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章 谁是黄雀?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6本章字数:3150字

    这一声吼把反应慢一拍的大洛氏吼醒,这才扯着嗓子喊了起来,“老二,你死哪儿去了?老大媳妇,老二媳妇,给我出来,没看到你们的妹妹被人欺负了吗,见天地只知道吃喝的货,香山他们几个呢?”

    可惜吼了一圈没一个人站出来,只一个跛脚的香禄林跟老香头拦着。

    刘山根看了眼儿子,冷笑道:“看到了吗?你爹瞎了眼给你定了这么一门媳妇,人家还看不上咱,像这样的婆娘养出来的闺女能要?没得把我跟你娘给吼死!整一个丧门星!”

    这话拐着弯地骂大洛氏呢,变相地说她是丧门星。

    大洛氏一听这话那还了得,立即嚎着扑了上去,刚才老头子可是说过自个儿的嘴了,所以她可以放心闹。

    “谁是丧门星?这事儿没完!要不是你们老刘家的儿子做出那样的龌龊事,我女闺女,儿子会出事儿?”

    刘山根被这话气炸了肺,吼道:“你这是贼喊捉贼,这叫活该,真没见过你们这样的人家。石头,走,撞开!”

    谭墨也不想跟老香家的人耗,在挤的过程用上了巧劲,一下子就了屋内,再然后,老香头跟香禄林也拦不住人了。

    大洛氏一看不行又想再次扑上前去,想拖住人,也是想给小儿子机会,让他打理妥当,要是被外人看到那可就丢大人了。

    洛宝田被三嬷嬷拉到一边诉苦水,香兰还是不大好,可喝了香玉给的灵泉水后能自由说话了,就把今儿在老香家的遭遇统统说了一遍。

    香玉也是如此,把猜测,加上遇到洛二楞子的事也跟着说了,她把撞破洛腊梅跟香林书好事的任务交给谭墨很放心。

    人家洛腊梅正巴不得有人撞破这事,如此才能拿捏香林书呀,这下子香林书是不娶也得娶她了,她高兴着呢,要不然也不连连出声尖叫。

    洛宝田现在是悔得肠子都青了,这叫啥事呀?孩他娘说得没错,这老香家的事沾不得,他为啥就没跟村里人一样早走呢。

    谭墨冲出去后就拉着刘山根往传出声音的房间走去,那是香雪的闺房,跟堂屋只隔一面墙,在东边。

    刘山根心里有恨,先一脚踹开了门,然后就听到洛腊梅的尖叫。

    “啊——,我不活了!”衣衫不整的洛腊梅满脸都是泪,将还有些软同样衣衫不整的香林书从身上推开,夺门而出。

    她就这么跑到院子里,看到洛宝田,立马跪在他跟前,可怜兮兮地哭泣:“里正叔啊,你可得替我作主呀,香林书他,他……,呜呜,我不活了呀,娘唉,你怎么还不来,你闺女要被人欺负死了!”

    洛宝田现在不但悔得肠子青了,真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抓着头原地打转,“这,这都叫啥事呀?”

    香雪看到洛腊梅这样便知道坏了大事,她今儿所有的手段都成就了洛腊梅,同样尖叫着上前厮打洛腊梅,想以此来挽回点损失,“你个贱人,小娼妇,竟敢勾引我小哥,我打死你个不要脸的。”

    “娘啊,快来呀快来。”洛腊梅一改往日泼辣的样子,任打任骂,将受害者弱小者的姿态做了个十足十。

    大洛氏跟老香头二人则是上前查看香林书的情况,这家伙看上去确实不大好,脸面苍白,手脚还有些无力。

    但大伙的眼睛都是亮的,洛腊梅脖子上的吻痕那可是明晃晃的证据,香林书就是狡辩也无用。

    香林书的头脑还有些晕晕的,脑海中停留的画面就是抱着洛腊梅亲,心里不想这么做,可身体却背叛了他的心。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并不是很清楚,当时神志有些迷糊。

    谭墨看事情达到了想要的结果便回到香玉身边,冲她点点头。

    许是洛腊梅的呼喊有用,真的把大嘴媳妇召来了,当然洛大嘴跟洛腊梅的弟弟洛虎子也一道来了。

    他们在老香头门外卖力地砸着门,大嘴媳妇也干嚎着:“腊梅呀,我的闺女啊,你在里面不,急死爹娘了。老香头,你给我开门,再不开门我要砸了!虎子爹,给我砸。”

    “娘啊,救我。”洛腊梅适时地大叫。

    洛大嘴是个一根筋的人,家里的事都是媳妇说得算,媳妇让干啥就干啥。说是要砸门,他就会抱块大石头往门上砸。

    “轰!”厚重的大门震了三震。

    香雪吓坏了,停止殴打洛腊梅躲到了香禄林身后。

    老香头也心疼了,在屋子里大叫道:“老大,你在干啥呀,还不去开门?这可是祖宗留下的大门呀,砸坏了我死了都没脸去见列祖列宗。”

    三嬷嬷冷哼,她听着这话就来气,这大门可不是他一家子的,也有他们三房一份子,可现在,不得不断亲!

    “唉,我们娘俩的命咋这么苦呢。”三嬷嬷眨了两下眼,那泪就下来了,她一个寡妇拉扯大两个孩子容易吗,孩子就是她的命呀。

    香兰也呜呜地哭,“娘,不哭,咱们家去吧。这里我这辈子是再也不来了!”

    趁香禄林去开门之际,三嬷嬷看着洛宝田道:“他里正叔啊,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你说我这亲该不该断?我那大哥的儿子你也知道,玉林是个好孩子呀,就是命苦,自小没了爹娘,如今想祭祖都没了祖宗呀。我不想让我的孩子也成这样!你就给个话吧。”

    “唉!”洛宝田知道今儿他是逃不过了,便点了个头,“好,香氏祖老面前我去给三婶作证。”

    “真是帮大忙了啊,他里正叔,这事就全靠你了。”三嬷嬷对他谢了又谢。

    香玉一直在边上冷眼旁观,从这事上来看洛宝田这个人还行,虽有些小毛病但为人的大方向没错。怪不得谭墨有事愿意找他帮忙,果然啊,他的眼光还是很毒辣的。

    没多时,洛腊梅家的人来了,看到洛腊梅这个样子,一家人登时发了狂。

    大嘴媳妇将外衣披在洛腊梅身上,大叫道:“腊梅呀,这是咋回事,你跟娘说,娘给你作主!”

    洛腊梅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又一个扑倒在娘怀里的女娃儿,“林书哥他,他欺负我。”

    洛大嘴跟洛虎子是一个脾气,一听这话立马四下里看。

    洛虎子今年十三,跟香木一样是东家嫌西家厌的人物,一指香雪未闭门的闺房道:“爹,人在里头。”

    洛大嘴二话没说就冲到屋去,把还在晕乎状态下的香林书拖了出来,挥起钵大的拳头就要打。

    洛腊梅一看吓得大叫,“爹,别打,别打呀。”

    洛大嘴扯着还软的香林书,瞪眼道:“咋?这小子欺负了你,你还护着他?看我不打死他!”

    “爹!”洛腊梅冲上前去抱住香林书,恳求道:“爹,别打。我已,已经是林书哥的人了,你打死了她,我不得守寡吗?”

    “唉!”洛大嘴没办法,他也是个疼闺女的,只得给了香林书一巴掌。

    就是这一巴掌把香林书打醒了,他看了看周边的人,脸面变得惨白,大叫一声跑到自个儿的房里关上了门。

    香玉一愣,心里不禁有些失望,还以为香林书是个人精呢,原来也只不过是个十六岁少年罢了。

    说实话,她对古代人早熟的认识又上了一个新高度。这才十六呢,若放在现代那就是最多高中生吧,这都谈婚论嫁了,还把事都办了呢。

    三嬷嬷突然冷笑道:“呵呵,这真是报应,我呸,活该!香老二,你给我听着,明儿咱们就去香家祠堂,我们三房要跟你们二房断亲。兰儿,咱们走!这家里我们再也不会进一步了。”

    香兰点点头,娘俩相互搀扶着往外走。

    三嬷嬷对香玉小声道:“过两天我去谭猎户家找你,可别走了!”

    “嗯。”香玉点头应下,这几天她忙着呢。

    临走之时三嬷嬷狠狠地瞪了一眼刘山跟爷俩。

    老香头老两口子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竟然说不出撒泼的话来,眼看着三嬷嬷母女俩走了。

    洛腊梅一家看到香林书就这么走了,自然是不依不饶的,又是吵又是闹地上前撕扯着香家还剩下的四人。

    谭墨跟香玉站得远远的看热闹,他们跟老香家的事还没完呢,若是能第一时间拿到香玉来到洛香村时的穿戴,也就能完全跟老香家断了关系了。而且香玉想做个黄雀,来都来了,不捞点,实在对不起今天的遭遇。

    刘山跟爷俩也站在一边看热闹,他们和老香家的事也没完,不要回点银子他刘山跟咽不下这口气。还有那个香兰,那也是个苦命的娃,他们老刘家是敢做敢当的人家,这事一定得给人家姑娘个说法。

    虽然三嬷嬷没说啥,但他刘山跟知道三嬷嬷的能耐,秋后算帐的事他见过不少,可不能得罪了稳婆呀。

    刘石头的心终于转过来了,短短一天,在他眼里的女神就成了泥人,要多失望有多失望。这样的姑娘他不敢娶,同时脑海中又想到了抱香兰时的感觉,香兰容貌顿时在脑海挥之不去。

    而香家二房的哥俩这会却是躲在没人的厨房里大吃特吃,吃饱了再往罐子里藏。

    香远啃着个鸡头,口齿不清道:“哥,咱不去帮忙?虎子一家在打小姑他们呢。”

    “不去!”香木将能吃的,好吃的都划拉到粗瓦罐里,“你没看到香山他们也没出去?咱爹娘也没回来?出去挨打呀,长点心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