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1章 自做自受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6本章字数:3107字

    谭墨无视几人的对骂,上前一步道:“不如叫出香林书来说道说道吧,他是读书人,应该对这类事最是反感了。”

    “是啊,林书呢?”老香头最宝贝这个儿子了,看着香雪面色不善道。

    香雪正在哭着呢,闻言哭的更厉害了,“我哪里知道小哥在哪呀,刚才要不是二哥跟着我,我早就被香兰那贱妮子推河里了。”

    “我呸!”三嬷嬷听到这话差点气炸了肺,“好你个香雪,颠倒黑白的本事比谁都厉害,你敢不敢发誓?若是你推我家兰儿下河的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香雪脸面一白,看香兰全身被包在粗布的样子,怕是不好,便再度大哭,“娘啊,你看三婶她咋咒我呢。”

    “你!”三嬷嬷气得倒仰,好在香玉眼疾手快地扶住了。

    老香头最怕这种吵了,便大吼一声道:“够了,林书呢?我的林书呢。”

    此时还在老香家的院子里呆着的都是知情人,也就是知道香雪跟刘石头亲事的。外人也就是村里正洛宝田。

    他惯会作老好人,也不是拉偏架,就是凡事都想息事宁人,便上前劝道:“老香叔,别急。林书都是那么大的人了,不会有事的。你看,这事咋整啊,到底是咋回事?香兰怎么掉河里去了,刘石头你身上咋也湿了?”

    香福林在一边呵呵冷笑道:“咋回事?还不是人家刘石头看上香兰了,看到意中人要跳河,就急着下去救人了。两个人抱得可紧了!”

    “你,你胡说!”刘石头被逼急了,也暴了粗口,“我以为那是香雪,同样的衣裳。”

    “哼,可那是香兰。”香福林哼道,“这婚事我看不成,你直接娶香兰得了,反正也是咱老香家的人。”

    “我呸!”三嬷嬷上前抓了香福林一把,“我打死你个胡说八道的,我家兰儿清清白白的姑娘家,咋到你们嘴里就变得这么不堪了呢。我呸!”

    随之来到洛宝田跟前哭泣道:“里正呀,我要断亲,断了这门亲,我们娘仨没法活了呀。今儿是香兰被人泼了污水还推下河要她的命呀,明儿会不会把我儿子也卖到外村做养老女婿啊,这门亲得断,不断老婆子我就撞死在你们跟前!”

    三嬷嬷是恨急了老香家这些人,断亲这事她好多年前就打算了,要是早断了哪有今儿这事,她后悔呀。

    “这……。”洛宝田傻眼了,老香家的人也都没了话说。

    这时,谭墨又道:“不是要找香林书吗,我觉得他正在某女的闺房里鬼混呢。”

    “你胡说啥!”

    老香家爷仨同时出声指责,香林书就是他们三个的希望,是他们过上好日子的保障。今儿这事是香雪不对,所以他们也没法多说话,可说香林书就不行。

    谭墨笑道:“不信去看看吧,我的鼻子灵着呢。任何一种迷.香,我一闻便知。今儿真是一场好看的闹剧。”

    他转身看向刘老根道:“老刘叔,你这算盘打得不响呀,老香家这门亲结得极差。是选错了对象,人家今儿闹这一出为的就是让你主动退亲,你说你还不退亲,还想让无辜之人遭难吗?”

    “无辜之人?”从人面面相觑。

    谭墨又道:“香福林你的小舅子呢,我说过不要再打香玉的注意,若是不听的话我不介意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太岁头上动土。”

    “小舅子?”香福林皱眉片刻,立即大叫道:“好你个臭娘们,你要害死老子呀。”

    他顿时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怪不得大舅哥跟他家婆娘急急地跑了出去,原来是二舅哥出事了。李二楞子是个什么德行他还不知道吗?

    “不行,我得去找找他们。”说着便撒腿就跑,他怕谭墨揍他,又怕今儿这事怪到他头上,所以先溜为上。

    突然,香雪的闺房传来一阵尖叫,“林书哥,不要啊,不要!”

    这是跟香林书成就好事后的洛腊梅,她用香雪本来为香兰跟刘石头备下的迷.情.香算计了香林书。

    老早就等着有人进来撞破他们的事了,可惜听了那么久的对骂硬是没一个人进来,她等不急了。

    趁这会儿香林书的药劲过去了,安稳了才大叫,要不然被人看到他们两个正在做那个也是怪不好看的。

    洛腊梅这一叫吓坏了所有人,这屋里怎么还有一人?

    大家都把目光看向了香雪,那可是香雪的闺房。

    香雪的脸色再变,摇头道:“不,不是,我没点香!”

    一句暴露了她原本的小心思,三嬷嬷趁没人之际上前给了她一把掌,“你个没良心的啊!害人害已,真是活该!”

    刘山根刚才也把刘石头拉到一边问了个清楚,他再笨也知道这是老香家算计他们了,便出来冷笑道:“不就是退婚吗?行,退了!反正这婚事当初就没公布,当年的亲事就当我刘山根放了个屁,不过当年的信物还得拿出来。我老刘家的祖传镯子是留给儿媳妇的。还有我这条腿,怎么也值个百十两银子吧?拿出来,咱桥归桥,路归路。”

    “爹!”刘石头还很难接受自己的女神是这样一个女人,心情复杂得很。

    刘山根回头一瞪,“这样的蛇蝎你也敢要?我刘山根不敢要,可别到时死都不知道死的。”

    “百十两,你怎么不去抢啊。”大李氏现在心疼银子了,尖叫道。

    然后几人便吵闹起来。

    老香头现在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身边只有一个大儿子,拿眼色看他,咋办?

    香禄林是个有心眼的,平时不怎么言语,关键时刻老香头还是很听他的。他在老头耳边低声道:“爹,先拖着,让娘吵得声大一些。我听出来了,那女的是洛腊梅,她早就看上小弟了,只要小弟醒了自个儿出来就没事。咱可不能先闯进去呀,小弟是读书人,到时脸面全没了,还被人拿了把柄。”

    “唉!听你的,就这么办。”老香头决定后便来到刘山根身边,连连叹气,“山根兄弟啊,是我对不起你呀。”

    随之吼向大李氏,“老婆子,还不把人家的玉镯拿出来!”

    “哼,那,那他也得我咱家玉簪还回来,那可是……。”大李氏差点说漏了嘴,拿眼神连连扫香玉。

    香玉眉头一皱,难道这里面还与自己有关。

    刘山根冷笑道:“那是自然,我老刘家不贪这点财。”

    说着就从怀里拿出一个用红绸布包着的白玉簪。

    这簪子一拿出,香玉便头痛不止,“簪子,玉兰簪!”

    她有些晕,扶不住香兰了,连自己也差点晕倒。

    “香玉!”谭墨上前一步扶住了她,而香兰也被三嬷嬷扶住了。

    谭墨摸摸她的头有些烫,关切道:“香玉你怎么了?”

    香玉喃喃自语:“玉兰簪,那是我的簪子。”

    说着说着泪便下来了,那是原身的感情,她记起来了。

    这枚玉兰簪好像对原身非常重要,那是用一整块彩玉雕成的,一端是盛开一半的玉兰,花是白玉而下面簪身是翠玉。簪身还雕着吉祥云纹,质地一看就是极好的。

    谭墨道:“我知道了,一会给你抢来。”

    “嗯!”香玉很想拿回玉兰簪,这对原身很重要,说不定就是找回身份的最好证据。

    他们二人说的话没人听得到,大李氏还跟刘老根瞎吵吵。

    香雪一直装柔弱,可是平时把她捧在手心里的父兄这会儿却都不来安慰她,便一气之下将带在手上的玉镯扔到刘山根脚下,“去,拿去!”

    刘山根急急地捡起脚底的玉镯,怒道:“你,你们老香家欺负人!”

    说着也把玉兰簪往外扔。

    这一扔牵动着所有人的心,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哪个好哪个孬。

    谭墨身形一动,以最快地速度将玉兰簪拿在手里。

    老香头这才将一颗心放下,呵呵笑着上前道:“谭猎户啊,好身手,要不是你呀,这簪子就毁了。”

    他伸出手就想拿过来,谭墨一闪身躲开了,笑道:“这个不急,我看那边有人呼喊的厉害,莫是要出人命?堂堂童生若是杀了人的话那可就前途尽毁了呀。”

    “这,这怎么可能!我家林书不是那样的人!”老香头怒喝,狠狠地瞪了眼谭墨。

    谭墨笑呵呵地往屋里走,他要把这些人注意力全转移了才行,到时再帮香玉把另一些曾经的穿戴弄来。

    老香头急了,冲着大儿子道:“你们都是死的,快拦住他。”

    刘山根早看出香林书有事了,心里更觉得这门亲结得不对,也抱着坑老香家一把的打算,上前推搡道:“咋不能看?难道有见不得人的事?那更得看。可不能让人家闺女轻生呀。”

    “救命啊!”就在这时洛腊梅又来了这么一句,“林书哥,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真受不了。呜呜,娘啊,救我!”

    香雪立即尖叫道:“洛腊梅,小贱人,你竟然敢!”

    她讨厌洛腊梅不是一天两天了,其一是同为村花的缘故,其二就是洛腊梅喜欢她小哥,她不想看到这姑娘嫁到老香家,到时候她在家里的光彩一定会被夺去的。

    再然后,谭墨跟刘山根一股作气地冲了进去。

    老香头大叫,“老大,老二,你们婆娘呢,都是死的吗?老婆子啊,你的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