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打着打着有喜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5本章字数:3126字

    洛蔓儿回到闺房,看到香玉抱着一只小灰狗发呆,心里便特不是滋味,上前拉起她的手,皱眉道:“香玉,你听我说,我是不愿意你走的。可是……,呜呜,村里的长舌妇真是可恨,一定是老驴婆子说的,我爹娘每次路过他们家被她看到总是阴阳怪调地骂,气死我了!”

    香玉微微一笑,用手摸了摸她皱起的额头,打趣道:“再皱就成小老太婆了,当心嫁不出去。你气啥呀气,我都没气!”

    “香玉,你都听到了?”洛蔓儿觉得极不好意思,小脸立即红了,“真是丢死人了,我爹娘他们……,唉!”

    香玉将她拉到身边,小姐倆靠在一起,说道:“蔓儿,没事。其实我就这么住在这里也不好,叔跟婶子是规矩人,他们说的也对。要是被人编排这些的话不但他们没脸,连我的名声都没了。姑娘家什么最重要,当然是名声了。”

    “呜呜!香玉你好可怜。”洛蔓儿趴在她肩膀上哭了,“要不,香玉你就嫁给谭猎户吧,这几次他来时,我都有好好端详他,觉得他不像村里人传得那样,对你是真的好。”

    “蔓儿,这,我还小呢。哪有这么小就嫁人的。”香玉立即哭笑不得,也很无奈。

    古代的女子啊,还真是难做。怪不得有“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一说,若是三者都没有,就等着被流言蜚语淹死吧!

    洛蔓儿却道:“不小了,人家十四五都生娃了呢。谭猎户真的不错,就是眼睛有些吓人,但对你好就成了。可不能再回老香家,那家的人都不是个好的。”

    香玉很是感动,点头道:“好,不回,死也不回老香家。我现在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若是他们做得太过了,我也不介意让全村人知道他们的真面目。他们不敢逼我的,别忘了,香林书可是要考科举的,名声不好的人怎能为官呢。”

    洛蔓儿眼睛一亮,“香玉手里可有他们的把柄?”

    香玉静静地点头,“所以呀,蔓儿别难过。谢谢你们让我住了这么久,我身子比以前好多了。明日起我就搬走,再说也没啥东西。我想,我会在镇上住些日子,等安定下来再跟你说。”

    “嗯嗯,好!艾绒我还是会让我爹做的,那一两银子就暂时不还你了,我还想跟着香玉一起赚大钱呢。”洛蔓儿笑道,她这才觉得好过一些。

    “自然是要继续做的,你现在就做清艾好了,这个好做。等卖出去了,我分你一份子。”香玉笑道。

    洛蔓儿连连点头应下,二人这才将注意力全放在了小灰的身上。

    “香玉,这真是你捡来的,以后要养它吗?”

    “是啊,捡来的。小灰可厉害了,以后就让它来保护我了。”香玉认真地说。

    那小灰狼好像听懂了的样子,在她怀里拱呀拱。

    小姐倆立即咯咯笑了起来,香玉也已原谅了他们,谁没个逆鳞呢?洛蔓儿一家的逆鳞就是没儿子,所以一家人想得总是比别人多。

    次日一大早,香玉只跟洛蔓儿道了别,背上自己的小背篓,放着还没睡醒的小灰狼。

    香玉将手中的针线笸箩放到洛蔓儿手里,说道:“蔓儿,这个送给你。”

    这个笸箩加里面的各色花线,洛蔓儿羡慕好久了,不好意思地说:“香玉,这,我……。”

    “拿着吧,若是过意不去,就给我做双鞋。屋里还有不少花布呢。”香玉笑道。

    “嗯。”

    洛蔓儿端着针线笸箩送她到门外,两人依依不舍。

    “回吧。”香玉转身离开。

    因为此时天还不算大亮,香玉没看清后面的有人,便一头撞到了那人身上。

    只听“哎呀!”一声大叫,香玉吓得连连后退,“谁!”

    那人拍着大腿喊疼,上前抓住香玉的衣袖,哭嚎道:“谁?你个没人要的死妮子,撞了人还好意思说谁?哎哟,我这老腰啊,断了,断了!!”

    香玉这才看清眼前是个人,长得个头不高,却是个极肥硕的妇人,脸盘超大,脑后梳着个小发髻,油光水滑的。只是脸上全上肥肉,就把五官挤到了一起。

    她还真没认出是谁来,这也不怪香玉。洛香村的人都当她是个小透明,她也就当别人是个小透明,除了那几个人外,没人能进入原身的记忆。

    洛蔓儿突然尖叫道:“大伯娘?你怎么来了。”

    此人就是洛蔓儿的极品大伯娘,徐氏,人称徐胖花。是领村徐家沟的闺女,自小就胖,又叫徐春花,后来大家干脆就叫她胖花了。

    徐胖花阴阳怪调道:“哟,兴人家小乞丐住在你们家,就不许你大伯娘来了?真是死没良心的。亏得我们一家子还养着你爷爷,真是让人寒心。”

    洛蔓儿也是个牙尖嘴利的,立马反击道:“谁是小乞丐了,香玉才不是外人呢。”

    “呵!不是外人啊。”徐胖花冷笑一声,“不会真像老驴婆子说的那样,你爹要为你找个小娘吧?说得也是,你娘这些年也没下个蛋,拐个年轻的小姑娘好生儿子。”

    “你!”洛蔓儿气得不行,担忧地看向香玉,“香玉,你别听她瞎说,真不是!”

    香玉也差点气炸了肺,连连做了几个深呼吸,冷声道:“蔓儿大伯娘,请你说话干净点,我香玉不是小乞丐,也没被谁拐。以后再听到你这么说,我可不客气了。”

    “不客气?不客气你能把我怎样?”徐胖花叉着腰尖叫道:“你个有娘生没爹养小贱妮子还反了天了你。手脚不干不净,怪不得被老香家赶出来,要是我直接打断腿!”

    “你说什么?”香玉眉头一皱,厉声道:“谁说我手脚不干净?是不是老香家?蔓儿大伯娘,说话可得凭良心。我手脚干不干净,你可以去问里正叔,他为我作的证,我现在跟老香家没半点关系!”

    徐胖花的大嗓门这一吼,附近起得早的村民都听到了,纷纷赶来看热闹,人一多徐胖花更加地得瑟了。

    便再度指着香玉道:“别拿里正叔说事儿,人家老香家几辈子攒的秘方都被你偷了去,连里正叔都被你骗了呀,真是个狡猾的贱妮子。

    怎么?老香家没油水了,你又傍上我二弟家了。告诉你,别耍那个小心眼子,就你那个小身板,也不像个好生养的。”

    “啪!”一记耳光重重地打在徐胖花的胖脸上,香玉狠狠地喝道:“给我闭嘴!!”

    她从来没这么生气过,这人的嘴怎么那么可恨呢,不打难消她心头之恨。

    “哎呀,杀人啦!”徐胖花被打得眼冒金星,立即扑上前去,哇哇大叫。

    香玉也气得没头绪了,只好奋力跟她厮打,好在空间灵泉改变了她的体质,抽空又打了徐胖花几巴掌。

    “我让你这张嘴胡咧咧,我打不死你!!”香玉被逼极了,瞬间变成了女汉子。

    而这时,本应在背篓里美美睡觉的小灰狼被吵醒了,一睁开眼便被徐胖花将香玉推倒在地,小灰狼也摔了出来。

    “呜!”好疼好疼的呢,然后小灰狼看到一个胖子在欺负香玉,立即炸了毛,“嗷呜”一声扑了上去,一口咬住徐胖花的胖胳膊不放。

    “哎呀,娘哎!”徐胖花是真的被咬痛了,来回抖着胳膊,可小灰就是不松口。

    此时天色也已大亮,村民们渐渐都围了上来。

    洛东海跟吴氏他们也出来了,洛蔓儿上前拉香玉,吴氏上前扶徐胖花,一时人仰马翻。

    洛东海大声道:“住手,都住手!发生了啥事?”

    香玉没事,只是手上磕破了点皮罢了,还麻麻的,那是扇徐胖花耳光所致。

    “小灰,回来!!”

    听到香玉的叫声,颇有灵气的小灰狼立即松了口,掉在地上翻了个滚就回到了香玉的怀里,呜呜叫着好不可怜。

    可是徐胖花就惨了,胳膊上都要见血了,疼得她在地上打滚,咒骂声不断,“你个挨千刀的贱妮子,不得好死!吴氏啊,你这不下蛋的鸡,都快被一个贱妮子骑在头上了,你攒下的家业也都归了别人,不给你家侄子留一点。我看你们死人谁给你们披麻摔盆呀。哎呀,疼哟!”

    说着一把将好心拉她起来的吴氏推倒在地,还恶狠狠地说:“我呸,你个没用的。他叔啊,你看着办吧,你大侄子去学堂没银子了,今年的束修就你来交吧,省得便宜了那小狐狸精,哎呀,娘哎!”

    徐胖花又是唱又是骂,让香玉很想再给她几巴掌。

    “娘!!你怎么了?”冷不丁地洛蔓儿尖叫起来。

    只见吴氏倒在地上抱着肚子疼得直流冷汗,身下也见了血。

    香玉心中咯噔一下,大叫不好。头一个上前给她把脉,“这……,婶子你别动,你这是有喜了。”

    “有喜?”洛东海头一个冲了进来,“真的有喜了?”

    香玉点头,“是啊,只是现在这个样……。洛叔,快抱婶子回屋,我给她施针,晚了可就麻烦大了。”

    “好好!”洛东海现在满脑子都是有喜二字,抱着吴氏就往屋里走。

    香玉也跟在后面急急地走,她心里自责不已,在路上就将放在空间里一套刚买来的银针取了出来。

    大门外的人嗡嗡乱叫,徐胖花却是不叫了,不信道:“有喜?骗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