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 得到认可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5本章字数:3046字

    香玉忙活到半夜,连晚饭都没有去堂屋吃。在这期间洛蔓儿寻问吴氏做药灸的效果,这段时间吴氏的身子一天好起一天来。

    次日一早,香玉将熬制好的首乌生姜洗发膏装了一瓦罐,连带着制好的三种艾条装了背篓里,准备去济仁堂。

    洛漫儿跟吴氏不放心香玉,出门前细细地嘱咐,“香玉,要是人家不要咱也不强求,快点回来,啊?”

    “嗯,婶子放心吧。很快就会回来的。”香玉笑道,“蔓儿,我走了,晚饭可要做好吃点呀。”

    “好,今儿晚饭我来做。”洛蔓儿笑道。

    自从香玉来了后,这家人便开始了一日三餐,再怎么省也不能饿着肚子,身体才是致富的本钱。

    这些日子的安稳生活,香玉吃着饱睡得好,偷空还去空间补点小灶,再用灵泉水洗个澡。身上的伤及暗疾渐渐地都没了,皮肤也是一天好似一天。

    来到谭墨家还是给他们做了许多吃食,两人便一道去了五里镇。

    几天没来,济仁堂还是老样子,由于谭墨跟着,店小二很自觉地将他们带到后院。碰巧有人从后院出来,差点跟他们撞一块儿。

    这人香玉认识,正是卢宅的李妈妈,便问:“这不是李妈妈么?是来抓药的吧。”

    李妈妈抬头一看是香玉,笑道:“哎呀,是香玉姑娘啊,今儿真是巧了。我这是替老夫人还谢过小齐大夫的,老夫人的病好多了,关键是大少爷,现在有人扶着能走几步路了。哦,也多谢香玉姑娘的出手,姑娘这是……来卖菜呀。”

    “呵呵,是呀。”香玉也就顺着话回了。

    “那你们忙,老夫人那里还离不了人呢。”李妈妈也很有眼色,说上两句好话就走了。

    齐震看向他们微微一笑,“请吧,在下等两位许久了。”

    院内石桌前又换上了新茶,香玉将艾条拿出来道:“小齐大夫,您快来看看,目前药艾就只有一种。香艾,哦,加了菊花跟薄荷的我叫它香艾,只有这两种。”

    齐震拿起药艾轻轻嗅了嗅,缓缓点头,“嗯,味道尚可。药一,点枝蜡来。”

    “是!”齐震的小厮之一转身去准备。

    利用这个时候,香玉将粗瓷瓦罐推到齐震跟前,自荐道:“不知小齐大夫用什么洗发啊,我推荐小齐大夫试试这个。”

    “这是什么?”齐震皱眉,看向谭墨。

    谭墨羡慕道:“看我干啥?我都还没用过呢,真是便宜你了。”

    齐震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次却看向了香玉。

    香玉笑着解释道:“这是我熬制的首乌生姜洗发膏,专门用来洗发的。”

    “洗发?有澡豆就好了。”齐震虽然这么说,还是揭开瓦罐嗅了起来,“有首乌、生姜、皂角、当归……。”

    在香玉目瞪口呆下,齐震将里面的药材几乎全部说出来了,“厉害,确实是如此。这洗发膏可比澡豆好多了,有固发养发、缓解疲劳、活血、祛寒、除湿、控油、止屑止痒等功效,是小齐大夫不相信的话请亲自尝试一下吧。其实,这只是我想做的药妆的一部分。”

    “一部分?”齐震饶有兴趣道:“说说看你的药……妆。”

    香玉为这个药妆兴奋了好几天,齐震这么一问便侃侃而谈起来,“其实这些东西无论高低贵贱,男女老少均用得着。贵人富贵可以用加了名贵药草的,小老百姓们则用一般的,再在包装上面下点功夫,开家药妆店保证生意兴隆。怎么样,咱们合作吧?”

    齐震笑道:“那你倒是跟我说说你到底要做什么?”

    香玉道:“一是洗发膏,二是沐浴液,三是面脂,四是画眉墨,五乃是唇脂,这五大类,每一类均有不同的方子,有润肤,也有美白的。”

    齐震再看谭墨,发现他的发小正一脸溺爱地看着香玉,心里翻了个白眼,这小子没救了。

    但他震惊于香玉的奇思妙想,从治疗卢敬贤的果断来看可窥见一斑,他也不知道是该说香玉初生牛犊不怕虎呢,还是说自不量力。

    “你真能做得出来?要知道这世上并非没有好的面脂,但都掌握在世家后宅的小姐夫人手中。你现在把这些做出来卖岂不是没有了后路?”齐震问道。

    香玉一愣,“为什么没有后路?好东西做出来让大家都来用不是更好?自己还能赚银钱。”

    “可是你的配方极有可能被人仿制呀,到时别人都这么做,你怎么赚银钱?”齐震皱眉,这确实是个大问题。

    香玉笑道:“所以商标的重要性就在这里。不知小齐大夫跟官府熟不熟,若是我的药妆的名字能得到官府的认可的话,一切都不怕。而且我做的东西别人就算是知道了方子也做不出那个效果来的。”

    “你确定你这是自信不是自大?”齐震再次反问。

    此话一出,谭墨立即狠狠地瞪了一眼齐震,后者撇嘴不语。

    香玉认真地说:“是自信。但我需要小齐大夫的帮助,还需要一个能工巧匠做各样瓷瓶,还需要个木匠,我要让瓷瓶装上洗发膏不漏水,还要做一些妆奁,我要让大明朝的女子以用到我们做的妆奁跟药妆为荣。”

    香玉说完,两个大男人都面面相觑。他们大老爷们,能用个澡豆洗洗就很不错了,哪里还有那么多麻烦,对香玉所说的实在是无从下手。

    最终,齐震叹了一口气,“香玉,你说的这些都很好,我也相信你能做得出来,可是就你一个人实在是独木难支。”

    “不是还有你们吗?”香玉来回看着齐震跟谭墨。

    齐震好说,面不红心不跳的回看过去。

    谭墨就不行了,立即心软,拍着胸脯保证道:“香玉放心,一切有我呢,我帮你。齐震你小子也得给我出一份力,要不然,哼!”

    说话间他晃了晃钵大的拳头。

    齐震怕了这小子,便勉为其难道:“我试试吧,好在跟县令也能说上几句话。至于你说的那些先做出来吧,但是能工巧匠我可不认识。而且我也不是经商之人,要我看你们最好还是跟卢家的卢敬贤合作,他虽然被本家人排挤,可生在经商世家怎能没有两把刷子?说不定还能借药妆翻身呢。”

    可香玉却是皱起了眉头,直觉告诉她,香雪是不会放过卢家这只肥羊的,到时候若是跟卢家有合作的话,那麻烦就大了。

    “那我再想想吧,反正做的东西多,眼下材料还不够。”香玉平静地说。

    齐震点头,“好,你且先做着,果真像你说的那样,你可是咱样大明朝的第一药妆师呢。嗯,说不定还真能出一个新行业。”

    “呵呵!”香玉干笑,这个行业确实应该有。

    谭墨却是听出了香玉的不快来,关切道:“香玉,放心吧,这事一定能成,交给我好了。”

    香玉微微一笑,“嗯,好事多磨嘛,眼下若是艾条能推出去的话也是极好的,至少不愁吃喝了。”

    谭墨点头道:“改天一道进山吧,你不是说做药妆需各种花吗?山里什么都有,这个时候的花也好移栽。”

    “好呀,就这么说定了。”香玉早就想进山了,奈何洛婶子他们看得紧,没人带着完全不放她走。

    齐震点燃了艾条,一根一根的亲自试验。

    艾灸并非只针对宫寒等症,对缓解肌肉劳损跟血瘀不顺,风湿等症均有很好的疗效。

    试完最后一根加了菊花的香艾,齐震点头,“不错,菊香阵阵,艾草的热量也能很好深入穴道之中,这香艾我们也卖得。”

    香玉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可以卖吗?我这里还有咱们的标识,你看这样如何?”

    她拿出一张方正的宣纸,上面画了个美化的边框,里面写着“济仁堂药艾”,然面还有四个小字,孕妇禁用!

    齐震眉头皱了一会儿,便道:“很好。原来用药的禁忌可以这样提醒,好!”

    香玉的无意之举又给齐震指明了一条道,以后济仁堂开出的药方都在包药的纸上写上禁忌,这一举措让同行们纷纷效仿,原来包药纸还能这么用。

    然后香玉要求让人刻个章,以后现做现印,省得有假冒的。这事就交给齐震去做了。

    而香玉此时急需的就是各种药草跟花的种子,便跟谭墨一齐又来到了卢氏种子店。

    香玉一来就问:“掌柜的,你们这里有花种子吗?我要买玫瑰花种子,蔷薇也行,还要茉莉、茶花,有桂树苗吗?还要桃树苗。啊,有天竺葵吗?”

    问了这么多,店掌柜一点也不恼,笑呵呵地说道:“姑娘,本店只卖种子,不卖树苗,桃树,桂树没有。但有玫瑰跟蔷薇种,茉莉也有。至于天竺葵,恕小店还没有这种花,据说是天竺僧人带入我朝的,咱这小镇还没这花。”

    “哦,那好,把有的都给我二十粒。”香玉也不失望,反正有空间,用不了一个月这些花就都能开了。

    空间里的时间已经基本稳定,现在已经达到一比六的加速,一个月的时间所有的花是真的都能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