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7章 三爷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6本章字数:3117字

    有了香玉的灵泉水,再加上掺了许多沙子的土壤,湿度最适合育苗了。第五天就全部出了芽。此后一天一个样,到了第十天,小苗们长得有巴掌高,可壮实了。

    这些日子阿福每天都喜得不行,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呆在地里,看看这个苗,浇浇那株苗,“香玉啊,这种子长得真好,比我种的那些强多了。”

    香玉笑道:“我跟谭大哥买的好种子自然长得好了,不过,还是还是福伯照料得好。”

    “呵呵,这育苗的法子好,平日里咱都直接种下去,不牢靠呀。”

    香玉笑笑不再多方,心道:“其实她在这方面也是个半吊子,以前只种过一些常见的草药而已,一开始也是这样育苗的。”

    想到这里又道:“这样出来的苗好挖,省得土太粘把根都弄断了。”

    戳戳松软的沙土地,阿福道:“可不是,这样育苗根长得好,等到好土里,只要水肥跟得上,根、苗就都健壮了,不用担心。”

    “福伯说得是。”香玉适时地恭维两声。

    这十天来他们三人相处得极好,大院里每天的笑声不断。

    十天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情,在这期间香玉去了趟洛蔓儿家,这家人如今过比先前要清苦些。家里好吃的基本上都被她那无良的大伯一家给弄走了。

    可是一家人的精神状态还是极好的,洛婶子还胖了一圈,肚子也有些显怀了,她算是看清那家人的嘴脸了。该吃吃该喝喝,不吃不喝留着喂那不知足的人?

    不过,洛蔓儿还是叹道:“现如今就是我爹还有点转不过弯来,不过他也知道要养儿子,捣艾绒可勤快了。”

    香玉很高兴看到这一家人的变化,劝道:“凡事想开点,坏人自有坏人磨,咱且看着。最重要的是别亏待了自个儿的身子。”

    她取走了百十根清艾,将银钱给了洛蔓儿,她觉得这家里还是蔓儿管着钱最保险。有着极品亲戚,总得防着点,何况老爹又是个孝顺的包子,老娘算半个包子。

    小丫头着实不容易,便约好了几天后一起来谭家帮忙。

    而在这十天里,谭墨是真的将门前大路修到了村头,再也不用赶着马车从村里走了,洛香村的人也就少了一个谈资。

    但谭墨却又给了那些长舌妇们来了个谈资,他将村南那片空地着的荒全买了下来,包括先前香玉捞鱼的小池塘。方圆有十几亩地,由于靠近南山,只二十两银子便到手了。

    然后他也不闲事多,直接让人围了道墙,上了道门。而谭墨以前的院子算作内院,外面的都是外院。

    香玉为此呵呵笑了好几天,看来谭墨真的想在这里盖个大房子,让她安心做个地主婆呢。

    转眼间十天已到,洛蔓儿准时来帮忙了,一来就数落香玉养的小灰。

    “香玉,你那叫狗吗?我咋看着像狼呢,尾巴都掉在地上了,要不是还小,我恐怕会吓得走不动路。”

    小灰长得并不高大,比普通的小狗壮实些,身上的皮毛油光水滑的,越来越往黄色发展。若是在阳光下远远看去,还会闪着金光。

    香玉上前拉着她的手道:“别怕,小灰可聪明了。没我的命令它从来不乱咬人,嘴叼着呢,一般东西不吃。”

    洛蔓儿瞪着眼睛好一阵无语,“敢情我的肉是臭的,连小狗都不吃了。”

    香玉笑着将她拉到了育苗地里,凑到她耳前小声道:“跟你说个秘密,这事就你知道就成。”

    “啥事?我保证不说。”洛蔓儿也来了好奇,同样小声道。

    “我家小灰真是一只狼。”

    洛蔓儿小嘴一撅,不信道:“逗谁呢?就凭你这胆小的妮子敢养狼,我头一个不信。”

    这会儿轮到香玉无语了,她说实话咋没人信呢,刚才这丫头还说像狼呢。

    外院够大,也够空旷,可以让小灰来回撒欢了,倒是那些散养的鸡遭了殃,眼见地瘦了不少。不过,小灰是不会吃这些俗物的,吓吓笨鸡们而已。

    还是那句话,除了空间出产,它啥都不吃。

    这时,阿福从屋里将刚编好不久的大簸箕,大筛子抱了出来,打招呼道:“哎呀,蔓儿丫头来了啊,今儿要受累了。”

    “不累不累,不就是移个苗吗,累不着。”洛蔓儿笑道,她也是做惯这些活的姑娘,蹲在地上挖点小苗哪里能累着。

    外面的短工们已经到齐了,正好十个人,争取一天内将这些菜跟花苗都种下。至于花生米跟粮食地估计今天还做不完。

    移苗也是个技术活,不但保证苗株的根茎完好无损,还要在根部留下一定量的土,挖出苗来的时候要轻轻地将根部的沙土握一握,这样不容易散开。

    由于挖出来就往地里栽,也就没在根部洒水。其实谭墨昨天已经带着这十个短工运水将地里都浇了一遍,今天只要栽好后再浇一点混有灵泉的水就行。

    一旦开工便忙活起来,十个短工都是种田的一把好手,就他们三人挖苗堪堪供上,一点也不轻松。

    洛蔓儿怕耽误事,一个劲地说:“早知道这么忙,我就叫我娘来帮忙了。”

    香玉连忙制止,“这可不成,洛婶子需要休息。”

    “挖个苗,没事的。要不,明儿我让我娘也来。”

    “不成,真不成。今儿这苗就能种好了。慢慢来,不行咱们明儿再来呗,可不能太累了。”香玉起身活动了一下有些僵掉了的脖颈跟腰肢,道:“天色不早了,我得做饭去。”

    洛蔓儿拍拍手道:“我帮你,十几个人的饭你一个人要做到啥时候?”

    小姐俩说话之时,阿福一直笑呵呵的。自从香玉来了后,家里就有笑声了,二少爷也变了个人似的,一切都往好里发展,他别提有多高兴了。

    “你们去吧,我一个人就成,这不还有不少吗?”阿福指了指已经挖好的四簸箕苗道,“要是供不上就让他们先担水浇苗儿。”

    “说得也是,就这么定了。蔓儿,咱们做饭去。”

    来到东屋,早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鸡汤味儿,洛蔓儿咽了下口水道:“香玉你这个妮子咋那么不会过日子呢,这是给他们喝鸡汤啊。”

    香玉笑道:“是啊,一早起来就炖上了,整整一大锅,大馒头昨儿跟福伯一起蒸好了,管够。人家来咱家做短工不容易,一天就管一顿饭,得让他们吃好才行。”

    “唉!”洛蔓儿羡慕道:“连我都想做你们家的短工了。”

    “好了,快来帮忙。把这些小葱洗了,切成末,等会儿让他们这些人先喝碗鸡汤。我来切肉,咱来做大锅饭。一会再把鸡汤装盆里凉着……。”

    香玉一忙起来嘴里就说个不停,这个,那个吩咐得极有条理。洛蔓儿也是个省心的,从来不问为什么,照作就是。这也是香玉在他们家那段时间小姐俩练出来的默契。

    大锅饭做起来省事,但想做好却也不容易,只有一口大锅,不得不算计着来。

    小锅里先烧水,大锅开始炒菜,好在小姐俩都是手脚麻利的,前期工作做得足,这炒起来也快。

    要说什么菜最是解馋又下饭,那当属回锅肉了,肉片子肥中带瘦,加上青椒跟蒜苗,味道真的很不错。

    大锅菜可不能都是肉片,香玉又切了不少白菜混在里面,饶是这样也是香味四溢,看得洛蔓儿的肚子都咕咕叫了。

    其实回锅肉除了用肉跟青椒要讲究些外,不难做,关键是油水多,让常年吃不到一点荤腥的人胃口大开。

    考虑到吃不了辣的人,香玉准备了韭菜炒蛋,其他的两个就是素菜了,醋溜土豆丝跟蘑菇素炒小青菜,每一样的油水都挺足的,加之香玉的手艺不错,里面也混了些空间产的菜,那味道自不用说。

    菜都装在大盆里,她们开始用大锅热馒头,这时小姐俩才能松口气。这顿大锅饭用了半个多时辰,两人像打仗似的费了老大的劲。

    “蔓儿,我出去叫谭大哥他们回来吃饭,你就在这热馒头就成。”香玉说着就出了东屋的门,又道:“福伯,好了,咱们收拾下吃饭吧。”

    “好,香玉去叫人,我这就摆桌子。”阿福笑呵呵道。

    他们的院子够大,将四张大桌子摆在院里就成。

    也正因为院子够大,香玉出门要走好长时间,好在小灰跟着她身边打转,一人一小狼打闹着也就出了门。

    但是一出门却发现来了位不素之客,此人像是刚下马车的样子,那马车也是极好的,纯黑色,无一装饰,只木料上雕刻着的吉祥纹。

    年掌柜在他面前十分恭敬,不时地解说着什么。那人看样子和谭墨差不多年纪,只是那一身气派,那衣衫及腰间挂着的玉珮,一看就不是泛泛之辈。

    香玉的突然出现也让那年青人很意外,她在打量他的同时,年青人也在打量她。

    年青人身形偏瘦,但生得极好,英俊的面容中透着贵气,用面如冠玉来形容不为过,但那双丹凤眼眯起来时却又闪现着狡黠,隐有痞气闪现。

    “年掌柜,这是……?”香玉不知道这人的来头,便微微福了福身问道。

    年掌柜这才像回过神来似的,呵呵笑着介绍道:“这就是秦三爷,刚从府城回来,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