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治还是不治?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4本章字数:3102字

    香玉一口气跑到村南,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看着手上的伤痕,恨得牙根儿疼。

    “必须得脱离老香家,他们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看看四下里没人,香玉从空间里拿出了一棵嫩的萋萋菜,搓出汁水来后沾到伤口上,生疼。可不用这个伤口万一发炎了怎么办?这里可没有青霉素。

    在她看来,中医有中医的好,西医也有西医的利。若是能两者结合,那人类就有福了。

    清理好伤口便从空间中拿出一块干净的棉布包了起来,走到一处柴禾堆后面再出来时,手里已经有了两个包袱了,里面是她今天要卖的苦菜。

    没走几步,刚好看到谭墨拿着个不大的背篓走出大门。

    两人隔空一笑,香玉便转身往村外走去,谭墨快走几步紧随其后。

    此时的天也不过是大亮,贪睡的孩子们是起不来的,就是大人起来也得先烧水做饭。是以,村子里的每条小土路上都静悄悄的。

    出了村,谭墨将手中的背篓递给她,“这是义父昨天刚做好的,想来适合你用。”

    背篓不大不小,上面的绳子是宽的,这样背在肩上不会硌得慌。细秘的竹篾编得很精致。但中间还是有大的骨架的,如此就算是背重物也不会压坏。

    香玉将手中的包裹装进去,立马占了一半的空间,这点重量背在背上,真的感觉不出什么来,轻省多了。

    “谢谢!福伯的手艺可真好。谭大哥这是去镇上卖竹器吗?”

    “嗯,义父闲时编了这些东西,也能卖几个钱,可以用来买盐。”谭墨也背了个大的背篓,里面装的是一些簸箕什么的日常用品。

    香玉笑道:“好,那我们快点走吧。”

    此时的她感觉到了生活的美好,这样为自己的小家一点点积累财富,为了吃得饱穿得暖而努力着,积极向上,实在是温馨。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就这么到了镇上,此时太阳高升,来镇子上的人也越来越多。

    香玉道:“谭大哥,要不你先在集市上把这些竹器卖了,我自己去卢府吧,昨天答应过卢老太太呢。”

    谭墨摇头,“你说的卢老太太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还是我陪你去吧。想来,齐震出手,她的病应该就能药到病除了。”

    “嗯,应该是吧。”香玉从来不认为自己的医术有多好,前世跟在师父身边时,她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学生呢。

    香玉拗不过谭墨,便一道往卢府走去。

    谭墨来镇上的次数多,认得路,一边走一边给香玉解释,“五里镇虽说不大可也不小了,富人们一般都住在城东,寓意紫气东来,不是有句话说,东青龙飞黄腾达吗?一般大城内的东城都是这么排的。”

    香玉觉得有趣,她一个现代人对于老话一点都不懂,便好奇道:“那,其他方位呢?比如我们是从南门进城的,南边怎么说?”

    谭墨笑了,似乎很喜欢香玉能这么问他,便解释道:“南朱雀火火旺财,南边不仅仅是城门,那边还有个集市,来来往往的百姓们都想在集市上赚点钱。还有,但凡正屋都是坐北朝南的,五里镇就好像一座大宅,这南边可不就是门口嘛!”

    “说得真好!”香玉再问:“那西边呢?”

    “西白虎虎虎生威!城西住着的大多都是在衙门里当差的人,听说以前那里有个小卫所的,现在没了。”

    “北边?”

    谭墨好像知道香玉会这么问,笑道:“北玄武寿比南山,那里住着五里镇的老住户,有很多都是老人。中生财财源广进,城中那边大多是各类铺子,济仁堂跟卢氏种子店都在城中。”

    香玉恍然大悟,“原来还有这么多说法啊,我头一次听到。”

    谭墨抓抓头上的乱发道:“其实,其实这些也是我听人说过后瞎猜的。”

    香玉微微笑着,突然觉得谭墨这个人还是挺有趣的。

    他们走得不快,又是边走边说,完全没注意到身后远远地吊着两个人。正是香雪跟香福林,二人鬼鬼祟祟的,且不断地低声咒骂。

    “死妮子,真以为抱上了谭猎户的大腿就上天了?一天是老香家的人终身都是我们老香家的人。”香雪姣好的容颜上满是恶毒,恨不得让笑着的香玉立即哭,可这死妮子的皮肤竟然越来越好了,那她算什么?

    香雪是洛香村里的头一枝花,以皮肤白著称,可若是老香家不受待见的香玉也比她白了,那她的脸往哪儿搁?为此她特别仇恨香玉。

    走在前面的香玉不知道他们后面还跟着两条小尾巴,眼下已经到了卢宅。

    这里的住家果然都是有身份的人,街道很宽,足以跑开马车;也很干净,不时就有两边宅院内的下人们出来清扫。

    卢宅看上去不算是很高大的门楼,但门前有两座小石狮子,是用光洁的白石雕成,狮子的背很宽,猛地一看就是两个石凳子。再看青砖砌成的门楼上雕着吉祥图,一看就特讲究。

    谭墨上前拍门,出来一个穿着青衣的老者,问:“你们找谁?”

    香玉上前道:“大爷你好,我叫香玉,昨儿个跟卢老夫人说过今儿来送野菜跟红枣的。”

    老者似乎没听懂,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话,“你们等着,我这就去回报老夫人。”

    “咚!”大门又关了。

    香玉碰了一鼻子灰,看向谭墨,“会不会他们不认了?”

    谭墨安慰道:“不认也没啥,回去我们自个儿吃。既然来了就再等一等吧。”

    “嗯。”香玉也是这么觉得呢,一把菜十文钱确实有些贵,更不说是红枣了,但她一直觉得自己空间里的出产值这个价。

    等了没多久,便有一个胖老妈子急匆匆地跑来,“小姑娘,可是来卖红枣的啊?”

    “是,您是?”香玉连连点头道。

    胖老妈子一把拉住香玉的手就往门里拽,“快跟老婆子走,我家公子又发病了,老太太这会正急着呢,红枣可有带够?”

    香玉有些懵,看向谭墨,“他,他能不能……?”

    “不能!”胖老妈子直接拒绝,“这位小哥,劳烦你就在这里等等,我们卢家不是那种不讲信用的,放心,一会儿小姑娘肯定给你完好无损地带出来。”

    谭墨冲着香玉微微点头,“我就在这里等,一个时辰不出来我就闯进去找人。”

    不知怎地,香玉听到这里心中涌现出一股暖流,“嗯,谭大哥麻烦你了。”

    其实她也怕,虽然知道古代人都是实诚的,可难免也有坏人,看看老香家的一家人就知道了。有人能这么说,总归是感激的。现在的她可不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弱的女子吗?好日子还没过上,可不能就这么半路夭折了。

    胖老妈子走得很快,香玉还没看清卢宅的布置便被拉到一个小院。原来卢宅外面看着普通,内里却是真正的大宅院。

    小院里已是人仰马翻,不时听到一声声痛苦地喊叫。

    香玉吓了一跳,“这,这是怎么回事?”

    胖老妈子道:“快快跟我来,这是我们家大少爷的老毛病又犯了。”

    “老毛病?”香玉还沉浸在这三个字当中,在她看来,既然称少爷,年纪应该不大,怎么会有老毛病?

    在这种疑惑中,她被拉进了一个小房间,看到卢老夫人正坐轮椅上被丫鬟推着,那表情像是恨不能以身替之。

    看到香玉后,马上招手道:“香玉,来!来!,红枣可有带?”

    “带来了。”香玉放下背篓就找包红枣的包袱。

    “啊!”里面又是一声大叫。

    卢老夫人立即道:“快快,带香玉过去。”

    胖老妈子拉着香玉急急地进入内室。

    内室一股刺鼻的中药味,一位十六七的少年躺在床榻之上,两条腿不能动,却能看到它们在颤抖。那其实那不叫颤抖,实则是腿上的筋在抽动。

    “这是……肌肉痉挛?”香玉失声道,这怎么会不痛呢,怪不得会疼得哇哇叫。

    胖老妈子一进来就喊道:“少爷,红枣来了。”

    卢敬贤疼得想撞墙,听到他心心念念的红枣来了后,便有了精神,咬牙道:“红枣,拿来!”

    未待人吩咐,香玉就走上前去将红枣塞到了他手里,问:“这位公子,你的腿怎么不治呀,这样可不行。如果拖的时间长了,待肌肉萎缩了,可就难站起来了。”

    “站起来?”卢敬贤快速地吃了一个枣,身上像是有了力气似的,感觉没那么痛了,刚好听到香玉说站起来,便死死地盯着她道:“我还能站起来?”

    香玉认真地看了下他的腿,并来回按了几个地方,语气认真道:“能!只要治理得当就能。但,这需要吃点苦头。”

    卢敬贤呵呵笑道:“吃苦头,我每隔几天都会来这么一次,吃的苦头还少吗?你能治好我?”

    说着他便目光炯炯地看着香玉,那眼神太具有侵略性,让香玉好一阵心虚。

    她怎么就这么说出来了呢?若是在现代这也不算什么大病,借助现代仪器能很快找到原因,对症下药也不难。

    可是现在……自已行吗,治还是不治?

    “香玉,若是你能治好我大孙子,我们卢家必定重谢!”不知何时,卢老夫人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