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5章 拿银子赎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6本章字数:3090字

    “你,你这是要挟!”香雪一愣,继而指着谭墨大叫,“里正大叔,这人不安好心,我看你还是把他赶出村子得好,省得将来惹祸上身。”

    洛宝田本就是一肚子火,被香雪这么一说,立即爆发出来,他指着老香头一家子,冷声道:“老香叔啊,我叫你一声叔是看在同村的份上。这些年你们家出的龌龊事还少吗?三年前香玉是怎么被木头爹拖着来的,村里人都看到了,她身上的穿戴也都记得清楚明白。

    香雪这妮子这么说是咋回事?是嫌我这个里正做得不好是吧,那行,我给你家妮子她敢接吗?今儿,你们要是把香玉当年的穿戴好生拿出来,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今儿这事没看到过。咋样?”

    “这,这!”老香头没想到香雪这么一说竟然让里正对他们家有这么大的意见,刚才在喝酒时还说洛香村就靠他家林书了呢。

    老香头立即堆起笑容道:“他,他大叔你消消气,雪儿这妮子不懂,过后我大耳刮子抽她。要说,香玉当年的穿戴呀,我是真没见到。”

    他说的也算实话,那东西都攥在香雪和大李氏手里。

    “哼,这咱管不着,咱只要那些首饰。”

    洛宝田也豁出去了,他算是看出来了,老香家的人真不靠谱。连最有前途的香林书也不是个东西,单看他处理洛腊梅的事就知道了,算计到了极点,连有没有身孕都算计到了,这不是在变相地说要是洛腊梅有了身孕那他就不打算定亲了吗?就是让她打胎,真是狠呀。

    大李氏一看说理不成,便来了撒泼,脖子一梗道:“没了就没了,吃了咱家三年,还想让咱老香家赔银子,没门儿!”

    香玉气得不行,可东西在人家身上,她又不能抢,只好恨恨地说:“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们不讲情面了。”

    “别,别!”老香头急了,别看他平时不管事,但大事门清儿。今儿这事他们家不占理,要是小儿子的事传了出去,这一辈子都别参加科考了。

    不科考他怎么作老太爷?便大吼一声,“都闭嘴吧,去,找找去,有多少都拿出来。”

    香林书脸色难看地盯着香雪,幽幽道:“你也想绝了我的科考路吗?”

    “不,不是的,小哥,我不是这个意思。”香雪怕极了,深怕他误会,连连诅咒发誓。

    香林书冷笑道:“既然不是那还不快把东西拿出来!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都藏在哪里?”

    “小哥我……哼!”香雪一跺脚,拉着大李氏进了闺房。

    这里的人只有香禄林很没存在感,但他却会刷存在感。看到事情有些僵,便笑着给谭墨和洛宝田端了一碗茶,劝道:“你看这事都过了多年了,弄没了也是有的。”

    香玉冷笑连连,“若是普通衣物没了也就没了,这么贵重的首饰也能没了?是你太不相信这家女主人藏宝贝的本事吧。”

    香禄林是个大男子主义,最是看不惯女子顶嘴,香玉这么一说,立即皱眉,呵斥道:“香玉你这妮子咋顶嘴呢?长辈们说话有你插话的份吗,真没教养。”

    谭墨怒了,将手中的茶碗“啪”地一声捏破,单手来回捏着,没有想象中的鲜血横流,只有茶水跟瓷片变细了的末子落下。

    “没教养?你在说谁呢?香大跛,论没教养哪个比起你家妹子。你说是吧?”谭墨冷冷地语调,配着手里的动作着实吓到了不少人。

    香禄林吓得嘴角直抽抽,呵呵干笑着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而洛宝田正要喝口茶水润润嗓子时,谭墨来了这么一出,差点没把他给呛着,手一抖茶碗直接摔地上了。

    香林书的眼皮也直跳,都说谭猎户能打死老虎,在这家里除了二哥信外没人信,看来,这并非空穴来风啊。

    他低下头眼珠子一转,立即改变了对香玉的对策,看来是压不住了,那只有拉拢了。都怪家里的无知妇人,若是他定不会这么对香玉,养在身边能赚钱的义女比什么都强。

    老香头则吓得直接跑屋里催那娘俩了,没多时,香雪捧着香玉说的那些首饰出来了。

    但她又演了一出临时反悔的戏码,“想要这些首饰好说,但得拿银子来买。去钱庄存银子还要给钱呢,何况是我们都香家。”

    香玉咬着嘴唇没说话,那些首饰真的唤醒了原身深藏的记忆,可那记忆都是苦的。虽是如此,也只有自她从河边醒来时的记忆。

    记得那时已经是深秋了,香玉被冰冷的河水冻醒,脚上只穿了一只鞋。她茫然四顾,根本不知道这是哪里,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来。

    被洛香村的一群半大孩子围观,不时哄笑两声,引来了更多人围观。香玉吓得蜷缩在河边哭。

    有人问话她也不答,大家都当她是个哑巴,但身上的穿着却是着实吸引眼球,有大胆的就打起了香玉的主意。

    但这些人都没有香福林大胆,他刚好去镇上喝了点小酒回村,路过河边看到香玉的穿着就起了歪心思,上前拉着她就走,口里骂骂咧咧地说她乱跑,不好好在家里呆着跑出来丢人现眼云云。

    香玉以为这人认得她,没多作反抗便跟着走了。

    可是来到老香家才是真正跳进火坑里了,香雪看她身上衣衫漂亮,还有首饰好看,当着全家人的面就扒下了她的外衣,连耳坠子都生生地扯下,弄得香玉耳朵都流血了。

    香林书回来看到玉兰簪及金锁上的刻字才知道,她叫香玉,正好这家人姓香,便就这么叫了起来。

    往后的记忆中她再也没见过那些首饰,止到现在的香玉接管了这具身子。

    “好,我给!”想到这里,香玉心中一阵发苦,原身之所以能坚持下来就是想拿回这些首饰,好找到自己真正的家人。

    “香玉!”谭墨皱眉,心疼极了,“这本来就是你的东西,不必给银子。”

    香玉摇头,“不,香雪说得是,存银庄还得付银子呢,何况他们将我的这些首饰好好地收藏了三年呀,真不容易。”

    这话多是讽刺,可香雪和大李氏没听出来。

    香雪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大笑过后道:“二百两银子,一个字儿也不能少。”

    香玉心中一痛,问道:“我的衣裳跟鞋子呢。”

    香雪哼道:“穿破了,扔了。”

    “那你要不要赔我衣裳的银子呢?”香玉淡淡地说。

    “我呸,不想要就不要装作很有银子的有钱人,真让人看不起!”香雪抢词夺理又理直气壮道。

    她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听得洛宝田连连摇头,心黑呀,二百两,农家人一辈子也赚不了二百两呀,这不是要了香玉小姑娘的命吗?

    哦不,是谭猎户。

    在他看来,香玉的银子都是谭猎户的,不由得为谭猎户可惜,这小子打扮起来真的不赖,为啥就看中了香玉这个孤女呢?

    香玉心累了,不愿再跟他们计较,便道:“好,我给。还是老法子,把东西给里正叔,谭大哥,你去验验是真是假。”

    香雪冷笑,“就他?见过金子吗?这可是金锁。”

    “那也不是你的。”谭墨反唇相讥道,他可是出身名门,这些个首饰也不是没见过,是真是假一摸便知。

    谭墨从头到尾看过一遍,特别是刻有香玉二字的金锁,点了头后,洛宝田竟然直接上前接了过来。

    香玉也拿出了二百两银票道:“这银子我不是给你香雪的,而是给我们村里第一位童生的贺礼,祝君步步高升,早日光耀洛香村,就算是赶考的盘缠吧。”

    香林书动容了,冲着香玉认真地拱了拱手,“多谢!”

    老香头跟大李氏心里真不是个滋味,早知道香玉这死妮子是个会赚银子的,怎么着也不该把她给分出去呀。

    洛宝田将东西分给双方,叹道:“好了,今儿这事不光彩,但我心里有数。我这眼也没瞎,香玉和谭猎户都是个好的,说不得咱们村以后得靠他们才能过起来呢。老香叔啊,家和万事兴,这家不和说啥也没用,我走了!放心吧,不该说的咱不会说一个字儿。”

    香玉跟谭墨也一道离开。

    二房的人这才敢进门,谭墨出门前冷冷地瞪了一眼李二楞子,吓得他差点跌倒。

    李二楞子是打定讹上老香家的主意了,他在门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好像香雪那坏妮子又讹人银子了,怎么也得抠出点来给他才行。

    香雪开心地将银票往香林书手里一塞,笑道:“小哥,进京的盘缠有了。”

    香林书咬牙接过银票,冷冷地看了一眼香雪,什么话也没说直接回房。

    香雪也知道今儿这事伤得小哥不轻,但她也把银子给了他呀,这可如何是好?她只有作个秀才或是举人的妹妹才能嫁得好呀,看来以后还得出点血才行。

    好在,她还留了个心眼。香玉的衣裳和那一只鞋可没丢,还好好地躺在柜子里呢。待以后需要银子了,再拿出来卖。

    哼,她就不信香玉会不乖乖的掏银子。真是亏了,早知道就把首饰也留一两样了。

    天色渐黑,农家人也都开始生火做饭了,可是洛腊梅家却没动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