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 打算买地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5本章字数:3026字

    “好说,好说!”未待年掌柜说话,辣得正欢的牛大勺先开口应下。

    年掌柜呵呵笑道:“谭小哥说咋样咱就咋样,老年我相信老牛的嘴,他说好吃那一定好吃。”

    谭墨看了一眼微笑着的香玉,道:“这辣椒分为两种,一为鲜椒,一为干椒。鲜椒只在当季能有,干椒却是一年四季都可以用的。”

    香玉接话道:“确实如此,干辣椒可以磨成粉,切成末做出来的辣椒酱也别有一番滋味。”

    “那啥,辣椒酱就麻烦香玉姑娘先做点给咱尝尝了。”又是牛大勺先开的口。

    香玉看了眼年掌柜,看他的笑脸不变,便点头道:“好,保证完成牛师傅的嘱托。”

    年掌柜这才说道:“就等香玉姑娘这句话了,以后辣椒这东西可只能供咱们秦氏酒楼。昨日刚收到三爷的来信,说他已经动身往这边赶了,说不定咱秦氏酒楼很快就能开遍整个大明朝呢,到时候香玉姑娘可是鞠躬伟岸呀。”

    将生意做到整个大明朝可是他打小的梦想,秦三爷曾有过这样的念头,他这才拖家带口的来到了小小的五里镇。

    昨日三爷的来信,还有今儿香玉的辣椒以及蘑菇,让年掌柜重拾这个梦想。这些想想他就激动。有了三爷的加入,啥事做不成呀!

    谭墨也勾唇一笑,“确实如此。年掌故说说吧,这辣椒值多少钱一斤。”

    说到钱,牛大勺立马闭嘴,他只是个厨子,只要有好食材就成。但看到香玉翘首以盼的表情,还是多嘴了一句,“掌柜的,这辣椒我有信心卖出大价钱。经香玉姑娘那一提,有许多菜都能用辣椒提味呢。这可比用茱萸、花椒调的味道好。”

    “呵呵,如此说来这辣椒老年我不给个好价钱是不行了啊。”年掌柜本来就没有想给低价,别说那是谭少爷未过门的媳妇,就单指辣椒现在是个稀罕物,他就能卖个高价。

    “这样吧,五十文一斤。”最终年掌柜出了一个高价。

    香玉立即惊得张开了小嘴,“这,这可是……。”这可是个高价呀,她空间里的辣椒要泛滥了,这东西长得快,结得多。

    “但是!”年掌柜话锋一转,“要保证如今儿这般新鲜。新事物总是值钱的,日后若是多了,这价钱可就得……。”

    香玉接话道:“年掌柜说得是,我现在卖的辣椒确实值这个价,待日后大面积种的话,产量一定会增加,到时价低一些也是应该的。但,如今日这般味道独特的辣椒我是不能降价的,日后还请掌柜的看货量价。”

    “好,姑娘爽气,就这么定了。”年掌柜大手一挥拍板定下,问道:“姑娘明儿可否多送一些辣椒来?”

    香玉看了眼视线一直放在自己身上的谭墨,道:“好,明日我给你几十斤吧。”

    “那敢情好。”牛大勺哈哈笑道:“不过,香玉姑娘你说的苦瓜也得帮俺找找呀。”

    “好。”香玉爽快的应下,苦瓜她也想吃呢。

    送走了谭墨二人,年掌柜立马回到柜台提笔写信,然后飞鸽传书给了他的主子——秦烈,也就是他口中的三爷。

    出了秦氏酒的后院,谭墨便将一百五十两的银票塞到香玉手中,“拿着,这是你该得的。两只鹿卖了一百两,你的蘑菇给了五十两,还有刚才的两个菜方子也卖了五十两。”

    “蘑菇,这么值钱?”香玉再次被惊到了,要知道一两银子可是很值钱的。

    谭墨解释道:“蘑菇本来就值钱,这东西属于野味。若是不认识的人误将毒菇吃了可是会致命的。但你的就不一样了,卖相好,又晒得特别干。刚才没闻到灶上的小鸡炖蘑菇的香气,这五十两银子值。一斤干蘑菇可是能泡好多斤出来呢。”

    香玉呵呵笑了,“没想到谭大哥懂这么多,你说的是,我的蘑菇值这个钱。但是这银子不是我一个人的呀,至少有你的一半,要不是福伯给我种子我也种不出来呀。”

    谭墨说什么也不要,大步流星地往济仁堂走去。

    香玉跟在后面只好道:“这样吧,反正我现在手里也不缺银子,不如拿来买地?眼下可以种辣椒了呢,再晚点收成也会晚。不知这些银子能买几亩地?”

    谭墨道:“眼下正值天下太平,风调雨顺,一亩上等良田得二十两左右,中等田十四五两即可。至于下等田则七八两,沙土地就更便宜了,只要三四两。不知要怎么买?”

    香玉沉眉思考,原地上等田那么贵呀,怪不得有几代人种一亩田的说法。便道:“这样吧,上等田买三亩,剩下的银子就拿出两份买中等田跟下等田,剩下的全买成沙土地吧。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花生吗?咱们可以用沙土地种这个呀。只要肥跟得上,中等田跟下等田种菜也是极好的。”

    谭墨微微笑了,对香玉的精打细算很开心,“香玉说得是,这事就交给我吧,保管办得妥妥的。”

    “谭大哥做事我放心。”

    两人走到无人的巷子时,谭墨停下脚步,皱眉问:“香玉,你说明日再给年掌柜送辣椒,你这辣椒是从……。”

    其实这个问题,他早就想问了,还有蘑菇,这个季节的蘑菇不可能长这么好,还晒得那么干。香玉是从哪里弄来的呢?他担心香玉一个进山,那真的很危险。

    香玉脸上的笑容一收,心里纠结要不要告诉他真相,但心底的小心眼还是极力反对,空间是逆天的存在呀。她不敢拿人的贪婪来赌。

    “谭大哥,这个就别问了,等以后有机会我会告诉你的。你只要知道我卖的出产都是劳动所得就行了。”她低头用蚊子音回答。

    谭墨上前大胆地拉住她的手,温和地笑道:“我相信你,只是你不可在人前直接卖这些东西。今儿回去我就找里正商量买地的事,以后你要卖的出产我们都种。”

    “谭大哥……。”香玉心中好生感动,直觉谭墨猜到了什么。见他如此维护自己,又好生惭愧。只好将这万般滋味压在心底,且行且看吧。

    饶是如此,但这番对话又拉近他们二人的距离。加之谭墨刚才还不小心抱了香玉呢,以后在没人地方谭墨总是有意无意地拉起她的小手,渐渐地香玉也接受了谭墨这个小动作。

    在香玉看来,这种感觉就像初恋,既然来了就好好对待,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二人说说笑笑地来到济仁堂,这也是香玉今天来镇上的主要目的,希望能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听谭墨说济仁堂正在招收整理药材的店小二,香玉觉得自己能胜任。

    这次谭墨故意一个人先进店里,让香玉晚些过去,他想看看齐震对上次那盘辣子鸡丁的看法。这臭小子吃了别人的,却连声谢都没有,还从别处找这味菜,真是不地道。

    “哎呀,您可来了。”药一看到谭墨就上前拉他到后院。

    谭墨一进门便看到药一皱着眉头的脸,“药一,发生了什么事?”

    “唉!”药一叹道:“这都怪小的。前些日子您不是送了一盘辣子什么鸡丁吗?公子让我收起来后,便忘记吃了。隔了一天我提醒公子,公子却说不吃了,让给我吃。我觉得这是主子的美意不是?哪怕是不能吃也得笑着吃下。”

    听到这里谭墨脸面一黑,“什么叫不能吃?下次不许吃!”

    “嘿嘿。”药一抓抓头,连连道歉,“不,不是这个意思,是真好吃。只是小的,小的好像不能吃那种辣,吃了一半肚子就不舒服了,便向公子寻药。公子这才知道那是辣的,就尝了起来,这一尝不要紧,他就喜欢上这个味了。

    当天就端着还剩下几块的盘子去了秦氏酒楼,这才知道,这个辣是市面上没有的。这不,连着几天埋在书里,药里找这个味呢,说是,说是可以入药。”

    谭墨微微一笑,“哼,算他识相。”

    进了后院,发现齐震正在尝药,可眼前的药不是茱萸吗?

    “咳。”谭墨咳嗽一声,大摇大摆道:“别尝了,那不是茱萸。”

    齐震抬头,眼睛布满了血丝,疲惫之色尽显,从一个翩翩佳公子立马成了落魄的大夫,皱眉道:“那是什么?”

    谭墨笑了,墨紫色眼眸闪现迷人的光芒,“这是香玉找到的一味辣,你可以问她。但,有个条件。”

    齐震再次皱眉,揉了揉脸蛋打起精神道:“好,说吧。我知道你恼我对香玉要求严了,可我这是为她好,做个大夫不是那么容易的,往往一针下去就是人命关天。”

    “她不会做大夫的,她只是我未过门的媳妇。”谭墨认真地说,语气中略带着些许威胁。

    “好,好!怕了你。”齐震不跟他在这上面计较,问道:“香玉没来?”

    只是心中却是连连叹息,就他的身份,哪怕离了府也不能随便找个姑娘就娶了呀。以后恐怕还有得闹,不如现在就断了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