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 还是被冤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5本章字数:3171字

    香玉一愣,待真真切切地看到是谭墨的时候,嘴角微微上翘,立马抱住他的胳膊不放。老香家发生的一切原来他都看在眼里呀。

    “不用你出手,交给小灰吧!”香玉也想给这无赖一个教训,让他以后见了自己就躲。

    谭墨捏着她的小手来回地摩挲,“说说到底发生了啥事?”

    香玉长叹一声,“我是来找香兰姐的……。”

    这边李二楞子被小灰咬得哇哇直叫,可香玉跟谭墨故意视而不见,不让小灰咬他个遍体鳞伤不罢休。

    那边刘石头抱着一人刚从河里出来,两人身上都哗拉啦地往下滴水。

    他也不知道为啥会变成这样,一来河边就看到香雪在河里扑腾,他二话没说也跳了下去,他知道香雪不会游水。

    出了老香家,他就追着香兰跑,他想得很好,香兰肯定是追着香雪的,他跟在香兰后面就能找到香雪。

    可是刚拐过那片芦苇地,就看到香雪飘在河里,香兰也不见了人影。这还了得,身为男人他得下水救人。

    人是救上来了,将刘石头也累个半死,吃力地抱着怀里已经晕死过去的人儿,拐过芦苇地想把人放在干净的地上,大喘气道:“还,还好我跟着狗子学过狗刨,要不然可就是后悔死了。”

    把人放到地上后,拨开她额头上的湿发一看,吓得刘石头跌倒在地。

    “这这这,这不是香雪!”刘石头的脸色立即白了,深怕香雪会误会,可香兰也是个好姑娘,刚才自个儿已经对不起香兰了,这会子又,又抱了她,这可咋办呀?

    就在这时,本应落水的香雪突然出现在刘石头跟前,黑着脸一副嫌弃的表情道:“好你个刘石头,竟然跟香兰有了肌肤之亲,哼,我看你们刘家的名声都被你败光了。咱们的亲事就这么算了!二哥,二哥!”

    香雪叫了两声后,香福林便从芦苇地里钻了出来,一来就大叫道:“唉哟,刘石头呀刘石头,你对得起老香家吗?对得起香雪吗?你个混账东西。咋又惹上了香兰这贱妮子呢。这婚事不成,我不能让我们捧在手心里的妹子嫁你这样的负心汉。雪儿,家去!”

    “我,我没!”刘石头急了,想上前拉住香雪,又怕香兰出了啥事,这姑娘到现在还没醒呢,便起身道:“不是这样的,我以为是香雪,你俩的衣裳一个样啊!”

    香雪扭头狠狠地瞪了刘石头一眼,“我呸!不要脸。哥,咱们走!”

    “兰儿呀,兰儿!”三嬷嬷也寻来了,远远地就能听到。

    刘石头更紧张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走了,他良心上过不去,他不是那种小人,只好等三嬷嬷过来跟她好好解释了。

    一时间刘石头觉得自己的脑子转不过来,他感觉特别挫败,抱着头蹲在地上嘟囔:“这到底是咋回事呢?”

    香玉也听到了三嬷嬷的呼喊声,便叫回了小灰狼。

    再看李二楞子,已经全身是血,胳膊腿上都被小灰狼咬了又咬,还好小灰狼也是个有分寸的,专门往肉多的地方咬。

    香玉不担心被小灰狼咬到会得疯狼病啥的,现在的小灰狼的嘴可叼了,除了空间里出产的鸡和鱼外,什么都不吃,连水都只喝灵泉水。这样的牙齿怎会有毒?

    谭墨冷声道:“记住这个教训,以后见了我们饶道走。如若不然,我不介意把你扔南山里喂狼。”

    随之低头看了一眼正在香玉脚边玩的小灰狼,道:“你这家伙是狗还是狼?狼咬人可不是先咬有肉的地儿,真正的狼是一口咬断脖子后再慢慢享用的。”

    “呜呜!”小灰狼眨着大眼睛不明白。

    香玉马上道:“好了,好了。我可不想让小灰吃人,咱们走吧。”

    她转身带着小灰先走,看也不看李二楞子一眼。她是不怕血的,比这更血腥的场面都见过,有谁听说过医生怕血的?

    两人走后,李二楞子这才哆嗦着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地往老香家走,边走边哇哇叫,“妹子呀,你害死你哥啦,你得赔银子!”

    这话香玉没听到,若是听到的话肯定会说,咬得还太轻了,竟然能走得这么顺溜!

    香玉寻着三嬷嬷的声音找去,在离河边很近的芦苇地边找到了她,确切地说是找到了他们。

    “兰儿呀,我的兰儿!”三嬷嬷趴在香兰身上大哭,而香兰却是一动不动。

    香玉心中咯噔一下,快步跑过去道:“三嬷嬷发生了啥事?”

    三嬷嬷看到是香玉,含泪问道:“香玉呀,你刚才去哪找兰儿了呀,她,她掉河里了。呜呜!”

    香玉脸面巨变,拉起三嬷嬷道:“让我看看。”

    她先抠出香兰口中泥沙,再开始做胸压,待看到香兰口中有水流出后又按了两下,这才开始人工呼吸。

    “香玉!!”谭墨跟三嬷嬷同时大叫,这是在渡气吗?

    在场的三人均色变,在他们眼里渡气那是将活人身上的生气渡给死人,这样死人才能借这个生气活过来。

    香玉给香兰做了几个人工呼吸再次做胸压,如此反复几次,香兰终于咳嗽了。

    “咳!咳!”

    三嬷嬷喜极而泣,“兰儿!你活过来了?”

    “呼!”香玉也累得满头大汗,心中的内疚也少了许,“三嬷嬷都怪我不好,跟丢了香兰姐。”

    谭墨却马上接话道:“这不怪香玉,要怪就怪老香家的人,香玉刚才也差点被人欺负。”

    香兰醒了,三嬷嬷的心也放下了,闻言气恼道:“真的,是谁?”

    香玉也没有为老香家遮丑的打算,便实话实说了,“是,是小李氏娘家二哥。她以前说过,要把我许配给她家二哥的。哼,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我呸!”三嬷嬷抱着香兰气得差点喘不过气来,恨恨地骂道:“老香家的脸面都被那一家子丢光了,一家子都不是人。咱家香兰惹谁招谁了?凭白被人泼污水。刘石头,你等着,这事没完。”

    刘石头看到香兰醒了过来,也松了一口气,立即跪倒在地,将救了香兰跟误会是香雪的事说了一遍,最后硬着头皮道:“三婶呀,我真不知道是香兰妹子,你打我吧,打死我算了。我也不知道今儿这是咋地了,昏头了,你不打死我,我爹回去也得把我打死!”

    “哼!”三嬷嬷冷哼一声,气还没消呢。

    香兰回过气来后就给香玉用灵泉水漱了口,又灌了一碗灵泉水,这会儿是真的从鬼门关回来了。听到刘石头那么说,立即呜呜哭了出来,“娘啊,是香雪,是她跟她二哥把我扔河里的。我没惹他们呀,他们咋那么狠呢。”

    “这,这是真的?”三嬷嬷尖叫道,“这是害人哪,我们去告官去。”

    香玉忙按住情绪激动的三嬷嬷,说道:“等等,我看咱们还是去老香家问个清楚得好,冒失报官,没人给香兰姐作证呀,就怕他们会反咬一口。更何况是刘石头从河里把香兰姐救了上来。要我看香雪就是要刘石头救香兰姐,这才做出这样的事来,为的就是让他们俩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为啥?”一众人都不大明白这话。

    香玉解释道:“大家想想香雪今儿的举动,说的话。还有刘石头在上房时是被谁推到香兰身上的?香雪要跟刘石头退亲,又不想主动说,更不愿被人说自己的嫌贫爱富,那么只有把刘石头搞臭,让他们不得不主动退亲了。这样老香家里子面子都有了!”

    “啥?”听了这话打击最大的竟然是刘石头,他起身语无伦次道:“不,不可能,香雪不是那样的人。”

    三嬷嬷冷笑,“不是那样的人?那她为啥非要兰儿去换衣裳,又为啥引你们来这里。你们老刘家也是个傻的,今儿这事你小子就给我烂在肚子里,要是我听到有一点对我家兰儿不利的话,我头一个饶不了你。走,咱回去要个说法去。”

    香玉主动上前道:“三嬷嬷,我来背香兰姐吧。”

    谭墨很想说他来背,可想到男女授受不清,便没说出口,只道:“香玉,要不,我回去赶车来吧。”

    香玉摇头,“不用,就一会儿功夫,我还是能背得动的。”

    说着,背起香兰便率先向前走去。

    刘石头像痴傻了一样站在原地不敢接受这个事实,只一个劲道:“不,不是的。”

    谭墨道:“是与不是回去一看便知。难道你们老刘家不知道老香家以往的龌龊事?实话告诉你,香雪看上镇上卢家的大公子了,昨儿还在济仁堂大闹了一声,赚了一百两呢。刚才香兰换衣裳时,要不是香玉跟前,你早就被香雪捉了奸了,那屋子里可是有一盘迷.情.香。哼,好好想想吧,为了一个香雪值不值得?还是你真的眼瞎!”

    刘石头终于回过神来,咬牙跟着往老香家走。

    来到老香家,那些吃酒的也都走了,只剩下自家人在收拾东西。

    香玉趴在大李氏怀里呜呜地哭,老香家的人正在和刘山根说着刘石头的事。

    刘山根觉得老脸都被刘石头丢尽了。

    这时候三嬷嬷骂骂咧咧地进来了,上来就指着香雪大骂,“你个狠毒的妮子,那是你堂妹呀,跟你一般大,你怎么就下得去手!”

    香雪心虚不已,只一个劲地说着刘石头碰了香兰,已经不洁了云云。

    谭墨冷眼四顾,发现没见香林书,这时鼻翼一动,突然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