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树欲静风不止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4本章字数:3068字

    香玉被她皱眉的小模样逗乐了,放下铲菜的铲子,用手捏捏她的小脸蛋,打趣道:“你个小姑娘愁什么愁呀,这些事自有洛叔跟婶子给你张罗,你操啥心哪。”

    “唉!”洛蔓儿也不还手,喃喃道:“要是我能有个弟弟就好了。”

    香玉道:“放心吧,洛婶的宫寒症很快就会好,用不了多久你就能有弟弟了,这胎不行再生一胎呗。反正洛婶年纪又不大。”

    确实,古代农村成亲早,十四五当娘的都有不少,洛婶也不到三十岁。完全可以生,调理好了,连着生几胎都不成问题。

    洛蔓儿很相信香玉,点头道:“嗯,肯定会有弟弟的。香玉,咱倆一样大,你咋突然懂那么多呢,我就不行了,跟人打架还差不多。”

    香玉笑道:“我也不知道呀,找回了一些记忆,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就懂了。说实话,现在打死我,我也不愿再回到没记忆的时候了。”

    “可不是,谁也不想过那种不是人的日子。”洛蔓儿接话道:“香玉你这样真的很好,只是我觉得谭猎户配不上你,他年纪老大了吧。”

    香玉再笑,“小操心鬼,当心嫁不出去。其实年龄真不是问题,关键是合不合得来。再说了,谭大哥也没强求我呀,等我长大再说,谁知道他赶明儿会不会遇到一个真心喜欢的姑娘呢。”

    这话听到洛蔓儿耳中便觉得不舒服了,虽然她是真不喜欢谭墨,哼道:“他敢!哪个姑娘有香玉你好呀?香玉你要是真嫁了他,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哼,还找个真心喜欢的姑娘呢,要是这样,我带着你跟他拼命。”

    “蔓儿!”香玉苦笑不得,这姑娘不是讨厌谭墨吗?真是帮亲不帮理的小丫头。但香玉心里是甜甜的,有人关心她呢,哪能不开心。

    午饭很丰盛,这两天蔓儿一家就没断过肉。都是香玉准备的,任凭这家人怎么说香玉就是不听,她觉得住在人家里就得出一份力,何况自己也要补身子。

    空间里的青菜可以吃了,香玉总是趁去菜园拔菜时将空间的出产混在其中,味道自是不必说,吃了这些带有些许灵气的青菜,对身体也是极好的。

    今天是芹菜炒肉,炒青菜,还有一大罐鸡蛋蘑菇汤,菜不多,但量够大。加上蒸得软软的大馒头,不要太香哦。

    小姐倆先吃好后,便分别拿着饭菜往地里走。

    洛香村的地大多都在村东边,村南是山,离村子有好长一段路,两人走走笑笑倒也开心。

    刚出村口,便看到香芽姐妹急急地从后面跑来,“香玉,香玉,等等!”

    香玉立即皱眉,极不情愿地转身,“香芽,有啥事啊?”

    她现在巴不得远离老香家的任何一人,若是可以的话真想装作听不到。

    香芽跑来,气喘吁吁道:“香玉,你们这是去哪呀,送饭?”

    香草紧接着跑来,鼻子来回吸吸,顿时流了口水,“好香啊,姐,这里面一定有肉!”

    几人同时皱眉,洛蔓儿心急口快道:“香芽,啥事呀,没事我们还得去地里送饭呢。”

    香芽道:“香玉,再过一个月就是爷爷的生日了,到时候刘家的人也会来给咱们家作寿。嬷嬷说,香玉你也得来,不能让外人看出咱们家发生了什么事儿!”

    香玉冷笑,“我已经不是老香家的人了,去干嘛,找骂?还是找打?你去跟老香家的人说,省省吧,我是不会去的。蔓儿,咱们走!”

    这时,香草突然拦在她们跟前,“别走,你把肉给我和姐吃,我们就放你们走,要不然,我不跟嬷嬷说,就说你到时候要来。”

    “草儿,别这样。”香芽呵斥她,一把把香草拉到身后,“香玉,你们走吧,我会跟嬷嬷说的。”

    “姐,我要吃肉,呜呜,我们好久不吃肉了。”香草竟然哇哇大哭起来。

    洛蔓儿拉着香玉脚步不停地走,“老香家的人真太不是东西了,竟然拦路抢肉,真不要脸。”

    香玉撇撇嘴什么都没说,这还不是被大李氏逼的,同样是女孩子,闺女就是比孙女金贵。

    在老香家的那些日子,香玉也没少得香芽姐妹的帮助。可老香家的长辈们都是吸血蚂蝗,她想帮也帮不了,恐沾上甩不掉。

    后面的香芽一个劲地安慰香草,“草儿,别哭了,不就是肉吗?咱们这就上山逮兔子去,我给你烧着吃。”

    香草这才不哭了,“姐,你说今儿咱能逮到兔子吗?我总是吃不饱,嬷嬷是不是想把我们姐倆饿死啊。香玉走了,就开始变着法子折磨我们了。姐,嬷嬷会卖了我们吗?我听人说,赶考要好多银子呢。姐,我怕。”

    这话问得香芽眼圈都红了,捋着香草干枯的头发道:“草儿,咱们以后要对香玉好些,说不定将来还靠她吃上好饭呢。要是嬷嬷再打我们,咱就跑,没事你多往上房转转,偷听嬷嬷跟小姑都说了啥,省得小姑又使坏。咱们可不能被她们卖了,懂吗?”

    “姐,我都听你的。”香草连连点头。

    老香家的孙女不受待见,连带着爹娘都不重视,反正小丫头片子都是陪钱货。

    香玉跟洛蔓儿送好饭往回赶的路上碰到了刚从山上下来的谭墨,谭墨身上又弄得乱糟糟了,背着一个大背篓。

    见了香玉十分开心,立即上前献宝,“香玉,皂角摘到了,但都是去年的。还有生姜,这个时候刚刚发芽,不知能不能用。哦,还找到了一点当归,白芷暂时没找到。”

    香玉兴冲冲地翻着背篓,里面有一半是皂角,一小半是生姜,当归最少。问道:“谭大哥,这都是山里的吗?”

    “是啊,南山大,里面啥都有。”

    这话香玉信,“嗯,下次进山也带我去吧,这些足够了。谭大哥,东西沉,帮我们送回去吧,赶明儿我就送个小礼物给你。”

    谭墨抓抓头道:“行!你们先走。”

    香玉拉着还是不敢看谭墨的洛蔓儿往家里走,进了村后脚步更快,因为村东头住着个老驴婆子,嘴碎得很。若是被她发现谭墨跟在身后的话,明天全村就都知道这事了。

    可有时候就是怕什么来什么,刚进村东口便遇到了老驴婆子,正端着簸箕往家里走,看到香玉后便用小眼细细地打量。

    香玉极不自然地走着,她跟洛蔓儿都装作看不到她的样子,目不斜视。

    老驴婆子却不打算这么放过她,讥笑道:“哟,这不是老香家的捡来的闺女吗,这么快就又被人收养了。”

    香玉对这话极为反感,什么叫收养呀,可恶!立即扭头反击,“驴婆婆,你这叫啥话?我早就不是老香家捡来的闺女了,我有自个儿的户籍。以后不需这么说了,被人误会可不好。蔓儿,咱们走!”

    “哼,小贱妮子,害得我都没赚到那十文钱!”老驴婆子喃喃自语,朝着香玉的背影狠狠地吐了口痰。

    “什么十文钱?”冷不丁地谭墨出现了,黑着一张脸盯着老驴婆子。

    老驴婆子吓得差点将手中的簸箕扔掉,大叫道:“你,你,你想干啥?我,我儿子要回来了。我儿子可不是好惹的!”

    谭墨好不容易听点对香玉有用的东西,自然不会放过,上前一步,立即释放了身上的杀气,“说,什么十文钱!要不然,你儿子将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你确定你儿子比老虎更厉害?。”

    他的气势惊人,老驴婆子手中的簸箕这次吓得掉到了地上,哆嗦道:“是,是老香家的香雪那丫头,她让我把香玉的名声搞臭!”

    “哼!”谭墨留下个冷哼转身不见了。

    老驴婆子回过神来后早已看不到人影了,她这才大叫一声,“哎呀,我的黄豆呀,天杀的猎户,该死的小贱人!”

    此时的香玉拉着洛蔓儿一口的跑回了家,抱怨道:“老驴婆子的嘴太可恨了。”

    洛蔓儿也道:“是啊,村里就她跟大嘴媳妇的嘴最可恶了,她们倆没少说我们家是绝户!”

    两人略作平息,谭墨也到了,将香玉拉到了一边,说道:“香玉,那天老驴婆子那样说你是受了香雪的指使,说是要把你的名声搞臭,你以后可要小心点。”

    香玉对此没有意外,平静地说:“知道了,真不明白,香雪为何那么看不得我的好。”

    谭墨皱眉,他也不明白,只道:“要不,你搬到镇上去住吧。”

    “不!我的户籍在这里,这里就是我的家。何况此地山水甚好。”香玉笑道:“有大家的帮助,我不怕,以后我要做洛香村以及五里镇的首富,到时看看香雪还会不会,敢不敢针对我。等明天一起去镇上吧,东西都做得差不多了。”

    谭墨看她义气风发的样子,也保证道:“好,我陪你做五里镇首富!”

    香玉当天晚上便开始用皂角、当归、生姜,还将空间里出产的一半首乌拿了出来,又加了从济仁堂拿来的无患子、侧柏叶、黄精等物熬制洗发膏。

    这是香玉药妆的第一款,她觉得像齐震这样的富家子弟一定是喜欢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