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章 都有故事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6本章字数:3129字

    “二哥,这么说你没见到香玉那死妮子了?”香雪尖叫道。

    香福林抓着头,打了个酒嗝道:“那老头说是跟谭猎户去了镇上,没见到。不过,我都跟谭家那老头说了,说不拿一百两来就把刘石头和香兰的丑事说出去。香玉不是保着香兰吗?到时看她怎么保。”

    香雪被他的酒嗝熏得连连后退,“这是啥时候的事?”

    “今儿,今儿一早。”香福林似乎还没醒酒,摇摇晃晃道。

    “一早?那你这会子才跟我说,今儿一天了,连香玉那贱妮子的影儿都没看到,要是她明儿不送银子来,我看你怎么传!”

    香雪气得不行,又道:“这事能传吗?小哥被洛腊梅那贱人……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传了香兰的事后香玉能不还手?到时小哥还要不要科考了?二哥你真是个棒槌,就知道喝酒喝酒,怎么不喝死你!”

    如此谩骂香福林竟然不气,可见香雪在老香家的地位是何等高。

    香福林只嘿嘿笑道:“我这不是半路碰到了小舅子,被他拉到镇上多喝了两盅嘛。跟你说啊,我那小舅子这两天手气好,赢了不少银子,二哥见了能不宰他两下吗?”

    香雪扭头不看香福林,哼道:“你那小舅子也不是好东西!”

    “嘿嘿,知道知道。可这小混混也能有大用处,说书的都这么说呢。知道吗?听说镇上的大户人家的少爷小姐们,还有今年高中的人要办一场赏诗会,小弟有跟你说不?可以带人进去的。你说,那卢家大少爷会不会去?”香福林虽然醉了,可头脑还算清醒,仍不忘将打听到的事说给香雪听。

    香雪眼珠子一转,抱怨道:“小哥没说。唉,就算说了又咋样,我要衣裳没衣裳,要首饰没首饰的,去了也只能丢人。人家大小姐可都是有丫鬟伺候的,要是香玉还在咱老香家就好了。”

    “是啊,香玉可是个好丫鬟,打骂随你。”香福林也嘟囔道。

    突然,香林书推门入内,“说啥胡话,这话以后不许再说!”

    香雪立马不乐意了,“咋了,凭啥不能说?香玉以前不就是咱家的丫鬟吗,你也使唤过呢。”

    香林书看了一眼香福林,摇头道:“二哥,刚才二嫂在找你,快去看看啥事吧。”

    “哦,好。”香福林摇晃着出了门。

    香林书又瞪了一眼香雪,“你让二哥去三婶跟谭猎户家要银子了?怎能如此不懂事!这事儿是谁惹出来的?不到万不得已我会跟洛腊梅定亲,还不都是你弄出来的!”

    香雪委屈的抹着泪道:“小哥,你咋这么说我呢,咱俩可是双生子,龙凤胎,村里不知多少人羡慕呢。你今儿竟为了一个曾经的贱丫鬟数落我,你……呜呜!”

    “够了!”香林书的脾气并不好,他只是比常人更会隐忍。香雪这话是真激起了他的怒意,“我再说一遍,香玉不是我们老香家的丫鬟,你日后也不许再讲,别到时惹祸上身。”

    “凭啥!”香雪不服气,她才是老香家的宝,才是洛香村的一枝花,长得最好看的姑娘。

    这些天出门转转就能听到关于香玉的事,不管好的坏的,但有一点大家是肯定的。

    “没想到老香家捡来的小闺女长得那么好看,比村里的一枝花都好看。”这深深地激起了香雪的醋意。

    香林书语气略作缓和道:“从香玉带来的首饰上面看出来的,还有谭猎户,此人不可惹,定有背景。不说这个了,份子钱什么的就此作罢,别忘了,我们跟三嬷嬷家已经断亲了。”

    “亲是那么容易断的?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香雪很自私地说,“小哥你定亲啊,这十里八村的人谁不知道,但凡有个眼力劲的不拿几个鸡蛋来庆贺,就他们两家抠门,我这不是看不过去嘛!”

    香林书无奈地摇摇头,坐到绣墩上,苦口婆心地劝说了起来,“雪儿,你我唯一的妹妹,能不为你好?何况咱俩是双生子。只是有些事不是一味的用逼就能成的,得多想想。还有,你真看中了卢家大少爷?可知他们卢家基业都在京城,卢敬贤虽是大房嫡枝,可独木难支啊,被京城的人赶了出来,这里面的事儿我看不好办。”

    香雪不明白这些事,只道:“京城好啊,大户人家不都讲究嫡枝嫡系吗?总归比嫁个泥腿子强,至少有银子,有丫鬟伺候。要是去了京城,还能帮衬小哥,听说这官呀也不好做,得有银子开道。小哥你说是不?”

    “你若是这么觉得那就试一试吧,但愿不后悔。”香林书无奈,虽然口口声声说不让香雪找香玉的麻烦,但若是香雪能弄出银子那还是可行的。

    确实,作官要有银子开道,要不然真是寸步难行!

    香雪这才笑着挽上了香林书的胳膊,“小哥,听二哥说镇上有钱人办了一个啥赏诗会?我也能背两首诗呢。”

    “我来就是为了这事。我还知道卢敬贤的腿好了,全面接手镇上卢家的生意,这次赏诗会他也去,你若是有本事就拿出来。不过,可不要学洛腊梅,不给自己留条后路是不行的。”香林书薄唇轻抿,说道。

    香雪笑得更欢实了,连连点头,“放心吧小哥,我是谁呀,我可不是蠢笨的洛腊梅。”

    “如此甚好,明日一早就跟我一道去吧。学学那些大家闺秀的礼仪,记住要少说多看。”香林书嘱咐道。

    香雪高兴过后嘴巴又撅了起来,“小哥,好是好。可我没好衣裳,也没……。”

    香林书摆手道:“这都是外物,穿件普通的衣衫,干净清爽即可。我们是农家儿女,再怎么打扮也是农家儿女,不如就这么大大方方地与人交往。”

    “哦。”香雪极不情愿地搅了搅手中的帕子,“我听小哥的。”

    香林书走后,香雪就气得将帕子扔到了床上,恨恨地说:“要是能有二百两银子我就能从头到脚打扮一新了,可恨的香玉!香兰!”

    随之去找大李氏,她想听听一向疼自个儿的娘亲有什么好法子教她。

    自从得知小时候香林书十岁出门时是去了府城,她便软磨硬套地将大李氏在家为闺女时的事都问了出来。

    原来大李氏也是个落魄富家的小姐,只不过是小娘生的庶女。落魄富户的闺女有时真不如平民百姓家的闺女,亲事都是拿来作交易的筹码。何况大李氏的生母只是个寻常的乡下姑娘,若不是那家人没儿子看那姑娘好生养也不会抬了作姨娘。

    只是又生下了个闺女,这户人家到死都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嫡女一个庶女。按理来说,如此人丁不旺的家里也会注视庶出的女儿。

    可惜大李氏的生母也不是个脑子灵光的,只盯着些鸡毛蒜皮捞银子,仗着年轻去算计主母,被有心计的主母使了一计就不慎落水死了。

    那时候大李氏也十几岁了,自然记恨着主母,又得知嫡姐被许配给了一户好人家急红了眼。可不知为何被嫡姐利用她的一处错,被生父差点打死。

    想起母亲不明不白的死,大李氏怕极了,便趁看守的人不备逃了出来,被老香头救了后这才嫁给了他。几年后,那户人家的当家人病死了,她嫡姐将生母接了去,这户人家也就在镇上绝了后。

    而大李氏本来就被村姑母亲养大,别的没学会就学会了掐尖算计,鸡毛蒜皮。又不得已嫁了个泥腿子有了孩子,对大户人家是既羡慕又害怕。

    羡慕是还记得当时自己为闺女时吃穿不愁,虽然她这个庶女用不起丫鬟伺候,可嫡女却是有丫鬟伺候的。这是她最想嫁进大户人家的原因之一。

    再者就是有用不完的银子,但是,她也怕,怕嫡姐跟当家主母,她们的心眼多如牛毛,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会被抓住小辫子打杀了。

    但是为了香林书她宁愿再去求自家嫡姐,听说嫡姐是府城首富的太太了,几年前她丢弃了个人脸面,下定决心去府城想让嫡姐帮香林书在府城内的学院读书。可惜却在路上遇到了土匪,这让她更加害怕了,再也不想去府城。

    香雪对于她那富有的大姨很向往,想让大李氏带她去一回府城,这么些年过去了,看在两个人是姐妹的份上一定能照顾她的,到时再多学点大户人家小姐们的手段,以后的日子还会愁吗?

    她关上闺房的门将这话轻声说给大李氏听,谁知大李氏大发脾气,“不成,不成!那贱人抢了我的姻缘,恨不得掐死她,要不是她我怎么能嫁个泥腿子。”

    香雪撇撇嘴,这话她听了好多遍了,看看如今身材走形,脸上满是皱纹,开口就是大嗓门的人,实在是想不出那富贵人家的贵公子能看上她?

    可这话她不能说,只得撒娇卖乖地恳求:“娘啊,你就帮帮闺女吧。我看中的可是卢大公子,听小哥说他们一家子人都在京城,关系复杂着呢。不学学哪能成?娘,你就放下以前的想法,去求求大姨吧。”

    大李氏将牙咬得格格响,心里是极不愿的。但为了女儿,也为了自己的富贵梦,还是松了口,“等你跟卢家大公子定亲后再说吧,要不然我也没那个脸去求那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