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 套话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5本章字数:3128字

    香玉看到香雪就觉得牙疼,这姑娘一天到晚想的都是害人再害人,简直就是一祸害。

    “你想做什么?”香玉冷冷地问。

    香雪哼道:“怕了?怕就乖乖地给我去东屋做饭去。”

    她今天的打扮很是一般,远没有昨天穿的光鲜,趾高气扬的样子让香玉很想给她一巴掌,凭什么算计人还算计得如此理所当然?她算哪棵葱!

    香玉瞥了一眼便不再看了,“谭大哥,我们走!”

    谭墨也冷声道:“真是岂有此理,香玉不是你们家的丫鬟,没人可以指使她,你算什么东西!”

    “你!”香雪气极,她今天是第一次见谭墨的真面容,看到香玉身边站着这么一位英俊的人,她就气不大一处来。

    凭什么香玉一个小乞丐能有这么好的运气,竟然误打误撞的找到了这么一个好男人。她可是听说了,谭墨买了一辆大马车从镇上接送香玉,连香玉在济仁堂扮成男装都不在乎,这得是多么在乎香玉才能做得出来呀。

    况且谭墨的相貌英俊,气质超然,这正是她梦中夫君的形象呀,凭什么香玉就能得到了?而她香雪,自小就是洛香村最美的姑娘,为什么也就要嫁给一个泥腿子。

    这绝对不行!

    再细看香玉,发觉她真的变了,变得越来越漂亮了,那肌肤都快赶上自己的了。

    于是香雪便鬼使神差地上前扬起手来就打,“你个贱妮子,扫把星,这是老香家,来了就得干活,我的话就得听!”

    可是她的手下一刻就被谭墨挡回,反作用力让香雪跌倒在地,尖叫一声呜呜地哭了。

    大李氏立即骂道:“香玉你作死呀!”

    小李氏也道:“香玉,你咋能打你小姑呢?真是不孝的东西!”

    香玉跟谭墨面面相觑,这就是老香家的人,睁眼说瞎话。她真不想面对这些人,便悻悻道:“谭大哥咱们走吧。”

    两人打开大门,抬头一看却看到了刘家爷倆。是跟香雪自幼定过亲的刘石头跟他爹刘山根。

    刘石头看到香玉也是一愣,“你,你是香玉,这是……谭猎户?”

    谭墨打扮齐整的样子让刘石头差点认不出来,那周身的气质也让他凭空觉得矮了几分。

    刘山根也冲着谭猎户呵呵一笑,“哎呀,这不是跟香玉定亲的那位吗?这是咋地了,快进去吧,想必主人家也等急了。”

    香玉跟谭墨均咧了咧嘴,他们还想出去呢。

    就在这时,香雪呜呜哭的声音也传到了刘石头耳中。在刘石头的心中香雪就是他的女神,女神哭了这还得了。

    便抢先进了院子,边走边道:“大娘,这是咋地了?香雪她怎么摔到了?”

    大李氏知道女儿不喜欢自家老头子选的女婿,要不然也不会跟她合伙弄黄了这门亲,便上前一步拦下刘石头道:“没,没啥事,雪儿这丫头走路不小心摔的。”

    随后大嗓门一吼,“老头子,亲家公来了,还不快出来。”

    老香头跟香林书这才从上房走出来,连带着在厨房里帮忙的香家老大老二也出来了,接过刘家的礼便笑着将人迎了进去。

    香林书看到谭墨也是一愣,但他这个人坏在内里,表面上对谁也是客客气气地,也笑着拉谭墨,“谭猎户,你竟然跟老刘家一道来了,真是稀客呀,走走走,去上房坐。”

    谭墨皱眉,看了眼香玉,他是想就这么回去的。

    香玉却不这么想,有外人在场就这么走了还指不定老香家的人怎么编排他们呢。便点了点头,“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已的。”

    谭墨嘱咐道:“有事就叫我,千万不要亏待了自己。”

    当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些话,香玉心里暖暖地,点头道:“好,不要乱喝酒啊。”

    谭墨郑重地说:“我不会喝的,放心吧。”

    两人相视一笑,谭墨也就顺势被香林书推着走。

    而香雪自刘石头来了后就直接爬起来进屋了,她讨厌刘石头,看到他就难受。

    几乎是一瞬间,老香家的人走了个净光。

    院子里只剩下香玉,可笑的是刚才自己手里提着的礼也被抢了个净光,连地上的那坛酒也不知道被谁抱到了上房。不用问就是刚才跟着从上房出来的老香家的三个孙子。

    “呵呵!真是有意思。”香玉自嘲道,四下里看了看,发现香远那小子正趴在东屋的门口往外瞧。

    看到没人后,香远手里拿着个小石头就往香玉身上扔,还一个劲地说道:“让你欺负小姑,我打死你!让哥哥们不跟我玩,打死你!”

    香玉自然是躲开了,抢先一步将他手中的另两个小石头夺下,一把掌拍在他头上,厉声道:“你这小子怎么不学好?谁欺负你家小姑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负你家小姑了?”

    香远只有十岁,远不是现在香玉的对手,一下子被香玉打懵了,这样的香玉他没见过,愣愣地竟然没有哭。

    香玉看到周边没有人,便将手伸进口袋里,实则从空间拿出一条做好的大鱼干,诱惑道:“香远,你看这是什么?做好的鱼,可香了。想吃吗?”

    “想吃!”香远别看人小,也是个吃货,比起香草有过之而无不及。只不过他是男娃子,吃得比家里的女娃子强多了。

    “那就得回答我的话,答上来我就给你吃!”香玉又道,看到香远直咽吐沫,便又拿出了一个煮鸡蛋来给他,“拿着,先吃鸡蛋。”

    香远接过鸡蛋,剥开蛋壳就狼吞虎咽地吃了。吃完后还眼巴巴地看着香玉手中的鱼干。

    香玉再笑,“想吃的话就得回答我的话。”

    “你说。”香远说这话的时候眼睛还是盯着香玉手中的鱼干。

    “说说你家小姑跟你嬷嬷今儿要怎么对付我呀。”香玉看了一眼左右没人,便直接问道。

    她知道东屋里还有大房家的母女三人,但这不重要,徐氏从来不多话。她就是要让这家人知道自己的问话,看看她们会不会出来呵斥。

    香远抓了抓头道:“小姑要退亲,想让香兰跟了刘石头,坏了他们的名声,要是再把你拉进去就更好了,说是不会让你好过的。要把你的银子全抠出来给小叔科考,到时我也能跟香泉一样读学堂了,还能吃肉。”

    香玉冷笑不已,为了退亲竟然把无辜的香兰给拖进来,这实在是可恶。香兰可是香雪的堂妹,为人和气从不跟人计较。也不知道香雪是怎么想的,这姑娘实在是坏,为了自己的目的不则手段。

    “你知道他们要怎么做吗?”香玉再次问道。

    香远摇头,“不知道。”

    然后一把抓住香玉手中的鱼干就跑了,跑远还不忘冲着香玉做个鬼脸,嘴里还习以为常地骂道:“死香玉,贱妮子,小要饭的!”

    香玉皱眉不已,小李氏的孩子真是随透了她,嘴碎,说话不经脑子。同样是老香家的孙子,大房那哥倆的心眼就多,他们坏在内里,跟香林书一样,特别是正在读学堂的香泉。

    这是大房的二小子,平日里是不露面的,午饭在学堂吃。要么就学香林书在书房吃,享受别人的伺候。这小子才十一岁呀,要不是没香林书成绩好,估计又是一个香林书。

    真要是那样的话,老香家就没救了。估计香家剩下的两个孙女也得被卖了凑科考的费用。

    香玉听说,老香家曾经是有个年纪小的老姑的,也就是老香头的妹妹,不知怎地被他狠心的哥哥卖到远方去了,那卖妹子的银钱就是给了年幼的香林书读学堂。

    这事在老香家是个禁忌,没人敢提,这还是原身香玉听三嬷嬷无意中说起的,就这么记在了心上。所以,香玉很同情香芽姐妹。

    就在她坐在东屋门口思索对策之时,香草偷偷地坐了在她身边,小声道:“香玉,以前是我跟姐不对,以后不会这样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

    香玉再皱眉,“呀,香草也会拽文了。”

    香草毕竟还小,除了吃也没多少心眼,一下子就被套了实话,“是我娘让我这么说的。”

    “哦。”香玉有些震惊,“原来徐氏早就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了,没出声难道是意味着纵容,也就是说香雪的事与她无关,成与不成她也不关心。

    “香玉,你也可以问我,也给个鸡蛋跟鱼干就行。”香草难得地扭捏起来,低着头说道。

    香玉笑了,“好啊,那你说说你家小姑要怎么算计我啊。”

    香草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但那天我姐听到小姑跟嬷嬷说,要给刘家的灌酒,醉了后再点香,后面的我跟姐就不知道了。”

    “嗯,这已经很好了。”香玉知道了大概,反正谭墨是不喝酒的,她只要不管闲事就不会有事。

    重新拿鱼干,又给了香草两个鸡蛋,说道:“你跟你姐一人一个,快吃了吧。今儿人多,吃饭还不知道拖到啥时候呢。”

    说这话是有证据的,以前老香头过寿辰时她们这几个女娃子都是不给早饭吃的,忙活一天到晚上也就能吃个客人剩下的菜水,那还得抢着来。

    “谢谢香玉。”香草笑着离开,不知何时,这小丫头也学着有礼貌了。

    香玉想着,等三嬷嬷来了后就抽个空跟她说说这事,省得香兰不知道进了套。

    正在这时,又听到了拍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