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很有干劲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4本章字数:3028字

    两天后,谭墨亲自去了洛蔓儿家。

    大清早的是洛蔓儿开的门,当她看到是谭墨时,整个人都惊呆了,眼睛看也不看来人,结结巴巴道:“谭,谭猎户,是,是来找香玉的吧。”

    “是!香玉在吗?”谭墨今天穿着利落,眼前的乱发也没那么乱。

    只是他的凶名在外,洛蔓儿硬是不敢看一眼,连连点头,“在,在!您,您请!”

    说着转身就往屋里跑,“香玉,快出来,香玉!”

    谭墨勾了勾唇角,他有这么可怕吗?还好香玉不怕自己。进门的同时不忘把大门闭上。

    香玉正在屋里磨药,她试过不少药材,但总觉得不大行,加多了失去了艾草的原性,加少了还不如不加。

    此时正在磨当归片,她把这个磨成粉加上其他药效在里面,或许会有不一样的效果。其实加的那药都基本上是通经活络的。

    “香玉,快,快出来,谭猎户来了。”

    香玉一愣,“他怎么来了?”

    昨日,香玉给他们蒸了一锅馒头,又弄了些咸菜,吃饭时他们只要随便炒个菜就行,想来能吃上几天的。

    洛蔓儿皱着个眉头道:“香玉,你真的跟谭猎户定亲了啊?那么可怕的一个人,你就不怕吗?”

    香玉噗嗤一笑,“怕什么?谭猎户一点都不吓人。你在这里接着磨当归,我这就出去。”

    “嗳,你快去吧。”洛蔓儿接过她手中的当归就开始磨,边磨边道:“这东西要是还能做别的用就好了,省得做不好祸害了。”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

    香玉将这话记在心里,也觉得可以用一些常见药材做点别的,比如洗头的,擦脸的。

    对呀,她怎么忘记药妆了呢?以前她曾自己制过洗发水,眼霜等物,用的都是纯天然的东西。

    “就这么办!”香玉双手一拍,又有赚钱点子了。

    她越想眼睛越亮,恍然不觉已经到了院子里。艾条就不做大的改动了,这东西失了本性不好,可药妆不一样呀,谁不想做个漂亮姑娘,到时候自己或许也能变得白一些。

    “办什么?”谭墨笑道,此时他才知这家里没有大人,只有两个小姑娘,怪不得洛蔓儿没闭大门呢,这是在避嫌呀。

    正是因为家里没大人,谭墨将额前乱发夹了起来,露出英俊的面容。墨紫色的眼睛如最好看的紫葡萄,正深情款款地看着香玉。

    “哎呀,出丑了。”香玉眨巴着眼,嘿嘿一笑,“你怎么来了,是家里没吃的了吗?”

    谭墨收起笑容,微微皱眉,“你觉得我只是个吃货吗?”

    吃货这个词还是香玉先说的,谭墨就心甘情愿地成了她口中的吃货。

    “没有,没有。”香玉连连摆手,“我猜你一定有要事跟我说。”

    “聪明如香玉!”谭墨又笑了,他对在乎的人从来不吝啬好听的话。

    香玉被他说的脸面一红,不好意思道:“是什么?我哪有那么聪明呀。”

    谭墨从怀里拿出一物道:“在我心中你是最聪明的。”

    香玉更是羞得抬不起头来,好像初见此人时他是惜字如金的,而且还是个冷冷的木头人,怎么变得如此……。怎么说呢,有点闷骚!

    奇怪的是香玉并不反感这种感觉,或许大家都说他们定亲了,说着说着连当事人也会往这方面想吧。不得不说,谭墨其实真的很优秀,比她在现代见过的任何男子都优秀,各个方面。

    若是她再大一点,或许……就答应了吧。唉,想什么呢!

    香玉突然怔怔地摇头,她的思绪真的扯远了。

    “香玉,你怎么了?”谭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关切道:“看看你的户籍,里正办事还真快!”

    “户籍?”香玉终于从那个粉粉的瞎想中回过神来,一眼就看到了放在石桌上的黄册,“这是……户籍?”

    谭墨道:“是,我让里正为你上的是女户,写的是我家的住房,因为,因为里正说你是我未过门的媳妇,这样办最快。所以……。”

    香玉抿嘴一笑,“懂了。只要能脱离老香家,怎样都好。”接过户籍看了又看,叹道:“我终于自由了,就算是离开洛香村也不怕了。”

    这个时代户籍制度还是很健全的,出个门要办路引,没有这个最多也就能去个镇上。就相当于现代的身份证,不同的是路引的办理只能是一家之主出面,香玉自认老香家的那些人是不会为自己办路引的,压榨自己做丫鬟还差不多。

    “你,你要离开洛香村?”谭墨听到这话立即紧张起来。

    香玉笑道:“在被老香玉家压榨时有这个想法,想偷偷跑了。但又想没有路引哪里也去不了,被抓回来打死也没用说理儿,便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我觉得洛香村还不错,何况洛婶子的病还得我来治呢,还有艾条,你不是刚入伙吗?哪能这么快就说不干就不干呀。”

    说着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太好了,摆脱了老香家我们就可以放开手脚干了。对了,你知道哪里能收到皂角吗?我要用这个做洗发水。哎呀,要做的事太多了,所以就不走了。”

    一席话说完,谭墨是最开心的,连忙说道:“这个好找,南山里多得是,现在我就去给你采去。”

    香玉也很开心,看着他眸光闪闪道:“那好,你到时给我找些皂角种子来,我还需要当归的种子,还有野菊花,白芷,还需要好多生姜。”

    姜的原产地就是华夏,这个明朝的人也早就习惯吃姜了,只是不知道用姜做菜除腥。但却有喝姜汤的习惯。

    “好!等我好信吧。”谭墨也被她的快乐感染,笑道:“你只管做你的,其他的就交给我好了。”

    香玉重重地点头,“嗯,我相信你,谭大哥。”

    待谭墨离开后,香玉还沉浸在脑海中的药妆方子里,实在是太多了,她得总结一下。

    不知过了多久,洛蔓儿出来看到香玉发呆的样子,轻轻捏了下她的脸道:“香玉,你怎么了?药都磨好了,我们要不要试试?”

    “啊?”香玉被她吓了一跳,嗔怒道:“干吗捏我,咱们这就去做。我有种预感,这次一定能成。”

    香玉现在只成功的做好了加了菊花成分的艾条,不但可祛风除湿、消肿止痛,而且燃着的烟有股淡淡菊花味,有疏风、平肝之功,嗅之,对感冒、头痛亦有辅助治疗作用。

    “蔓儿,咱们又有新的赚钱法子了,等谭大哥找到皂角和新鲜的生姜后我们做别的。保管你用后变得美美的,我要让我们大明朝的姑娘们出门也不忘带我们的药妆。”香玉很豪气地说。

    洛蔓儿听不大懂她说的话,但却抓到了正点上,问道:“什么是药妆。”

    香玉扭头狡黠地一笑,“等我做出来你就知道了。咱们先做简单的洗发用的洗发膏。”

    “洗发膏?”洛蔓儿又学了一个新名词,完全没意识到就是这个新名词注定要席卷整个秦氏大明朝。

    药艾,经过反复试验最后确定了一个方子,依照君、臣、佐辅进行配比,只要这些配比得当才能发挥最好的效用。

    香玉的药艾里面加了当归、杜仲、丹参、川穹、红花跟姜。这些药草都有祛寒除湿以及温补活血通络的功效。以适当的比例加在一起更能解决诸如宫寒等诸多症状。

    心有腹稿做起来也快,没多时,几根巴掌长的药艾便做好了。用略带黄色的宣纸包得紧紧的,两头再用快刀切割整齐,看着就喜人。

    香玉擦了把汗道:“蔓儿,今晚就让婶子试试,效果应该更好。来,咱们再加把劲,把这些全做好,等婶子试着效果好了,我就拿去济仁堂让小齐大夫把关。再然咱们就把艾灸盒推出去,到时候就等着数银子吧。”

    洛蔓儿也很有成就感,自从做出第一根艾条,嘴巴就没合拢过,“香玉,咱们真能赚银钱了?掐我一把,我这不是在作梦吧?”

    香玉也不客气,在她胳膊用力一拧,“作梦吗?”

    “哎呀!”洛蔓儿立即疼得弓起了腰,“香玉你下手可真狠。”

    “嘻嘻!”二人笑成了一团。

    待收拾好后,天色也不早了,她们准备做饭,送到下地的洛叔洛婶。

    洛蔓儿这才叹道:“香玉,我爹娘还以为我们是瞎闹呢,只肯在空闲时帮我们弄,怎么也放不下那两亩田。”

    香玉安慰道:“蔓儿别这么说,咱们农家人不就是以种田为业吗?没了田地咱吃啥呀。放心吧,等咱们做得好了,洛叔他们不用说也会过来帮忙的。到时候你只管为自己攒嫁妆好了。”

    洛蔓儿还是在灶下烧火,自从见识了香玉的好厨艺后,她的烧饭手艺也就拿不出门去了。

    听香玉这么说,脸羞得通红,“瞎说啥呀,我才多大!何况我是要招赘的,也不知有没有人娶我呢,谁家好男儿愿意做上门女婿呀。”

    说起这个,洛蔓儿有苦说不出,谁让她家就这么一个孩呢,唉,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