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回洛香村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5本章字数:3073字

    “咦?不对呀,谭大哥你曾跟我说过田地的价钱,好像还多花了十四两银子。”香玉撅着小嘴看向谭墨,那意思很明显,“谭大哥你往里面贴银子了吧。”

    谭墨呵呵笑道:“贴什么银子,我的不就是你的嘛。”

    “你这人真是的。”香玉笑了,这家伙的嘴真是越来越贫了。

    谭墨说道:“地都整出来了,趁现在谷雨时节,刚好可以栽瓜种豆。你看,咱们怎么种好?”

    “咱们?”香玉嗔了他一眼,“不害臊!”

    谭墨此时额前没有一丝乱发,墨紫的眸子熠熠生辉,拉起香玉的手道:“咱们都定亲了,不说咱们说什么?”

    香玉这些天都快被他洗脑了,这人呀,果真是个闷骚的家伙。

    “好了,不说这个了。咱们虽然定亲了,可还没成亲呢,我可不能总是赚你小便宜。”香玉是现代女性,有很强的经济独立观念。

    她想过了,古代女子之所以那么没地位,什么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呀,完全是经济不独立引起的。

    不是有句说,“经济决定政治地位”吗?所以,她要自力更生,不想太过于依赖谭墨了。

    谭墨最喜欢的就是香玉这一点,这丫头是越长越水灵了,皮肤也越来越白皙,比起以前那个又瘦又黑的小丫头完全就是两个人。

    “好,都听你的。你说要种辣椒的,可是义父没有留那么种子,不知什么地里种辣椒好。”

    香玉早就做好打算了,笑道:“这个好说,辣椒种子我有,咱们就拿中等地种吧。上等田咱老老实实地种粮食,至于下等田,你看种薄荷跟小秋菊还有天竺葵怎么样?眼看着就是夏天了,薄荷多种点,到时候我多做些用薄荷做主料的吃食跟用品,保证赚得钵满盆满。”

    说到这里香玉又是一声叹息,“可惜我来镇上半个月了,都没找到一个合适的铁匠跟木匠,也没有找到个好的烧瓷的,唉,还得慢慢来。哦,谭大哥,不知你说的那个可以跟他合作的人什么时候到。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跟卢家的合作看来是不可能了,唉!唉!!”

    香玉重重地叹息几声,在这个时代,女子作生意真难,想要一个造型漂亮的瓷瓶也难弄。而最让她着急的是可以提纯的蒸馏器,可以提炼纯露跟精油的那种。

    这个器物香玉对每个部件都很清楚,在现代时她师父的特制蒸馏器就是她让人做的,可现在,要什么没什么,只能用薄铁皮来做了。想想这些香玉就愁!

    “好了,这些都交给我吧。”谭墨戳了戳香玉的眉心道:“再皱下去就变成小老太婆了。放心吧,等那位三爷来了,一切都会好起的来。其实,义父就是一个很好的木匠,至于铁匠嘛,我看洛东海就能胜任。”

    “真的吗?福伯好厉害。那我将画好的图样先拿给福伯怎样?”随之她又撇撇嘴不好意思道:“东海叔嘛,总感觉不好意思。村里的那些长舌妇的嘴实在是太可怕了。”

    谭墨捏了捏她的小手道:“管她们做甚,咱过咱的。未来的小富婆,可不能怕。”

    “嗯。”香玉被他逗乐了,笑道:“不如今天咱们就回去看看地,先把种子弄好,明天是老香头的生辰,我必须得回去,省得他们……。”

    谭墨似笑非笑道:“明白,我陪你。他们不是想让我们出丑吗?不配合着点怎么能行。”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谭墨冷酷地一笑:“刚才我可是看到香山那小子了,就用拳头吓了吓他,呵呵!”

    “你呀。”香玉虽说是在责备,但眼底的笑却是柔柔的,教训得好。

    躲在一边的齐震看不下去了,可为什么心里还有点小羡慕呢?为了不让发小太高兴了,便抱着一只鸽子放在两人中间。

    “看看吧,那个三爷这两天会到。你看看让他住哪里吧。”齐震嘿嘿笑着,“这下子热闹了。”

    谭墨不以为然道:“秦氏酒楼有客房,那里住着就好。”

    齐震耸耸肩,“你觉得他有那么听话吗?”

    “呵呵!”两人互看一眼,有些无奈。

    香玉却是眨巴着眼睛完全不明白,那个三爷是什么人物呀。

    “咳!”齐震看了看天道:“香玉,我饿了,来个辣子鸡丁吧。”

    香玉被他打败了,这人连吃辣子鸡丁吃了半个月都没腻呀,说道:“要不我给你们做个宫保鸡丁好不好?”

    “好!”二个大男人齐声道。

    香玉没办法,只好去了东屋做饭。

    午饭自然是吃得净光。饭后,香玉收拾了一下就跟着谭墨到了济仁堂的门口,然后她呆了。

    眼前一辆气派的马车,车厢是上好的木头制成,还有一扇门,竟然还雕着吉祥纹饰。枣红马,膘肥体壮,这简直就是古代宝马呀有木有?

    “谭大哥,这……。”香玉一眼就喜欢上这马车了,这出行可方便了。

    谭墨笑道:“年掌柜用了半个月才配到这样的马车,香玉喜欢吗?”

    “喜欢,这一定花了不少银子吧。”

    “银子是小事,以后香玉可是要做大生意的,不如,请我做车夫吧?”谭墨用很诚恳地话说道。

    香玉心情一时大好,也开玩笑道:“好,以后你就是我的车夫了,咱们先去买点糕点,再去扯两块布送给老香头,已经很不错了。”

    “去拿秦氏酒楼的糕点吧。也让他们看看,你不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小香玉了。”谭墨笑道,此时的他完全换了个装扮,头发再也不是乱糟糟的,也有说有笑,没有一点呆的样子。

    香玉笑着点头,“好,那谭大哥也不要再装扮了,也让洛家村的人知道你不是又呆又可怕的谭猎户。”

    “那香玉也要好好打扮一下才行。”

    “嗯。我们现在又不是穷得吃不上饭,没必要装穷,何况我跟老香家早已经没有半点关系了。去是情分,不去也应该!”香玉哼道,手不断地挽着额头碎发。

    此时的香玉穿着合身的棉布袄裙,素净的兰花布,同色系的绣花鞋,梳着双寰髻,飘着两根丝带。

    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珠翠,但娇俏的模样一点也不输那些穿金戴银的大户人家的小姐。

    经过灵泉水的滋养,香玉的小脸上有肉了,皮肤越来越白皙,身上有股自然的清香。灵动的大眼睛,樱桃小嘴,越看越有味道。

    “香玉说得是。就这么办,那我穿今天这身怎样?”谭墨悠哉悠哉地赶着马车,不时扭头跟香玉说是一两句。

    香玉眨着眼睛道:“好!”

    谭墨穿着毛青色的短褐,这还是香玉为他做的呢,发髻梳得齐整,用一根普通的竹簪固定。高大英挺,墨紫色眼眸更添几分神秘。

    两个人虽俱是农家打扮,但周身的气质真不像人家说的泥腿子,那是天生不同于平常的人的气场。

    有了马车代步就是不一样,不到半个时候便已经回到洛家村。

    谭墨跳下马车上前拉着香玉下车,说道:“香玉,这就是咱们买的地。”

    香玉下车眺望,地里还没开垦,只长着一些野菜野草,“这是多少亩?竟然连在了一起?”

    “这里有十三亩,上等三亩,中等跟下等各五亩。沙土地,靠近南山,离咱们家也不远。”谭墨指给香玉看,这十三亩地离他家确实也不算远,但已经不属于洛家村的范围了。

    “嗯,好。沙土地咱们就种花生,等老香头生辰过了咱就去买花生种子。其他的种子也好弄。”香玉说道,她空间里的作物也能结种子,除了那棵枣树比较特别外,其他的只要不摘还是会熟的。

    看完了地,谭墨道:“香玉,我们请长工吧。”

    “好。谭大哥你来决定吧。”香玉想了一会便同意了,古代有古代的规矩,香玉不打算挑战,何况这些田地她也不想自己打理。

    随之二人便一道去了谭墨家,但有这么辆大马车小路走不开,不得不穿过半个洛香村。

    谭墨想将马车的门关上,但香玉却执意跟他一道坐在马车前。

    二人就这么正大光明的地穿过洛香村,他们二人这一出现简直是惊呆了洛香村的人。

    大嘴媳妇正在村头跟老驴婆子唠磕,两人看着那么一辆华丽的马车就这么在她们跟前经过时,整个人都呆了。

    羡慕嫉妒恨等等情绪出现在心中,等看到上面坐着的人时整个人都有不好。

    大嘴媳妇尖叫道:“那,那不是香玉那死妮子吗?那男的是谁?这贱妮子行啊,又榜上了大人物了。”

    老驴婆子揉揉眼睛帮腔道:“啥大人物,那不是,不是谭猎户吗?他,哎呀,竟然长成这个样?你看他那眼睛?闪着紫色呢,这是啥人哪。”

    洛腊梅出门叫她娘吃饭,也看到了,一时间嫉妒冲上心头。她没想到谭猎户生得那么好看,也没想到香玉会变得那么白嫩。

    她跟香雪有一样的心思,那就是洛香村的一枝花不能是别人,只能是她。便哼哼着低声冷笑,“香玉真是好福气呀,随便找了个谭猎户竟也如此优秀。哼,明儿我倒要看看你还有没有这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