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卖药靠后先救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4本章字数:3110字

    齐震被她问得一楞,上上下下地打量起她来,恳切地劝道:“你有野山参?这里的十万大山内应该有,可这参也不是那么好挖的。我看小姑娘你还是收起进山寻宝的心思吧,宝贝再好也没命重要。”

    “哎?”这是什么情况,香玉十分不懂,“难道卖药材还有错吗?”更是呆傻地看向了谭墨,问道:“你也这么觉得吗?”

    谭墨瞬间被她的眼神俘获了,多么单纯的姑娘,便解释道:“齐兄是说,若是运气好的话遇到山参是可以挖的,可大山那么大,世人又那么多,有谁听说今儿谁捡了野山参,谁又采到了百年首乌?这些过了百年的药基本上都有强大的野兽守着,不是那么好遇的。”

    “就像上次遇到的大灰狼吗?”香玉接着问。

    “大灰狼?”齐震瞪了一眼谭墨,挖苦道:“你什么时候遇到南山之王了?还活着?真不容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香玉被这话说得心虚不已,南山之王啊,是那只大灰狼吧。可它把自己守护的野山参给了自己呢,这算怎么一回事?

    趁着谭墨跟齐震斗嘴之时,偷偷打量了他一下,好像自己做的很不地道,上次还被她救了一命,自己怎么能独吞野山参呢。她真心虚了,又有些舍不得,要不还是先不卖了吧,等野山参长大些送谭墨一株?

    最后谭墨说不过齐震,冲着香玉道:“别听这家伙的,这家伙惯会危言耸听,没那么严重,什么南山之王?能称得上王的都在大山深处。我们上次去的还是外围中的外围,没有王者野兽会将家安在那里的。”

    这话又戳中了香玉的心窝子,怎么不会?她就得了大灰狼送的野山参呢。

    “我,我也只是问问而已。不知道枸杞子呢,我采到了可以卖到这里吗?还有首乌?”香玉生硬地扯了下嘴角,笑道。

    齐震这会却是冲着他温和地一笑,美男光环立现,“自然可以。枸杞子在山的外围还是有不少的,但最好是干货,这样我会给你个高价。首乌不大好说,若是年限少的价格也高不了哪里去,年限大的也难寻。但你若是找到超过五年的,便也给个高价。”

    香玉终于露出了会心地笑,“好。谢谢你!不知道这里有药草种子卖吗?”

    “没有。”

    “哦!”香玉有些小失望,这么大的药铺呀,怎么会没有种子呢。

    但下一刻齐震又补充道:“姑娘若是想买种子,不妨去一下卢氏种子店,那里能买到各样种子,只是价格稍稍有些贵。”

    香玉没话说了,没钱真是寸步难行,若是空间里对植物有加成作用就好了。一天抵一年这太逆天了,一天抵一月就好。”

    这样没几天就能收到枸杞子了,想来一吊钱也能很快赚到。

    “多谢公子解惑。”香玉起身给齐震恭敬一福,拉过背篓,厚着脸皮道:“不知公子买不买野苦菜,这菜真的很好的。”

    虽然她没发觉空间有多少时间加增的效果,可这苦菜两天还是长了很多,一天一个月可能有些长,但十来天应该能达到。

    齐震无话可说了,只拿眼神刺谭墨。

    香玉知道自己此时的行为很不好,可看齐震是个贵公子应该不差钱。何况脸面什么的不当饭吃,她很喜欢这第一桶金,哦不,是铜板。

    谭墨反而帮香玉说话来,“都留下吧,你不是常说人要多吃点菜吗?如此刚刚好。”

    齐震抽抽嘴角,接过香玉手里的两捆苦菜道:“就这两捆够了。”说着拿出一块碎银子硬是塞到了她的手上,“给,这是菜钱。”

    香玉头一次见这样的银子,很想咬上一咬,在人前她还是忍住了,开口道:“这菜我卖十文一捆,这银子多了。”

    接收了原主的某些记忆,香玉也知道了古代货币兑换,这银子估计有半两,能买不少东西呢。

    但她还是赚大了,虽然她也觉得自已空间里的出产味道绝对不一样。她曾拿开水烫过就直接吃,没有油盐的味道也很不错呢。

    谭墨道:“收下吧,这家伙不差钱。”

    “多谢!”香玉也不矫情,她正需要银钱呢,大不了以后能帮的时候帮他一把。

    齐震今天的善念不知为他日后积攒了多少财富,这些可都是香玉的报恩呢。

    出了济仁堂,谭墨被齐震拉着没跟上来,香玉也乐得清静,她手里还有小半篓野苦菜呢,不知道能不能卖出去。但她还是想着先去买种子,再买点油盐,回去美美地吃上一顿。

    问了一路才找到齐震说得种子店,看门脸就知道这是家大种子店。

    进去以后店小二殷勤地问这问那,丝毫没嫌弃她身后的背篓碍事。也是,来买种子的人大多都是农家,基本上跟香玉差不多的打扮。

    香玉看得眼花缭乱,真想多买点种子呀,但她手上的银子有限,只要了稻谷、苞谷跟小麦这三种主粮。

    还买了些菜种子,像是大白菜、菠菜、韭菜等家常菜,这些也没要多,一小包她就能种许多,以后自己种的打了种便能源源不断地做种了。

    最后还被她找到了金银花跟黄芪的种子,香玉高兴坏了,两种都是常用药,若是种出来的话定能卖个大价钱。

    特别是黄芪,对土壤要求苛刻,但她对自己的空间有信心,定能种出上品黄芪,待一年后,她极有可能成了小富婆。

    买完这些这块碎银便去了一半,这还都是买了极少的数量呢,果然任何时候种子的价格都不低。

    最后又去了粮油店买了点菜油跟盐,银子便花光光了。香玉的肚子却是饿了起来,抬头一看太阳都老高了。

    她将手伸进口袋里,实际上是从空间摘了几个枣子吃,好补充体力。将买好的东西趁着往背篓里放的时候统统移进了空间。

    没走几步她便停住了脚步,自己的野菜在集市上可卖不出价钱来,是往酒楼里送呢?还是往富人区走走?说不定还能得半块碎银子。

    就在她发呆之时,从巷子口跑来一辆马车,看样子是惊了,赶车人急急地大喊。

    “让开!快让开!”

    香玉是躲开了马车,可在她前面还有一位老太太,似乎腿脚不好,身边的丫鬟也一时移动不了她,硬是被马车噌到了。

    然后她便听到了小丫鬟的大哭,“老太太,老太太,你怎么了?”

    香玉一看老太太那个样子便知不好,急急地上前准备抢救。

    “别动她!”大老远的香玉就叫道,这老太太不仅是腿伤到了,看她捂胸的样子似乎心脏也不大好。

    小丫鬟们没见过这种阵仗,立即懵了,杵着个手不知做什么好,像看救星似的看着香玉。

    香玉一来就给老太太把脉,发觉果然是心脉有问题,但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还无法确认,总之还有救。

    “别急,会好的!”香玉安慰老太太,给她顺了顺气,并在手上关联的穴位使劲揉搓,问道:“老太太您是不是经常胸口闷啊,常常叹气。”

    老太太虚弱地点头,“是啊,小姑娘,我家里事多,这些日子心气总是不顺。唉!”

    “嗯,明白了。果然是这样,您这是因忧思而引发的心疾。以后可得想开点,世上的事儿就那么回事,人的身体最重要。”在香玉又是按又点的治疗下,老太太的面色好看多了。

    香玉也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没危险了。相对于您的腿,这心疾可是大病。那个谁,小丫头快去济仁堂请大夫去。”

    接着她又看向老太太的左腿,伤在小腿,细细摩挲之下,老太太疼得咬牙忍着。

    “没事,骨头没断。这个小丫头,你去给我找几个小木板,或是竹片都行。快去!”香玉又吩咐道。

    老太太身边就两个小丫鬟,瞬间被她使唤没了。但老太太却是喜欢上了给她看病的这个小丫头。问道:“小姑娘,你是哪里人呀。”

    香玉笑道:“洛香村的,进城来卖野菜。哦,老太太,我观你体态丰腴,应多食菜类,不如,你就把我的野菜买了去吧,炒炒可好吃了。”

    老太太一愣,呵呵笑道:“你这丫头还真会做生意。好,我买了,多少银子?”

    香玉道:“我的菜都是极好的,所以比别人贵,十文一捆。”她看老太太不是个差钱的,便又从兜里拿出一粒红枣,“老太太,吃个枣子吧,吃了你就知道我卖的物有所值!”

    老太太没有被她的市侩吓到,她也是商家女,在商言商,便想亲身试试小姑娘说的这些,若是好的话倒也是值钱的,若是不好也没什么。

    吃过红枣,她立即感到腿没那么疼了,顿觉得值,“小姑娘,这枣子你还有多少个,卖不卖?”

    “这个……。”香玉没想到要卖枣,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老太太道:“我是城南卢家的,就我卢老夫人吧,家里也有几个铺子,若是这枣子多的话尽管拿到我这里来卖,价格好说。”

    香玉为难道:“卢老夫人,我,我也没多少。这是我在山上采的,还有十来个吧。”

    “那你卖不?”卢老夫人急忙问,“她想起来腿脚不利索的大孙子,或许吃了这枣子也能好过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