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7章 养鱼吧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6本章字数:3032字

    “哎呀!咋办?”香兰又羞又惊,捂着脸就想往旮旯里躲,可马车就那么大,她能躲哪里去?倒是这一说话叫让外面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香玉很不仗义地咯咯笑了,“有啥好躲的,车里也没地儿给香兰姐躲呀。”

    她声音挺大的,让外面的刘石头更加确认。

    刘石头的脸也噌地一下红了,结巴道:“香,香兰,也在啊?我,我是刘石头。”

    香兰鬼使神差道:“我知道。”

    说完又无比后悔,羞得将手中的帕子直接捂住了脸。

    香玉可不想做电灯泡,径自开了车门,笑道:“石头哥,你咋出来了?”

    刘石头瞄了一眼车内,就又收回目光不敢往里看,低头道:“我,我爹让我回家让我娘来给,给做饭。”

    香玉跳下马车,将车门半开着,说道:“不用了,家里还有事呢,就不麻烦婶子了。”扭头看向马儿的地方,哎呀一声,“马好像饿了,我去拔点草给它吃,你们接着说啊。”

    急急地跑到枣红马跟前,拍拍它的大脑袋道:“枣儿,乖,别乱动,让人家好好说话。我给你好吃的。”

    拉车的马是匹高大的枣红马,拉着小马车,不要太轻松哦。香玉给它取名叫枣儿,每天都拿空间里的稻草喂它,嘴巴也跟小灰一样,逐渐被养叼。

    也许是吃过空间富含灵气的草料,枣红马变得越来越有灵气,打了个响鼻后就用舌头轻轻地舔香玉的手。

    香玉知道这马儿是想要吃的了,便四下里看了眼没人,用意念从空间里抓了一巴鲜草出来,这是她专门给枣红马开出来的一小块地里种的草。

    枣红马立即大口地嚼着,看它享受的样子,香玉别提有多开心了,对食草性动物来说这就是无上美味。

    另一边,没了香玉作挡箭牌,香兰直接暴露在刘石头跟前,两个人一下子看对了眼。旋即又同时低下了头,沉默许久。

    刘石头率先打破这个僵局,说道:“你,你瘦了。都,都怪我,你怨我吧,我……。”

    “我都知道,别说了。”香兰打断他的话,道:“我没事,就是我娘心疼我,都病了呢,你们,你们没事就去看看我娘,给她陪个不是。”

    “嗯,过两天就去提亲。你,你也别生气了。”刘石头突然抬起头来看向香兰,“反正这事怪我,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就……。”

    香兰又赶紧道:“嗯,好。”

    刘石头终于笑了,“香兰你真好!”

    一句话差点把香兰羞趴下,低着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就在这时,刘山根带着谭墨二人也出来了。

    刘石头条件反射地把车门闭上,小跑到刘山根面前,“爹,你们咋出来了?”

    “让你去叫你娘,你去哪儿了?”刘山根瞪眼道:“这下好了,谭小哥他们非走不可,你快去把人家东西拿来,多破费呀。”

    “嗳!”刘石头撒腿就跑,他知道是拿谭墨带来的礼。

    谭墨道:“山根叔不用了,家里还有事呢。那瓷瓶在这一个月里可得完成啊,多做点,关键是要教会山根叔,别忘了,你一走可是小一年呀。”

    刘石头这才停下脚步,为难地看了着他爹。

    刘山根皱眉道:“谭小哥太见外了,理应我上门去才是,还拿这么多东西,实在是……。”

    “无妨!”谭墨看到香玉在喂枣红马草,恨不得马上来到她身边,笑道:“承宗兄弟,咱们走,路上跟你说说接下来的打算。”

    香承宗早就惦记着了,谭墨这一说便再也等不下去了,跟刘山根寒暄两句定了提亲的日子就走了。

    马车内,香玉瞪眼看着香兰,都过了老条时间了,这姑娘脸上的红晕还在呢。

    “香兰姐,听谭大哥说后天刘石头爷俩就去提亲呢。”

    香兰羞得不行,忍不住伸手掐了香玉一把,“你这妮子忒坏,老打趣我。”

    她心里也在想啊,为啥自个儿说起这事就羞得不行呢?香玉就跟她不一样,同男子们该说说,该笑笑。或许像娘说的那样,等自个儿成亲了就好了吧,可她就是改不了这动不动就害羞的毛病,咋办?

    香承宗知道自家妹子的性子,也心疼妹子,便开口道:“香玉啊,你说的那活是啥?说说吧,从昨儿开始我这心就惦记着呢,急呀。”

    香玉嘿嘿笑着往赶车的地方坐了坐,将那边的门打开道:“承宗哥,你说养鱼咋样?我在镇上还没看到有人卖鱼呢。”

    “鱼啊,咱村南河里有,可都不大。大的鱼可不是咱们普通人能吃的,贵!咱能养好?总觉得那是有钱人才能吃得起的。”香承宗苦笑道。

    洛香村的位置偏北方,一年虽然能种一季稻子,但野生的大鱼真不多,水也就是一条南河,不是水乡。有大鱼卖也是死贵烂贵,确实只能是有钱人才买得起的。

    香玉道:“就是因为这个咱才要养鱼呀,咱村有条南河,咱可以找个相对低的地方挖鱼塘。里面养鱼的同时还能种藕,到了秋天不但能收了鱼,还能卖藕,这是多划算的买卖呀。

    趁着入夏前咱就把这鱼塘挖好,到了深秋就能起鱼塘了,那是多美的一件事?你说一个十亩鱼塘能养多少鱼呀,说个媳妇那还不容易吗?”

    香承宗被香玉画出来的美好前程吸引了,但他还是保持着相对清醒的头脑,问道:“香玉会养鱼?咱这十里八村也没人会养鱼呀。”

    香玉呵呵笑了两声,大言不惭道:“倒是说不上会,只是我会配鱼小的时候吃的料,保证能长大。”

    说实话她哪里会养鱼呀,只是有个空间作保障罢了,给小鱼苗吃点灵泉水,不时喂上点空间出产的嫩草。甚至还能将水草种在灵泉水里,再捞出来撒在鱼塘里。

    哦,对了,空间养的鱼也可以放进去几条。那个分出来的小池子里好像有生出些空间自有的水草来。就这水草了,然后再想想前世偶来听来的养鱼诀窍,就差不多了吧。

    说到养鱼诀窍实在是惭愧,那是跟着师父去菜场买菜,听到渔农偶尔说起的,也不知道对不对。好在自已的记性一向不错,说出来让承宗哥自个儿琢磨吧。

    “承宗哥,是这样的,我也是以前听人说的。至于对不对,还得承宗哥在养鱼的时候自个儿琢磨琢磨。我觉得以承宗哥的悟性一定不成问题,鱼苗啥的谭大哥会请人去外地买的。”

    香玉提前打了预防针,说完瞪着眼睛看香承宗,“你觉得呢?”

    香承宗很想试着做,又不好意思问:“去哪儿弄鱼塘啊,十亩是不是有些多,这银钱……。”

    谭墨接话道:“不多,十亩刚刚好。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离南山比较近,但离南河也近,又离村子不算远,就是有些偏,养鱼刚刚好。”

    “南山?这,我娘肯定不同意,那里老吓人了。”说到南山,生活在这附近的村民没一个不知道那里面有豺狼虎豹,不是好猎户不敢进山打猎。

    谭墨道:“不用怕,南山的外围没事的。顶多有个落单的野狼,这都不是事儿,何况那里离南山还有些距离。你若是挖了十亩的鱼塘,若是遇到野兽直接跳船上就是,什么野兽能跑到水中心去?”

    “船?”

    生活在旱地里的人对这东西很陌生,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坐过船。南山虽然不小,可有的地方不算深,成人完全可以趟过去,这船在人眼里就是个稀罕物。

    香玉二人给香承宗留了足够的时间考虑,这是大事,得回家跟家人商量商量才行。

    马车就在这样的沉默当中进了村,先将香承宗兄妹送回家,这才从村外的道上直接回家。

    这条路是新修的,路上铺了不少碎石块,马儿跑起来特别顺畅,没多时便到了家门口。

    可是看到站在外门门口的阿福好像等了许久,看到他们的车到了,这才长舒一口气,“终于回来了。”

    谭墨最先看到阿福的,跳下马车,关切道:“义父你怎么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香玉也急急地下了马车,“福伯,发生了啥事?”

    阿福看到他们平安回来,整个人也放松了,说道:“其实也不算大事,就是你们刚走,老香家的老二就上门来了,说是要我们随份子钱。话里话外都是威胁呀,呵呵,当真是好大口气。”

    阿福虽然是照顾谭墨的,叫他少爷,但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小老头,而是极有想法的老人家。要不然也不会带着年幼的谭墨来到洛香村定居,过上安稳的日子。

    “多少?”谭墨冷声道。

    “一百两!”

    香玉气道:“他们怎么不去抢?福伯,甭理他们,老香家就是见肉就咬的狼。我跟他们没关系了,凭啥随份子钱?还一百两,一个铜板也不给!”

    “唉!”阿福叹道:“我不是心疼这个钱儿,只是老香家老二说,要是咱们不出银子,他就把香兰和刘石头的事传出去。你看,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