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香玉发飙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4本章字数:3062字

    “这,这还是我的空间吗?”

    香玉被空间的变化惊得目瞪口呆,枣树还是老样子,只是上面的枣子好像永远也摘不完似的。摘了的又原枝桠上开了花,而那些没摘的还是红红的挂在枝头。

    半亩田里郁郁青青,那枸杞好像要开花了,种下的参跟首乌长得极好,更不用说是野菜了。最多的苦菜又冒出了许多,好像又能挖着吃了。

    还有那萋萋菜,真的应该拔了,这东西种多了无益,这一小片就差不多够用了。留一些全晒干研磨成粉,做成简单的止血药,这个可以有。

    枸杞子是好东西,香玉便折了几枝插在地上,浇点灵泉水,希望能长成新的枸杞。

    来到灵泉边,发现里面的小草鱼真的长大了不少,原来只有拇指粗,巴掌长,现在一个顶倆了,用不了几天真的可以吃了。而且这些鱼好像变多了呢?难道是大鱼生了小鱼?

    “这可怎么办?若是一直这样的话岂不是灵泉水真成鱼塘了,还要吃喝呢,这样多脏。若是能再多点地,多个小池塘就好了,分点灵泉水养着鱼就行。”香玉皱着眉头喃喃自语。

    话毕,她就觉得空间开始震动起来,眼看着灵泉水边上又开避出了一个不大的池塘,有十个平方吧。

    “这也行?”香玉再次目瞪口呆,“这是不是所谓的升级?”

    空间再次震动,在原本的半亩田里又拓展了半亩左右。再然后,边上的枣树肉眼可见的长大了一些。

    “真是好奇怪,不愧是空间!”香玉握着小拳头兴奋道,“只是怎么将鱼捞过去呢?”

    她突然想起曾经看过的网络小说,好像说是修行之人可以用意念让物品飞来飞去。不知,她在空间可不可这么做啊。修行什么的很玄幻,可她的空间难道不玄幻吗?

    想到就做,香玉尝试着将灵泉里的鱼引到另一个池塘里,没过多时就看到那些鱼像是被追赶着一样排队游了过去,止到最后一条鱼过去,灵泉与池塘链接口关上了。

    “呼!”做好这些后,香玉立即满头大汗,头痛得如针扎,匆匆洗了把脸就倒在灵泉边睡着了,原来是精神透支了。

    这一觉睡得极沉,醒来神清气爽。

    空间内没有黑夜白天,也没看到太阳,但一进来就觉得暖洋洋的,而且植物们也不缺阳光。再看空间的野菜及药材,好像又长一些哦。

    “这,这对应外面是一比几的呀?看样子一天能比好几天。”香玉得到空间也有那么几天,但一开始时还真没感觉到。

    透过空间看到外面的天还是黑蒙蒙的,但香玉已经睡饱了,吃了点干粮打发了肚子,立即将昨天买到的种子种下,又多出了半亩地呢。

    这半亩,香玉打算种粮食。不管一比几的时间跨度,最多三个月,她就再也不会饿肚子了。

    将小麦、苞谷跟水稻种好后,便累得不行了。好在,昨天买了把撅头,就这么草草地种了下去。金银花种在了枸杞子的边上,剩下的空间种上了买来的菜种子。

    做好这些后又将新新鲜的苦菜挖了大半,她知道卢家老太太看中的是她的红枣,能多卖一点就多卖一点吧。

    实在是卖不出去了,就将这些苦菜做成苦菜茶,这也是一味药,想来也是能卖几个钱的。

    梳洗过后,吃完谭墨家给的最后的饼子,用小碎花布包好三十粒红枣跟收拾好的苦菜,香玉这才出了空间。

    此时天才大亮,村里鸡鸭叫的声音此起彼伏。

    出了小茅草屋,便听到大李氏呵斥媳妇跟孙女的声音,每天都是一个调调,若是哪天听不到了,香玉反而觉得不习惯。她不属于这个家,才不听这些话呢,抬脚直接往外走。

    “站住!”

    意外地,香雪又出现在她面前,伸张双臂拦着她问:“你去哪儿?家里没柴烧了你不知道?”

    香玉眉头一皱,原来她昨天没出去捡柴呀。虽然答应了以后一天一背篓的柴的,但香雪这个态度让她很不爽,反问道:“我这几天从没吃过你们家一口饭,喝过一口水,为什么还要我去捡柴?东屋边上的柴堆不够大吗?”

    “哼!住在我们家就得为我们家干活,柴堆够大,总有一天会烧完的,不捡我们烧什么?”香雪别看长得不错,可那蛮横的脾气真的不大好。

    香玉撇嘴道:“谁用谁去捡吧。”

    说着就想绕过她往外走。

    “站住!”香雪大叫,眼看着追不上香玉,就开始搬救兵,刚好看到香福林从二房所住的厢房出来,就说道:“二哥,快,拦住香玉这个死妮子,她偷我东西。”

    一听偷东西,香福林急了,大步子一甩眨眼来到香玉背后,抓住她的胳膊往后一甩。

    “啊!”香玉被他大力摔倒在地,手心都摔破了皮。抬头恶狠狠地看着香福林道:“你想做什么?”

    香福林也就是香玉的便宜义父,是个欺软怕硬的人,他本想再冲上去补上两脚的,但看到香玉恶狠狠的眼神心里突然有些发怵。

    “你,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爹!有你这么跟养你爹说话的吗?”香福林也恶狠狠地说。

    香玉起身,瞪着眼睛看向他们兄妹倆,这事不打算就这么算了。冷哼道:“我爹?我爹还不知道死哪儿去了呢。不就是给了两顿饭吃吗?如此便能赚一个女儿那你还真是祖上积了大德了。

    还有你,香雪,我偷你什么东西了?谁看到我偷了?你说啊,我昨天除了去了一趟东屋外,什么时候进过你房间了。应该说我自从被这个所谓的爹带到老香家来,从没进过你的房间,连门都没碰到就会被你打出来。说啊,我偷你什么了?

    说不出来的话,咱们出去让众乡亲们评评理。我香玉在你们老香家过得什么日子,相信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一清二楚。还说什么耕读世家,我呸,笑掉大牙了,靠卖拐来的义女读书,也不怕遭报应。”

    香玉哆哆嗦嗦地说完这话,不是不怕,只是她太想发泄了。来到这里她从没过过好日子,还天天担心被这个那个算计不说,竟然要为别人凑银子,凑不到就把自己给卖了,真是太憋屈了。

    “你,你胡说什么?”香福林怒喝道。

    香雪也咬牙切齿道:“你个忘恩负义的死妮子,若不是我二哥把你救回来你早被狼拖走了。还败坏我们老香家的名声,你也不怕天打雷劈!”

    香玉咬咬牙,又道:“三年前是怎么回事想必你们都清楚,我身上的衣衫呢?那是我找到亲人的凭据,能还给我吗?三年来我做牛做马为老香家干活,真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猪差,干得比驴多。现在我将要拿一吊钱把自己赎出来了,你们后悔了吗?竟然想诬蔑我偷东西,说吧,我偷什么了?”

    “你……。”香雪只是随口一说罢了,谁知香玉竟然不依不饶起来。

    大李氏听到这些后,迈着小脚飞跑过来,拿着条帚就打,“我打死你个白眼狼!不要脸的小贱人!”

    香玉自然不会呆在原地任她打骂,来回闪躲着可还是被打了两条帚疙瘩。这可把她气坏了,大叫道:“你们真不是人!我可算是看清楚你们的嘴脸了,除了那一吊钱外休想再在我身上赚到一点好处。这柴我也不捡了,大不了去里正那边告吧!”

    就在众人惊讶于她的态度时,香玉瞅了个空撒腿就跑,这老香家她不能呆了。

    “你给我回来!吃里扒外的。”大李氏的骂声还在继续。

    经过这一番闹腾,老香家的人都被吵醒了,大房的人都在呆在屋子里,谁也没有出门,颇有些看热闹的心思在内。

    徐氏冷笑道:“没想到从不言语的香玉发起火来也这么厉害,还好跑了,不跑的话还不得被打死。”

    顺便教训起她的两个女儿来,“你们倆也学着点,看情形不好就跑。你嬷嬷那条帚疙瘩打起人来可疼了!”

    香芽姐妹互看一眼,均看到了担忧。

    老香头骂骂咧咧地出来说了几句话大李氏这才作罢,开始冲着她的两个媳妇使厉害了。

    家里唯一冷静的人就是香林书,他听到香玉的话心里十分气愤,可饶是如此也没有出来说句话。

    其实香玉说的都对,他在没考取功名前还得靠着他们,但他觉得自己作了官后必定报答家里人,合伙凑银子也是应该的。怪只怪香玉不识好歹。

    “哼,一吊钱?一吊钱就能打发了我们老香家的救命之恩吗?未免太便宜了。”香林书独自一人在书房里冷笑。

    香雪一看香玉跑了也气得不行,狠狠地瞪了一眼香福林,“二哥,你下手咋那么重呢?这下好了,香玉定是恼了我们,以后可怎么向谭猎户要银子。”

    她实际上想得还多,听说香玉昨天去镇上了,一回来就有了新鞋新衣裳,难道她有赚钱的法子?不能就这么放过她了。

    “二哥,我想去镇上一趟,去拿点绣活做,二哥陪我去吧。”香雪眼珠子一转,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