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香雪的算计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4本章字数:3067字

    香雪越想越兴奋,此计不但能摆脱了刘石头,还能让一直看不顺眼的香兰吃点苦头,更是让所有的人都觉得她才是受害者,真是一石三鸟!

    至于香玉嘛,哼,还有自己的好二哥出手呢!

    对于香福林,香雪最了解,这个二哥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在家里除了几个孩子外没人怵他。连二嫂都能将二哥制得服服贴贴的,而他唯一能找回一家之主尊严的时候就是打香玉时,下手那个狠呀,还真不是亲生的。

    而香玉也对香福林怕得要命,平日里能躲就躲,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真是太有意思了。

    “小妹呀,我看那小子好像是刘石头。”香福林刚刚被拉得急走也大喘了几口气,如今顺了气抬头刚好看到牛车里坐着一个人像刘石头。

    香雪还没喘顺,可也不妨碍白她一眼,“二哥你看错了。有这个心思还不如回去好好想想怎么对付香玉吧。”

    香福林抓抓头道:“这个好说,那死妮子要是不说实话,我大耳刮子扇死她!唉,可惜了一顿酒,石头那小子上次说请我酒的。”

    一提刘石头,香雪果然暴走,“哼,二哥就缺那顿酒?怪不得在家里夫纲不振呢,就你这个熊样谁服?我看连香玉也要造反了。有空在这里瞎咧咧还不快去找香山打听打听那家姓卢的是个啥来历。要是香玉不认你又能怎么着?真是!”

    香福林虽有小心眼却不怎么聪明,但总爱赚个小便宜偷个小懒什么的。对香雪这个小妹却极为看重,他跟大李氏一样认为香雪定会嫁得好,到时他也就能跟着沾光了。

    “是是,妹子说的对,我这就去找大侄子。他在镇上做账房学徒,应该知道这些事。妹子你先歇会,我这去去就回。”香福林最后还拽起了文,想到以后有银子可花,心里可美了。

    “哼!我走不动了,你去叫个车来吧。唉,绣活还没交呢,真是。”香雪咬咬牙起身道:“你去找香山,我先去绣坊,一个时辰后在那里会面吧。”

    说着她便迈动着小脚往绣坊走去,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想她香雪识文断字,长得又好,竟然还得靠刺绣赚几个小钱,走路还没个代步的,真是憋屈死了。

    卢宅内,齐震正在检查卢敬贤的腿,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刚刚有人为他施过针。

    卢敬贤一时没了疼痛便立即睡着了,他被腿折磨了一年多,每天都睡不好。以至于小小年纪眼底一片乌青,像是成年累月不睡觉似的没精神。

    齐震别看他年纪小,平时都是不苟颜笑的模样,无论是济仁堂的小伙计还是患者都怵他。也只有面对儿时的好友时才一副嘻笑的样子。

    卢老夫人在他检查时大气不敢出一声,看他查完洗好了手后才不放心地问:“小齐大夫,我大孙子的腿没事吧?”

    齐震皱看了眼卢老夫人,沉声道:“老夫人,刚才是谁施的针?”

    “可有什么不对?”卢老夫人心里咯噔一下,莫不是被那叫香玉的小姑娘给治坏了。

    齐震面无表情道:“施针人是谁?”

    卢老夫人好生后悔,这时也不得不将实情说了出来,“是,是昨日救了我的那个姑娘,她说她叫香玉。今儿来送野菜跟红枣,无意中看到我大孙子的腿,说是能治。老身也是病急乱投医了,昨日小齐大夫说瞅不准,老身还以为跟京里的那些大夫一样是不愿看的托词,便……让香玉大胆的治了一下,我们也是没法了了呀。小齐大夫……。”

    看卢老夫人又急又后悔的样子,齐震才勾唇一笑,“治得不错,法子是对的。以后我会每天来为你孙子针灸一番,待一月后,你们便可以自已去医馆了。令孙的腿需要连续针灸半年方可痊愈,在这期间吃食等一定要跟得上。”

    卢老夫人的心立即从地狱升到了高天之上,她捂着胸口道:“哎呀,真真是吓死老身了,老身还以为,……多谢齐小大夫,有劳齐小大夫了。”

    齐震又道:“香玉还说了什么?”

    “那丫头是个实诚的,给了她一百两诊金说什么也不敢收。最后又给了我们祖孙倆一人一个药膳方子,这才收下了。哦,她明日还有可能会来卖野菜。”卢老夫人实话实说道。

    “哦,可否给在下看看方子?”齐震好奇了,药膳方子在本朝一般都是不传之秘,什么人会如此大方的说给就给?要知道一个菜方子都能卖不少银子呢,这丫头是个傻的吗?

    卢老夫人现在视齐震为救星,自然是满口答应。

    齐震看着纸上的秀气小楷,眉头再皱,这丫头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懂得这些药膳,要知道但凡有点名气的医者都被请到了达官贵人的府上供奉起来了,尤其以药膳师为甚。

    药膳师不但要懂医术,还要对病理,药理了如指掌才能煲出好的药膳。这两个方子却是简单至极,又极具实用性。

    “嗯,不错。老夫人就按这方子上来安排日常吃食吧。”刘震将这方子递给卢老夫人道,“若是明日香玉再来之时说了什么还请告之,在下好安排如何诊治。至于诊金想来老夫人是清楚的。”

    卢老夫人完全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连连点头,“是是,老身明白。来人,给小齐大夫奉上诊金。”

    自有小丫鬟捧着盖了红布的托盘进来,齐震的小厮揭开布粗略一看,刚好一百两,便大方地收下了。

    齐震的规矩就是出诊时,若是用到金针一率是百两,若是病人来医馆,视病情收费。

    不得不说,香玉的诊金收得低了,还白送了野菜、红枣及药膳方子呢。若是让她知道的话,还不知怎么唏嘘呢。

    香玉此时跟谭墨刚刚出城,二人各自背了背篓,里面装满日常用品。香玉买全了锅碗瓢盆,还扯了几尺布,自己试着做鞋。

    没过多久,香承宗的牛车就追上了他们,惊道:“香玉?你今儿个又来镇上卖野菜了?”

    香玉对他的印象很好,便点头笑道:“是啊。承宗哥今儿怎么回去这么早啊?”

    香承宗呵呵一笑,“还真是有点事儿。香玉上车吧,走路多累呀,车上空着呢。”

    香玉为难地看了一下谭墨,她也不想走呢,只是谭墨怎么办?

    谭墨道:“你上车吧,跟着他们回村我就放心了。”

    “……。”香玉眨巴着眼不明白这话的意思。

    香承宗好像这才发现谭墨,有些不好意思道:“是谭,谭猎户啊,要不,一起吧。”

    香玉明显地听出这声音有些怕怕的,底气不足。

    而坐在车里的香兰更是将头低得深深的,就怕谭猎户看到她了,听说谭猎户脾气上来对谁都不客气呢。

    唯有刘石头大着胆子偷窥谭墨,他们刘家村也知谭猎户的大名,那是个能打死老虎的,就是不脾气不大好。但是打虎英雄哪个人在青春年少时没向往过,于是就多看了谭墨两眼。

    谭墨最不喜外人用这种审视的目光看他,这种眼神他从小见过很多,那是一种嫌弃,不好怀意。

    虽说这两人没有坏心,但还是让他想起了伤心事,便对香玉点头道:“你去坐吧。我想起还有一物没买,这就去买。”

    背对着牛车,谭墨给了香玉一个微笑便转身回镇子上。

    香玉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感觉,就是特不是滋味,眼看着谭墨离开,一句话也没说。

    “香玉,上车吧。”香承宗又道。

    “哦,好。”香玉这才上车,到车上才发现刘石头还有香兰,此二人原主也是十分熟悉的。只是对刘石头,香玉本能地想远离,她怕了。

    香兰笑道:“香玉,来,来这边。听我哥说,你去卖野菜了,好卖不?”

    香玉冲她笑笑,“香兰姐好,还好。都卖完了,有户人家特别喜欢这菜,赶明儿直接送到他们家就好。”

    “那就好。”香兰也没多说什么,对于她背篓里的东西也没问什么。

    刘石头也冲香玉笑笑,“香玉,你在镇上看到你小姑了吗?她是不是也跟你一道去卖野菜了?”

    香玉皱眉,“小姑?香雪?”随之撇了撇嘴角,小声说:“她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没见过。”

    “奇怪啊,难道是我看错了?”刘石头不确定道:“狗子也看到了啊,就在那个卢宅附近。卢宅知道吧,是镇上新来的大户人家,祖籍就在五里镇,听说是从京城来的呢。”

    “卢宅?”香玉愣了,摸摸手心还觉得疼。对照早上香雪的举动不难猜出,香雪一定跟在跟踪她。

    但那又如何?若是自己没有任何用处,他们反而更不拿她当回事儿。赚的诊金她是不会拿出来的,说好的一吊钱就是一吊钱。除非他们同意自己脱离香家,或许可以考虑给他们加点。

    牛车走得再慢也比用脚丈量快。来到村头几人便分开了,香玉给香承宗铜钱他怎么也不要。

    香兰笑道:“香玉就别给了,你一个人也不容易,我们都听洛婶子说了。今儿是我娘的生日,要不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