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再临卢宅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4本章字数:3062字

    “啊?”香玉震惊了,没想到让她万分为难的事竟然这么解决了?

    谭墨看她的表情心里好生失落,她果然不愿意嫁我呀。但却装出无所谓的样子再度点头:“嗯,亲事不算。凭什么你我的亲事要香福林那个怂货说得算?”

    香玉很开心,“是啊,我的亲事我作主,凭什么要那人为我瞎安排。不过,谭大哥,我还是得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还是老香家的养女呢。”

    谭墨摇头,“谢啥,咱倆谁跟谁呀。”

    香玉笑了,是啊,他们可是一道进过山,一同进过城的人,革命友谊深着呢。

    “那好,我不谢了。不知福伯那边还有小背篓吗?”香玉随口道,“我那背篓昨天日被老香家的人拿到家里去了,我也不打算要了,反正里面也没啥东西。”

    谭墨笑道:“这就对了。义父昨天刚编了一个,就是给你备着的。老香家的人实在可恶,背篓里既然没多少东西也就算了吧。”

    “嗯。”香玉点头,“正好要去给你们做饭了呢,我们走吧。”

    说着大大方方地走在前头。

    谭墨看着她的背影,微微一笑,心中自语,“这丫头恐怕还太小,不懂这些吧。”

    来到谭墨家,福伯对她更加热情了,嘘寒问暖地让香玉很不好意思,更是拿出了他自已泡制的药酒,硬是要送给香玉。

    盛情难却,香玉也只好收下了,拿鼻子一闻便知,这药酒是相当不错。

    福伯解释道:“别看这药酒卖相不好,这里可是加了当归、川芎,红花等药。对外伤很有用。”

    香玉点头道:“福伯的药酒泡得不错,里面应该还有茜草跟威灵仙吧,当真不错。”

    “小丫头厉害呀。”福伯夸道:“这方子我还是跟我家夫人学到的呢。”

    香玉道:“嘿嘿,我以前有学过医呀。”

    这是实话,她在前世时学了十几年呢,若是连这几种药草也闻不出来,就太丢她师父的脸了。

    谭墨听到福伯说到夫人便皱起了眉,那是他的母亲,一个美丽的人儿,心地善良,懂得很多技艺,可就是没个好出身。哪怕得到父亲的疼爱身为正室,却也是郁郁寡欢。

    义父说得对,他不能学父亲,要把香玉光明正大的娶进来,让谁也抓不到说辞。

    做好早饭,香玉便拿出了五个银锭子,“谭大哥,这银子还你给。”

    谭墨皱眉,“不用还!”

    香玉急忙摇头,“不,一定要收下。其实我还欠你们一吊钱呢,要不然我把那一吊钱也给你数出来。不收就不把我当自己人,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你也知道昨天我赚了一百两,手里还不缺银子。”

    话说到这份上了,谭墨也就不再坚持,只道:“好,我收下。有些事你别放在心上,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就行。”

    香玉笑盈盈地应下,“好。”

    至于有没有听懂谭墨的话,谁也不知道。香玉只知道谭墨跟福伯是好人,愿意与自己交好,可能看她比较合眼缘吧。

    这顿早饭,香玉只煮了白米粥跟烙了饼,用不了多少时间。也给谭墨他们做好了一天需要的面食,便背着新背篓装模作样的出门装野菜。

    来到村里没人柴禾垛后便闪身进了空间,有一天一夜没看过空间了,香玉一直惦记着呢。事实上空间也没让香玉失望,里面的景象让她目瞪口呆。

    能吃的野菜郁郁青青,嫩叶上还沾着露珠,别提有多新鲜了。还有她前天才种下的青菜,都长了一巴掌高了,估计再过几天就能吃了。

    哦,韭菜明天得割了。一会去镇上买几个鸡蛋去,久违了的韭菜炒鸡蛋,她馋了好久。

    种下的主粮也长势良好,还有那些蘑菇们,到了该采的时候了,再过一天估计要老了。

    香玉放下背篓就下地采收,将要卖的野苦菜先弄好,再将那些疯长的野人青拔个差不多,最后就是采蘑菇。

    这是长在松林中的蘑菇,伞盖有红色,黄色的,还有最常见的褐色的。都是厚厚的肉,伞盖不是平的就是还耷拉着,这个时候刚好采。若是伞盖上翻,说明蘑菇要老了。

    香玉将所有能采的蘑菇全采了,落在背篓中顿时满了底,目测有四五斤,她这还留了不少放在空间,希望能自己干了。

    她在前世看有空间的小说时,不都是说空间里的东西一旦远离土壤就能很快脱水吗?若是这样的话,先放在布料上试试。若是可行的话,得买几个大簸箕了。

    最珍贵的人参跟首乌长势更好,枸杞子竟然在空间的加持作用下开花了。唔,野草莓也开花了,说不定再过几天就能采摘了呢。

    香玉开心得不行,可是还是不太确定空间里的时间是一比几,现在看来肯定是一比五。待主粮种出来后就知道是一比几了。

    一般情况下,若扣除冬天不在生长期的时间外,小麦跟水稻的生长周期是相同,大概需要三个月。玉米更早一些,空间湿润,光线又足,应该七十天就能长成。

    “太好了,终于不用饿肚子了。”香玉拍手道。

    将这些收拾好后,这才闪身出了空间。

    香玉的动作很快,再加上空间的时间流逝问题,估计只消失了一会儿。

    背着背篓来到村头跟谭墨会合,发现他也背了个大背篓,看到香玉微微一笑,“走吧,我要去镇上帮义父卖背篓。”

    大背篓里面放着几个小背篓,都是特别精致的那种。

    香玉这才发现福伯其实很有商业头脑,这样的背篓在小细节上用心,卖得就会比一般得要好。

    两人走着进了镇上,还是老样子,谭墨陪着香玉去了卢宅。

    卢宅的看门人已经换了,见了二人什么也没说就带他们去见卢老夫人。

    卢老夫人一早就眼巴巴地等着他们了,本以为他们会早到,这眼看着午时了,心里就有些不安。

    “李妈妈呀,你去外面看看人来了没?会不会路上出了什么事呀。”

    李妈妈胖脸上露出一个让人舒服的笑容道:“老夫人您放心,昨儿个是今儿个打算多送些来呢。想来是想在野外多挖些吧。”

    “哦?”卢老夫微微皱眉,“那丫头真这么说?看起来不像个贪财的呀。”

    正在说话之时,门房来报,“老夫人,香玉姑娘来了。”

    “快请!”对孙儿的担心还是占了上风,刚才的一时不快立即抛到九霄云外了。

    香玉跟谭墨进来后先给卢老夫人行了一礼,“老夫人安好。”

    卢老夫人上前拉着她的胳膊,笑道:“好,香玉啊,今儿怎么来晚了。”

    “嘶!”香玉吃痛,她的胳膊还是紫青紫青的呢。

    “怎么了?”卢老夫人忙撤手,挽起她的衣袖一看,立即惊呆了,“这,怎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事?”

    香玉苦笑道:“多谢老夫人关心。其实我并不是老香家的闺女,我是老香家的老二从河边捡来的,那时我才十岁,又失去了记忆,整天昏昏沉沉的。多谢老夫人昨日给的银两,我用那银换了自由,从今以后香玉就是香玉,与老香家不再有瓜葛。”

    “这……。”卢老夫人看了一眼李妈妈,眼神中的不满立现。

    李妈妈也有些懵,问道:“那昨日来传你话的小哥不是你堂哥?他说他叫香山。”

    香玉冷笑,“昨天还是,但今日便不是了。香玉已经报了老香家三年的收留之恩,两年前就被老香家的二儿子送给谭猎户了,以此来还谭猎户的救命之恩。”

    说到谭猎户,谭墨摸摸鼻子不语,香玉也真敢说,不怕别人误会吗?但他心里是甜的,这么说香玉并不排斥跟自己在一起,又能阻了别人的坏心思。

    他看得出来,卢老夫人很喜欢香玉,而香玉可以医治卢敬贤的腿,保不准会把主意打到香玉身上。反正有钱人的手段多的是,这可不行。

    卢老夫人略一沉思便明白了个大概,叹道:“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富家有富家的难,农家有农家的忧。唉,香玉随老婆子去看看我大孙子吧。”

    “好啊。”香玉解下背篓看了一眼谭墨,示意他先留在这里,便跟着卢老夫人去了内室。

    今天的卢敬贤精神很不错,折磨了他两年的疼痛终于消停了,睡了一个饱觉。整个人也变了,是个很俊俏的小伙子,还带着淡淡的书生气。

    看到香玉来了后,笑着打招呼道:“香玉姑娘有劳了。”

    卢老夫人微微摇头,他这大孙子什么都好,就是因母亲的原因对姑娘家没个好脸色,可对香玉这丫头却是……,这可行吗?

    香玉上前道:“嗯,来了。让我看看你的腿。”

    卢敬贤看她没有半点羞涩,也大方地让小厮将裤腿卷到膝盖处。

    香玉完全是以医生看病人的身份来的,自然是不会羞涩。她双手轻柔地来回按了按,说道:“老夫人,能否叫个小丫头来,我教她按摩手法,让她每天早中晚都给卢公子按摩一刻钟。过两天就能尝试着走路了。卢公子的经脉已经归位,骨头也是好的,完全可以试着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