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章 咱用美食服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6本章字数:3129字

    “草莓?”秦烈疑惑地看着谭墨,“那是什么玩意儿,能吃?名字真怪!”

    在古代,草莓没有被广泛利用,有也只有野生的,乡野之人吃着玩的,从来没当作正规水果来食用。

    但野生草莓是极多种类的,营养也是极好的。只是有的人叫这东西“蛇莓”,一般人还不大敢吃,为何?

    只因乡村之中有这么一个传说,话说蛇莓这东西是因为蛇经常从这里走才有的,长出来的红果子也是蛇亲过的,是蛇吃的,所以不敢吃。

    事实并非如此,现在食用的草莓也是从野生过来的呀。这可是非常好的水果,各种营养价值没得说。

    经过空间的滋养,近三个月来野生草莓也有过几茬了,果子也是越来越大,味道自不用说,比香玉在现代吃的那种超大的草莓好多了。

    这可是纯自然无污染外加富有灵韵的果子,要不是秦烈是谭墨的朋友,就冲他那拽样,香玉也不想给他吃。

    谭墨咳嗽两声道:“你不是不吃吗?问那么多干啥!”

    “啊?”秦烈皱眉,“你怎么说起泥腿子的话来了,真让人不适应。”

    谭墨笑着,帮香玉几人将菜摆好,说道:“这里是乡下,住在这里的自然是泥腿子,你是城里人不适应也是应该的。那草莓也是泥腿子吃食,不吃也罢。”

    秦烈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瞬间没了气,但对年掌柜还是很强势的。丹凤眼一瞪,气势大开,一切尽在不言中。

    年掌柜立马呵呵笑道:“三爷,小的那份给您吃。”

    “哼!”秦烈的扇子刷地一下子打开,扇呀扇。

    而年掌柜立即给他搬来一张舒服的椅子,伺候他坐下。

    一边的齐震撇撇嘴,这家伙最是会享受,幸好行三,要不然,天下百姓有样学样就惨了。

    “谭墨,你家短工还没回来?我都饿了。”

    看着一桌子菜,齐震的口水就下来了,他是知道香玉的手艺,也知道她不管吃饭的是谁,都会尽心尽力地做好。实则是超级期待香玉说的草莓水果拼盘。

    香玉听到这话,将最后一盘菜放好,笑道:“快了,如果不嫌弃的话,你们再开一桌,菜还多着呢。想来你们几个一桌一样菜只放一盘就好。”

    原想着他们这十四个人四桌绰绰有余,可没想到又来了五个吃白饭的,没办法只好再匀出一桌来。

    齐震撸了撸袖子道:“那就来吧,还等啥?”

    阿福笑呵呵地跟齐震再去拿桌子,好在家里的板凳多,竹编也多,两下里一搭便是一张桌子。

    桌子搭好,饭菜摆好,短工们也都跟着小灰来了。

    为首的方脸大汉看到一桌子菜直咽口水,不好意思地说:“这,这太丰盛了,咱们干得活又不重。东家真是……,”

    谭墨笑道:“说哪里话,赶紧坐下吃,吃好后咱休息半个时辰再接着干,今儿得把这些苗全种好才行。”

    短工们一个劲地保证道:“包在咱身上了,保证不耽误东家的事儿。”

    就这些大家坐在一起开吃,十个人分成三桌,凑合着吃。剩下一桌分给了阿福和两个小厮,他们吃得少,将多了的菜又给了短工们。

    这最后新搭的桌子就是谭墨、秦烈、年掌柜和齐震四人,香玉则拉着洛蔓儿去了厨房。

    “走,蔓儿,咱们吃好吃的去。”

    菜都是足足的,小姐俩也饿了,就在灶台上吃了起来。农家人一般情况下,有外人来吃饭时,女人们是不上桌的。

    老香家的人不是都分桌吃吗?那是学着大户人家穷讲究。

    洛蔓儿是知道这个不成文的规矩的,也就没觉得哪里不对,至于香玉则是入乡随俗,何况小姐俩在东屋里吃完饭还要做水果拼盘呢。

    这顿饭,洛蔓儿吃的满意极了,抹抹嘴道:“饭后喝碗鸡汤,这日子过得真是赛神仙。”

    香玉笑道:“这鸡是山里的野鸡,拿来炖汤再合适不过了。”

    “嗯,作个猎户也挺好,至少不缺肉吃。”洛蔓儿笑着帮香玉收拾碗筷,问:“啥叫水果拼盘?”

    香玉道:“一会你就知道了,等我一下。”

    她装作去西厢房拿东西,实则直接去空间摘新鲜水果了。

    如今空间里的桃树杏树可都接过一茬果实了,现在又是开花的时候。她拿了不少吃过后的杏核,当然存起来的桃跟杏也拿了不少。

    最多的还是草莓,它是今天果盘的主角,红豆、花生也是有的,最后又摘了一把新鲜的薄荷叶子。就这样,提了一小篮子的果实出了西厢房。

    路过谭墨他们时,这一桌上的人吃得不要太欢快哦。

    齐震不必说,连秦烈这个吃饭讲究的人也是吃得满嘴流油,大喊辣的同时举筷如飞。

    药一是吃惯了香玉做的菜,吃起来也就没那么夸张,只是小邓子不一样,他长得像个姑娘,吃起来也是很矜持的,但嘴里菜就是没断过。

    “呵呵,这菜咋做的呢?香玉姑娘应该把方子卖给咱秦氏酒楼,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谭少爷您跟她说说。”说这话的只有年掌柜了,商人眼里看到的只有利。

    其实回锅肉真的不难做,但有一步很关键,那就是在切肉之时要先将五花肉块加料子放水里煮成八九成熟后,再切肉片放锅里炒,当然大酱不能少。总之一道菜的好坏,就体现在这样的细节上。

    谭墨摸着下巴笑道:“这事儿香玉说得算。”转身瞪了一眼秦烈,“听说你把香玉当成伺候人的丫头了?别总拿那种眼色看人。”

    秦烈撇撇嘴,知道谭墨这是秋后算帐来了,咽下一片极入味的回锅肉片,嘟囔道:“不是我说你,你真打算娶一个乡下妞?”

    “香玉不是乡下妞,是我看中的女子。”谭墨再次狠狠瞪了一眼秦烈,眼神凌厉。

    秦烈不以为然道:“好啊,那咱们拭目以待吧。别以为你眼大就能瞪我,我也不是好惹的。不过,你真不打算回京了?相比于京城这里就是深山老林。”

    谭墨冷哼,“住在深山老林才配叫泥腿子不是吗?你呢,怎么也来深山老林了?”

    “还不是你的一封信?说什么有笔大买卖要做,你知道,我什么都不缺就缺银子。我亲舅那边忒能烧银子。”秦烈又猛地夹了一口蘑菇炒青菜,吧唧两下嘴道:“这菜的味道还真不错,不放在酒楼里卖可惜了。”

    年掌柜立马接话道:“三爷说得是,说的是呀。”

    谭墨毫不客气地揭发道:“少来这一套,你若是因为看到我的信才来五里镇的话,那我跟你姓。”

    “呵,跟我姓?想也没门儿。”秦烈摇头笑了,随之笑容一敛,沉声道:“我那大哥跟二哥斗得不可开交,我来躲清闲了。”

    “既然是躲清闲那就不能什么都不做,要不然怎么打消那位对你的看法?”谭墨也认真地说。

    “是啊,所以我来了。当真能赚银子?”秦烈正经话只说了两句便露出了真面目,整个人又变得痞赖起来。

    谭墨道:“记住,以后不许再说香玉的坏话,她是我中意的人。至于赚不赚银子你可以问小齐,只是有许多事还得你来做才行。”

    齐震吃饱喝足,筷子一放,笑道:“用过薄荷洗发膏了吧,怎么说?”

    “好!”秦烈对此的评价就只一个字儿。

    “那是香玉做的。”

    秦烈顿时有些懵,“就那个小姑娘?行啊,这澡豆用了多年,竟然没人想出用膏状的来洗发。嗯,不错。”

    谭墨再接再厉道:“何止不错,这只是其中之一,以后你会知道跟香玉合作等于跟财神爷做生意,能亏待了你?”

    “呵呵!”秦烈看了眼同样无语的齐震,二人只好傻笑。

    东屋内,香玉跟洛蔓儿做果盘做得不亦乐乎。

    她们先敲碎杏核,将杏仁炒了,炒杏仁之时将红豆和花生米加点糖煮了起来。等杏仁凉下来的时候,就开始切草莓,切桃子、杏子。

    这些果盘一人一个,没包括短工们,这东西市面上还没得卖,少一个人知道便少一分危险。

    果盘其实很好做,只要把草莓切开两半,桃子杏切得要小点便成,可惜没有冰,要不然趁大中午时吃个冰碗也是极好的。不过香玉又直接加了点灵泉水,这样味道应该不会差。

    待杏仁好了后便开始切成薄薄小片备用,然后将三样水果混在一起装在瓷白的小碗里,再浇上点烂透了的红豆和切碎了的花生米。

    在最上面再摆上几粒切成两半的草莓,撒上一些杏仁片,最后再加点薄荷叶,红中带着一点绿,煞是好看。

    “香玉,这果子叫啥,真好吃。”做完十个果盘,还剩不少草莓,洛蔓儿吃得不亦乐乎。

    香玉笑道:“这叫草莓,没吃过蛇莓呀,一个东西。”

    洛蔓儿惊了,“那咋一样,蛇莓没这个大呀,也没这个好吃。”

    “好了,反正现在叫草莓。外面也都吃完了,短工们也去了外院歇息,咱们端出去吧。”香玉说道,她不想在这上面多言,空间的奥秘怎能说得清。

    待果盘上来后,秦烈彻底收回先前说的话,抢先拿到果盘就吃,吃完厚着脸皮赞道:“香玉,你咋知道爷喜欢吃酸酸甜甜的美食呢?真不错,不愧是小墨看中的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