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秦氏酒楼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5本章字数:3066字

    两人相视一笑,一起回了谭墨家。

    这会儿阿福已经做好了早饭,一碟小咸菜,一盘辣子鸡丁,一盘香椿芽炒鸡蛋,几个大馒头,外加小米粥。

    吃的香玉连连夸奖,“福伯,您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阿福呵呵笑道:“都是香玉教的好,来,再多吃点。要不然没力气走到镇上去。”

    “呜!呜!”小灰狼也在一边来回转着,它也闻到香味了呢。

    “哈哈!”三人一道笑了起来,阿福给它弄了点不辣的菜水拌了个馒头。

    吃饱喝足,谭墨推着小推车走在前头,上面捆着两只鹿,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往镇上走。

    香玉跟在后面,背篓里早已放好了大半背篓的蘑菇,他们今天要去秦氏酒楼。

    谭墨说他认识酒楼里的掌柜,每次打到野味都去那边卖。店掌柜为人厚道,从不坑人。

    香玉觉得既然是开酒楼的,那么一定需要蘑菇这样的野味。为了做所有人都喜欢的女财神,她也是拼了,想尽一切办法赚银子。

    村里的人都知道谭猎户的本事,可一次卖两只成年鹿也是少见,不少人都露出羡慕的表情。但是却不敢说什么,谭猎户那可是能打死老虎的人,干眼馋。

    可是对香玉却没那么客气了,各种酸话都敢往外说。

    “啧啧!瞧瞧人家老香家捡来的闺女,今儿一早还霸着洛东海一家呢,这会子又傍上谭猎户了,真是能耐呀。”

    说这话的是村里的二流子,都叫他赖头青,只因小的时候这家伙生了赖头,虽说后来治好了,可这诨名就这么叫起来。

    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还整天游手好闲,不学好。有时还偷鸡摸狗,庄稼熟了还会半夜里偷点。气得他爹娘没办法。

    在香玉看来这就是小时候惯出来的,赖头青是老来子,上面有三个姐姐,都出嫁了。被爹娘宝贝得不行,却万万没想到这孩子越长越歪,到现在谁也植他不起来。

    听到这话,那些无事在村头站街的村民们也都呵呵笑了,但他们没赖头青的嘴毒,只是看香玉的眼神有些不大好。

    “哼!”谭墨冷哼一声,直接用脚踢了块石头。

    这石头就像长了眼睛似地往赖头青身上飞,眨眼间的功夫,赖头青的额头便被打出了血。

    “唉哟,你,你敢打人!”赖头青捂着额头哇哇大叫。

    谭墨是习武之人,耳力好着呢。今早香玉被人误会的事让他怒火中烧,正愁没人解气,赖头青刚好撞到枪口上,能不倒霉吗!

    谭墨厉声道:“香玉是我未过门的媳妇,以后我听到谁还敢乱嚼舌头败坏我媳妇的名声,别怪我的拳头不长眼睛。”

    转身对香玉道:“我们走吧,别气,这些人不值得!”

    “嗯。”香玉深深地低头,她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烧,未过门的媳妇呢,就这么公开了?这,这真是……好羞人的。

    至于赖头青的话,香玉才没生气呢,跟个没见识的古人计较的话还不得气死。

    出了村,便没人认得他们了,香玉更是拿出一块老粗布将手推车上的两只鹿盖起来。她可不想再因这两只鹿沾上不必要的麻烦。

    日上三竿之时,两人进了五里镇。

    此时正是人流量最大的时候,往南城集市赶的人最多,他们快走慢走还是过了好一会儿才走出集市的范围。

    香玉擦了一把汗道:“谭大哥,今儿好像是镇上大集。”

    谭墨笑道:“是啊,是大集。不过咱们去的是秦氏酒楼,想来那边也很忙,说不定咱们的猎物还能卖个大价钱。你的蘑菇一定也是这样的,别看五里镇不大,有钱人倒是有不少。算是个风水宝地儿!”

    “嗯,那样才好呢。”香玉也想卖个好价钱,到时就算济仁堂不收她,她也能在镇上租个好房子。

    秦氏酒楼位于城中心,原来这里是个老字号酒楼,可是酒楼的东家经营不善欠了一屁股外债。六七年前据说有位来自京城的少爷买下了此楼,又派来个善于经营的掌柜,如今此酒楼已是五里镇最大的酒楼了,连外地人都慕名前来。

    “到了!”谭墨轻车熟路地带香玉来到酒楼的后门,叫出一个看门的小二道:“去把你们掌柜的叫来,就说谭墨来了。”

    此店小二是酒楼里的采买人员,往来于酒楼与后院厨房之间,也是认识谭墨的,二话没说转身就往厨房走去。

    没多时,一个胖乎乎的穿着青衫的中年人快步走来,此人就是秦氏酒楼的年掌柜

    大老远的年掌柜就哈哈笑道:“谭小哥,你可是来了。你说,你有多少日子没往我这酒楼送野味了?今儿是什么好东西?”

    谭墨扯下盖在手推车上的老粗布道:“两只鹿,昨天猎的。”

    “哎呀,此鹿来得正及时!”年掌柜立即吩咐店小二道,“快,快去把厨房里的大师傅叫出来。来来,谭小哥搭把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咱后院谈。”

    “好!”谭墨推起手推车来到后院。

    年掌柜竟然将大门关上了,嘿嘿笑道:“谭小哥最近在忙啥呀,好久没来咱这酒楼了。”

    谭墨呵呵笑道:“有点事,比较忙。”

    “哈哈!”年掌柜一愣,既然打了个哈哈,“忙好呀,忙了才有银子赚。这位是?”

    香玉立即冲着年掌柜一笑,放下背篓道:“我是来卖蘑菇的,不知你们这需不需要?”

    谭墨看她心情还不错,便咳嗽一声道:“这是我未过门的媳妇,香玉!香玉,这是年掌柜,秦氏酒楼的老大。”

    香玉嘴角微微一抽,这家伙说媳妇说顺溜了是吧?但在人前香玉还是很给谭墨面子的,对此没有抱怨,依旧笑着给年掌柜微微一福,“年掌柜好。”

    “啊?啊。好!好!”年掌柜被这信息惊得不行,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谭小哥,你这事来得太突然了,你看,呵呵!”

    谭墨明白他的意思,半开玩笑道:“无妨,知道你没准备好贺礼,待我和香玉成亲时再备下也不迟。”

    “呵,呵呵!是,是这个理儿。”年掌柜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想法,额头上顿时冒出了汗。

    香玉也觉得尴尬,这人怎么越来越爱赚她便宜了呢,而且还无赖上瘾了!

    就在三人营造的微妙气氛中,秦氏酒楼的掌勺大厨出来了。

    此人一身肥膘,人高马大,但走起路来却像一阵风似的,大嗓门嚷嚷道:“鹿在哪?掌柜的,真有鹿?”

    走近一看是谭墨送来的,忙躬身行礼,“哟,是谭小哥呀。我就知道这十里八村也就谭小哥有这本事。先让俺老牛看看这猎物。”

    他姓牛,因为常年做厨子,人称牛大勺,真名倒没人叫了。力气也大得很,两根粗胳膊用力一提就把一只鹿提了起来,来回看了又看。

    “嗯,还不错,昨日刚刚猎到的吧。咦,这伤口有些怪,伤在咽喉一击致命,还能弄个好皮子。”牛大勺笑道,“不知这鹿皮卖不卖?这可是做靴子的好材料呀。俺闺女老早就想要一双呢。”

    谭墨道:“给我留一张吧,香玉也需要做双靴子。”

    “好,就这么说定了。”牛大勺是看到好食材就走不动的人,风风火火地将鹿扛在肩上就往厨房走,“掌柜的你给银子吧,今儿刘员外的寿宴可以办得妥妥的了。”

    香玉看他走了,赶紧道:“大师傅,我这里还有上好的蘑菇,要不?”

    “啥,蘑菇?”牛大勺立即停步,立马放下身上扛着的鹿,交由小二处理,自己来到香玉跟前道:“看看!”

    香玉把背篓推给他道:“我保证这都是极好的松林蘑菇。若是全要的话我这还有一个做蘑菇酱的方子可以考虑……。”说到这里香玉眼睛一转,立马改口,“卖给你们。”

    “哦,还有这好事?”牛大勺大手来回选着蘑菇,啧啧道:“都是好货,看看连个泥都没有,晒得也干,真是实诚人。掌柜的,刚好刘员外嚷着要吃小鸡炖蘑菇,咱酒楼里没这好货,全要了吧?不错,真不错!”

    年掌柜呵呵道:“厨房里的事自然是你说得算,好,全要了。小姑娘赶紧来教咱做啥蘑菇酱吧!”

    香玉看了眼谭墨,后者笑着点头,“谈价钱的事就交给我吧,保证让你满意。”

    “好。”香玉把还在睡觉的小灰狼交给他后就跟着年掌柜去了厨房。她此时对秦氏酒楼有了新的认识,这里的人没有对女子的偏见,这位牛大勺更是富有学习精神,蘑菇酱的方子教给他们自己也是愿意的。

    眼看着香玉走远,谭墨轻声道:“年掌柜,算算吧。”

    年掌柜呵呵苦笑,“谭少爷,你真的要娶那个小丫头?这可太……。”

    “太什么?”谭墨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年掌柜立即打了个冷战,口风一改,“那么,谭少爷您看得给个什么价好呢?”

    谭墨平静地说:“按市价。至于这些蘑菇,都是极好的,你怎么也得多给点不是?”

    “是是,小的明白了。”年掌柜连连伯揖,又问:“不知酒楼这几年分红您什么时候取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