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针灸赠药膳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4本章字数:3069字

    “我,要不,我试试?”香玉被卢老夫人说的重谢打动了,她现在什么都缺,最缺的当然还是银子。

    卢老夫人很信认香玉,“好,姑娘出手一定能行。老婆子昨日若不是姑娘相救,说不定这条腿真的断了。唉,我们祖孙倆刚来五里镇还不到一个月,没想到竟然都成了瘸子了。”

    “祖母,孙儿让您忧心了。”卢敬贤皱着眉头,又吃了一个红枣,他觉得只要有红枣,这日子就不难过。

    转而看向香玉,笑道:“姑娘请随意出手,我这腿就这样了。不过,齐震说你用竹板固定的手法很奇特,说不定姑娘出手还真能病除呢。”

    香玉无语,她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理由,但她心底却是很想试一试。再次按向了对方的腿,发现是膝盖的问题。

    “大少爷,你膝盖是不是受过伤?”

    卢敬贤点头,“一年前,我与几位好友踏青,不小心摔下了马,被马踩了一脚。”

    “嘶!”香玉皱眉,光想想就觉得疼,再问:“那您以后有没有好好治疗?踩哪儿了?不会是膝盖吧。”

    “自然不是。”话说完,卢敬贤跟卢老夫人的脸色立即变了。

    香玉知道这里面定有蹊跷,便再度摸了摸,问道:“能感觉到哪里最疼吗?”

    卢敬贤摇头,“哪里都疼!”

    再看不断抽筋的双腿,可不就是哪里都疼吗?

    香玉安慰道:“说是痛则不通,然而痛有时也是好的。若感觉不到痛那才坏了呢!痛说明还有得救,不知有没有银针?”

    “姑娘是想金针镀穴?”卢老夫人惊道,这可是不得了的技能,听说除了宫中御医,民间难找出一个这样的神术来。

    香玉苦笑不得,“这,金针镀穴,有这个技艺吗?”

    “哦,这样啊。”卢老夫人收起脸上的震惊,吩咐道:“去把齐大夫留在这里的金针拿来。”

    胖老妈子从别处拿来一套金针。

    香玉接过来看了又看,一脸的艳羡,这可是好针呀,她爱不释手。

    眼看着卢敬贤又吃了两个红枣,而他的腿也不再抽筋了。香玉这才说道:“我们开始吧。给我倒两杯烈酒,越烈越好。”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下,烈酒来了。

    香玉用烈酒消毒了金针也将手洗了一遍,更是用酒擦了卢敬贤的膝盖。

    “闭上眼睛,放松心神,应该不会痛,我动作很快的。”香玉嘱咐道。

    卢敬贤点头照做。

    拿针的同时,香玉道:“卢老夫人,您老还是不要看了吧,我怕会……。”

    “好好,我不看。”卢老夫人也知道她怕自己忍不住叫起来,到时候妨碍到香玉就不好了。她对大孙子的腿已经不抱多大希望了,让香玉出手也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罢了。

    香玉出手很快,金针扎在了准确的穴窍上,似乎又回到了前世师父教她的课堂。

    初步诊断,卢敬贤的腿在上次治疗时被人动了手脚。在古代治病没有动刀的习惯,排除在里放东西或是拿掉某个骨头的可能。唯一能动用的或许是用金针封住了腿上的某些穴窍,也有可能故意毁坏某块软骨和经脉也有可能。

    香玉希望是封住了穴窍,若是软骨坏了话,以现在的医疗条件真的是很难恢复。膝盖是人体最复杂也是最易受伤的关节,一旦发生病变,真的不好治。

    没多时,香玉便汗流满面,手拈金针问道:“怎么样?有感觉吗?”

    卢敬贤皱着眉头道:“有些麻。”

    香玉一喜,“果然是这样的,你的腿还有救。只是我的医术不精,若是济仁堂的大夫出手的话说不定能针到病除,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不到半刻钟香玉便拔出金针,再次放到烈酒里消毒。

    “卢大少爷请他看过吗?”

    卢敬贤点头,“看过,只是他说想回去好好想想,没有贸然施针,也就这样才把金针忘在了这里。”

    香玉呵呵一笑,她觉得自己做了件蠢事,“这样啊,那大少爷一定能被齐大夫治好,我也只是学了点皮毛。实在是,对不住啊!这样吧,等下次我采到红枣后再带来给你吧,今天就这样了。”

    她放下金针就出了门,冲着焦急等待的卢老夫人一躬身,“老夫人,香玉自大了。齐大夫下次来一定能治好卢大少爷的病,香玉真的是不自量力,但大少爷的腿近两天应该不会再发病了。希望老夫人不要怪香玉,我,我也是……。”

    卢老夫人看她一脸的自责,摇头道:“不怪你,贤儿的病不知看过多少大夫了,都不敢出手。连小齐大夫也是如此。你能出手说明你心里是有数的,这不,贤儿这几天可以好好歇歇了。走,咱们结账去!”

    正在此时,看门的老头急匆匆跑来,“老夫人,老夫人,门外的蛮汉子闯进来了。”

    “放开我!香玉!”谭墨的声音遥遥传来。

    香玉一愣,难道这么快就过了一个时辰,便急忙对老夫人说:“老夫人,谭大哥不是坏人,他也是担心我才这样的。请老夫人放过他!”

    她怕古代的有钱人不拿穷人当人,打骂还不是一句的事儿?反正往官府里塞银子一切都好说。电视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

    卢老夫人呵呵笑道:“莫急,让那小子进来。你是怎么看门的,有这么接待贵人的吗?”

    “是是,奴才知错,奴才这就去。”看门老头立马颠儿颠儿地往回跑。

    香玉顿时觉得这人智商堪忧,怎么看都不像个大宅院的看门人。

    “唉!”卢老夫人叹道:“是时候换个看门人了,那边的人也真是的,我们祖孙倆都落到这一步了还不放心,哼!”

    这时,谭墨大步走来,一来就将香玉拉到身后,“老夫人,买个菜用的着花一个时辰吗?”

    卢老夫人笑了,“小哥多虑了。来人,送上诊金跟菜钱。”

    很快,胖老妈子端着一个小托盘进来了。

    “来,丫头,收下。”卢老夫人亲自将托盘放在香玉手上。

    香玉木木地收下托盘,谭墨揭开红布一看,里面放着十个大元宝,皱眉道“这是……一百两?”

    “这太多了,我不能收。”香玉将托盘又推给卢老夫人,她可是很明白一两银子能买多少东西,一百两呀,她立马就能成小富婆?真的太意外了有没有!

    卢老夫人再次推过去,“不,小姑娘这是你该得的。就凭你能让我大孙子几天不痛就值这个价,以后若是还有红枣跟野菜,尽管送来,你有多少我收多少。”

    “我……。”香玉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谭墨。

    谭墨微微点头,“如此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香玉,收下吧,这也是老夫人的一片心意。”

    卢老夫人再次点头,看香玉越来越喜欢。

    香玉可还是觉得心有愧,便说道:“老夫人,我再送你两道药膳吧,有您用的,还有大少爷用的。”

    “如此甚好。”卢老夫人再次被香玉的话惊道,她可是知道药膳在民间极少有人会用,药膳师大多都在宫廷与王候世家。

    香玉叫来纸笔,略一思索便写下了两道药膳。

    其一是独活乌豆汤。

    材料是独活少许一钱八,乌豆一两二,米酒适量。做法:将独活、乌豆放入清水中,文火煎至一大碗,去渣取汁,兑入米酒。每日分两次温服。功效是祛风胜湿,通络止痛。正对卢敬贤的症状。

    其二是红花三七蒸乳鸽。

    材料是三七一钱,红花一钱二,乳鸽一只,盐、葱、姜、红糖各小许,青菜多一些。然后将材料跟做菜一样做就行,只不过是要把乳鸽放入大碗内置于蒸笼里蒸的。对于心疾等症有效用,适合于卢老夫人。

    将这些叮嘱过后,香玉这才收下了银子,跟在谭墨身后离开了卢宅。

    卢老夫人拿着药膳方子连连叹息,“真是可惜了啊,若是我那大孙子腿好好的,倒也与这丫头般配。李妈妈,照做吧。将香玉带来的野菜做给大少爷吃。”

    “是!”李妈妈也就是刚才的胖老妈子连连应下,心中却是惊奇不已,难道老夫人想为大少爷找个乡下姑娘?看来得好好跟本家的人说说这事了。

    香玉跟着谭墨往回走,两人好久不说一句话,眼看着离卢宅远了。香玉忍不住说道:“今天多亏了谭大哥,我们给福伯买些吃食吧。我有一百两呢!”

    谭墨也为她高兴,“有了这一百两,你就可以过得好些了。只是别让老香家的人知道,如若不然……。”

    “嗯,放心吧。我赚来的银子谁也拿不走。”香玉咬牙道,她才不是原主,被他们压制的死死的。又建议道:“不如去买几只小鸡崽吧,养大了就可以吃蛋了。”

    谭墨点头,两人一起去了市场,路上需要的日常用品,香玉也买了不少,有银子了,她才不会亏待自己呢。

    他们刚离开卢宅,完全不知道香雪跟香林书就在街角盯着,看他们一起从那所大宅子里出来,立刻嫉妒了。

    卢宅的下人对香玉二人很是恭敬,那二人脸上也带着笑的,香雪觉得香玉一定是得了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