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路遇洛腊梅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5本章字数:3071字

    之所以想卖掉是有原因的。

    谭墨家就在村头,出了门便能看到大山,这里极少有村民前来。若村内却不同了,若是让人看到香玉带了只鹿给洛蔓儿家,估计又要出事。

    洛蔓儿的大伯一家可也是极品呢,现在香玉暂住在他们家是没事,保不准哪一天就触犯了他们的利益或是眼红了,跑上来咬一口的情况也不是不可能。

    香玉好不容易摆脱了老香家的极品,不想再被另一家极品缠上。便问道:“谭大哥知道去哪里卖比较合算吗?”

    谭墨笑道:“你算是问对人了,以前我打的野味都卖到镇上的秦氏酒楼,那酒楼虽不大小掌柜的却极好,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那好。明日我顺便带些东西过去卖。”香玉立即想到了她空间里的蘑菇,这东西在适合的环境里长得真快,每天都得采一次。现在已经有不少了,都是干货。她有点后悔往蘑菇地里浇灵泉水了,长得太多吃不了呀。

    “好!明日早饭过后我们就去。”

    跟谭墨约时间后,香玉便带着小黑往村里走去。

    目送她离开的谭墨心想,“是不是该买辆马车了?”

    以前他是混日子的,虽然也不缺花用,但也没攒下多少银子。要不,去酒楼支点?还是买辆车吧。

    香玉脚步轻快地行在村里的小路上,这个时候大多数人家都还在烧饭,不时传出阵阵饭香。

    吃着鸡鸣狗叫的声音,香玉感觉特真实。入目基本上都是土房,村里的路也是小土路,天气干燥时走上几步脚上就满是黄土,但香玉就是喜欢这种宁静。

    “呵呵,看样子我好像很适合村姑这个身份。”香玉自我打趣道,但她一点都不反感做个泥腿子,有田有房,自力更生,种花种菜,过这样的安稳日子不好吗?

    现代生活是很优越,可也很无奈,各种压力。让想过田园生活的人也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各样竞争,最后精神跟身体都渐渐变差了,到察觉时已经为时已晚。

    比如那些仍然没有好方子治的各种癌,其实有相当大的原因就是生活不规律,在吃食上面有太多的人工化导致的。

    “所谓病从口入不是没有道理的。要吃就吃天然的,像那种转基因什么的真的不能吃。”这是香玉师父经常说的一句话,造物主给的都是最好的,人若擅自改变某种基因那带来或许就是一连串的灾难,现在是没发现,但在下一代以及下下一代身上呢?重大疾病都是在潜移默化中形成的。

    香玉摇头,她突然不恨将她推下悬崖的师姐了。其实师姐也很优秀,只要她对师父好,一切都没关系。因为她又在另一个世界重活一世,而且是活在她喜欢的田园世界,身边还有谭墨这么个好人帮她,还有什么遗憾呢。

    香玉是乐观的,如此想着脚步越发轻盈,自从天天喝灵泉水,她的力气也一天大起一天,再也不会走点路就喘了。抱着小灰不知不觉间就走到村中,再穿过两个小胡同便是洛蔓儿家了。

    谁知刚走到洛腊梅家,就被突然冲出来的洛腊梅拦下了。

    “香玉,你真的立了女户?”洛腊梅瞪着眼睛问道。

    香玉一愣,后退两步道:“你,你问这个做什么?”

    洛腊梅脸上擦着粉,好像还认真打扮了,乌黑的头发弯了个时兴的元宝髻,身上也穿了一身淡粉色的绸子袄裙。

    “没什么。就想知道你离开老香家,香林书怎么看?”她霸道地拉起香玉的胳膊不放,冷冷地说。

    香玉正抱着小灰呢,这一拉小灰就掉到了地上,好像摔得不轻,都嗷嗷叫了。但下一刻它翻身起来就咬向洛腊梅的腿。

    “呜!呜!”

    洛腊梅穿着长裙,小灰一口没咬到腿,直接撕咬起她的长裙,转眼间上好的绸子就被扯了个窟窿。

    “啊!你个小畜生。”洛腊梅将小灰当成了狗,下意识地就踢去。

    香玉自然不能让她踢了小灰,虽说是狼,可还小呢,一样能踢死。抢先一步抱起了小灰。

    “不要踢,哎哟!”

    洛腊梅一下子踢到了香玉的胳膊上,恶狠狠地道:“你个死妮子放开它,我不踢死这畜生。哎呀,我的裙子,这可是绸子的,今儿头一次穿。你赔!!”

    门外的吵闹惊动了院内的大嘴媳妇,她出来一看闺女的绸缎裙子便一把纠住香玉的衣领不放,“你个天杀的,这可是我闺女明儿相亲要穿的!真是晦气,赔,一定得赔!!”

    “这……。”香玉拍了拍小灰的头,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小灰一进村便闯祸了,这狼真能养成狗吗?

    大嘴媳妇再次吼道:“怎么?有钱办女户就没钱赔我家闺女的新衣裳了?告诉你,这事没完!”

    香玉真的没话好说,想扔出块银子来砸得大嘴媳妇说不出话来,可又不敢。要是那样做的话,自已还不得被这户人家赖上呀。

    在乡下,有时候手里有钱也不能装大款,抠门一点比较好混。而且香玉也不会那些骂人的话呀,这可如何是好?

    “大嘴婶子啊,我,我没银钱。”香玉撒了个小谎,“要不我给腊梅姐补补!”

    此话一出洛腊梅率先不干了,呸了一声道:“你补?还不得给我再补出个窟窿来。不就是问你句话吗,你看你拽得像个二百五似的熊样啊!你没银钱我不管,谭猎户不是有吗?告诉你,我这身料子值一吊钱,你若是不赔我一吊钱,今儿咱没完!!”

    “就是,就是!”大嘴媳妇伸出手指头就要戳香玉的额头,“你个小贱人,没钱让狗咬我家闺女的裙子干啥?”

    香玉后退几步躲过她的魔爪,弱弱地说:“我,我只有三百文,这,这还是我卖野菜的钱,我……。”

    “拿来!”大嘴媳妇像土匪似的下手就抢,好在香玉的如今的身体在灵泉水的滋养下变得轻巧了,再次躲过了魔爪。

    “大嘴婶子你咋能抢呢?三百文行不行,不行等我攒攒再一起赔腊梅姐吧。”香玉瞪眼道。

    大嘴媳妇看了眼洛腊梅,“梅儿呀,你说呢?”

    洛腊梅大眼一转,便呵呵笑道:“三百文,打发要饭的吗?说好的一吊钱呢。至少五百文!”

    香玉立即收起那一串钱,低声道:“既然这样,那过两天吧,等我明后天去镇上再卖点野菜,山货,说不定能攒够。”

    洛腊梅又道:“问你件事,要是你说得好这钱也不用你赔了。”

    大嘴媳妇立即道:“那咋行!梅儿别傻了,老香家都不是东西,你若是真跟了香林书还不被大李氏那老婆子搓磨死?还读书人,都读到狗身上去了。你帮了他那么大的忙,他连声谢都没有,薄情着呢。”

    “娘!”洛腊梅气得直跺脚,“你听我说,若是他,他真的对我没意思,我也能死心。就按娘说的,跟了明儿见的三姑婆家的那小子吧。”

    “唉,女大不由娘啊。我不管了!”大嘴媳妇许是气着了,难得的没纠缠香玉,转身回了院子。

    香玉眉头微蹙,心想,这是怎么一回事?洛腊梅帮了香林书大忙?那么一个清高又薄情的人还有求人的时候?

    “咳!”洛腊梅冷哼一声道:“香玉,你赚这三百文也不容易,这次我就放过你,只要你跟我说说香林书的事就成。”

    香玉无奈地一笑,“腊梅姐,我早就不在老香家了,那边的事我不知道呀。”

    “哼,可老香头过些日子要办生辰宴,你难道不去?”

    “不去。”香玉将头摇得很彻底。

    洛腊梅微微一笑,“可是谭猎户得去呀,怎么说香福林也是你的养父,他把你配给谭猎户,这全村人都知道。可你离开老香家这事知道的人可不多,难道你想让全村人对谭猎户指指点点?说他不懂事,连乡下人基本的礼节都不懂!”

    香玉嘴角微抿,认真地看向洛腊梅,“你想让我做什么?”

    她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她,可不能让帮过自己的谭墨受到不公平的指责,不就是去参加个生辰宴吗?大不了将这三百文打了水漂。

    洛腊梅咯咯一笑,“老香家的养女果然是有了记忆,真跟以前不一样了。不过,这是好事。我要你那天偷偷给我开门,让我也去参加生辰宴。”

    “为什么?”香玉皱眉,她躲不躲不及,这姑娘干吗一定要往里钻呀。

    洛腊梅莫测高深道:“有好戏看呀。”

    “好戏?”香玉再次犹豫了,好戏意味着出事儿,真不想趟这混水。

    洛腊梅看她发呆的样子,气不大一处来,“好了,就这么说定了,那天等人都到齐的时候你给我开他们老香家的大门,这三百文我就不要了,送去给老香头做生辰礼吧。”

    说完便喜笑颜开地回了院子。

    耽误这一会儿,天色越发暗了,香玉抱着小黑急急地往洛蔓儿家走去。

    路过老香家时,刚好碰到出来的香林书,她是不想跟这人说话的,装作没看见快速远离。

    谁知香林书却是一直跟着她来到了洛蔓儿家,竟然抢先于她敲响了洛蔓儿家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