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 诬蔑进行时(下)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5本章字数:3059字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

    香兰连手中的菜盘都掉在了脚上都不知道,张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我,我没,香雪,你这,这是干啥?”

    “我干啥?”香雪红着眼睛指了香兰又指刘石头道:“你们不要脸,我不活了,娘啊,我这就掉河去!”

    说着转身就跑,冲开人群就跑出了大门。

    香兰呆了,香玉也懵了,这又是咋回事?

    很快大李氏从西厢房出场了,上前也给了刘石头一把掌,“你个刘石头啊,我们老香家对你们刘家不薄啊,没做过对不起你们刘家的事,你混账小子竟然敢……。”

    随之又跑到香兰跟前,抡起胳膊就打,“我打死你个不要脸的小娼妇!”

    “住手!”三嬷嬷就在香兰身边哪能看着自家闺女平白挨打,小小的身子顿时有了无穷的力量似的,一下子就抓住了大李氏的手:“你给我说清楚,我家闺女清清白白,凭啥一进你们老香家的门就挨打挨骂了?”

    大李氏也不跟她纠缠,只是一个劲地指着香兰道:“要是清清白白,我家雪儿为啥那么说?要是清白就把雪儿给我追回来说个清楚。好你个香兰呀,你不是也想让雪儿死吧。她都去投河了,你们一个两个站着不动,要是雪儿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呀——。”

    香兰被这话刺激得连连点头,“我,我这就去找香雪来对质,我是无辜的。她小脚跑得慢,不会有事的。”

    说着就挣脱三嬷嬷的手就往外跑。

    再然后呆了的刘石头也被刘山根打醒,“你个逆子,你都做了啥?还不快去把香雪姑娘追回来!”

    “我,我没干啥呀?”刘石头真的呆了,他不明白为何香雪对他的态度前后变化这么大,只呆呆地说:“我真没干啥,就是来给香兰赔不是的。咯!”

    突然间,刘石头酒气上涌,打了了长长的酒咯。

    “混账小子!”刘山根怒了,恨铁不成钢地再给他一把掌,“还不快去把人追回来!”

    他看到香家的老二已经跟了出去,也就没多大担心,只是这小子今儿的表现太差了。他本想趁今儿的好日子把儿子跟香雪的亲事公布与众的,可发生了这事实在是不好说,就怕老香家会趁机退了婚。

    这婚事可是他拿命换来的,当时就是看到香林书是个读书的好料子,便早早地让老香家的闺女跟儿子定了下来。说是挟恩图报也行,啥也行,就是要沾沾香林书读书人的光。反正他们老刘家没对不起老香家的意思,要不然自个儿的腿也不会走起路来有些跛。

    刘石头连打两次,清醒了不少,他也知道事情的轻重,便瓮声瓮气道:“我,我这就找。”

    如此,刘石头也出去了。

    与此同时,香玉的大脑一直在转,香雪到底要做什么?

    当看到香兰出去了,刘石头跟香福林也出去时便突然有些明白了,难道他们要在这个时候诬蔑香兰跟刘石头有染?

    是的,极有可能。刚才换衣服时香雪应该就想动手了,是自己无意中破坏了她的计划,这才又来了这一出。

    “不行,我得去看看。”香玉安抚了一下急成团的三嬷嬷也出去了。

    她一走,谭墨便注意到了,也悄悄地跟着出去了。

    此时唯一还笑着的人就是洛腊梅,她的目的就快达到了,实在是开心。就在人群中找到了眼神闪烁不停的香林书。轻声道:“有这样的小妹很头痛吧?”

    香林书一惊,扯着她的胳膊就去了屋内,可洛腊梅不配合,扭扭捏捏地反而把香林书带到了香雪的房间里。

    然后把门一关,娇笑道:“唉呀,我这才知道原来洛香村的一枝花竟然有这么漂亮的闺房,看看这床帐,看看那架子床,这分明是大家小姐的闺房呀。”

    径直走到漆器妆奁跟前,就要打开看时,香林书一把将妆奁合上,厉声道:“你到底想干啥?不是给过你银钱了吗?”

    洛腊梅笑着缠上香林书,“银钱?我要的可不是这个!”

    “你……,啊!这是什么味儿?”香林书忙捂鼻。

    洛腊梅笑成了一团花。

    院子里的人窃窃私语,作为压轴的老香头又出面了,出来就笑呵呵地说:“都在外面干啥,这酒刚开始喝呢?小孩子们过家家闹矛盾是常有的事儿,许是兰丫头见雪丫头的绣花线好,摸了一把吧。我家雪丫头也是个掘脾气,都别理会,走,咱们接着喝去!林书,林书?”

    老香头左右看了看,没找到他的宝贝小儿子,这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嘀咕道:“莫不是林书担心雪丫头,也出去找了?”

    边上立即有人接话,“应该是这样的,老香叔,走,咱回去继续喝!”

    “走走走!”

    一伙好酒之人就这么散了。

    剩下的娘们儿还在一边窃窃私语,大李氏一看这样不行,便停止了作,挥挥手道“老二媳妇,快去看看东屋里的菜都好了吗?赶紧地上呀,正吃着呢。”

    说着拉向自认为关系不错的婆子媳妇,“走,咱接吃。我还以为发生了啥大事呢,原来是小姐俩打架,唉,真是不懂事呀。”

    “谁说不是呢?”这媳妇也是个好吃的,满脸笑意地附和。

    其实,这些来吃酒的大多都是不忙的,跟游手好闲者差不多。眼下正是春播忙的时候,有心人都是送上点礼直接下地了。

    一时间闹哄哄地场面都散了,只是三嬷嬷却是提心吊胆的,解下身上的围裙就往外走。

    小李氏忙拦住道:“三婶,干啥去?这菜还没炒完呢。”

    三嬷嬷冷冷地瞪了一眼小李氏道:“我找闺女去,我没你们那么心大。菜没炒完?你不会炒啊!”

    随之还是快步离开了。

    “哼!”小李氏气急,冲着三嬷嬷的背影吐了口唾沫,她二哥刚才可也是悄悄出去了,木头爹更是早就跟在了香雪身后出门了。便小声冷笑道:“一会儿我看你还能横起来不?”

    徐氏听到这话也冷笑起来,“我说木头娘,这还有个菜没炒呢,你来炒吧,咱忙活了一天,这腰实在直不起来。芽儿,草儿,走,拿着菜渣子,咱们回屋吃去。大锅饭真不是人做的活!”

    香芽姐妹也很听话,各自拿了几个大馒头,端着两小盆菜渣子就跟在徐氏后面走了,哪怕是菜渣子她们也不曾吃过,得多舀点才行。

    “唉,大嫂,你不能撂挑子呀,这还没完呢。”小李氏急道,可人家娘仨根本不理她,只剩下她一人在厨房里发愁,让她说风凉话行,烧火做饭可真不咋地。

    再说香玉跑出香家大门后,就看不到香兰的身影了,不止香兰没看到,街上连个人影都没有。她只好往村东那条河跑去。

    那河挺深的,流经几个村,几乎每年都会淹死人。香玉也担心香兰再受点刺激会直接跳了河。

    她回想老香家这几人说的话,发现都是一步步引香兰去河边,或许这河边才是香雪真正要算计人的地方。

    香玉一门心思地往前跑着,完全将谭墨忘了,也没想到自己的安危。

    过了村东的一片田地后,便能看到一条不小的河弯弯曲曲地路过洛香村。其实,这河也是从南山那里出来的。

    河的两岸是成片的芦苇,眼下正是返青之时,幸好长得不算高倒是能一眼望到河对岸,有不少鸭子在河里游,也没看到受惊吓的样子。

    隔老远香玉就看到这样的情景,她这才放慢脚步,歇了口气。

    可是下一刻,从一棵大树后面突然跳出一个人来,张牙舞爪地就扑向香玉。

    “哎呀,香玉小丫头出落得这么好了。”

    香玉一愣,连连后退躲过这人,冷声道:“你是谁?”

    李二楞子嘿嘿狞笑道:“连二舅都不认得了,哦,不,不能叫舅,应该叫相公,你养母把你许配给我,你不记得了吗?”

    香玉立即想起这人,李二楞子,小李氏那不学好的二哥,长得贼眉鼠眼的样真真是恶心人。

    “站住!再胡说当心我放狼咬死你!”香玉了解详情后便不再怕了,空间里的小灰正闲得打滚呢,刚好找个人给它磨牙!

    “狼?哈哈!小丫头还学会吓人了,真是有趣。”李二楞子脚步不停道:“我来这里是为了救你,一会你要掉进河里去,我不救你不就死了吗?戏里不都是说救人一命要以身相许的吗?叫相公也没错呀,哈哈!”

    香玉恶心地要死,咬牙切齿道:“小李氏,香雪,你们走着瞧,不报此仇,我就不是香玉!”

    说着她转身就跑,现在不是去找香兰的时候,连她都自身难保了。

    可这更引起了李二楞子的兴趣,哈哈大笑着追香玉。

    香玉路过有遮挡物之时,立马放出小灰来,一指李二楞子道:“小灰,咬他,往死里咬!”

    “嗷呜!”小灰立马扑了上去,它比先前小不点的样子大了不止一倍,有了灵泉跟鱼的滋养,厉害着呢。

    这时,谭墨也寻到了香玉,一把将她拉到身后道:“香玉,要不要弄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