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章 一出戏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5本章字数:3156字

    香玉此时穿着青色短褐,梳了个男子的发髻,别了一根简单的木簪。只是额前齐眉刘海还是留着的,露出会说话的大眼睛,一看就是个俊俏的。

    可惜香玉还没有完全发育,青涩的身材让她看上去像个俊俏的小子,却因走路说话落落大方,见过她的人还从没怀疑她是姑娘扮的。

    可卢老夫人不同,见过她的女装,虽说现在胖了些也白了些,但还是一眼就认出眼前的俏小二是香玉扮的。

    香玉不好意思地一笑,冲着卢老夫人作了个揖道:“卢老夫人安好!”

    “好,好!”卢老夫人起身一把抓住她的手道:“我那大孙子能走路了,不用人扶,说是要走过来谢谢小齐大夫,有空再去洛家村谢你呢。我不放心就先过来看看,没想到香玉姑娘也在这,那就太好了。”

    香玉连连谦虚道:“老夫人您过奖了,卢大少爷能好完全是小齐大夫的功劳,香玉不敢居功。”

    “你这丫头啊。”卢老夫人还是很喜欢香玉,可惜已经跟人定亲了,要不然配她大孙子还是可以的。没爹没娘的,以后还不得完全靠着卢家呀,这样的媳妇好管教。

    齐震也笑了,他唯一觉得香玉配得上谭墨的地方就在这里,不骄傲自大,谦虚好学。

    “好了,老夫人,谢也谢过了,还是让我这店小二回后院理药材吧,眼下这个时候正是晒药的好天气。”

    卢老夫人这才放了香玉,拍着她的手道:“是是!小齐大夫说的是。香玉啊,以后要是有啥困难尽管来我们卢家,我们卢家的大门总会为你敞开的。”

    “是啊,香玉,多谢你。我们卢家欠你一个人情!”卢敬贤的话突然传了过来。

    香玉抬头一看,卢敬贤刚刚迈步进了大堂,他是自己走着来的,走路的样子还有一点生涩,可猛地一看已跟正常人差不多。

    “多谢。说不定以后还真有事要请你们卢家帮忙呢。”香玉说的是药妆,齐震不也说卢家是个好的合作伙伴吗?

    想到药妆,香玉便想推荐她的洗发膏,这些东西她没事的时候做了不少,来济仁堂买洗发膏的人也已不少。

    眼看着天气要热了,香玉又以薄荷为主料做了一些,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的,便笑道:“正好,我是近捣鼓出了新东西,不妨送与两位试试,若是可以话合作也行。”

    “好啊。”卢敬贤慢慢往卢老夫人身边走,笑道:“香玉的东西一定要试,真是怀念那红枣啊。”

    香玉急忙说道:“可惜没有红枣了。二位请稍等!”

    齐震是一直笑着的,他不知道香玉做生意还真有一套,动不动就给人推荐,不过,她弄的洗发膏是真好用,不知这薄荷的又是什么样的。

    香玉抬脚就往外走,走得有些急,以致于没看到有人也急乎乎地往里走。

    “哎呀!”一声,香玉被撞倒在地。

    然而这还是刚刚开始,那撞她的人更是尖叫出声,来回打着转竟然又撞到了卢敬贤身上。

    卢敬贤的腿刚好,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就被那人扑倒了,腿上一痛,俊脸立即变得苍白。

    而那人这还没玩,来回动扭动着,似乎是想从卢敬贤身上起来,却总是事与愿为,两个人衣衫渐渐有了不整。

    卢老夫人立即惊了,大叫道:“快,快把他们拉开!”

    齐震则是直接来到香玉身边,将她扶了起来,“你没事吧。”

    香玉这一摔,摔得那叫一个瓷实,屁股都摔成两半了,还有手心也划破了。但她还是摇头道:“没事,那是……。”

    看到刚刚被打开的人,香玉呆了,这,这不是香雪吗,她怎么能这样?回想发生的事就知道,香雪是故意撞的,要不然自己也不会摔得这么厉害。

    还好是平地,要是斜坡什么的,极有可能连腿都会摔断!香玉一阵后怕,香雪这姑娘太毒了!

    “小齐大夫,快,快来看看我大孙子!”卢老夫人扶着卢敬贤,急道。

    香玉跟齐震一齐来到卢敬贤跟前,一个把脉,一个看腿。没多时同时松了一口气。

    齐震道:“没事,只是摔得重了些,养两天就好。”

    香玉也道:“没伤到骨头,都是皮外伤,真的没事。卢老夫人请放心吧。”

    “哦,哦!”卢老夫人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

    刚才发生的事大家都看在眼,除了齐震,大家都认为是香玉不好,是她撞了进来的人才发生的这样的事。所以卢老夫人有些怪她。

    “哎呀,我的腰断了。”就在这时,香雪也嚎了起来。

    这时从外面又急急地跑来一人,也跟着大叫了起来,“小姑,小姑你怎么样了?”

    此人正是香山,扶起香雪,就冲着香玉大骂,“香玉你这死妮子忘恩负义,要不是我们老香家收养你,你早就饿死了。现在又偷偷跑来做店小二,你怎么这么不知廉耻呢?一个姑娘扮啥小二。还故意撞了小姑,你说你安的什么心?”

    香雪捂着帕子呜呜地哭,“香玉?你真是香玉扮的?怎么会……。香玉我们家里的人都不怪你了,虽说你偷了我们家的祖传秘方来给卢家的少爷治病,但这也不怪你,都是我们把你管得太严了。听香山说你在这里作工,我便来看你了。可是你……。”

    香玉被这话说的目瞪口呆,“你们,你们在说什么啊?”

    齐震也是连连皱眉,质问道:“你们是何人?”

    回答他话的是香山,上前拱手道:“小齐大夫,是这样的,我们是香玉的亲人,也是洛家村的人。是来找香玉的,同时也是来跟卢老夫人和卢大少爷道歉的,我们的祖传秘方有缺陷,我小姑这些天在家一直研究这秘方,昨儿才有进展,今儿就想来问一下小齐大夫,如果行的话,她就去给卢大少爷送新改良的方子。”

    “什么?香玉之前给的方子是你们家祖传的?”卢老夫人惊道,“可,可香玉说……。”

    香雪这才停止了哭泣,问道:“您是,难道您是卢老夫人?”

    卢老夫人瞪了一眼香雪道:“正是!你这姑娘怎么走路的,你看把我家大孙子撞的?”

    香雪急急地走到她跟前躬身行礼,“都是小女子不对,还请卢老夫人责罚。”转而朝着卢敬贤轻轻一笑,“卢大少爷,您没事吧?都是小女子不好,可小女子被撞了后实在是控制不了呀。”

    说着的时候摸了摸手,看她手掌也被划破了。

    香山这才上前道:“卢大少爷,你看今儿这事怎么办呀?我家小姑可是清白人家的姑娘,要是让家里人知道你和她抱在一起……,哎呀,我爷爷嬷嬷非得打死小姑不可,我也,也会被打死的。”

    “哎呀,香山,你这死小子说啥呀。”香雪羞得直跺脚。

    这一幕让看得香玉直瞪眼,“这,这真是神转折呀。”

    一边的齐震却是看着香玉道:“你不生气?”

    香玉无所谓地耸耸肓,“气有何用?反正他们就是这样的人。为达目的啥事做不出来?顺便能往我身上泼污水,他们高兴着呢。”

    齐震直接皱眉不语,这姑娘的心还真宽呀,要是他的话早就跟他们理论了。

    “这,这关我们啥事?”卢老夫人哼道:“我们还没算你们给我有缺陷的秘方的事呢,要不是小齐大夫的医术高明,我这大孙子的腿怕是再也走不了路了。”

    香雪狠狠地掐了一把香山,故作大方道:“你这小子乱说啥呀,人家卢大少爷不是那样的人。好在这屋子里的人不多,只要,只要没人说出去就没事。”

    然后香雪径自来到香玉跟前,可怜兮兮地恳求道:“香玉,你是不会说的吧?香玉,算小姑求你。”

    香玉呵呵一笑,“我说不说有用吗?不管我说与不说,这事总归是会传出去吧。卢老夫人,您觉得呢。”

    自从香雪撞了卢敬贤后,卢老夫人便对香玉不喜了,再加上香雪说的那些话,就觉得香玉也欺骗了她。

    “哼,这事跟我们卢家没关系。”卢老夫人哼道:“怪不得你那么痛快地就给了我两个药膳方子,原来那不是你的呀,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敬贤,咱们走!”

    卢敬贤是个君子,今天的事他觉得自己也不对,便冲着香雪深深一礼道:“姑娘,对不住了,今儿这事实属意外,卢某定然不会对外多言一句。”

    “嗯,没,没事。”香雪偷偷地瞄了一眼卢敬贤,发现他身材欣长,面容俊朗,身着长衫的样子实在是她想象中的意中人的模样。

    卢老夫人瞥了一眼香雪,道:“姑娘,既然那是你们家的方子,我们卢家也不赚你们的便宜,这是一百两银票,就算是我买下的吧。”

    她掏出银票就往香雪手里一塞,然后来到香玉面前道:“香玉姑娘,方子到底是谁的与我们卢家无关,银子我也给了,就这样吧。那些红枣你到底是哪里来的?”

    香玉苦笑,“卢老夫人,你真的误会了。红枣是我亲自到山上摘的,那药膳没有问题。”

    “哼,你们自个儿理论去吧。”卢老夫人说完这话便冲着齐震道:“小齐大夫啊,不是我说,招小二要看人品的啊。”

    说完卢老夫人拉着卢敬贤带着一众仆从就走了。

    “……。”香玉跟齐震互看一眼均无语,这是啥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