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 坑在哪里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5本章字数:3169字

    “哎哟,这大好的日子咋关门呢?咱庄户人家大白天的谁关门呀。”这是三嬷嬷的声音。

    门板拍得响亮,也没见老香家的人出来开门。

    香玉看看香芽姐妹,这倆姑娘只顾着吃鸡蛋,就像没听见一样。她便起身为三嬷嬷开门。

    打开门后,三嬷嬷看到她一愣,“香玉,你怎么来了?”

    香玉笑道:“三嬷嬷,我不来不行啊,都快被人骂死了呢。”

    香兰扶着三嬷嬷进了门,香玉再次将大门关上。

    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洛腊梅曾经说过,等洛家的来客多了时开门将她放进来。

    虽然不知道洛腊梅要作什么妖,但既然答应了她还是先开着门吧,也不必刻意地出来开门。乱了才能浑水摸鱼呀,反正自己跟洛腊梅又无怨无仇的,何况这姑娘是喜欢香林书的,到时弄出点事来才叫好呢。

    于是又转身把门拴打开,反正自己又不知道老香家今天的规矩,来了好一会了,也没个人出来跟自己打声招呼,真是薄情。

    “香玉啊,你不该来。”三嬷嬷靠近她小声道,“这户人家真是沾不得,要不是跟他们有扯不断的联系,我也不愿来这里。”

    香玉苦笑道:“三嬷嬷,我知道,但我不想让村子里说谭大哥不懂事。何况昨日香雪去镇上济仁堂闹了,说我怎么怎么的没良心,我要是再不来,指不定还被编排成什么样子呢。”

    三嬷嬷立即皱眉,脸面沉得难看,“就这妮子多事,我看这老香家除了她娘就是她最难玩!”

    此时,上房的门开了,大李氏跟小李氏一齐出来。

    香兰忙扯了一下三嬷嬷的衣袖,“娘,小声点。”

    三嬷嬷的脸面立即回复正常,嘱咐道:“香玉,你跟香兰今儿就在东屋哪里也别去,我怕香雪那姑娘又要害人。”

    香玉一愣,原来香雪的为人大家都知道呀。再看眼香兰,发现她的脸面的也极难看,低着头一言不发。看来香雪没少欺负香兰,今天她得把香兰看住了!

    大李氏看到三嬷嬷立即大叫起来,“哎哟,这不是三弟妹吗,啥风把你给吹来了。”

    三嬷嬷的嘴也是个厉害的,呵呵笑道:“二嫂,今儿是什么日子你比我更清楚,咱们身为妯娌就别打那马虎眼了,说吧,要干啥?赶紧的。咱家里还有事呢!”

    “哟!瞧我这记性,谁不知三弟妹是个大忙人,咱大半个洛香村的小子都是你接生的呀。”大李氏冷笑道,“不过,咱老香家没那个福气,用不了你这贵人。你那手可是接生小娃娃的。”

    “你!”三嬷嬷气得不行。

    在这个时候的乡下有个习俗,但凡接生过的人,不管是接生小孩子还是为牲畜接生,都会不干净一个月。无论是敬神还是烧香是不能上前的,因为沾了不干净的东西人也就不干净了。

    大李氏也就是变相地说三嬷嬷脏!

    香玉也觉得大李氏是真的过分了,原老香家有三个兄弟,现在的老香头排行老二,上面有一个兄长,下有一个小弟跟小妹。

    早先年服兵役,他那大哥就一去不回了,留下孤儿寡母艰难的度日。而香家老三也就是三嬷嬷的丈夫的身子一直很弱,闹饥荒那年便跟老大的媳妇一样得病去了。

    老大家有一个儿子,三嬷嬷家有一儿一女,都是很小的年纪。当时老香头的老子还在世,就作主让老大的儿子和自己的小闺女跟着老香头过日子。

    三嬷嬷是知道老香头跟大李氏不是个好相与的,便闹着分家。家是分了,可也等于他们三房是净身出户,她一个寡妇将一儿一女拉扯到这么大极为不容易。村子里的人从来没说过她脏的,连嘴碎的大嘴媳妇跟老驴婆子也没说过。

    事实证明三嬷嬷的选择是对的,老头子的老头子一走,老香头便跟大李氏想法子把他们的亲妹子给卖了。

    没过两年又把大房唯一的儿子卖给人做了养老女婿。无论哪朝哪代,入赘总归是被人看不起的,何况大房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做了养老女婿也就断了根儿。

    大房的那儿子也争气,从离开洛香村那一天起就再也没踏进过老香家。连来洛香村上坟时碰到老香头一家人连招呼也是不打的。

    香玉想到这些记忆后,便对自己的遭遇释然了,对待自家亲人尚且如此,何况捡来的呢。

    她上前一步安慰好心的三嬷嬷,“三嬷嬷,来,先歇一歇,时辰还早呢,客人还不知道啥时候来呢。”

    “好,好!”三嬷嬷也就借坡下驴,无论大李氏怎么挤兑她,她都得呆到过响才行。农家人的嘴呀,太厉害了,一个于礼不合便能要了人命。

    “歇啥歇?香玉,还不去烧水!”大李氏快步上前扯过香兰提着的篮子低声喝道:“今儿人多,喝得水也多,你就给我在东屋烧水。香兰,你管着往上房各桌上添水,这么轻省的活儿真是便宜你们了。”

    一番讥笑让香玉对大李氏的无耻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她就在三嬷嬷身边站着没动。

    可香兰不一样,她最怕大李氏这个样子,忙问:“二婶,客人都到了吗?”

    大李氏白着眼,语气冲冲地说:“你没长眼啊,不会自个儿看!”

    香玉接着说:“只刘家的人来了。”

    大李氏狠狠瞪了香玉一眼,“还不快去烧水去,还想让我老婆子伺候你呀,养你那么大,真不懂事。”

    说话的空上,又有人来了,来者是洛宝田,村里正。他带着小孙子,同样挎着个竹篮来了。

    “哟,里正来了呀,老头子、林书快出来接着,里正来了。”大李氏的态度立即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洛宝田看到三嬷嬷和香玉也在,也是笑着上前打招呼,“哎呀他三婶你也来了啊,香玉这丫头几日不见真是大变样了呢。”

    香玉笑笑不语。

    三嬷嬷却是跟他寒暄起来。

    洛宝田将篮子里的鸡蛋递给小李氏,笑道:“是啊,林书中了童生,这可是咱们洛香村的头一遭呀。马上就要考秀才了,再中了秀才的话咱洛香村也就再也不会被人说成是泥腿子村了,咱也有读书人了,呵呵。”

    “啥?童生!”香玉愣了,她怎么没听说过呀。

    是了,童生试是在县城考的,那个时候自己应该刚刚去济仁堂,可也没听说香林书中了呀。

    或许在谭墨跟齐震的眼里一个童生不算啥,怪不得香雪今天她走的话必定会后悔。

    这可是大事,老香家应该是借办老香头的生辰宴来庆贺香林书中了童生一事,毕竟只是童生,大操大办就显得太得意忘形了。

    可在这样的场合下,香雪要算计人那岂不是太丢人了?不管有没有算计到人,只要出事了就会有很多人知道,老香家的人不要脸了?或者说香林书跟香雪那么有把握就能算计对人?

    香玉不这么认为,还有洛腊梅呢。

    想到这里看了一眼大门,发觉还是没关,又陆续有人来祝贺,大门一直都是开着的。

    香林书跟老香头今天脸上的笑就没断过,特别是香林书表现的相当谦虚,大伯,大娘的叫着,彬彬有礼的样子让所有人对他赞许不已。

    人多了,就有些乱。

    这些乡亲们来送礼也就是几个鸡蛋,好的拎条子肉,香玉跟香兰不想帮也得帮,没多时放在地上的大簸箕里满是鸡蛋。

    而村里的人也差不多都到了,那些自认送礼少的也就不在这里吃饭。约过了一个时辰,烦乱的场面便静了下来。那些有头有脸的客人便被香林书让进了上房。

    香林书也很忙,忙中偷闲看了眼香玉,道:“香玉,人多,你去多泡几壶茶来吧。”

    香玉撇撇嘴,头也不抬地继续整理手中的鸡蛋,装作没听见。凭什么你说啥就是啥?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明知道你们要算计我,我还巴巴地上前被你们算计呀,没人是傻子。

    她不说话让香林书很落面子,便看了一眼大李氏后又叫起了香兰,“香兰,你去吧,不要让人说咱们老香家的人不知礼。”

    香玉心里冷哼,这是说给自己听的吧,真是欺软怕硬的东西。

    “哦,我这就去。”香兰俏生生地答道,转身冲着小李氏道:“二嫂,你来教我一下吧。”

    小李氏呵呵笑道:“好好,跟我来东屋。”

    说着挎着一竹篮鸡蛋去了东屋。

    香玉这才后知后觉,哎呀坏了,没跟香兰说香雪要算计她的事。一想到这些,她便坐不住了,也跟着进了东屋。

    可是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香兰跟着小李氏已经端着茶壶去了上房堂屋。

    香玉看了眼正在炒菜的徐氏,小声问:“大伯娘,这茶是你早已泡好的吗?”

    徐氏很少跟香玉说话,以前的香玉也不会主动跟她讲话,这会儿主动说话了,徐氏反而有些不适应。咳嗽一声道:“是啊。有错?”

    “没,没,我就是问问。”香玉也不知道怎么接话,只求那边没事。

    没多时,三嬷嬷也来东屋帮忙了,这么多人吃饭,而做饭之人就只有老香家的两个媳妇两个孙女,别提有多么忙了。

    三嬷嬷动手后,香玉也不能闲着,主动帮香芽洗菜,切菜。好在这个季节水也不凉,要不然洗菜可有得受了。

    就在香玉以为香雪的坑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时,香兰从上房哭着跑到了东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