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章 就赌一回吧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5本章字数:3191字

    香玉跟谭墨看也没看周边人的脸色,那些传言也是左耳进右耳出。

    “谭大哥,有你可曾听说过‘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这样的话?”香玉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谭墨一愣,细细回味那句话后笑了,“香玉说得对,这话极好。”

    “驾!”手中皮鞭一甩,马儿得得地往前跑。

    走到村内,人更多了,但二人淡定从容。

    自从香玉决定要做个女财神时就不想装穷了,反正地也买了,谭墨跟自己也是一条心的,银子该用的时候就得用,可不能委屈了自己。

    “咦?香玉!姐,是香玉。”突然间,香草从一个小巷子里冲出来,不管不顾地就站在马车前,两眼放光地盯着香玉,舔着嘴唇道:“香玉,你发财了啊,带好吃的了吧。”

    “吁!”谭墨急急地拉住了缰绳,幸而他的力气大,枣红马被他拉住了。马儿吃痛扬蹄,只差一点点马蹄子就踩到了香草。

    “啊!”香玉吓得要命,“香草,你不要命了?”

    香草还是老样子,头发乱糟糟,瘦瘦小小的,几个月以来根本没看出长个儿。眼睛一直盯着香玉看,“香玉,你是不是带了上好的点心啊,有没有带肉呀。我跟姐好久都没有吃过肉了。”

    正在这时,香芽也赶了过来,急急地将香草拉开,呵斥道:“草儿,你不要命了,这可是马车,踩到你会死人的。”

    香草却是呵呵笑道:“不会,姐,那是香玉。”

    “香玉?”香芽指着香玉怔怔地说:“你,你怎么变样了,变好看了。”

    香玉下车来到香芽跟前,笑道:“是,我是香玉。香芽,你们过得还好吗?”

    香芽脸面蜡黄,苦笑道:“活在老香家的孙女哪有好的,我跟草儿没吃过一顿饱饭。香玉,看样子你过得很好,教教我们怎么赚银钱吧。”

    香玉看她们实在可怜,便拿出一盒买好的绿豆糕给了香草,“吃吧。对于老香家的那些人我也没好办法,你们,你们在那个家里多长几个心眼。若是有机会的话,或许可以合作。就这样吧,你们快回吧。”

    香草拿到绿豆糕就先拿了一块给香芽,“姐,快点吃。不能留下,要不然会被香木他们抢走的。”

    香芽也馋得不行,可自尊让她不想在香玉面前丢脸,撇撇嘴什么也没说,只是攥紧了手里的绿豆糕。

    香玉实在是不想再沾上老香家的因果,虽然也很想帮这倆可怜的小姐妹,但她怕了,等日后有了机会再说吧。

    送了绿豆糕香玉便上了马车,“谭大哥,我们走吧。”

    马车想绕过她们姐妹离开,可这时,香芽却突然上前一步拽住道:“香玉,你明儿是去老宅给爷爷作寿的吧,明儿个你要小心点。我虽然不大知道小姑跟小叔的打算,可他们没安好心。好像,好像是跟老刘家有关。”

    香玉微微蹙眉,然后温和地笑道:“谢谢香芽。我现在暂时住在镇上的济仁堂,就这样,明儿见啊。谭大哥走吧。”

    谭墨鞭子再甩,马儿扬起蹄子就跑。

    车子跑得太快,村里的人便有些看不清车上的人,香玉二人这才清静了一些。

    香芽将两块绿豆糕用破旧的帕子包起来装在了怀里,这才跟香草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这份礼盒是秦氏酒楼特制的绿豆糕,总共有十块,两姐妹三下五除二就差不多塞嘴里了。

    但是,就在这时,闻讯而来的香木跟香远两兄疯跑过来,手里拿着小木棍,大吼道:“香芽,你们偷吃!看我不跟嬷嬷说,让嬷嬷打死你们。”

    香草最看中吃食了,比她的命还重要,嘴里塞的鼓鼓的,拉起姐姐香芽就跑,口齿不清道:“姐,快,快跑。”

    倆姑娘家毫无形象地往南山跑,气得身后的香木兄弟大骂。

    “死丫头片子,赔钱货!哼,我让嬷嬷卖了你们卖银子!”香木恨恨地骂道。

    香远这小子也是蔫坏蔫坏的,跺脚道:“嬷嬷跟小姑对香山可好了,见天儿吃香的喝辣的。哥,我也想吃肉。”

    香木哼道:“等明儿个就能吃了,到时咱们藏些吃的。”

    “听说香玉要来?小姑说我可以打她。”香远愣愣地说。

    香木毕竟年纪大些,一巴掌打在他头上,“打什么打?要动点脑子,你看人家香山,还有香泉那小子多会说话呀,香泉都上学堂了呢。你哥我不是读书的料,咱家就靠你了,聪明点,让嬷嬷也让你上学堂,到时跟二叔一样想吃啥就吃啥。”

    “真能想吃啥就吃啥?”香远年纪小最爱吃,“我看二叔都不爱吃肉呢。”

    “切,那是装的。走,回去告诉嬷嬷去,看香芽两个回来不打死她们。”香木拉着弟弟就往回走。

    香远补充道:“也说香玉那死妮子,回来都坐上大马车了呢,也不先来看嬷嬷,真是胆肥了。”

    他人小,学着大人说话的样子实在是有些滑稽。天都热起来了,香远还流着鼻涕,不时用袖子一擦,那感觉恶心得不行。

    香玉不知道老香家的算计,她现在正帮阿福烧饭,寻常的饭菜经她的手都给做出不一样的味道。

    今天的午饭谭墨跟阿福都吃撑了,午后便稍歇片刻就直接去了院子里的田地忙活。

    自从得知辣椒可以换银子后,阿福就将大半的田地种了辣椒,如今都长出一巴掌长的苗了。

    香玉笑道:“福伯真是闲不住,你看这辣椒长得多好。”

    “呵呵,还不都是香玉的功劳。”阿福笑道,“实在是没想到夫人当年种着玩的番椒原来可以这么好吃。我记得夫人种的番椒有好几种,一种小小的,红红的朝天长,还有一种长得皮厚厚,那个长得大。咱现在种的是长长的,细条的那种。”

    香玉眼睛一亮,这不是虎皮椒跟朝天椒吗?都是辣椒中的骨干呀。便急忙问道:“不知福伯可有那两类的种子?这可是很好的辣椒呢。”

    “有!都种下去了,等收的时候再留种。”

    香玉这才放下了心,虚心地请教福伯种菜的经验,并移了几株虎皮椒跟朝天椒进入空间,在里面能缩短时间,用不了几天就能吃到新品种了。

    她是在间苗时偷偷将细小的植株移到空间里的,做完这些后,香玉有些心虚,悄悄地抬头四下里看了看。

    冷不丁的看到离她不远的谭墨正冲着自己笑,小心脏立即砰砰跳了起来,低下头再也不敢看他。

    谭墨似有所想,但还是笑道:“香玉,你今儿就在这里住下吧,明儿一早咱们一道去老香家,过午咱就回来。”

    “嗯。”香玉心虚,也没大听清是什么直接应下了。应下后她才回过神来,偷偷瞪了谭墨一眼,“这不大好吧?”

    “有啥不好?难道你还去洛东海家住?那才不好呢。”谭墨冷哼道,“洛蔓儿的大伯也是个混蛋,现在他们家就只差搬到洛东海家住了,说是把你吃空的吃回来。”

    “什么?”香玉懵了,“这世上竟然有这样的极品,这是啥理论!”

    谭墨笑道:“极品的理论。”

    跟香玉呆的时间一长,谭墨也知道她口中所谓的极品是什么。

    香玉抬头看去,只见谭墨墨紫色的眼眸正柔柔地看着自己,一时又心软了,空间的事要不要跟他坦白呢?她这样瞒着谭墨总觉得不踏实。

    就这样,香玉今晚决定住在谭墨家。

    她住在西厢房,这房子虽小,可里面的摆设都是极好的,有一个插瓶,上面插着路边的野花。还有一个小架子床,上面的背褥齐全又干净,纵观整个房间的布置,简洁中透着质朴,别有一番风味。

    “香玉,先委屈你了。”谭墨进屋就拉住了香玉的小手,摸呀摸,好像怎么也摸不够。

    香玉抽了两下没抽出来,也就随他了,笑道:“不委屈,这里很好。”

    门悄悄地被谭墨闭了起来,两人坐在床沿上,均沉默无语。

    许久,谭墨开口道:“香玉,你是不是有秘密?我看到了,你一下子就能把辣椒苗收走,是不是卖给秦氏酒楼的辣椒也是这样来的?”

    香玉想抽出手来离他远点,她有些怕。

    可谭墨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就是不放,担忧道:“香玉,我不是外人。我发誓不把你的秘密告知外人,以后不要再卖了,我怕有人会顺藤摸瓜找到你,到时候你极有可能被人算计,我不想看到你受到伤害。”

    说到最后,谭墨把香玉紧紧地抱在怀里,声音哽咽道:“香玉,你知道吗,我母亲她就有这种特别的力量,可以让花草长得很好,也长得很快。但她不知道她那样做会消耗自个儿的命,我不想让你跟她一样正值人生最好的时候就没了。”

    谭墨没说的是,府内的二夫人也就是他父亲的那个贵妾联合他所谓的表妹宝珠,发现了他母亲的这个特异功能,总是找些稀有且半死不活的花草来。可怜他的母亲是看到稀有花草走不动的人,就那么一直用那种力量,最后香消玉殒。

    香玉感觉到他在哭,心中的别扭顿时没了,原来他的母亲还有这样的力量啊,这应该叫异能吧。可自己不会异能,只有一个空间呀。

    轻轻地推开谭墨,为他擦干泪,笑道:“闭上眼睛不许反抗,我带你去个地方。”

    她决定坦白,赌一回自己的运气,大不了遇到坏人时她可以躲在空间里不出来,世界这么大,她去哪儿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