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 俏小二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5本章字数:3108字

    “香玉进来吧,小齐大夫同意你暂时住在这里了,只是他想让你为他再炒一盘辣子鸡丁。”谭墨幽幽笑了,总算是坑了齐震一回,这小子的鬼点子多,赚他个便宜那叫一个难。

    齐震一听这话立即蔫了,“你!香玉就在外面?你怎么不早说,我先去换件衣裳。”

    这件衣裳他穿了好几天了,估计都有味了。

    谭墨一把将他拉住,笑道:“自己人,换什么衣裳呀。待我们成亲后香玉就是你亲嫂子,害什么羞呀。”

    “你……。”齐震翻了个白眼,还亲嫂子呢,就那个小丫头?但他没话反驳,眼珠子一转,嘿嘿笑道:“那宝珠怎么办?以前她可是天天地跟在你后面叫墨哥哥长墨哥哥短呢。”

    宝珠这名字让谭墨立即脸黑,拧眉冷声道:“不许提这个名字,若是让香玉知道这些事的话,我唯你是问。”

    他不是不想将自己的身世同香玉和盘托出,只是那都是麻烦,他不想让香玉沾上这些麻烦。至于宝珠,哼,若是不知她暗地里所做的那些还能将她当成没有血缘关系的表妹,但是知道了,就别怪他了。

    齐震摸了下鼻子,悻悻道:“你总是这个样子也不是办法呀,总归是要回去的。”

    “不回,这辈子也不回。在洛家村作个谭猎户多自在,现在有了香玉更不想回了。”谭墨直接将话说死。

    齐震再次皱眉,“香玉那个小丫头就真那么好?瘦不拉叽,黑乎乎的……。”

    许是感觉到谭墨杀人的眼神,齐震选择了闭嘴。

    这时香玉已到后院,进来就先给齐震行了一礼,“小齐大夫好。”

    “啊,好,好!”齐震心不在自焉地回道。

    可是一抬头,觉得眼前人好像变了,再次揉了揉眼睛,自语道:“难道我这两天没睡好眼花了?”

    香玉被他看得莫名其妙,“小齐大夫怎么了?是眼睛不好吗?可以用点菊花泡水喝……。”

    “无,无妨。”齐震挥手打断香玉的话,再次看了眼香玉,又看了眼谭墨,发觉后者一脸的显摆,整个人立马不好了。

    原来那个又瘦又黑的小丫头不见了,眼前的香玉皮肤白皙,虽说不是那种吹弹可破的肌肤,却也细腻白嫩,透着一股健康的气息。

    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好像能扇到人心里,特别是那长长的睫毛,就是两把撩人的小扇子。

    也长肉了,身段慢慢显了出来。穿着滚着几层花边的阔腿裤,上面穿着斜襟长袄,却不过膝。袖口跟底边同样滚了几层颜色不一的花边,如此简单的天青色却穿出了不一样的秀美。

    齐震心道:“真是士别三日定当刮目相看呀,眼前的香玉倒像个小美人,特别是那双有神的眼睛,还真没见过哪个姑娘有这种神彩。”

    “呵呵,那,那就好。”被齐震这么打断,香玉尴尬无比,唉,又自大了,人家也是大夫能不懂这些吗?

    谭墨却不管齐震怎么想,殷勤地帮香玉取下背篓,将她坐下,并倒了杯热茶亲自递到她手里,“香玉,喝点茶歇歇。齐震同意了,他这里刚好缺个理药材的小二,平时你就在后院整理药材就是。”

    齐震无法反驳发小的提议,只道:“我这里都是男子,你一个姑娘家……。”

    香玉马上道:“没事,我可以扮成店小二的样子,这样就没人知道我是女子了。”

    “……。”齐震皱眉,他不是这个意思好不好,只想让香玉知难而退,可这姑娘……唉!

    谭墨又道:“齐震别不乐意,要不是香玉现在有困难,以后你就是请她去你家住上几天她都不乐意去。”

    齐震顶嘴道:“那怎么不住你家?你们不是定亲了吗?早点成亲得了。”

    谭墨看了眼低头不语的香玉,心痛不已,再抬头便有了决断,“等我盖好新房就娶香玉进门,这段时间好好照顾你嫂子!”

    “……!!”惊!

    香玉被这个惊得说不出话来,这,这怎么说呢,还嫂子?要不是欠了谭墨那么大的人情未还,可能自己已经早就来五里镇了吧,反正有空间没地方住也没事。

    但是,为何听这话心里会甜丝丝的呢?难道自己的心里也是渴望一个家的吗?

    是了,是渴望一个家的。前世父母早逝,跟着师父时也总是担着一颗心,怕哪天她做的不好,师父不要她了。

    香玉低着头,偷偷地瞥了一眼谭墨,发现她墨紫色的眼眸里全是认真,刚才的尴尬便全部化成了甜蜜。若是他能为自己做到这些的话,那就嫁他吧,有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家。

    然后将家里收拾得温馨利落,一年四季都是花香阵阵,那样的日子一定很美!

    齐震嘴角直抽,他真不明白他这兄弟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缘分?再看低头不语的香玉,心里再一个叹息,看来他这兄弟是陷进去了。既然如此,那就先让他来把把关吧。

    “好了好了,听你的。香玉姑娘,以后你就暂时住在西厢房吧,那里放的虽然都是药材,可还是有一间厢房是空着的。”事到如今,齐震也只好答应了。

    谭墨立即皱了眉,“那可是你们济仁堂的库房?”

    “好,多谢小齐大夫。”香玉却欣然结受,她有空间,住在哪儿都无所谓。

    齐震摆摆手,“那就这样。”看向香玉道:“不过,我现在想吃辣子鸡丁,不知……。”

    香玉起身道:“东屋在哪儿?有鸡肉跟花生米吗?有的话现在就可以做。”

    “有有!香玉姑娘请跟我来。”站在一边伺候的药一立即接话。

    香玉给谭墨一个放心的眼神,便跟着药一去了厨房,反正以后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吃喝上面自然不能亏了自己。

    院内剩下谭墨跟齐震大眼瞪小眼,互瞪过后,齐震道:“你真想娶她?她就是一个村姑。”

    “她不是。”谭墨肯定地说,“她跟所有人都不一样,包括你说的宝珠,不比任何人差。”

    “好吧,我服你了。”齐震举双手投降,“秦烈要来了,他来这里干吗?五里镇怕是又要热闹了。”

    谭墨笑道:“来此自然是要做生意的。”

    齐震皱眉,“你不会是想让他跟香玉做生意吧?香玉有这个本事?”

    “有没有,咱们走着瞧。”谭墨似笑非笑道,好像看到了齐震佩服香玉的那一天。

    午饭是香玉做的,用厨房里自有的菜蔬外带空间出产,吃得每个人都满直呼过瘾,辣得够味。

    连吃不了辣的药一也喊着辣的猛吃,最后还是吃多了,只好按照香玉说的去喝点醋,再一个劲地罐茶,这两样都能缓解辣。

    饭后谭墨就走了,待地买好后再把地契拿给香玉看。而次日香玉就外出买了件小厮服,真正的装起了小伙计。

    就在外出的时候送了近五十斤的辣椒给秦氏酒楼。

    牛大勺早早地就在后门盼着了,香玉一来,他这才放下了心,大呼今儿的生意一定火爆,并约好了明日再来送。

    香玉满口答应,因为早上她要为药铺里的人准备早饭,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出来采买,如此每天都有二两半银子入账。转眼间过了五天,香玉在辣椒上就赚了十二两银子。

    秦氏酒楼因辣椒这一味食材也是赚得盆满钵满,这个时代的吃货们简直是闻味而动,有的还专程从县里来尝鲜。但是秦氏酒楼有规定,一天只卖五十斤,搭配各种佐料炒出来其实也不多。

    这规定自然是香玉出的,饶是空间够逆天,一天也只能出产五六十斤。多出来都被她晒成干椒跟做种子,以备不时之需。

    这五天香玉过得很充实,白天在院里整理药材,验证以前所学的医药知识。晚上则进入空间收拾里面的菜蔬,让她欣喜的是空间又多了一亩地,除此之外灵泉水中的荷花又长了些,别的倒是没有变化。

    鸡蛋也攒了许多,但她不敢拿出去卖,只卖辣椒就已经很是心惊肉跳了,香玉不愿太出风头了。

    让她欣喜的是福伯给她的种子里竟然还有天竺葵跟番茄,这可是意外的惊喜。

    三亩地又重新划分,半亩用来种粮食,半亩用来种辣椒跟番茄,中间再拿一点出来种常吃的蔬菜,主要是用这些蔬菜喂鸡的。

    另一亩则是种了药材,剩下的就种了葡萄跟各种花,药妆还是得做的,这个以后要成为她主要的产业。

    又是十天过去,香玉正在院子里晾晒药材时,药一过来喊她,“香玉,到前堂来一下,有人找。”

    “哦。”轻轻踢开来回围着她转的小灰,香玉往前堂走去。

    来济仁堂半个月了,香玉很享受这样的安闲,从来不知道在镇上还有人打。貌似她只在饭点时去过前堂叫齐震吃饭。

    带着疑惑来到前堂,入眼便看到了卢老夫人,她立即明白了,敢情是这位呀。

    “小齐大夫找我有事?”香玉装作没看到卢老夫人的样子问道。

    齐震道:“卢老夫人想当面谢谢你。”

    卢老夫人这才看到香玉的样子,揉揉眼睛打趣道:“哎呀,香玉姑娘你怎么变成俏小二了?老婆子都不敢认了,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就是做小二也是个俊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