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章 不妙感觉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6本章字数:3067字

    香玉跟谭墨面面相觑,为啥一个两个的都这么说?

    这个话题太过敏感,谭墨咳嗽一声道:“此事我自有主张,还不快走?家里没饭吃了。”

    “呵呵!说说而已,小墨别生气,香玉也不要生气啊。”齐震立即打了个哈哈,吩咐小邓子赶车。

    秦烈一直没说话,待马车开动起来后,小声道:“小齐,你这话是何意?小墨的决定可不是普通人能改变的,你看不出他有多喜欢香玉吗?不过,香玉这丫头确实与众不同,不像个柴火妞呀。”

    “唉!难呀。”齐震叹道,“以他的身份,你觉得京中的人知道后能那么愉快地让小墨娶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吗?”

    他在三人当中总是想得最多的一个,平时话不多,但考虑事情最是周全。一旦决定后下起手来也是最快最狠的那一个,也是心眼最多的那个。

    秦烈顿时眯起了丹凤眼,一下子就切入了问题的中心点,“来历不明?香玉吗,什么意思?”

    齐震微微笑了,“都说三爷只爱吃喝玩乐,可谁知三爷的心睿智着呢。”

    “什么话啊,快快道来!”秦烈怒道:“睿智?睿智的话会被逼到这个地方来避难,这话不要再讲。”

    “呵呵!”齐震再次笑道:“没听说过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说,你就这么甘心?想想你的外祖父,他已过六旬可还在外疆不能回京呢。这后面怎么发展,我想你比我更明白。”

    秦烈想起这个外祖父就心痛,为了母亲他跟舅舅在边疆一呆就是十几年,一年跟家人也见不了几面。

    “此事休要再提,眼下是赚银子,懂吗?银子!”秦烈需要银子,需要很多银子,他不能让年过六旬的祖父还在为军饷愁得掉头发。

    秦烈越想越气,最终竟然把自己气得大骂起来,“京中那群蛀虫,一个个吃的肥头大耳,只说人话不办人事,当真是该杀!”

    齐震默默地笑了,这才对嘛,这才是他认识的三爷,慢慢来吧,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赚银子好说,盯紧香玉就是了,这丫头的鬼点子多得是。”

    “哦,你还没说香玉为何来历不明。差点被你绕晕了,还不快道来?”秦烈拿扇子重重地敲了齐震一下。

    齐震道:“香玉这姑娘不是洛香村的人,但谁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来,为什么会为到洛香村……。”

    随之,齐震便将打听到的香玉的事情一股恼的全说了出来。

    秦烈深吸一口气道:“原来香玉的身世如此可怜,怪不得能有那么多的奇思妙想,说不定也是京中某家走失的大家闺秀。”

    齐震泼冷水道:“这天下大了,怎知她就是京中人?就算她是京中人也指不定是哪个犯了重罪的官员之女,那可就是重罪之身了,你说谭墨知道后会怎么办?官府又该如何?”

    秦烈深深皱起了眉头,思索片刻道:“不,不可能是犯官之女,近五年来没有京中官员抄家被贬。”

    “但愿!只是有些事总归是要面对的,若是外人横插一脚的话,你觉得香玉还会如此心怡小墨吗?别说你没看出来香玉是个极有主见的女子,是那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人。”齐震接着道。

    秦烈叹息,“你这人怎么总是泼人冷水?他们两人多般配啊。都是你那两天一直在我耳边说他俩怎样怎样不配,让我先入为主的以为香玉真不好,进门就闹了个没脸。就算是你说的那样又如何?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相信香玉能理解。”

    “正常?”齐震冷笑,“普通人若许是正常的,可用在他们二人身上就很不正常。不信咱们打个赌?”

    秦烈丹凤眼一翻,“鬼才跟你打赌!你能不能消停点,我这生意还没上手呢。”

    齐震幽幽道:“是啊,怎么也得让香玉有了傍身的银子后再来吧。”

    “呵,就你心眼多。”

    ……

    洛香村的风景在飞快后退,马车内二人有说有笑,完全想不到他们谈的话题是怎么让二人做出最正确的选择,省得将来难过。

    可当事人真的会难过吗?

    香玉眼睁睁地看着马车离去,懵懂地问:“谭大哥,小齐大夫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你还有别的事情瞒着我。”

    “怎么会?小齐就是爱多想。咱们也该种花生了。”谭墨有些心虚地说道。

    “嗯,是啊,今儿还是很忙的呢。”香玉没听到他的心虚,风风火火地进内院,她得将用灵泉水泡过的花生米捞出来。

    谭墨却是将齐震的话记在了心上,一种不妙的感觉骤然升起,他得多做些准备才是。

    在帮香玉一起捞花生米时问道:“香玉,你的生辰八字是?”

    香玉实在是记不起原身到底几日生人,便说了前世自己的生日,“谭大哥就当作是农历六月初二吧,应该是天才蒙蒙亮的时候。”

    “好!记下了。”谭墨笑了,有了这个他就好作准备。

    此后的几天,谭家都是人来人往,几个短工不但将地种好,栅栏围好了,还把外院圈起来的地都开了一遍。

    不能种的地方便种上了果树,能种的则将小石头全都清了一遍,也算是开荒了吧,总之那十来亩地能种了。这些地香玉就没有再用短工,结了帐后,约好待成熟时再请他们来做工。

    由于谭墨给的工钱高,饭菜又充足,这些人也都是憨厚的,没一个说不的。为首的方脸大汉叫刘德,说道:“看样子你们的早稻要比咱们种的晚了些,到时咱再来给你收。”

    这些人整整忙活了四天,还上山砍了不少竹子,香玉便决定每人每天一百文,这算是很高的工钱了。要是在平时,成年壮丁在外打零工做上一年也就能拿回几两银子而已,还得累死累活,这四天的工作量也不大,吃的又好,他们非常乐意再来。

    只是谭墨却叮嘱道:“我们种的是菜,是新花样。希望各位大哥嘴严一些,待卖了这一季后将种子也分给你们些,以后家里多多少少也能有点小进项。如若提前走漏了风声,那可就不好了。”

    短工们也都是在农闲之时常年在外打零工的,还是会察言观色的,刘德保证道:“谭猎户就放心吧,咱兄弟几个以后还想常年给谭猎户作工呢,哪能多话?咱兄弟们虽说不是一个村的,但都沾亲带故,信用没得说。”

    香玉很中意这几个短工,为人都是老实本分的,干活也舍得下力气,便笑道:“好,若是好的话,这里以后有的是活做,甚至连你们的媳妇也能来做工。当然农忙时咱这里会给放假的,工钱不用担心,保证公道。”

    “哎呀,那敢情好。我老刘就代兄弟们谢谢谭猎户,香玉姑娘了。”刘德别看长得五大三粗,也是个能说会说的,要不然也不会组织起十人的短工队到处拉活了。

    谭墨也点头道:“香玉说的就是我说的。老刘你是刘家村人,不知道山根叔有没有建起瓷窑来?”

    刘德憨憨地一笑,“这事可问对人了,山根叔是我本家族叔。他跟石头本来就是不错的泥瓦匠,爷俩用了半个月就把窑建好了。反正是烧咱泥腿子用的瓷,小窑就行了,听说正准备烧第一批瓷碗呢。”

    “哦,这么快?不知建在哪里了,我这里正好需要一些大瓮,不知道能不能烧出来。”香玉说道,空间里的果子也堆了一地了,这些东西拿出去卖不保险,但酿成果酒就不成问题了,可以存着,待时机合适再拿出来卖。

    “离南河不远,说是那里靠南山近,砍柴方便,还有那里的泥也好。别的咱就不懂了,咱们也就只会下把子力气干活,可没那个手艺。呵呵!”刘德说到最后自嘲地抓抓头。

    谭墨道:“你们也很不错,过几天我们就去刘家村找山根叔去,老刘要是见到他的话,先打声招呼。”

    “行,就这么说定了。”

    送走了短工们,香玉又拉洛蔓儿进了自己的厢房,取出工钱硬是塞到她手里,“蔓儿,这是你的。”

    洛蔓儿一呆,看着手里的一串钱说什么也不收,“香玉,你没把我当自个儿人看。这钱我咋能拿呢,我又不短工,他们干多少活我干多少,咋给我这么多钱。”

    香玉也给了洛蔓儿一天一百文,小姐俩推来推去的谁也不拿,最后她只好说道:“蔓儿,我有事求你,这钱你先拿着,给婶子和叔弄些好吃的。我有张图,你先拿回去给洛叔看看能不能做。我特需要这东西,以后啊,我做出来的美容品,蔓儿你可以第一个用,保管把你变得白白哒美美哒。”

    “啥东西啊?我爹也就能打个农具,太细的活他也不会。”洛蔓儿总归是收起那钱来了,家里还真需要呢。

    香玉笑着从抽屉里拿出早已画好的变形了的蒸馏器,只不过将这些分离开来,说道:“蔓儿,这个你拿给洛叔看,不过要保密啊,看过后洛叔若是做不出来,你再把图还我。若是做好的话,工钱我给十两银子,用什么料算我出银子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