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章 热闹也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6本章字数:3164字

    年掌柜伸着手想为他口中的秦三爷介绍香玉。

    可那秦三爷却是拿手中折扇一摆,打断了年掌故的话,丹凤眼一眯,笑道:“让爷来猜猜!”

    他围着香玉来回转了个圈,看得香玉头皮发麻,这人是谁呀,好没礼貌!

    年掌柜在一边不住地冲着香玉作揖,苦笑不已,他家三爷的话谁不敢听呀,只是委屈香玉姑娘了,怕是一见面就会被数落一通。

    秦烈最终呵呵一笑,“爷猜出来了,你定是谭墨那家伙的丫头。唔,长得还行,出落得也水灵,伺候小墨绰绰有余!”

    香玉一听这话立马皱了眉,她最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拿她当伺候人的丫头,所以不管这秦三爷是谁,跟谭墨又是什么交情,只要他一天不改口,她香玉就决定无视他。

    打定注意,便将视线从年轻人身上收回,她上辈子见过的美男子多了,这位虽然长得不错,可还没到迷倒她的地步。

    香玉直接朝着年掌柜一笑,说道:“年掌柜,酒楼一定很忙吧,今儿是谭大哥去送的菜,那菜可还成?”

    “成成!哪有不成的道理呀。我这不是……,呵呵!”年掌故也是个人精,立马就明白香玉的意思,说到一半便呵呵笑着不再说了。

    香玉又道:“那成,你来的正是时候,我们刚做好午饭,若是不嫌弃的话就留下来一起吃吧。”

    年掌柜也是个好吃的,自然知道香玉会做菜,便想也没想地应下,“那敢情好,我老年有口福了。”

    香玉笑道:“不过是家常便饭,馒头跟鸡汤啥的都装了好几大盆呢,放心吧,管够。那年掌柜就先屋里歇着啊,我去叫谭大哥他们回来吃饭了。福伯在呢。”

    “好好,香玉姑娘慢走。”年掌柜极有礼貌地拱拱手点点头。

    “小灰,咱们走!”香玉带着小灰快步出了门,当真是没看一眼秦三爷。

    她觉得这位秦三爷一定是从京城来的,一开口就是京片子。这个大明朝可不是她所理解的大明朝,不但皇帝姓秦,而且还是地道的北方人。京城可以说就是他们的老家,京腔京调才是此时大明朝的官方语言。

    “姓秦?”香玉的小脑袋瓜子转得飞快,“莫不是京中某位大人物的公子哥儿?看样子是,张口闭口的小丫头,你才是伺候人的丫头呢!”

    她知道谭墨原先也是京城人士,但年纪不大便落户在洛香村,平时说话也基本都用这里的土话,口音跟村里的泥腿子们没啥区别。

    香玉觉得这样很好,这才叫入乡随俗,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若是遇上这位秦三位,呵呵,无视之,刚刚好!

    秦烈本来是以一副十分优越的身份来的,听说谭墨要跟他做生意,所以说起话来就有些飘飘然。想让谭墨开口求人可真不容易,不多找点存点感实在是对不起自已。

    但是还没踏进门口便被一个小丫头彻底无视了,他心中郁闷不已,将手中折扇啪地一声合上,冷声道:“谭墨这丫头不行,没想到谭墨混到这种地步,吃饭竟然要用盆?难道他变肥了?”

    对于自家主子时不时的不靠谱言论,年掌柜是深有体会,笑着上前道:“三爷,您误会了。刚才那位小姑娘就是小的在信中跟您说的谭少爷的未婚妻,您这两天吃的菜都是她种出来的。她说用盆装着不一定是要用盆吃,这农家灶台少,做十几个人的饭自然得多做。”

    “是她?什么十多人?”秦烈深皱眉头,继而摇头,“这小姑娘太小了吧,跟谭墨配吗?不成,不成!”

    年掌柜苦笑道:“听说快十四了。小的也这么觉得,可谭少爷喜欢啊,别看香玉小,懂得可真不少。”

    秦烈冷冷地扫了他一眼,“那么说,你也觉得他们两个很般配了?”

    “不不不,小的没那么想。”年掌故急忙说道:“要说这事还是小齐大夫最了解,要是让他搭车来就好了,这车那么大。”

    年掌柜越说声音越小,他不敢呀,自家主子就这毛病,一言不合就耍小脾气。

    “哼!”秦烈哼道:“别提那小子,有这么好玩的地方不早点让爷来,还让我住在满是药味的药铺,真当爷好糊弄呀。”

    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传来,秦烈口中的那小子来了。

    齐震跟药一下马后,直接进了谭墨家的大门,齐震同样没有理秦烈。

    药一是个小厮,主子不理睬可以,他不行,便恭敬地行了一礼,说道:“三爷,我家少爷今儿个心情不大好,还请您见谅!”

    “哼!”秦烈冷哼一声,跟着进了门。

    年掌柜一挥手,一个年纪不大眉清目秀的小厮跟了上去。

    香玉带着小灰越走越快,不过一刻钟便找到了谭墨等人,一个招呼,大家都在水桶里洗了手,嘻嘻哈哈地跟着谭墨往回走。

    香玉走在谭墨身边,小声道:“有一个自称三爷的人来了,他是你以前跟我说的合伙做生意的人吗?”

    “秦烈?来得还算及时。”谭墨眉头一皱,继而笑道:“时间刚刚好,待他将一切办好后,咱们的薄荷啥的也都长成了。”

    香玉却没他这么乐观,撅着小嘴道:“是吗,那个三爷说我是伺候你的丫鬟呢,我没理他。”

    “做得好,不用理他。”谭墨对此一点也不意外,拉着香玉走得飞快,说道:“那小子就是那德行,放心吧,他是个爱吃的,有空多给他弄点吃的就成,保管把他收服的服服帖帖的。”

    香玉笑了,“这也行?看得出来,秦三爷的出身极好。”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他的身份不要问,就当他是你的大树好了。”谭墨笑道。

    香玉一愣,“大树?”

    谭墨解释道:“你不是常说,背靠大树好乘凉吗?把他当棵树就是。”

    “哈哈,这也行!”香玉乐了,真没看出来,谭墨也有如此幽默的一面。

    两人走得很快,以致于那些短工们都有些赶不上了。

    谭墨是习武之人,香玉因为灵泉的滋养也是身轻体柔的,走点路感觉不到累。

    看他们跟不上,谭墨道:“小灰,别乱跑,老老实实地给他们带路。”

    小灰呜呜两声,跑向短工们面前,冲着他们呜呜乱叫。

    短工们顿时哈哈大笑起来,领头的方脸大汉道:“这狗咋不会叫呢,真是个笨的。”

    “哈哈哈!”

    大家都笑了起来,好在小灰听不懂他们的话,老老实实的带路。

    香玉跟谭墨快跑到大门前时这才觉得不对,一下子挣开谭墨的手道:“哎呀,你这人,让人看见多不好。”

    其实香玉觉得这么住在谭墨家也不好,他们还没成亲呢,不知村里的人都传成了什么样子。

    谭墨不以为然道:“管那么多做什么,好了,快点进来吧,也不知道那两人吵成什么样了。”

    “两人?”

    谭墨重新拉住她的手道:“秦烈来了,怎么会少得了齐震?哦,对了,你的草莓可以拿出来做点好吃的给他们,就说是跟我在南山里找到的。”

    香玉点头,“好,你说咱们把院子里的地开出一些来种草莓怎么样?这果子很好吃。”

    “好,你喜欢咱就种。还有葡萄,真想喝你酿的葡萄酒,这个还有多长时间能喝?”

    “还过段时间吧。”

    “那行,暂时不要跟那俩吃货说,要不然可没我们喝的。”

    “嗯。”

    ……

    两人有说有笑,拉着手来到内院,所到之处就像是从两人身上自动生发出了粉红泡泡一样,满是温馨。

    内院,洛蔓儿跟阿福站在一边尴尬无比。

    洛蔓儿没想到两个穿着打扮如此体面的公子会你推我一把,我推你一下,最后竟然相互扭打起来。

    偏偏又不让人拉,不让人劝的。这可苦了他们这些看热闹的人,是笑好呢还是憋着好呢。

    年掌柜跟两个公子的小厮也是毫无办法,他们家的主子就是这个德行,咋办?憋着呗!

    谭墨进内院门,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

    齐震扯着秦烈的头发,咬牙道:“你放手!”

    秦烈揪着齐震的耳朵,冷笑道:“你先放手!”

    “都给我住手!!”谭墨身形一晃来到他们中间,一拍一拉间将两人分开,“这是我家,成何体统!!”

    “哈哈哈!”香玉实在是忍不住了,大笑道:“我以为,我以为你们跟我们这些泥腿子不一样呢,原来掐架时还是一样呀。”

    香玉一笑,洛蔓儿也笑了起来,可不是一样吗?就差干翻对方在地上打滚了。

    这一笑让两个公子哥儿脸红了,同时瞪了她一眼。

    香玉撅着小嘴才不怕他们呢,便拉着洛蔓儿开始盛菜。药一很有眼力劲,主动上前帮忙,“香玉,我来帮你。”

    年掌柜一个眼神,秦烈的秀气小厮也上来帮忙,“咱,咱也来帮忙。”

    这声音很细也挺柔的,加上小厮长得眉清目秀的,香玉有种把他当成姑娘家的感觉。

    “好啊,这位小哥是……。”

    “您叫我小邓子就是了。”小邓子呵呵笑道,脸上还个小酒窝呢。

    香玉挺喜欢这秀气的小伙子的,便带着他们进了东屋,吩咐道:“那咱们就一人一盆菜,用大海碗装,每样菜都放两碗。”

    看他们进东屋后,秦烈咧嘴道:“大海碗?小爷我可不吃这种粗饭。”

    香玉也听到了这话,同样大声说道:“行,那一会我做的草莓果盘就不给你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