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章 三爷又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6本章字数:3114字

    “让他传!”谭墨冷声道,“我看到时丢脸的是谁!”

    香玉也恨道:“他们怎能如此不要脸!福伯,这钱咱们不出,有了这一回下回还会上门来要的。老香家的人就是吸血的蚊子,不能惯着。”

    阿福呵呵笑道:“是啊,香玉说得对,是不能惯着。说是后天前给送过去,三天后就是香林书的定亲宴,请你们去吃酒。”

    “呸,不去!”香玉想也没想地拒绝,她可不想再来一次陷害事件。

    谭墨却蹙起了眉头,说道:“后天吗?不如后天就给刘石头跟香兰摆定亲宴吧。刘石头对烧瓷很有天分,我可不想咱们好不容找到的瓷匠就这么胎死腹中,说不定过个十年八年,咱们五里镇又出一个名窑。”

    瓷匠在后世通常是称呼那些修理瓷器的人,但在这个年代也指烧瓷的师傅们。

    香玉自然是懂这词的意思,点头道:“这样也好,就怕太急了。要不咱们吃过饭就先去跟他们两家商量商量。虽然不敢肯定老香家敢把那事说出去,但防范于未然嘛。”

    “说的是,一会我去刘山根家,香玉你就去三嬷嬷家说说吧。大不了,咱们请秦氏酒楼的师傅们来帮忙。”谭墨也同意这样安排。

    “好,就这么说定了。福伯,这事就交给我们吧,您老安心在家呆着就成。”

    阿福再次呵呵一笑,“好,好,就知道这事少爷出马一定能办得妥妥的。走,快进屋吃饭吧,都做好了。”

    几人飞快地吃过午饭,便打算兵分二路各自去作说客。

    但是啊,好事多磨这句话一点都不假,出了外院大门,秦烈秦三爷又来了。

    他摇着一把折扇,穿着一身锦衣,嘻嘻哈哈地下了马车。

    “哟,你们这是去哪呀?三爷我来了,今儿哪儿也不能去,走,回去弄吃的。我可是带了好东西。”说着就拉扯谭墨。

    谭墨长叹一声,拂开他的手,“你咋来了?事儿都办完了?”

    语气中有颇多无奈,同时也没一点客气。

    秦烈也不恼,笑道:“那是,三爷我出手自然是手到擒来,我说你们那商标画好了吧,只要去衙门里备个案就行了。爷今儿来此就是为了吃,香玉啊,还不快点好茶好果子招待?”

    随之看了眼身边的小邓子。

    小邓子会色,立马从车下拿下了一只大筐,里面放着一条新鲜的鹿腿,说道:“谭少爷、香玉姑娘,你们今儿刚走就有猎户送来了一只鹿。”

    “哦,鹿啊。”香玉弱弱地应了一句,鹿什么的她还真不稀罕,人家小灰它娘一出手就是三只成年鹿。

    秦烈不知道他们还有要事,折扇一摆,大手一挥,“还等啥?赶紧做吃的去。”

    香玉无奈地看了眼谭墨。

    谭墨对此也没好办法,谁让他们有求与秦烈呢?便道:“这样吧,香玉,我先去刘山根家,现在就把他们爷俩拉到三嬷嬷家,这事让他们自个儿商量去。你就先跟三爷说说咱们刚才说的。”

    “嗯,也好。”

    就这样,谭墨在秦烈不解的目光中走了。

    香玉笑道:“三爷,里面请吧,咱们合计合计这鹿肉怎么吃最好。”

    鹿肉用香玉的话来说就是绝对的纯绿色食品。它性温和,有补脾益气温肾的功效。经常手脚冰凉的人很适宜吃。又富含高蛋白、低脂肪、低胆固醇的特点,对人体的血液循环系统、神经系统有极好的调节作用。还有补脾和胃,养肝补血之功效。

    想想鹿肉的好处,香玉脑海中便想起了在现代时吃过鹿肉大餐,道道都能让人流口水。这个时候的鹿才是真正的纯天然之物,可惜料子不全。

    阿福看到秦烈来了,匆匆行了一礼便从屋里拿出新做的竹桌竹椅来。

    香玉说道:“福伯,今儿的天感觉有点燥热,一会又要吃鹿肉,怕是会上火,不如就泡点菊花茶吧,清清火气。”

    “香玉说的是。”福伯呵呵笑着回屋去取香玉自制的菊花茶。

    秦烈自是安心受下了,坐在桌椅上一副理所当然地享受着小邓子的按摩。

    香玉看不下去了,说道:“你看这么一条鹿腿,咱们总不能吃独食吧,不如去把小齐大夫也叫来,咱们一起吃这鹿肉大餐。”

    “他呀。”秦烈语气露不屑,可丹凤眼中满是笑意。

    香玉便知这人是个什么态度了,吩咐道:“小邓子去叫人吧,这一来一回,我这里也差不多做好了,兴许谭大哥也回来了。到时歇会儿就能吃了呢!”

    “就这么办吧。”秦烈一挥扇子,小邓子就麻利地出了门。

    然后香玉看着秦烈笑道:“三爷,您看要不要来帮忙呀?”

    “不成,不成!”秦烈将扇子敲得啪啪响,“没听过君子远庖厨?”

    香玉瞥瞥嘴角,抱怨道““那你就等吧,一个人做这么多菜很累的!”

    阿福知道秦烈是谁,可不敢让香玉支使这位爷,便上前道:“香玉别怕,福伯来帮你。”

    “呵呵!”香玉只好干笑两声,她刚才是故意的,哪能支使福伯做事呀,只道:“要不,福伯就去菜地里割些新鲜的韭菜吧,咱们做鹿肉饺子。哦,再多泡些干蘑菇、干木耳,可好?”

    “好,香玉说好那就好。福伯去了。”阿福笑容满面地去忙活了。

    再看秦烈,翘着二郎腿,摇着把扇子,喝着香玉特制的菊花茶,好不惬意。

    谭家的内院也很大,厢房又少,入目所见的尽是青翠,菜地以及墙角的一小片牡丹开得正艳。坐在香椿树下喝茶也别有一番风韵。

    “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香玉知道,秦烈一来她保证立马变身厨娘,谁让人家是三爷呢,有求与人就这样。

    但香玉还是很喜欢做美食的,这条鹿腿很新鲜,估摸着有二三十斤,定是一只成年鹿。

    可鹿肉再好也不能只用这个做一桌子菜呀?她打算只做五道菜,最后包饺子做主食,其他的就全是素菜。

    “嗯,就这样吧,剩下的就算咱的了。等过两天给香兰的定亲宴上加菜。”

    打定主意,香玉便动手准备。

    她要做的是“沙锅炖鹿肉”、“时蔬熘鹿肉”、“干煸鹿肉”、“鹿肉丸子汤”、“鹿肉水饺”。

    这些足够她忙的了,先处理鹿肉,或腌或加佐料入味,这些就用了半个时辰,这还是香玉手脚麻利的结果。

    再处理泡发的蘑菇,要放的些许药材,先做沙锅炖鹿肉,这个需要时间。然后再将鹿肉剁馅,切韭菜。

    好在阿福会和面,早早地就把面团和好醒着,又去洗其他蔬菜,这样帮了香玉大忙。

    待一切材料都弄好后,又过了一个时辰,沙锅已经冒出了香味,传得老远。

    秦烈一个人在外面喝着菊花茶,这茶他怎么越喝越饿呢,闻到香味,肚子很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香玉,快好了没,爷肚子饿了。”

    香玉噗嗤一笑,“那就饿着呗,谭大哥他们还没来呢,其他的菜做起来也快。三爷若是闲来无趣,不妨一道来东屋包个饺子吧。”

    其实秦烈早就想进东屋看看了,碍于面子才没吱声,这会儿听香玉这么说便爽快地跑了进来。

    一看东屋热火朝天的样子,笑了,“说吧,让爷干啥?爷可不会擀面皮。”

    “哟,三爷还懂得擀面皮呀。不用,你来跟福伯学包就成。”说着香玉便分出了一些剁好的馅做丸子。

    阿福当真是什么都会做,一边擀面皮,一边教秦烈包饺子,让香玉轻省了不少。

    看着那高贵的大家公子将面粉抹得哪里都是,香玉就想笑,原来人与人真的是一样的啊,哪怕那人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都有一颗孩子心。

    包饺子时,沙锅炖鹿肉好了,便又开始做鹿肉丸子汤,这两样用时较长,可以先做。

    此时,香玉说道:“三爷求您件事可成?”

    秦烈正玩得开心呢,闻言哪有不应,也拽起了泥腿子话,“说吧,啥事?只要三爷能办到的尽管开口。”

    “如此多谢三爷,香玉就不客气了。”香玉便笑着将香兰跟刘石头的事简单说了一遍,最后道:“要是他们后日定亲的话,你看能不能派两个大师傅来帮个忙呀,咱不能让坏人得志,好人遭冤不是?”

    秦烈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便想也没想地应下了,“行,就这么办吧,到时让牛大勺来,烧菜的佐料秦氏酒楼能出,但食材……。”

    “没事,咱自个儿准备。”香玉也一口应下,菜呀,鸡蛋呀这些都好办,农家菜也不讲究,有肉有油水就是好菜。

    三人有说有笑地将饺子包完,这日头也有些偏西了。

    外面响起了马的叫声,香玉知道该来的人都来了,便让秦烈跟阿福出去了,她打算烧正菜了。

    一应材料俱全,鹿肉已入味,锅也已烧热。

    倒油,爆炒,炒!炒!炒!

    很快一盘干煸鹿肉出锅了,色香味俱全,用大盘装,份量也足。

    第二道就是时蔬熘鹿肉,这个也好做。

    正在炒的时候,谭墨进来了,很贴心地擦了一下她额头上的汗珠,关切道:”累了吧?”

    香玉笑道:“不累,菜刚刚好。你饿了吧?”

    谭墨点头,“饿了,我先来烧水。”

    香玉也没说什么,还有几道素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