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远离极品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5本章字数:3016字

    徐胖花轻蔑地一笑,“要是能有喜也不可能这么多年不下蛋了,公婆也不会被她气得身子不爽利。”

    这话说得太毒,竟连老人身体不好也归咎于蔓儿娘不能生男娃。

    洛蔓儿本来就伤心,再听到这话简直是不能忍,她也学着香玉刚才的样子扑上前去就厮打徐胖花,哭泣道:“我让你胡说,我让你胡说!要是我娘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拼命!”

    徐胖花前前后后都没得到好处,胳膊上被小灰咬得还疼着呢,再被洛蔓儿这一扑,差点又摔倒在地。

    “去你个贱妮子!”可徐胖花人胖力气大,反手一推将洛蔓儿推倒在地,呸道:“不知好歹的东西,老娘好心来给你们提个醒,你们一个两个的还蹬鼻子上脸了。我丑话说在前头,今年我家大郎的束修银子你们不交也得交,哼!”

    她扭动着胖身子想离开,可眼尖地看到了地上小巧精细的针线笸箩,一把抓在手里,道:“哼,这笸箩不错,刚好给你二妮妹妹用。”

    洛蔓儿被摔得不轻,看到她要拿香玉留给自己的针线笸箩,眼睛再次红了,大叫着上前抢夺,“住手,这是香玉留给我的!”

    徐胖花用力跟她拉扯着,“你个死妮子怎么吃独食呢,二妮才是你亲妹妹,给妹妹点东西又咋了!”

    洛蔓儿也用力地夺着,“我没有妹妹,给我放手!”

    “不放!!”徐胖花觉得她一大早起来也没捞着好处,怎么也不能把到手的东西放了。

    洛蔓儿看到笸箩里有把小剪刀,抓起来就松了手。

    “哎呀!”

    这一松手就把徐胖花闪在了地上,然后洛蔓儿红着眼睛又手拿剪刀就欲往她身上刺。

    “不许抢我们的东西!!”

    徐胖花看洛蔓儿像疯了似的,吓得撒腿就跑,“哎哟亲娘唉,这妮子疯子!”

    但是本性使然,徐胖花在跑的时候还不忘抓了把掉在地上的绣花线,这才骂骂咧咧地逃了。

    “呜呜!”洛蔓儿大哭,“我们分家了不是吗,凭啥让我们家付大郎哥的束修!”

    看热闹的村民熙熙攘攘地说个不停,有说洛蔓儿不懂事,这么泼辣,将来谁敢娶。

    老驴婆子却说,“这都怪香玉,要不是香玉那贱妮子,徐胖花会从大北边赶过来?”

    “就是就是!”大嘴媳妇也附和着,“依我看哪,香玉就是个祸害,咱们村咋出了这么个狐狸精呢。”

    “你们都消停消停吧。”三嬷嬷终于来了,大声道:“大伙都是有儿有女的人,要是别人这样说你们的闺女,你们咋办?快回吧,家里没事做了?”

    “哪能没事呢,见天的忙得要死!”大多数人都给三嬷嬷个面子,没办法,三嬷嬷是洛香村唯一的稳婆,在附近几个村颇有名声。

    这些村媳妇们都知道,得罪谁也不能得罪稳婆,谁知道下个生孩子的不是自己?除了老驴婆子,大家都走了。

    三嬷嬷跟老驴婆子都是洛香村的老寡妇,独自将儿女拉扯大,可两个人见了面总是互翻白眼。

    老驴婆子冷笑两声道:“哎呀,这不是香三婶吗?香玉那妮子说蔓儿娘有喜了,你也信?一个不懂事的女娃子乱说的,竟然还惊动了咱们村的稳婆,真是好大脸呀。”

    “老驴婆子你给我闭嘴!”三嬷嬷人长着也不高却是个泼辣的,厉声道:“你就是村里的搅屎棍,走到哪臭到哪。看我不顺眼尽管冲着我来,别拿孩子们撒气!”

    说完便上前安慰独自捡着地上的绣花线的洛蔓儿,“蔓儿,走,看看你娘去。”

    “嗯。”洛蔓儿其实没有很担心,她相信香玉的医术,因为上次她娘来月信就没叫疼,身子也一天好起一天。

    二人不管气得脸面铁青的老驴婆子,进了院就把大门关上了。

    “我呸,咱们走着瞧!”老驴婆子骂骂咧咧地也走了。

    很快,洛香村的清晨又变得安宁起来。

    可谁也不知道在离洛蔓儿不远的一个拐角的墙上还悄悄趴着一个人,这人就是看热闹的香雪。

    她让香木跟香远两个侄子在村里四处散发谣言,就说香玉傍上了洛东海,要把洛东海家的家业全骗到手。

    这么粗浅的谎言,也就徐胖花那个肥婆娘信,凭着生了三个儿子的功劳,家里好吃好喝的她头一个吃。可就是这样,徐胖花的公公婆婆也没说啥,因为她生儿子了,这就是最大的功劳。

    “哼!三婶真多管闲事。”香雪讨厌三嬷嬷一家人,更不用说她现在帮的是香玉。

    香雪想让香玉再自动回到老香家,到时她随时可以打骂的丫鬟就有了,而且这丫鬟还是个会赚银子的。

    等老香家的人想到这一点,又打听到香玉拿自个儿的银子贴补洛东海一家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可香玉早已拿出大笔银子跟他们断了关系。

    于是香雪出的这个计谋得到了所有人的响应,连最后一步让香林书来洛东海家游说竟然也通过了。

    香雪本应高兴的,可她是嫉妒了。以前香林书从来不会对香玉多看一眼,这三年来除了香玉头一次进老香家时的样子,恐怕就没再关注过。可香林书不但答应了,还做得特别好。

    她香雪才是最好的,凭什么一个小乞丐也配得这么多人关注?所以她香雪就要让香玉走投无路,再回老香家任她打骂。

    “咱们走着瞧。”看洛蔓儿家门口的人都走光了,香雪这才慢慢地从梯子上下来。

    这个时候村里的小街道可是七拐八拐的,各人盖的房子也不是一家挨一家的。此处刚好是村里小路的拐弯处,也是老香家的东屋所在。

    洛蔓儿家的堂屋内,香玉忙得满头大汗,先给吴氏施针止血再让洛东海去烧开水,目的是支开他。她好趁没人的时候给吴氏喝灵泉水。

    灵泉水虽然不是温的,可入肚后却能让身子暖暖的,吴氏立马觉得身子不痛了。

    “香玉,婶子这真的是有喜了?”吴氏不知是喜是忧,眉头皱得死死的。

    香玉刚刚收针,擦了一把汗道:“是真的,喜脉我想不会断错。婶子,你头仨月可得好好养着了,估计这孩子也是才上身。”

    “好!婶子听你的。”吴氏心里一喜,多少年了终于又怀上了。看向香玉便有些不好意思,“香玉,你别听外面的人瞎说,我们家没有,没……。”

    后面的话她说不出来。

    香玉微笑道:“婶子说哪里话,我都懂。”

    说着又给吴氏把了一下脉,发现气息平稳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嘱咐道:“婶子啊,你这孩子来得不易,不能生气也不要做重活,好好养着。我给你个这个时候你能吃的药膳方子,可以随时嚼着吃。但也有很多不能吃的,比如山楂,桂圆,螃蟹、菠菜就先别吃了。”

    “好好,听香玉的。”吴氏开心地笑了,这孩子是她千盼万盼来的,自然是要当心的。

    香玉给的方子很简单,叫姜糖芝麻饮。用芝麻、红糖各五十钱,生姜汁适量,一同放入锅炒焦,可以随时嚼着吃,但不能过量。可以温胃止呕。

    吴氏听了一遍便记下了,劝道:“香玉,别走了,就住婶子家吧。那些人爱嚼舌头就让他们嚼去吧。”

    香玉笑着摇头,“不用了,我已经找到住处了,就在镇上。婶子别担心,我会医术啊,镇上的济仁堂说是要招个整理药材的小丫头呢,我去刚刚好。”

    “香玉真是个好姑娘。”就在吴氏的夸奖下,洛蔓儿带着三嬷嬷来了。

    三嬷嬷一来就给吴氏把脉,同时轻轻按按她小肚子,没多时,笑道:“香玉,这都是你做的?真不错。”

    香玉点头寒暄了两句,拉着洛蔓儿的手道:“三嬷嬷过奖了,您来了,我也就放心了。”

    说着从背篓里拿出一个瓦罐,实则从空间里直接舀了些灵泉水出来,递到洛蔓儿的手里道:“蔓儿,这个给你,这里面我放了一些我自制的安胎药,每天给婶子喝上小半碗就成。喝完了,婶子这胎定能平平安安的。”

    “香玉,谢谢!”洛蔓儿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哭得一塌糊涂。

    “好了,莫哭。等我安顿下来就给你送信!我走了。”香玉说完就大步背起背篓往外走。

    “香玉,香玉……。”屋里三人都还有话要说呢,可惜香玉走得极快,三人只能面面相觑。

    出了洛蔓儿的家,天色已经不早了,好在看热闹的人没了。

    香玉深深吸了一口气,哭笑道:“极品真是哪都有,远离罪恶,远离极品,小灰,我们去城里住去。”

    没走几步却发现谭墨也急急地往这边走,来到香玉跟前,拉着她的手道:“香玉,跟我去镇上。洛香村的人没福气,硬生生地把他们的财神赶走了,活该几辈子穷!”

    听到这话香玉突然心情大好,嘻嘻笑道:“借谭大哥吉言,那我就努力做个人见人爱的财神,让他们后悔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