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章 快点成亲吧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6本章字数:3067字

    此时的天有些蒙蒙黑,村子里的炊烟多了起来,和着傍晚的雾气倒是给人一种缥缈的感觉。

    “蔓儿,有啥就说呗,咱俩有啥话是不能说的。”香玉嘻嘻笑道。

    洛蔓儿看了眼香玉笑得没心没肺的样子就替她愁,“唉,你这丫头咋不愁呢?以前你见天地皱着眉头,连我都觉得难受。现在倒好,都不知道啥是愁了。”

    香玉摸摸她眉心间的皱纹,笑道:“再皱成小老太婆了,说吧,咋了?”

    洛蔓儿叹气道:“唉,香玉,谭猎户的这两个朋友看上去都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啊。”

    “嗯,是啊,怎么了?”香玉不明所以地点头道。

    “哎呀,我在替你愁呀。你这妮子咋就不多为自个儿想想呢!”洛蔓儿使劲捏了捏她的胳膊,一副恨铁不成钢道:“你一个孤女又不知道爹娘在哪,自个儿做点生意容易吗?那个姓秦的还想让你的那个啥商标叫‘谭香记’,这咋行啊,这是你香玉一个人的。”

    香玉噗嗤一声笑了,“你这小妮子咋想这么多呢?别瞎想了,没事的,谭大哥不是那样的人。倒是你,再这样想下去,当心长不高。你看你现在就没我高了!”

    洛蔓儿撇撇嘴,上下仔细看了看她,确实比自个儿高了,便低声道:“家里事多,我爹娘又……,还有那个恶伯娘,实在是,不操心不行啊。哪像你,整天没心没肺的,吃得一好可不就开始长个了吗?”

    香玉笑道:“我咋听着这话有些酸呢,要不,我跟洛婶子商量商量给你找个婆家算了。”

    “香玉!”洛蔓儿顿时脸红红,嗔道:“说你呢,你倒是说起我来了。”

    “好好好!你说,你说。”香玉连忙改口,“只是,谭香记这个名挺好,我迟早是要嫁给谭大哥的呀,叫这个真不错。”

    洛蔓儿深吸一口气道:“我要说的就是这个,你呀,赶紧跟谭猎户挑个日子成亲吧。你不知道村里的多嘴婆娘们都把你传成啥了,那叫一个没脸没皮。要是让她们知道谭猎户还有两个富贵公子作朋友,那还不得疯了呀,说不定还会想办法拆散你们,把自个儿闺女嫁过去。你可千万别不信,这种事儿不是没人做过。”

    香玉收起脸上的笑,突然抱了一下洛蔓儿,“谢谢你,蔓儿,你对我真好。”

    洛蔓儿一下子僵住,自从有了自己的房间后,她再也没被人这样抱过,哪怕是亲娘也没有。

    “我,你,别这样,叫人看到多不好。”保守的洛蔓儿一下子脸红了,吱吱唔唔地话都说不成溜。

    香玉笑着放过了她,说道:“蔓儿,我知道你为我好。谭大哥真的跟别人不一样,这些我都懂。只是,我现在才十三呀,也不知道有没有到十四,到底哪天生日也不记得了。等明年吧,明年我们就可以成亲了,到时蔓儿也要找个好人家呢,说说看,喜欢哪样的?”

    要香玉的连消带打中,洛蔓儿收起了心中的担心,羞羞答答地进了村,看到人多了起来,香玉这才转身离开。

    在回去的路上,她也思索洛蔓儿说的话,这些想想也有些担心。并不是担心嘴里的长舌妇们,是担心香雪。

    这几天老香家很平静,也不知道香雪有没有钓到卢家大少爷,若是得手的话,真为卢敬贤担心。

    娶妻要娶贤,而娶妻不当是要毁三代的呀!

    想着想着就皱起了眉头,香玉就这么回到了谭家,要不要继续住在这里呢,是个问题。

    一入内院,秦烈率先叫了起来,“喂,我说香玉姑娘,你怎么去那么久,看看这天,什么时辰了?你想把我这财神爷饿死吗?”

    香玉斜着眼瞪了他一下,“我说财神爷,你出门都不带个丫鬟伺候的?我可不是你的厨娘。”

    “……。”秦烈一时无语,冷眼看着小邓子。

    年掌柜吃过午饭就走了,他可不像这两吃货那么没脸没皮。

    小邓子很有眼力劲地说:“三爷,小的,小的这就去厨房帮忙。”

    香玉也笑着进了东屋,阿福跟谭墨已经在准备晚饭了。

    看到东屋里都是人,香玉暗暗叹了一口气,今晚还得蒸明天吃的馒头呢,这人多了做饭也是个大事。

    将不相干之人全都请出东屋,香玉只留下了谭墨,两人一个烧火,一个炒菜,别提有多温馨了。

    “谭大哥,一会你写个字呗。”香玉知道谭墨的字好,便想着让他写“谭香记”,自己再做加工。

    谭墨也知道了以“谭香记”作商标,对于香玉的同意他同样很开心,不是因为钱财什么的,而是因为有谭有香,觉得跟香玉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他现在跟香玉的相处,像恋人又像亲人,只要香玉不说成亲,他是不会勉强的。反正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圈起来的地也都没打理好,还有房子也没建好,不急,真不急!

    “不知怎样的字为好?”谭墨问道。

    “不如多写几样吧,到时我再略作加工,就把这作为商标,然后让秦三爷拿去衙门备案,可好?”

    “好!”谭墨一口应下。

    因着有两个外人在这里住下,今天的晚餐便再度丰盛了起来,主食是软软的葱花饼,外加几道大家都喜欢的菜。

    辣子鸡丁,蘑菇炒肉,还做了条糖醋鱼,这是香玉第一次将空间里出产的鱼拿出来招待客人。剩下的就是几样素菜了,还破天荒地做了凉拌菜,试试大家的看法。

    凉拌菜是变了的凉拌三丝,有绿豆芽,黄瓜丝,胡萝卜丝。除了黄瓜丝外都过了水,外加切碎的青椒,加上花生酱,麻油,加盐醋跟酱油简单的地拌拌就成。

    要说黄瓜跟胡萝卜的得来可不容易,这两样在古代都不常见,何况是这个时期,是香玉跟卢氏种子店的掌柜磨了许久才得了几粒种子。但她有空间,几粒种子也能种出一片来,到目前为止,才刚刚结果。

    汤用了在空间里同样泛滥的番茄,经典的番茄蛋汤,式样不多,但量多,足够他们这些人吃的了。

    堂屋里点了两支白蜡,屋里还是很亮堂的。

    菜一上桌,秦烈便嚷着饿死了,但看到桌上的菜,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有好几样菜他都没见过。

    指着那碗番茄蛋汤道:“这是什么?”

    “番茄呀,哦,也叫西红柿,很好吃的。”香玉笑道。

    这么一说秦烈便知道是什么了,说道:“那不是看的吗?”

    此时,阿福接话道:“那番椒也是看的,吃起来更好吃。”

    “义父说得是,其实这几样都是从西洋传过来的,我们都当成花来种了。却都是能吃的,以后咱们老百姓的菜桌上的菜也会慢慢多起来。”谭墨笑道。

    “说得好。”秦烈双手一拍后,“小邓子,把这些记下来,这可是大事。香玉,以后再发现这类可吃的食材,多留些种子,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大事,我高价收购。”

    香玉笑了,重重地点头,“好,我保证给你最好的种子。”

    这确实是利国利民的大事,以后再教人晒干菜,将来冬天也不至于天天吃白菜萝卜了。

    吃饭的时候只有秦烈在说话,吃过黄瓜道:“嗯,这个也是,要种子。还有这胡萝卜,虽然不怎么好吃,但也是极好的一道菜。还有这辣椒种子,想来有不少人是喜辣的,我大哥就喜欢吃,但先前那些辣都不算辣呀。”

    一桌人只笑不语,各自吃菜。

    香玉没想到看似总是没个正形,却有一颗为天下百姓着想的心,对他的改观再次变了,保证道:“这个好办,过些日子我就给你弄种子。不过,我种出的菜你可得给个高价,我这十几亩刚种下呢。”

    “那是自然。连商标也包在我身上了,快则数日慢则半月,保证办到。”秦烈拍着胸脯道。

    从这开始,他二人再也没说香玉的坏话,更不会说女子不得上桌之类的,香玉就一直跟他们同桌吃饭,因为美食的魅力已经超过一切。

    次日,秦烈跟齐震终于要回镇上了。

    临行前,秦烈道:“香玉,可否将这辣椒和草莓一道给我,最好是挂了果的,到时回京可以让父亲和母……亲也尝尝鲜。”

    “好,这有何难,等你把商标的事办好了,我保证把这事弄得妥妥的。”香玉笑道。

    迎着早上的朝霞,香玉看上去更加清新靓丽了,这一笑让谭墨看得眼睛都直了。语气生硬地对秦烈说:“放心吧,香玉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再过两天我们就去南山。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保证手到擒来。

    秦烈也被香玉这一笑惊住了,昨天还看这丫头是个普通的村姑,可为何过了一晚就像是变了个样似的。

    这是他的观念变了,观念一变,看人的初衷变有了不同,人就是情绪动物,一时一个样。

    “好,我等着成为天下首富的那一天。”说着在小邓子的搀扶下上了马车,这次再也没把齐震丢下,二人同乘一辆车。

    齐震上车后,打开车门,轻声道:“你们二人快点成亲吧,这样安全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