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再次进山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5本章字数:3066字

    谭墨说道:“香玉想要鲜花吗?山里的有片野桃树,这个时候应该快开花了。”

    “对哦,桃花快开了,那说明杏花已经开了呀,谭大哥,咱们明天就进山吧。”香玉提议道。

    “好!这次带你去另一个地方。”谭墨笑道,他以前进山打猎时无意中走到一个山谷,那里的气温普遍比外界高,花草也多,想来香玉是喜欢的。

    种子店掌柜吩咐店小二给香玉取花种子,他便来到另一边招呼其他客人。

    香玉跟谭墨也在一边转悠着看,完全没看到此时有一人从外面走来,因为背着那人,来人也没看到香玉。

    此人就是香山,他一来就跟店掌柜套近乎。

    “刘叔,忙着呢。”香山呵呵笑道,他在外面几年,寒暄话说得也不错。

    种子店掌柜却没了笑容,干干地说:“是香山呀,你这小子咋又来了?你上次可把我坑苦了。”

    香山抓抓头道:“啥事呀。”

    刘掌柜皱眉道:“你小子尽是胡说八道,上次让我跟主家转达那叫香玉姑娘的说的话,你忘了?人家香玉姑娘没说过这话吧?没想到你小子看上去挺老实的,背地里一肚子坏水。”

    香山立即做出委屈的表情道:“刘叔呀,你们都被骗了。那香玉把我们老香家害惨了,不但偷了我们家的药方子不说,还跟卢老夫人说是她的方子,气得我爷爷嬷嬷都病了。还尽败坏我小姑的名声,她会的那点子医术还是我小姑教的呢,真不是个好东西!”

    刘掌柜眉头再皱,“来,跟我到内室,咱们好好说说这话。老夫人对我不薄,我听到了就不能不跟她说说这事。”

    “嗳!”香山跟在刘掌柜的后面,喜笑颜开的。

    香玉跟谭墨都听到了,他们忍住气不回头。直到店小二给香玉种子。

    “哦,多谢!”香玉接过种子就往外走。

    出门后,谭墨道:“香玉,要不我去打听打听。”

    “不了。”香玉摇头,“既然香雪打的是扒着卢家不放的主意,我就不会再跟卢家有来往回了,省得被坑。”

    谭墨为此也没有好主意,若卢家听信了香雪的鬼话,那说明他们卢家并不可信,被人赶出京城也是活该。

    香玉回到了洛蔓儿家天还大亮,洛蔓儿跟洛婶子都在,娘倆想着方儿地做了一桌子菜。

    看到香玉来了,洛蔓儿上前道:“香玉,你可回来了,就等你了呢。”

    “这么早就吃饭?”香玉放下背篓,将回来时买的肉跟米面拿了出来,一脸笑意让洛蔓儿帮忙,“蔓儿,帮我一下,这东西可重了。”

    “香玉你咋又买这些东西呢?”洛蔓儿皱着眉头不满,“家里啥都有。”

    吴氏也忙从东屋出来,同样数落道:“香玉呀,以后真的别买了,你这是不把婶子一家当自个儿人呀。上次买的肉还没吃完呢。”

    香玉道:“那就使劲吃呗,我也要补身子呢。一个人吃多没劲呀,一家人吃才吃得香。”

    在一边默默捣艾草的洛东海也微微笑了,出声道:“蔓儿娘你就收下吧,不过,香玉呀,以后真不用买了。吃不了这么多!”

    “好!”香玉其实也不爱吃这肉,但人在屋檐下总得有些表示才对呀。

    好在这次去镇上她偷偷买了十只小鸡崽,以后吃鸡蛋不用愁了。而且空间中采下的蘑菇也都干得很好,枸杞也熟了,还有草莓也能吃了,只不过这东西没法拿出来呀。

    香玉再一次叹息:“唉,想吃点新鲜的东西还得躲在空间里,真是不习惯。”

    晚间,香玉一个人在完善着药妆方子,洛蔓儿早早地就睡下了。

    自制的小笔记本上记得都是药方,这方子她改了又改,最终敲定了,自认是可行的。止到深夜,香玉才吹灭油灯沉沉地睡去,在睡梦中都在想着药妆的制作。

    而此时的谭墨还在烛火下沉默,看着手中的来信久久下不了决心。

    阿福也没睡,给谭墨端去一碗热茶,关切道:“少爷,天色不早了。”

    “唉!”谭墨叹了一口气道:“义父,让秦烈来我们这边散散心吧,京城局势最近有些乱。”

    阿福眉头微皱,“少爷决定吧,依阿福看,秦……少爷不是池中之龙啊。”

    谭墨微微一笑,“所以才更有理由让他来我们这边呀,此地离边关不算远,离京城也尚可,无论哪边他都可以第一时间赶去。还有暂时远离那边的漩涡,咱们的皇帝陛下的身子可还不错,三五年不会有事。”

    “是,那就来吧。刚好可以帮帮少爷,有些事咱们平头老百姓还真不好做。”阿福点头道。

    “义父说的是香玉想做药妆生意的事?”

    阿福再次点头,“香玉姑娘跟夫人不一样,她更坚强。想来,遇到困难了也不会跟夫人那样总是记在心上。若是秦少爷来的话,不就是可以让官府给她的药妆弄个商什么标了吗?对秦少爷来言是举手之劳。”

    谭墨眼中的笑意更甚,“义父说得对,我也是这么想的。这小子不是总说无聊吗,不如就由他来跟香玉合伙吧,如此香玉的生意便无人敢窥觑了。”

    “那少爷您呢?香玉姑娘肯定是个有出息的,咱们大明朝做生意的女子不少,可少爷您也不能一直做个猎户呀。这上山打猎危险得很!”阿福又道。

    谭墨笑道:“义父这是在说我若不努力会配不上香玉吧?”

    阿福抓抓头,被看破小心思有那么一点窘迫道:“哪有的事。我们家少爷是最好的。”

    谭墨却是认真地说:“无妨,无论香玉做什么,我都会是她的左傍右臂,这样就足够了。”

    “唉!”阿福心中微微叹息,二少爷是真的陷进去了,可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能总是跟在女人家后面转呢。

    有了空间的灵泉水的滋润,香玉无论多晚睡觉,次日醒来都是神清气爽,一夜无梦。

    吃过早饭,香玉便独自出了门。

    洛蔓儿一家从来不干涉她的事,这让香玉很舒服,他们一家人都是嘴碎的。而他们一家也相信香玉不会做出格的事。

    洛香村的春天多雾,眼看着天气越来越热,这雾气也越来越浓,打在人身上凉凉的。连带着头脑好像也被净化了似的,清爽无比。

    来到谭墨门前的小池塘边上,香玉做了个深呼吸,突然觉得对于药妆的推出有些急了。

    “嗯,顺其自然吧,反正要的各类花草也还没着落呢。还有蒸馏设备,这个有些难弄了。”

    想着想着香玉皱起了眉头,唉,白手起家就是这么难。

    “在说什么呢?”谭墨的声音冷不丁地响在她耳边。

    香玉扭头,冲其一笑,“没什么,我在想要是家里也有这么一眼池塘该多好,可以在里面养鱼种藕,天然的呢。”

    说到藕,香玉又想到了空间里的那一株小小的荷,到现在也只伸展出了几片叶子,丝毫没有看到开花。

    就这一会儿她的思想又开小差了,“这池塘里可是有野藕的,为何不在空里种些藕呢,就种在养鱼的池子里。”

    香玉空间里的鱼长得很快,她捞了一部分做成了鱼干,可惜集市上没有卖鱼的,要不然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拿出来吃了。

    “哦,谭大哥,我们今天回来就吃鱼吧,你等着,我捉到鱼了呢。”说着故意从背篓里拿东西,实则从空间里直接捉鱼。

    一条两斤重的草鱼新鲜出炉,她冲谭墨笑了笑道:“谭大哥,快放盆里养着,等我们回来就做红烧鱼。”

    “好!”谭墨没有细究香玉的猫腻,接过鱼来就往回走。反正他曾经往这池塘放过好几次大鱼,香玉能逮住一条也不意外。

    南山永远是神秘的,虽然进山的路只有一条,但半路却有很多岔路口,走错一条路看到的风景便是不同的。

    香玉跟着谭墨就是如此,上次走的是中规中矩的一条路,可这次走得有点偏,一个时辰过后,香玉已经汗流浃背了,他们目的地也已经到了。

    这是一片山坳,中间有条从四周山上汇聚而成的小溪流,清澈见底。水草内还有指头长的小草鱼,不时有鸟雀走起,一片祥和的景象。

    让香玉大开眼界的是,地上的野花竟然有了花骨朵,要知道眼下才是春天,正是发芽的时候。

    有半枝莲、鼠尾草、草茉莉、蓝亚麻、凤仙花,在干燥地方还有石竹,甚至看到野菊的身影,有好几种颜色,大小也不一。当然狗尾巴草更多!

    “这,这太奇妙了。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地方?”香玉来到花丛中来回转着,看着那些长满花骨朵的野花,可以想象全部盛开时的景象。

    谭墨笑道:“这里比外面要热。”

    “嗯,感觉到了。”香玉来回走着,竟然让她发现了一片野葡萄,上面也挂着小花。立即招手道:“谭大哥,这里有野葡萄啊,等秋天到了,咱们就可以做葡萄酒了。”

    “葡萄酒?香玉会做?”谭墨一愣,这酒可不便宜呀。

    香玉笑道:“那是自然,若是有夜光杯就更好了。诗人不是说,葡萄美酒夜光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