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 想好前路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4本章字数:3044字

    “好,这敢情好。”卢老夫人一脸笑容,“李妈妈,赶紧去把小翠叫来。”

    “嗳!”李妈妈急急地出去叫人。

    香玉此时已经检查完卢敬贤的腿了,被卢老夫人一把拉到身边,道:“香玉呀,真是个好姑娘。我们敬贤多亏你了”

    香玉微微一笑,“卢老夫人太客气了,我也只是做了该做的,其他的我就不会了。您还得仰赖小齐大夫,相信他做的会更好。”

    很快大丫头小翠被带了来,很是恭敬地给香玉行了大礼,“多谢香玉姑娘,小翠会用心学的。”

    像她们这些丫鬟过得好一些也就是被主家配个好点的小厮罢了,可她若是有了这个手艺就不用了,而且还是给大少爷治腿,日后说不定还能被收房,若是能生下个一儿半女的话,她这辈子也就衣食无忧了。

    香玉不知道小翠的想法,在她看来不过是一个按摩手法罢了,根本不值什么,便很用方的教授。

    当然,还是用卢敬贤的腿来做实验,反正当事人也不介意。

    很快一个时辰过去了,将手法传授完后便跟卢老夫人来到外室,又献宝似地将背篓里的青菜拿了出来。

    “老夫人,这是今天的菜。以后香玉不打算再卖菜了,山上的那棵小枣树也已经没有枣了。”

    卢老夫人好一阵失望,她失望的是那么好的枣没了,便向昨日一样让李妈妈准备了一百两银子。

    “香玉啊,这些菜我全要了,这银子你拿着。是你教按摩手法的报酬,菜钱也都放在里面了,这样可好?”

    香玉觉得她给多了,但她又急需银子,便下意识地又看了一眼谭墨,后者再次点头。

    “好,多谢老夫人。希望老夫人以后也多吃点新鲜的青菜,这样对身体好。”香玉又切切地嘱咐,“卢大少爷的腿过两天便能下地试着走了,一开始或许有点痛,但一定要坚持,哪怕走两步也是好的。第一天两步,第二天三步,这样慢慢增加,相信用不了多久便能康复。”

    毕竟卢老夫人是她的第一位直正的患者,给了她第一份诊金,便多关心了几分。

    “好,好啊。”卢老夫人再次拉起香玉的手,有些舍不得,“小丫头,你有亲事了吗?”

    香玉顿时尴尬了,今早才刚和谭墨说清此事呢,这卢老夫人问这个有何居心?难道也是为了报恩而为自己找个好人家?那可不行。

    她为难得地看了一眼谭墨,香玉他能为自己解围。

    谭墨正在喝茶,那拨茶叶的动作是那么稔熟,一点都不像个粗俗的猎户该有的。但大家的注意都集中在卢老夫人的身上也就没看到这一幕。

    放下茶碗,谭墨咳嗽一声道:“卢老夫人,实不相瞒,香玉乃是在下未过门的媳妇,两年前我们便定下亲事了。”

    “哦,哦,这样啊。呵呵,不错,不错!”卢老夫人尴尬地一笑,幸好她没多说什么,要是说了那才叫丢人呢。

    一边的李妈妈也松了一口气,这样最好了,也省得她往京城那边送信。老夫人待她不薄,她也不想太丧良心了呀,至于大少爷的病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反正这里有小齐大夫,在京城谁不知道他的医术高明呀。

    如此,香玉便顺利地离开了卢宅。

    这次她买了几斤肉跟精米、一大包红糖,想送给洛蔓儿他们,毕竟在他人家中总归是要付出点什么的。

    谭墨更是直接,将竹器往杂货店里一送就完事。许是他认识杂货店里的掌柜的,拿了银钱便走。

    “香玉,你还要买什么?”

    “就这些吧,不买了。”

    “香玉,你在洛东海家还好吗?”

    洛东海就是洛蔓儿的爹,香玉听到他这么问有点囧,“我,我昨日没见到洛叔。”

    她好像有些怕那个只知闷声干活的洛叔,不过,她这做客人的都住了一晚上了还没见过主人,实在是不像话呀。

    谭墨皱眉道:“不如……以后就住镇上吧。你现在也有百十两银子了,买个小宅子也是可以的。”

    香玉也在皱眉,她不是没有这个想法,只是一个姑娘家住在镇上合适吗?

    “不了,我还是先住在蔓儿家吧,洛婶子的身子不大好,我刚好可以为她调理一番。等,等我再大点再住镇上吧。”香玉终于下定决心。

    谭墨本想说服香玉住到镇上后,他跟义父也搬去跟她做邻居的,但香玉如此坚持他也不好说什么,只道:“那好吧。你若是没空就不必去为我和义父做饭了,省得,省得村里人说闲话。”

    “那怎么行?我不去,你们吃啥?”香玉不这么认为,冷哼道:“闲话就闲话,看着吧,我离开老香家这闲话还能少了?我寻思着,村里一些人正在说我狼心狗肺呢。”

    谭墨也跟着冷哼,“管他们说啥,咱们过咱们的。”

    香玉笑了,“就是。所以谭大哥也没介意,咱们该怎么还怎么。”

    她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前脚人家刚帮了自己那么大一个忙,后脚就把人给踢了?这事她做不出来。

    两人有说有笑地来到村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香玉是前边那身形挺拔的人的小媳妇呢,也没人多说什么。在乡下这样的夫妻组合有太多。

    临近分别时,谭墨突然吱唔起来,“香,香玉,你若是愿意的话,我们,我们可以真的成,成亲!”

    香玉一愣,直直地看着谭墨,发觉他的黑脸上竟然有了那么一抹红晕,本来很严肃的话题,立即没了那种尴尬。

    “谭大哥,你不嫌弃我小吗?长得又不好看,还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在哪里。说不定我家人犯了什么大罪,家里就我一人逃出来呢。”

    在古代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至于这具身子的亲生父母,香玉不在意,反正又没有这方面的记忆,根本就不惦记。

    谭墨猛地摇头,“不怕。你就我认识的香玉,只要,只要你不嫌弃我就行!”

    香玉突然勾唇一笑,这个在人前冷酷的大个子原来还有这样的自卑,说道:“谭大哥,你怎能这样说自己?你长得可比我好看多了,等我再大一些,将身子养好一些,咱们再谈这事好吗?”

    若是真正的十三岁的香玉的话,定是不会说出这么成熟的话来,可她不是呀。就算是没谈过恋爱,一个被当代社会熏陶了二十几的姑娘家没那个羞涩的心。

    而且香玉是真的很喜欢谭墨的眼睛,像混血儿,很漂亮,何况谭墨帮了她那么多,人又好。她没有拒绝到底的心,反正现在还小,不如给双方一个成长的空间,到时若是看对眼了,再谈也不晚。

    香玉觉得她回不到现代了,不如在这里安家立业,也是条出路。

    谭墨也不了解以前的香玉,以为现在的她就是他了解的香玉,便用力地点头道:“好,等你再长一岁再说。反正现在村里的人都知道咱们倆是一对了,也不怕有人跟我抢。”

    “这……。”香玉被他的话弄得苦笑不得,“不理你了。”

    一扭头,直接往洛蔓儿家走去。

    留下谭墨嘿嘿傻笑,终于知道香玉对自己的心意了,他也该努力了,一年后要让香玉住进上好的瓦房,成为洛香村人人都羡慕的姑娘。

    许是谭墨刚才的话让香玉吃了颗定心丸吧,她这一路走得很轻快。

    “难道这就是缘分?”香玉不确定,总之初来异世,多亏认识了谭墨,要不然后果还真不堪设想。

    来到洛蔓儿家,发觉他们一家人都在。

    是洛蔓儿为香玉开的门,一开门便被拖到了堂屋内,紧接着就是洛婶子的好生劝慰。

    “香玉呀,你去哪里了,让婶子好找?”

    洛东海也道:“香玉丫头,你以后出门记得要带着蔓儿,这丫头野,省得被人欺负了。”

    洛蔓儿小嘴一扁不服气道:“爹,你这是啥话呀?我哪里野了。”

    洛婶子连忙拉过洛蔓儿道:“好了,好了。香玉回来了就好,这大半天可把我们吓坏了,以为老香家又使啥坏了呢。叫了他们半天门也不见得有人开,连地里都不管了。”

    这个时候正是施肥翻地的时候,老香家大门紧闭确实有些古怪。

    可这些不在香玉的考虑范围内,深深地给洛家三人一躬身,“婶子,叔,蔓儿,今儿是我不对,没说清就跑出去了。其实我是去镇上给卢宅的卢老夫人看病了,这是最后一次看,明儿开始便不再去镇上了。这是我给婶子买的红糖,精米和肉给大家补身子。”

    不容分说便将买的东西都拿了出来,笑道:“卢老夫人给了我一些诊金,今晚我给大家做红烧肉吧。”

    洛家三人看着香玉不知道说什么好,香玉也不想听他们的客套话,便拉着洛蔓儿将这些收进了东屋,今天的晚饭就由她来做了。

    东屋内,香玉做主厨,洛蔓儿打下手,不时便有香气飘出。

    香玉边切肉边说道:“蔓儿,从明儿开始咱们就做艾绒吧,不知村里有没有人备下陈艾草,有的话就收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