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第一桶金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4本章字数:3041字

    “这……。”香玉犹豫了,她知道自己的红枣是很好的,可卖了会不会暴露空间的秘密?

    卢老夫人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这姑娘还是有的,便再接再厉道:“小姑娘,你的菜我全买了,以后挖了野菜记得送到城南的卢宅,有多少我要多少。这枣呀,也一样。这样吧,一百文一粒,怎么样?”

    “一百文?”香玉被惊呆了,伸出十个手指头来数呀数,傻傻地问:“十粒枣子就是一两银子?”

    卢老夫人也被她这傻样逗笑了,一时竟然感觉到腿没那么疼了,“是,一两银子。有多少我要多少!”

    香玉皱着眉头想来想去,撒了个小谎道:“这枣子我也没多少,眼下只有十粒,等明儿个我再去山里找找还有没有,这枣子不好找,长在悬崖上呢,一棵树也结不了几粒。”

    “行,十粒就十粒。明日可别忘了!你这里有多少野菜,一齐算。”卢老夫人呵呵笑道,“我家大孙子的腿脚不好,这些天疼得不行,想来吃了这枣子能好一些。”

    “嗯,一定会好起来的。”香玉笃定道,她的空间出品,自然不是凡品。

    卢老夫人却当她是说安慰话,“借你吉言,会好的。”

    就在这时,那个找木板的婢女回来了,抱着几个竹片跑得满头大汗。

    香玉立即开始给卢老夫人固定腿,她初步诊断,卢老夫人可能骨裂了,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好。只是年纪大了骨头上的伤好得慢,若是再次摔着可就难办了。所以用竹板先固定好伤口是很有必要的。

    “卢老夫人,您这腿没有骨折,应该是有些骨裂,要多加休养。平时多吃点素,心绪要放开,没有过不去的槛儿,您大孙子一定也能好的。”香玉用捆野菜的草绳绑好,安慰道。

    “好,好!就听小姑娘的。”卢老夫人点头应下,“那红枣……。”

    香玉笑着将背篓拖到跟前,数野菜的同时从空间新摘了十粒红枣,放到卢老夫人的手里,道:“给!十粒。这里共有十捆苦菜,这个菜用热水烫一下凉拌就能吃。泡水喝也好,老太太您心脉不是很好,将这个制成茶喝了也好。”

    “好!有劳小姑娘了。”卢老夫人让丫头付了银子,再次叮嘱道:“明日可千万别忘记了啊。”

    香玉也笑着应下。

    此时另一个丫鬟也回来了,带着齐震一溜小跑。

    齐震看到香玉一愣,“你怎么在这里?”

    香玉冲他微微一礼道:“刚好碰到卢老夫人惊到了,就顺手……,呵呵!”

    她不好说,人家可是正经的大夫,自己这点水平应该不够看的。

    可齐震却是误会了,因为她看到卢老夫人吩咐两个丫鬟抱着十捆苦菜,以为香玉又来推销她的野菜了,心里便有些不喜,不过看在谭墨的份上也没多说什么。只道:“如此有劳了,谭兄已经去集市上寻人了,姑娘还是快去那边吧,恐错过了。”

    “哦。”香玉也没多想什么,反正这人跟谭墨是好友,便跟卢老夫人道了别就背上空背篓直接走了。

    她不是不想扔了这又大又破的背篓,是怕老香家的极品趁此讹诈她,不如主动将这背篓还给他们。一会就去买个小一些的,再买锅碗瓢盆,将日常用品一次性买全,若是有卖果树的就好了,种上棵桃子苹果什么的,那就啥都不缺了。

    这么想着,香玉走起路来也带着风,路过店铺,看到合适的便买了,更是买了一个够一个月吃用的米跟面。

    路过一家店铺,里面有衣有鞋还有棉被,香玉心动了。不管怎样也得买床铺盖,再买双鞋子。

    看看脚上的快要露出脚指头的鞋,香玉一阵苦涩,这不知道是谁穿剩不要的鞋,老香家的人真是太过分了。

    进了店跟老板娘讨价还价,最终以五十文买了床上好的棉被,十五文买了双合脚的千层底鞋,最后还花了五文钱买了一堆没用的布头。

    香玉感叹,古代的物价其实不高,怪不得一吊钱都被老香家的人看得这么重,也怪不得自己盖的棉被不知是用过多少年的,棉花的价格有些高。

    在店里就穿上了新鞋,出了门便将那双破鞋子扔到旮旯里去了。鞋子合脚,走起路来也快了许多。

    香玉又买了一堆合用的东西,最后手里还剩下了五百文,算是小有富余了。心里美滋滋的,果然握有空间好种田呀,致富什么的刚刚滴!

    正在高兴之时,肩头被人拍了一下,香玉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谭墨,这才翻着白眼,拍着胸脯道:“吓死我了,你这人走路都不出声的。”

    谭墨被她这一俏皮模样惊呆了,原本焦急的心一下静了下来,嘴角微微翘了起来。这丫头好像白了许多,大眼睛更漂亮了呢。

    “我,我在集市上没找到人,怕,怕你走丢了。”谭墨结巴道,他是真担心了,看不到香玉好像做什么也没劲。

    香玉今天心情好,上前扯着他的袖子道:“谭大哥,我不是小孩子了,一个人走不丢的。你看,我把野菜都卖了呢,还买了双新鞋子。”

    背篓里只放着一些碎布头跟碗筷,其他的东西都被她小心地收到空间里了。

    谭墨嘴角的笑立即消失,他那天忘记给香玉买鞋子了,真是不应该。

    接过背篓就背在自己的身上,说道:“我送你回去吧,你一个姑娘家在外不安全。”

    “我跟蔓儿一起来的。我们说好在珍绣坊门口见面的。”香玉道,“谭大哥送我到那边就好。我针线还不好,刚才买了好些碎布,等我学会做鞋子了,给你和福伯做鞋吧。谢谢你们的照顾!”

    谭墨点头,“好,你别累着了,我们还有鞋子穿。”

    香玉跟在他身边,笑道:“不累,我总要学着做的,以后自己也要穿呢,总不能一直买。哦,你们的吃食还有吗?我明儿个还要来镇上。”

    “还是卖野菜吗?我陪你。”谭墨想也没想的就这么说道。

    “我……。”香玉有些不愿意让他陪着来,但一想到谭墨也是好心,便不忍心说什么。

    谭墨接着道:“镇上有不少小混蛋,你一个姑娘家没人陪着不行。明日什么时候出门?”

    香玉道:“稍晚一些吧,一早我要出去挖野菜呢。”说着看谭墨,“挖野菜不需要人跟着。你先忙你的吧,你们的吃食应该还有的吧,等我回来就帮你们做……。”

    “好,还有。”谭墨终于笑了,没人看到乱发下面的笑容有多么耀眼。

    香玉也笑得很灿烂,感觉谭墨这人可以成为朋友,便说道:“谭大哥,我看福伯编了好些竹器,能否让福伯给我编个小一些的背篓呀?这个是老香家的,我不想用他们的东西。”

    谭墨想也没想就一口应下,“好,明天一早来拿吧。然后一起来镇上,我也要为家里买点油盐什么的。哦,我得回去问问义父才知道买什么。”

    “嗯!嗯!”香玉没有深究,其实这个人还是很有趣的呢,为何村子里的人都那么怕他呢?

    来到珍绣坊,香玉便让谭墨走了,省得吓到洛蔓儿。

    谭墨也明白这些,悄悄地隐入了人群中。

    没多时,洛蔓儿就从珍绣坊出来了,小脸笑成了一朵花。

    “香玉,你也来了。野菜卖了吗?”洛蔓儿笑着看她的背篓。

    香玉也看她的背篓,笑道:“嗯,都卖了,买了双新鞋,还有些碗筷。”

    洛蔓儿心疼道:“你呀,这鞋子回去我们自个儿做就行,花钱买多贵呀。挖野菜卖多不容易。”

    香玉知道她这是对自己好,连连点头道:“蔓儿说得对。只是我太想要一双新鞋了。这不,我向那边店家要了好多布头,回去让洛婶子教我做鞋。这些布可以做不少了。”

    洛蔓儿笑了,“就该这样,天不早了,咱们回去吧。承宗哥要给人做活,我们得走了。”

    “没事,多走走好。”

    两个小姑娘有说有笑地往洛香村走去。她们走得不快,一个多时辰才回村。

    香玉在老香家门口就将背篓里的东西悄悄收到空间里,蹑手蹑脚地把背篓放到东屋里就往自己的小茅屋里跑。

    不凑巧碰上了来东屋找吃的香雪,她寒着一张脸将香玉看了又看,冷声道:“你来这里做什么,不是偷吃吧?”

    “才不是呢。我来放背篓,这背篓以后我不用了。”说着香玉就快步跑了。

    香雪眼尖,一下子就看到香玉的新鞋,眼珠子开始乱转,坏心眼地想,“这死妮子哪来的银钱买新鞋?莫不是赚到钱了?不行,得盯着点。我可不像二嫂那么眼皮子浅,一吊钱就打发了养育之恩,这忒容易了吧!”

    香玉回到小屋将门用棍子顶起来,这才放下心来。只是身体的条件反射还是很强,到这会儿小心脏还砰砰乱跳,可见原身有那多怕香雪。也间接说明香雪有多么狠心!

    平静下来后,香玉便闪身进了空间,只是一看空间里的景象,她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