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流言害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5本章字数:3109字

    “你想干啥?”香玉对他没话好说。

    香林书难得地冲着她笑了,“香玉,你这是怎么了?不管怎样我都是你小叔。”

    香玉眼睛一瞪,没好气道:“咱不高攀,咱只是个没无父无母的孤女,没小叔。”

    说着先一步推开了大门。

    洛蔓儿家不像老香家那样平时都是关着门的,大门一推就开,进门便看到了前来开门洛蔓儿。

    “香玉,你回来了。”洛蔓儿上前接着香玉的背篓,冷不丁地抬头看到了香林书,眉头一皱,冷冷地说:“这不是老香家的读书人吗,来我们家干吗?”

    香玉很满意洛蔓儿的问话,冷哼一声,接话道:“估计是赶考的银钱又不够了吧。”

    洛蔓儿面露嘲讽道:“这跟咱家有啥关系。咱姓洛不姓香。”

    香林书面对二人的冷嘲热讽也没有恼,依旧温和地笑道:“二位误会了,我来一是为了香玉,二是想跟东海叔说说话,不知东海叔在吗?”

    洛蔓儿哼道:“不在,你快回吧。”

    香玉笑了,香林书无话可说。

    “蔓儿,胡说啥!”这时,洛东海从屋内出来,狠狠地瞪了洛蔓儿一眼,“还不快帮你娘做饭去。”

    洛蔓儿扁着一张小嘴拉着香玉就走。

    这时,香林书又开口了,“香玉留一下,我来这里也是找你的。”

    香玉本想将背篓里的小灰跟两只野鸡先放到东屋里的,可这会儿却不知不将这些瞬间扔到空间里。她怕时间一长,小灰不老实,到时背篓里的野鸡也保不住,若是被香林书看到的话,指不定会打什么坏注意呢。

    不是她小心眼,对老香家的人真就得多一个心眼。抱着这样的心思,香玉道:“蔓儿你先去帮婶子,我一会就过去帮忙。”

    “哦,那你快点来啊。”洛蔓儿是个泼辣的性子,转身之时还狠狠地瞪了一下洛东海。

    “唉,这孩子!”洛东海无奈地笑笑,他是个疼孩子的,也将洛蔓儿养成了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

    看到二人坐在石桌前还没有茶,香玉自去堂屋沏了壶菊花茶出来,然后就站在一边不语。

    香林书倒是自来熟,给自己倒了一杯菊花茶,喝完意犹未尽道:“这是菊花?怎地如此好味道。”

    香玉翻了个白眼,这人在乡下人面前还拽起文来了,最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人。

    许是看到香玉的表情了,香林书呵呵笑着给洛东海倒了一杯,说道:“洛叔啊,多谢你们这段日子收留香玉。”

    洛东海是个普通人,对读书人天生有些犯怵,便客气道:“哪里的话,应该的。”

    香玉心中却是敲起了警钟,冷哼道:“怎么?又想打我的主意?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老香家,我是不会再回去了。”

    香林书温文尔雅地笑了,“香玉,别说气话,怎么说我二哥也是你的养父啊。”

    “养父?”香玉气笑了,“养父会动不动地就把我往死里打?买个丫鬟还要花银子呢,我是白捡来的打着顺手是吧?养父会拿捡来的女儿送人?省省吧。”

    “香玉你……,唉!这都是误会。”香林书皱眉叹息,那个样子看上去要多为难就有多为难。

    洛东海是个实在人,也皱着眉头道:“香玉,别这么说,听听林书咋说吧。”

    “哼!”香玉冷哼一声,也不再多话了。

    香林书道:“香玉,你还没出嫁,老香家就是你的娘家,哪有在外人家里出嫁的?没的被人笑掉大牙。也别说咱们乡下规矩多,咱大明朝就是礼仪之邦,这事就是说到哪也是不对的。就算是养女那也是入过户的,咱老香家的祖谱有你的名呢。”

    “你……,可是报恩……。”香玉想说报恩文书,可香林书不给她这个机会。

    香林书立马打断她的话道:“东海叔,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洛东海点头道:“是,是这个理儿。”

    香玉的心沉了沉,洛叔一个老实巴交的村民哪里是狡猾的香林书的对手,难道她又要回老香家?

    不!死也不!大不了一个去镇上住。

    香林书又冲着香玉道:“香玉啊,先前是我二哥不对,我这里替他向你陪个不是。你搬回来住吧,这几天我们一家都在翻盖你先前住的小屋,新屋建得可敞亮了。”

    香玉马上道:“省省吧,我不会回去的。洛叔,住在这里要是不方便的话,明儿香玉就走。”

    “这……,香玉啊,洛叔不是那个意思。”洛东海有些尴尬,抓着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香林书马上道:“香玉,不要为难外人。回来吧,你嬷嬷今儿炖的鸡,回去一道吃吧。”

    香玉冷笑道:“你们又想做缺德事了吗?别把我扯进来。至于老香头的生辰,既然你们已经派香芽说过了,我也就给她们个面子,去!正好,手里还有三百文,全给了你们吧!”

    说着香玉对洛东海道:“洛叔,我有些不舒服,晚饭你们先吃吧。”

    随之便看了不看香林书,直接进了洛蔓儿的闺房。

    香林书呵呵笑着给洛东海道歉,可气的是洛东海竟然客气地接受了,还一个劲地说劝香玉回去呢。

    香玉的耳力好,听到这里真是气得不行。她以为洛叔跟洛婶会跟洛蔓儿一样一心为自己的,可现在……,真心感到累。

    “走吧,若再这样下去,洛香村是真的不能呆了。”香玉叹道,“幸好药妆跟艾条没有铺开来,要不然我哭都没地方哭。”

    心中气难平,索性直接进了空间。

    空间内,小灰狼肚子圆滚滚地跑到香玉脚边来回地拱呀拱,还发现一条没吃完的鱼。

    好在,她圈起来的鸡没被祸害,这鸡也渐渐长大了,相信依空间的强大能力,很快就蛋吃了呢。

    抱起小灰狼,香玉喃喃自语:“小灰,少喝点水。一会还要带你去见蔓儿呢,我们现在是寄居在别人家里,要是你晚上尿床可怎么办啊,人家会把咱们赶出去的。”

    小灰呜呜叫着,也不知道听没听懂。

    香玉叹气,“唉,这日子啊,怎么过好呢?”

    她不是一个愿意依赖别人的女人,不是有句话叫求人不如求已吗?有空间还怕什么?比刚来时强多了。

    来到大明朝满打满算也有一个月了,种着的主粮也刚刚收了一茬,好在空间逆天,她用精神力将稻子跟小麦脱了力,为此忙活了好几个晚上呢。

    照例摘了枸杞子,金银花还有蘑菇放在一边布上晒着,香玉开始抓鱼做晚饭。哦,还有两只野鸡呢,先放着吧。

    直接放在田地里,这样便能保鲜了,放进来什么样,拿出去还是什么样。吃了两条鱼跟水果,便再度开始忙活了。

    将那五棵杏和五棵桃在灵泉水边种好后,香玉便头晕眼花了,这是精神力透支的结果。

    捧了把灵泉水喝了,又吃了补充体力红枣,这头痛才好些了。喝水之时无意中发现那灵泉水中央的那株荷花有了花苞,小小的,但似有灵光闪现。再看另一片荷叶低下似乎也有花苞的样子。

    香玉笑了,满心的郁闷顿时减少,“原来这荷花真是能开花的啊。只是太小了,不知下面的藕能吃几口。不行,那边养鱼的池塘不能浪费,鱼也不能多了,得养些藕才行。”

    看了看还在啃生鱼的小灰,心想,以后多出了来的鱼总算是有去处了。

    算着时间,香玉抱着小灰离开了空间。

    坐在桌子前,她突然有种想收拾东西的感觉,便顺从心意将属于自己的文房四宝及做好的艾条收了起来。用作研究药妆的药草也放入了空间,还有笔记,统统进了空间,这些东西她可不想便宜外人。

    做好这一切后便让小灰趴在脚边,她在灯下认真地做鞋子。不管怎样还是感谢洛蔓儿一家的,要不然她连裁衣做鞋都不会。

    现在不但能做衣裳了,还能做绣花鞋了,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或许这就叫入乡随俗吧。在现代时,师父也说过自己的手巧,果然!

    这边香玉自娱自乐,堂屋洛东海一家正在开会,洛蔓儿一脸地气愤,“爹,你咋能这样,香玉帮了咱们多少,不能让她回老香家,那家人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吴氏也道:“当家的,香玉这孩子苦啊,咱不能这么做。要是没有她我每个月还不得痛得死去活来呀。”

    洛东海皱着眉头,叹道:“唉,我哪能不知道老香家人不地道呢。可人家林书说的也在理儿,香玉再怎么说也是老香家的闺女,都上了祖谱了。咱不能叫人戳脊梁骨,说咱拐了人家的闺女有啥意图呢,别忘了,咱没儿子,要是被人说老牛吃嫩草啥的,可不得丢死人了。唉!”

    说完后,洛东海显得特别颓废。

    “当家的,这……,唉!”吴氏也沉默了,没儿子是他们家的软肋。这会儿觉得为香玉的名声着想也不能让她住下去了。

    “你们,哼!”洛蔓儿听懂了他们话中的意思,却无法反驳,只好拿了给香玉留出来的饭回了自己的屋。

    这些话香玉都听到了,谁让小灰狼喝多了灵泉水想尿尿呢,她在院子的一角听到了。

    “唉,孤女就是这么无助!”香玉下定决心明日一早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