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 诬蔑进行时(中)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5本章字数:3137字

    “你啥意思?”香玉抢先一步护在香兰跟前,厉声道。

    香雪狠狠地瞪了香玉一眼,手中的帕子紧紧地攥在手里,若无这条帕子的话,估计手指头会把她自己的手掐出血来。她是实在讨厌香玉,但为了算计不得不忍下。如此一来香雪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甚是难看。

    到了最后她只能捂住脸,抽泣道:“香玉,你才是啥意思呢?我是你小姑,有你这么跟小姑说话的吗?香兰,刚才的事我都知道了,我也觉得是刘石头不好,他过会要来给你赔不是,可是你这个样子怎么见外男呀?咱们都是女子没事,可……你看看你,上衣都湿透,天开始热了,又穿得少……。”

    可不是如她说的那样吗?天热了,衣服穿得少。这个时期又没有内衣啥的,整个前胸这里的曲线确实已经露出来了,真不知道老香家的茶碗有多大,这是倒了多少茶水上去呀。

    “我,这……。”香兰有些犹豫不决,看了三嬷嬷又看香玉。

    香玉连忙道:“不用去那边,你去拿身衣裳来,让香兰姐在东屋里换就成。这个时候也不会有人来东屋做啥,把门一关就是。”

    话刚说完,外面就响起了刘石头的声音。

    “那,那个香家妹子,三婶,刚才,刚才是我不好,我手不该没拿稳茶碗。”刘石头在外面十分为难地说,说话之时还不忘左右观看,“我,我也不知道是谁推了我一把。我,我再傻也不会去拍……那里呀。”

    说到最后刘石头脸面通红,这才觉得手碰过的地方有些不对,突然感觉他的手心在火辣辣地烧。

    香兰一听这话那还了得,脸面红得更像是开水烫过的虾子,“你,你这个……无赖!我,香雪,我要去换衣裳。”

    “这就对了。”香雪一笑,口中呸了一下,“别管那傻子,咱们姐妹可不是外人。走,去我房里换衣裳去。”

    随之拉着香兰就走,还不忘提醒在东屋外站着的刘石头,“你还杵在那里干啥?还不快躲远点,先回正房,一会再来陪罪吧。”

    刘石头看了眼香雪,眼神不敢瞟向香兰,连连告罪,“是是,都是小子不好,我这就走,这就走!”

    “噗嗤!”

    他滑稽的样子成功地取悦了香雪,也让刘石头倍觉开心。

    而香兰则是低着头不断地搅着衣角,刘石头这个样子她突然觉得特难受,这哪叫赔不是呀,分明是让她难受的。

    香玉对于这二人的变化也是莫名其妙,跟三嬷嬷互视一眼,均看到了眼中的担忧。

    三嬷嬷叹道:“唉,我这傻闺女呀,被人吃得死死的。香玉,你跟着去,可别再发生啥事,我这心里总觉得不得劲,香雪那妮子蔫坏蔫坏的。”

    香玉点头道:“好,我这跟着去。”转身就跑出了东屋,“香兰姐,等等我,我陪你。”

    香兰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眼,招手道:“香玉,快来。”

    自出了东屋的门,她就后悔了,不该跟着香雪出来,香玉跟着来,自然是欢喜的。

    香雪却是脸面顿变,狠狠地瞪了香玉一眼,“哼!我是老虎呀,怕我吃了她不成!”

    香玉却是冷笑,“若是老虎就好了,打死了就是。可你香雪却是毒于虎!”

    既然撕破脸皮了,何必在遮遮掩掩,更别说这里偏的很,一般没人往这里走。

    “你……,哼!”香玉扔下香兰扭头就走,“跟我来!”

    她确实是想借此使坏,小哥从洛腊梅那里弄来了一种香,她想点了此香让香兰跟刘石头成就好事。到时就算他们俩有千张嘴,在众目睽睽下做出的龌龊事也说不清了。

    香玉扶着香兰冲着三嬷嬷点点头,便跟在香雪后面走。

    香雪的闺房确实跟一般庄户泥腿子的屋不一样,那是正儿八经的闺房,架子床,细软的床帐上绣着盛开的牡丹。

    临窗那里还有个描金画银的大花瓶,漆器妆奁,小巧玲珑。屋内有两个绣墩,也是绣着牡丹,整个屋子透着一股子小家碧玉的气息,这跟老香家的整体格调完全不搭。

    香玉是第一次来这里,四下里看了又看,心中不由地叹息一声,“估计老香家抠下来的银钱都花了这上面了吧。”

    大李氏在吃食上有多抠她是知道的,省下一口饭难道就能省下很多银钱吗?这又不是天灾人祸的时候,这年头家里有几亩的人都能吃得饱。

    可老香家就不一样了,无论什么年月孙女媳妇们过得都是一副受灾日子。

    香雪进屋打开床帐拿出一套衣裙出来,直接扔到香兰身上道:“换了吧,我出去等。”

    香雪转身就走,再也没有好脸色给她们,出门时还特意扶了下门框。这个小动作谁也没发现。

    香玉正在检查那件衣裳,左右没发现哪里不对,纳闷道:“这颜色样式跟香雪的那件差不多呀。”

    香兰倒是没想什么,只道:“赶紧换了吧,我只希望今儿这事早点结束。咱们快去东屋把饭做好早回去。”

    “嗯。香兰姐你这就换,换下来的衣裳给我。”香玉还是不放心地将门关上,就站在门口说话。

    香兰微微一笑,照香玉说的去做,或许今儿真是她们想多了吧,刚才的一切真的只是误会。

    香玉关房门的时候香雪就在外面,看着紧闭的大门的轻轻呸了一下,“真是晦气,要不是昨儿刚赚了一百两,我才舍不得屋里的阵设呢,怕她们两个脏了我的闺房。香玉呀香玉,你真是有两手啊,一下子不就坏了我的布置。不过,我还有后手。哼!”

    就在这时,小李氏从西厢往这边走,刚好碰到心情不顺的香玉,上前小声道:“他小姑娘啊,这事成了没?”

    香雪白了她一眼,没好气道:“不是说要滚烫的开水吗?香兰那死妮子的皮咋一点没红呢,这要是烫脸上多好。”

    “啊,这……,是开水呀。”小李氏一阵后怕,心想香雪咋那么毒呢,污了别人名声还不算完,竟然还要毁了香兰的容貌,她想想就怕。

    香雪冷哼,再次瞥了一眼小李氏道:“二嫂,你娘家来了几个人呀,你那二哥来了吗?听说,你原本想着把香玉许给你二哥的。”

    小李氏一想这个就来气,“是啊,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木头他爹竟然早早地把香玉许给了谭猎户,弄得我们一家子没一个能拿捏住那忘恩负义的死妮子的,要是配给我二哥的话,哪有这回事呀,敢顶嘴,打不死她。”

    香雪阴阴地笑着来到她耳边嘀咕了一阵,小李氏的脸立即白了,“这,这能行吗?人家谭猎户可是能打死老虎的呀,我二哥这样做了还不得被打死!”

    香雪冷哼:“没听说过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不是我说,就你二哥那怂样,不使出非常手段哪家姑娘愿意嫁给他?香玉不过是个没家人的小乞丐,你今儿也看到谭猎户的模样了,你说就凭他那样子,娶几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不行?

    人家还是有大马车的呢,难不成还死扒着失洁的香玉不放?更何况,你二哥是去救人的,又不是害人,他谭猎户难道愿意看到香玉被淹死?我可是听我二哥说了,当初带香玉来咱们家时她全身都是湿的,就晕死在村东的河边,说明她不是个会水的。”

    “这……。”小李氏动摇了,她是多想让二哥有个媳妇呀,想了一会便同意了,“我这就跟二哥说说。”

    目送小李氏离开,香雪笑了,心想:“香玉你不是爱跟着香兰吗?让你多管闲事,看我今儿不把你也毁了,哼!”

    刘石头去了上房后,没喝两口水便被人拉着灌酒,而灌酒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小李氏不学好的二哥李二楞子,快三十的年纪了还总是吃喝玩乐。

    在上房的几桌里,也只有他最活跃,灌了这个灌那个。刚刚得到小李氏的嘱托,这灌起刘石头酒来就没个消停。没多时刘石头就被灌得晕乎乎的了。

    李二楞子倒是想灌谭墨,可他就跟这里的人格格不入,想跟他说句话都不敢。那眼神看上去怪吓人的,颜色都不一样,所以李二楞子对于自家妹子说的那话有些犯嘀咕,这要是被谭猎户抓住了还不得打死?

    可是李二楞子来的时候看到香玉的样子,心里真痒痒。他没想到那个又黑又瘦的蠢丫头已经出落得那么好了,一时拿不定注意也就放过了已经半醉的刘石头。

    刘石头这才拿尿遁的理由跑了出来,他还惦记着给香兰陪不是呢。便在东屋的外面晃晃悠悠地等着。

    这时香玉跟香兰已回到东屋忙活开来,各样菜也开始上了,东屋里的人忙得团团转。

    而大小李氏二人却时不时地来催着再快点,这让徐氏气得不行,同样是作媳妇的,哪有这么偏心的,凭什么她小李氏就能跟婆婆一起在西厢房跟众女眷一道坐席呀。

    因此徐氏就开始撂挑子,这所有的事都落在三嬷嬷跟香玉、香兰身上,忙得脚不沾地。幸亏有洛腊梅不时的搭把手,要不然还真忙不转。

    就在最后一个菜炒好后,香雪跟刘石头碰面了。

    可让刘石头没想到的是香雪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并且大哭道:“刘石头、香兰你们真不要脸,我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