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章 合作吧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6本章字数:3105字

    香玉被他这话逗乐了,笑道:“是谁说不吃农家饭的?是谁嘲笑泥腿子的乡音乡言的?”

    众人好一阵莞尔。

    洛蔓儿也跟着笑,不过她更多的是害羞,从来没有跟男子这么近的接触过,全身上下哪儿也不舒服。便放下果盘就回了东屋收拾起来,她觉得还是这里舒服。

    而香玉则没这个感觉,她小小年纪面对这几位大有来历的人侃侃而谈,从没觉得比谁矮一头。

    在她说话之时,谭墨一直盯着她笑,他觉得香玉这点很好,他就喜欢香玉的活泼劲儿。

    秦烈呵呵笑着将刚才谭墨的话直接拿来回好,“这叫入乡随俗,爷都打算住在这里了,自然得学着说泥腿子的话了。”

    香玉从容地坐在谭墨身边,说道:“这果盘可还行?可惜没有牛奶,加上牛奶其实更好吃,这不过是一盘果子大杂烩罢了。”

    “好,好得很。”秦烈说完,再次瞪了年掌柜一眼,“你说你这大掌柜怎么当的,连这么好的果子都没发觉,是不是失职了?”

    年掌柜也觉得自己有些失职,可这事他也没办法,起身恳求谭墨道:“谭少爷,你看这果子能不能专供咱们的酒楼呀。”

    他挑明了秦氏酒楼跟谭墨的关系,想以此来多几分话语权。

    谭墨冷声道:“这果子可是我和香玉从南山里好不容易带出来的,自家吃还不够,暂时不卖,待过些日子看看能不能种,若是能种的话,或许可以卖于酒楼。”

    没办法,年掌柜只好冲着秦烈苦笑。

    秦烈道:“嗯,该是这样,好东西就该稀少,不过,我得送些给父亲,让他也尝尝鲜。”

    “可以,让你父亲也知道你这次出门没有贪玩,是要做大事的。如此便可放心了。”出乎香玉的预料之外,他竟然同意了。

    香玉不想问为什么,直觉谭墨这么做总归是有原因的,应该不是坏事,便道:“从这里去京城来回要很久吧,果子怕是保存不了那个时候,不如我挑几株草莓种在花盆里,你让人直接送去,只要好好照料,每年都能吃到新鲜的草莓。”

    “这是好办法!”秦烈双手一拍,双目熠熠生辉,“如此,就有劳香玉姑娘了。”

    “好说,好说。”香玉也不客气道:“既然三爷是想跟我合作,不如咱们现在就商量商量可好?”

    谈起生意,秦烈也是一把好手,折扇打开,极为风骚地来回扇着,说道:“不如,说说看,若是可行的话……。”

    “好,那我就说了。是这样的……。”香玉可不给他多话的机会,好不容易等到的合作伙伴,这次决不能让他跑了。

    她的药妆呀,美食呀,都迫不及待地想出生了呢!

    香玉嘴皮子其实很利落,说的话也是条理分明,说不清的便拿出早已画好的图纸,就这样,一个未来的生意蓝图便展现在秦烈面前。

    同时被吸引的还有齐震,他是知道香玉会制药的,便插嘴道:“香玉不打算做药?”

    对于这个问题,香玉皱着眉头想了许久,中医药是她上辈子学的,难道还要继续?

    “不,不打算制药,但我打算种药,到时卖给小齐大夫可好?”香玉最终下了这么一个决心,前世跟现在是不同的,她不打算班门弄斧。

    齐震叹道:“好是好,但学医不会制药,岂不可惜?”

    香玉笑道:“不过,我想做医香。”

    “医香?”齐震皱眉,“你确定不是药香?”

    “是医香。只要是药材发出的香味都可以称之为药香,但医香是专用于治病养生的,是对人有疗效的一种香。我这么说可明白?”香玉解释道。

    齐震一本正经的脸上满是疑惑,自语道:“听家父说有的医术圣手可以只用香就能让人麻醉,难道是这类?”

    香玉呵呵干笑,“哪有,哪有这么厉害呀。你就当我是不务正业吧,富贵人家不都用熏香吗?连衣裳洗过之后也要熏,还有香囊等等各类香,为的就是让人散发出一种香味,让闻过的人欣喜。

    我就想,为何不在这药里加上合适的药草,对那些常年遭受疾病痛苦的人以愉悦,还能慢慢地滋养他们的身体。而且香味也很好闻,何乐而不为呢?不要小看这些香,只要病人心神放松,充满希望,加之调理,我们的人体自已就会调节,然后这病呀,就慢慢地好了。”

    “哦,还有这种说法。”众人不理解,连齐震也是头一次。

    香玉道:“病人吃药只是帮助体内那些好的东西来打败那些不好的东西,给他们加点力而已。其实,人生病还得靠自身,就算是有灵丹妙药,吃的人不想活了,神仙也救不了他。”

    “说的是,就像药艾那样。那香玉就着手做吧,做出多少我们济仁堂收多少。”还是齐震对这话有理解,主动表态道。

    香玉又很无奈地笑了,“这个要等到以后有空了才能做,眼下我得种田,还有我想找的铁匠跟烧瓷的还没着落呢,不急。”

    “怎么不急?”秦烈急了,将折扇重重拍在桌子上,差点将那临时搭的桌子压挎,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但还是起身,一本正经道:“就冲香玉今儿烧的菜,我就急。咱们酒楼不是外人开的,正是三爷我的产业,你有好菜不能不往我这边放。还有,你说的那个药妆,哦,就是那洗发膏,这个要怎么弄?商标是吧,这是什么玩意儿?”

    香玉抿嘴一笑,看了眼谭墨,她发觉秦烈除了嘴有点臭外,人还算可以,至少会做生意,一下子就说到了重点。

    “是这样的,商标就是我的产品标识,这个一定要官府出面才行。就是我做的东西,比如洗发膏,各种类型的,上面都贴上我取的名号。我卖的菜也是如此,将来做的香亦是。其他人可以仿冒我的产品,却不能用我的名号!不知三爷跟官府的人熟吗?”

    一边久未说话的谭墨接话道:“不熟也得熟,这事儿就交给你了。有了香玉说的商标才好做事,要不然这生意做不起来。”

    “嗯嗯,就是这样!”香玉连连点头,若是这边的官府能批下商标来的话,一切都可以慢慢铺开。

    秦烈丹凤眼一瞥,不以为然道:“你以为我是谁?我是京城的三爷,没有我办不成的事儿。不过,这商标的想法极好,说不得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效仿,让这边的官儿好好地给理个章程,兴许能还能挪挪屁股,呵呵!”

    一席话说完,香玉这才对秦烈有了另一番看法。不愧是官家子弟,想事情就是长远。如果在这个时代就能推广商标文化的话,说不定过个几百年,后世又能多出好些个出名的老字号。

    这可是一种文化呀,是历史底蕴。

    商谈合作之事进展顺利,半个时辰很快过去,下午的活还得干。

    香玉又开始带着洛蔓儿移苗,有了小邓子跟药一这两个帮手,快了不少。只是两个公子哥儿却是跟在他们后面有一出没一出地说话。

    突然,秦烈说道:“那么,照你所说的商票,你准备取个什么名儿?”

    这个问题香玉还真没好好想过,难不成叫“香玉”?不好听。“香记”?更不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老香家的东西呢。

    “我还没想过呢。”香玉只好实话实说。

    秦烈笑道:“不如就叫‘谭香记’吧,谭墨的谭,香玉的香,如何?不要说不行,若是不行,这生意小爷不做了。”

    香玉笑了,知道他这是为他的兄弟着想,点头同意道:“好!”

    齐震也附和道:“好名,就这么定了。不知香玉想怎么做这商标?”

    “这个我要跟谭大哥商量一下。”

    秦烈跟齐震互视一笑,他们对待这事上出奇的一致。谭墨这家伙对香玉的好那是没得说,现在是看不出香玉将来会不会对不起谭墨,可他们做兄弟的不得不防,若是以后香玉真的成了腰缠万贯的女子,保不准会生出二心来。

    何况,谭墨的相貌跟他们大明朝的人始终还是有些不同的。说不定哪时就会因此而带来些许麻烦,到时香玉再卷着钱财跑了,那他那兄弟肯定会活不下去的。

    香玉正忙着手中的活,完全没想到这两人竟然有这个想法,就算知道也只会为谭墨感到高兴。有这样的兄弟,今生足矣!

    用一天的时间将辣椒及薄荷、小秋菊种了下去,下午看时间还早勤劳的短工们还准备用苞米杆将地圈成个栅栏。

    谭墨觉得要做就得做个好栅栏,便跟短工们说好种完地后一起进山里砍竹子,这样做的栅栏结实。

    短工们自然开心,因为给的工钱高呀。

    香玉将中午吃剩下的菜分成了十份,让他们带回去。短工们感激的不行,纷纷说要不是家里还有地,直接给他们做长工都愿意。

    晚饭也得好好做,因为秦烈跟齐震赖着不走了,非要拿到香玉说的草莓苗不行。

    洛蔓儿本想帮香玉的,可天色不早了,只得早些回去。香玉不放心她一个人走,便带着小灰送她进村。

    刚出谭家的外院大门,洛蔓儿欲言又止道:“香玉,我有些话不知道要不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