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可行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4本章字数:3137字

    香玉心下一沉,暗叹一声,“是啊,人家小齐大夫可是高人,哪像自己这样总是天马行空,胡思乱想!”

    她一直觉得中医是很讲究的,也是很规矩的,像她这样时而来点新创意,加点这加点那,或许会变成四不像,那就不是中医了。

    谭墨看到香玉苦笑的脸沉了沉,他的心也跟着往下沉,便急忙说道:“香玉说行那就一定行,齐震那小子若是不支持你,我的拳头可不认人。”

    “噗嗤!”一声,香玉被他的认真劲逗笑了,说道:“哪有你这么霸道的?一会咱们要跟他讲道理。总之,我先试,试出来再说。就是药材估计要先借他的了。”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谭墨拍着胸脯道,“我跟刘震是发小,还救过他的命,他得叫我大哥。”

    “嗯。”香玉笑着应下,手上的动作也没停着。

    福伯一直惦记着她说的番椒烧菜呢,便摘了刚刚见红的番椒,洗好后也跟其他菜一道拿了过来。说道:“香玉姑娘,你说这番椒能吃,不如咱今儿试试?”

    香玉的笑容更甚,“好呀,终于找到辣之一味了。有没有鸡肉、花生米?咱们做辣子鸡丁。”

    “有!花生米虽然精贵,可也是下酒的好菜。”福伯笑着去拿这两样了。

    谭墨接话道:“香玉,你喜欢吃花生米不?义父打算过段时间就把院子里的地种上一半花生。”

    香玉微微皱眉,“喜欢呀,花米又叫长生果,不时吃上两粒对身体好。只是这么好的地种花生不是浪费了吗?何况花生不喜这样的厚土地,种在沙土地里最好,收的时候也好收。”

    “沙土地?那不是不算良田吗?可以种?”一连几问,谭墨明显得不相信,花生米呀,这可是长生果,多精贵的东西,称上一斤比米还贵。

    香玉道:“是啊,你们不知道?花生米虽好可也不能当饭吃。虽说一斤花生米比米还贵,这也是事实,可沙土地一年也就只能种一季,其实咱们村像样的良田还是多的。”

    谭墨点头,“说的也有道理,只是花生米若是能用沙土地种的话,那像咱们村多沙土地的人家,日子也就好过了。”

    香玉愣了,“你们真的不知道花生米要这样种吗?”

    “不知!”

    香玉道:“要不,今年咱们就这样种种看吧。等收成好了,再跟里正说说,好让他推广到村里,这样岂不是给乡亲们多了一个进项。”

    “好,就这么办。”谭墨温和地笑了,他觉得香玉越来越符合他媳妇的人选了。或者说,他媳妇的人选就是香玉这样的,勤劳、善良,懂得又多,而且也漂亮。

    可惜香玉到现在也没照过镜子,她总觉得自己是又黑又瘦又难看的,一点也没联想到谭墨说的媳妇啥的。

    待阿福将花生米等物拿来后,香玉便开始做辣子鸡丁了。这菜很好做,先炒花生米,待炒的时候将鸡肉切成小块,再把辣椒切成不大不小的,葱跟姜切成末。

    花生米炒好后就加油炒鸡丁,炒得差不多了先出锅,再炒葱姜,出香后加辣椒加盐,最后一步将炒好的鸡丁和花生米依次放入翻炒一会就成了。

    这饭基本上算是午饭吧,反正这个时候的乡下人一般都是吃两顿的,丰盛点也没事。

    一小盆米饭,一大盘辣子鸡丁,再加一个韭菜炒鸡蛋,又是一大盘炒青菜,简单的一顿饭。

    就是这饭三人吃得可香了,特别是辣子鸡丁,三人都是能吃辣的,明明辣得吸气却是越吃越香,硬是将一小盆米饭全解决了。

    “香玉,这番椒确实能吃。”谭墨笑道,“咱们有空做份辣子鸡丁给齐震那小子尝尝,让他也吃一下辣的滋味。”

    “好啊。”香玉欣然接受,能套近乎的事她愿意干。这顿饭她也吃撑了,辣味呀,五味总算是凑齐了。

    阿福吃得最多,也在东屋内喝茶消食,感慨道:“或许那些说不能吃的人是直接往嘴里塞了吧,一时接受不了辣味便说不能吃。”

    香玉笑道:“福伯说得太对了,肯定是这样的。其实这番椒也叫辣椒,平常人吃点也是好的。脾胃虚寒,食欲不振的人吃了最好了,保管肚子里暖暖的,胃口大开。”

    “是啊,是啊,咱们仨都吃撑了。”阿福哈哈笑道。

    谭墨看了下香玉也跟着笑了,家里有个女人就是不一样,这样的家才算是家。

    再做一份辣子鸡丁也不过片刻钟,随之两人打包好后就一道往镇上走去。

    一路上二人时不时地说上一两句话倒也融洽,只是村里人的那些眼神让香玉极为不舒服,不屑,嫉妒还有厌恶等等。

    香玉对此视而不见,更不用说早就习惯了这些眼神的谭墨,二人该说说该笑笑。很快便来到了济仁堂。

    今日的济仁堂很是清静,谭墨带着香玉直接进到后院,发现刘震正在院子晾晒药草。

    “咳咳!”谭墨咳嗽两声。

    齐震抬头,冲着他一笑,“你怎么来了?”

    谭墨道:“有事相商。”

    “屋内请吧。”齐震笑着做了个请的动作,看了眼香玉,冲其微微点头。

    香玉也跟着点头,她有些摸不着头脑,上次来这里齐震可没这么好的态度,这次为何如此?

    来到堂屋,有小厮上茶。

    齐震跟谭墨说笑两句后便直入正题,“说吧,什么事?只要我能做到的,没话说。”

    谭墨看了眼香玉,温和地说:“你来说吧,别怕。哦,这个香玉做的,送给你吃。”

    他把辣子鸡丁推给齐震。

    齐震看他这个模样立即抽起了嘴角,先道了谢,又让小厮将吃食收了起来。这家伙平时对谁都是欠他银子的面孔,为何对这乡下丫头如此另眼相待。

    香玉装作没看到齐震的不满,笑道:“我想做艾条,要做独一无二的属于我香玉特色的艾条,想请小齐大夫也能加入,如果可以的话,能在济仁堂售……。”

    “停!”话说一半,齐震的脸就变色了,“艾条是什么?还有,不是所有的药都能在我济仁堂售出的,我开的是药铺,里面的所有药都得对病人负责。”

    香玉的热情被泼了盆冷水,可她还是耐着性子说了她的打算,并彻底地解释了一番什么是艾条。

    话毕,齐震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香玉看了眼谭墨,她真的被齐震的认真负责吓到了,难道不行吗?她不想过于依赖某人了,在孤单的异世,她得有自己的赚钱法子,得保护好自己,这样才能过得好。

    或许将某些用于安神又有很好香味的药材加入艾绒有些本末倒置了,可在现在香熏也是一种理疗方式呀。她的师父不就是在研究这一课题吗?还取得了一定的疗效呢。

    可是艾草本来就是一味独特的药,再加入别的药材那就有点画蛇添足的意味了。如此便会君臣不分吗?那么只加一点点的香熏药呢?

    比如菊花香味,薰衣草香味,难道还不行吗?因为这些是药也不是药,那香味只是让艾灸的烟变得好闻一些,这样也不行吗?

    很快,齐震睁开了眼,说道:“或许可行。但这个并不好配制,你做几样拿来我试试吧。”

    “真的?”香玉没想到齐震会同意,“可会不会两味药打架?”

    齐震笑了,这才对嘛,一个小姑娘怎能懂那么多呢?便解释道:“艾灸古来有之,有温经、去湿、散寒等功效,但若是再加入此种类型的药就不会打架,而是会增强效果。反之,则不行。”

    香玉恍然大悟,“说得是。我只想到烟味方面的感受,忽视了这方面,好,我这就着手准备。但,我不打算做很多药艾条,只做一两种即可,多了容易出事,但点燃后的烟味可以多种气味。”

    齐震点头,“好,着手去做吧,需要哪些药材去柜上找伙计要。药艾条,这个名字不错。另,你说的商标是什么?”

    香玉再笑,今天给她的惊喜真不少,便细细地说了商标一词。

    “不如就叫济仁堂吧,这个名号还算响亮。你一介女子,若是独创的话定有不少人想上前咬一口的。别说我赚你便宜,若是卖得好,分成时多给你一分便是。”齐震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香玉犹豫片刻也就同意了,齐震说得对,枪打出头鸟,她背靠大树才能好乘凉。何况坐拥药园空间,有了济仁堂这条路,日后出产的药材也好销售。

    事情就这么圆满的结束了,香玉跟谭墨满意而归,二人都背了半背篓药材,疼得齐震直抽嘴角。

    回去时香玉也没忘记买宣纸跟文房四宝,更是买了本《大明地域志》,草草地看了这书香玉才知道原来这个朝代是大明朝,只是皇帝姓秦。

    在香玉跟齐震说话时,谭墨没有插话,他也很欣赏香玉的点子。从此又发现了香玉的一个好,原来女子还可以如此自立。他的母亲若是也跟香玉一样的话是不是结局会不同?

    谭墨觉得就算是香玉在他母亲的位置也不会放弃生命的,他最喜欢香玉的也正是这一点。不管以后怎样,反正他决定跟香玉一辈子。

    在回去的路上,香玉走得很轻快,连路边的杂草都觉得可爱,完全没意识到谭墨这辈子已经认定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