她,深怕她不喜欢。

    香玉可喜欢了,就是给她块毛青色的她也乐意得很,何况这天蓝色的棉布又软又吸水。

    “谢谢,我很喜欢。只是让你破费了,做衣服用不了多少时间的。”香玉还是觉得欠了谭墨的,有些不大好意思。

    听到她喜欢,谭墨开心了,深邃的眼神特别吸引人,“不,这布料不值几个钱的,只是要让你受累了。”

    吸引人的眼神刚好被香玉看到,她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低头不语,心中却在鄙视自己,竟然被诱惑了呢。

    依然为他们父子做了不少吃食,还用盐揉了香椿芽,十天半个月后就能吃了。香玉这才收下了属于自己的那份,带着两卷布往回走。

    待进了村子后,香玉便将布放到空间里,谭墨很细心将针线剪刀等一应物件全买齐了,竟然还有一个做工精致的顶针。

    捡完柴后,香玉就将自己的小茅草屋的门关起来,进入空间认真做起了衣裳。

    这个年代的衣服说复杂也复杂,可一般款式却很简单,裁剪得也快。原主有针线底子,很快香玉便进入了角色,用两天时间终于赶出了两件男人衣衫,一件她穿的普通袄裙,这布她还能做一件新衣,对谭墨的感激又多了一分。

    穿上天蓝色新衣,香玉觉得自己的生活又迈入了新起点。将新衣送给谭墨后,香玉便开始收拾赶集的东西了。

    终于等到了镇上大集的日子,香玉将空间出产的野苦菜弄了不少出来,这野菜长得又大又水嫩,想来是能卖点钱的。

    至于几株药材现在还不是卖的时候,今天她是去打探行情的,若是遇到药店里的人好的话,卖棵小的人参就不愁吃喝了。

    在现代时听说过一株百年的野人参价值百万,哪怕是在古代也能值个千把两银子,若真是如此她还怕什么呢?唯一要防的只是老香家的这些极品了。

    洛蔓儿也背着小背篓,拉着香玉的手上了香承宗的牛车。

    香承宗是按辈分是香玉的堂哥,自幼没了父亲,是他母亲一个人将他和妹妹拉扯大的,家里人丁单薄,但他们家都是好人,没少救济香玉。

    “承宗哥,三嬷嬷的身子可好?”香玉一直惦记那个身材瘦小的妇人,脾气秉性都是个利落的。

    香承宗今年都快十八了,因家里条件不好也没说上媳妇,攒了好几年的银钱买了辆牛车,每天进城拉点东西赚个小钱。

    “好,我娘的身子好着呢。香玉啊,你跟蔓儿妹子这是去镇上卖菜?”香承宗爱笑,脸面有些黑,牙齿却白生生的特有喜感。

    洛蔓儿道:“我可没香玉那么能干,就是去镇上买些吃的罢了。香玉是真的要卖野菜呢。”

    香玉接着道:“是啊,看看能不能换几个铜板,也能买点油盐。”

    其实她最想买的是粮食种子,空间里的地还都空着呢。

    一咱上说说笑笑也就到了镇子上,这时太阳才刚刚露出脸来,大集上摆摊的却已是不少了。

    洛蔓儿要去买日常用品,香玉要摆摊,两人便说好见面地点各自行动去了。

    香玉这是第一次来镇上,面对熙熙攘攘的人群却没有生疏感,更没有觉得畏惧。收起摊子就直接往药材铺子走去,她得趁蔓儿不在的时候先把药卖了。

    镇上有两家药铺,随便找个人打听打听就知道。

    一个是走高档路线的济仁堂,听说在那里看病要花不少银子,而另一个则是贫民路线的药斋,这里花钱就少了,人称贫民药铺。

    香玉觉得她现在就是贫民,要不,先去贫民药铺打听打听行情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