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章 得手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7本章字数:3112字

    香玉将花线布料放在马车内,便拉着谭墨想混在人群中看热闹。

    谭墨板着张脸没办法,看热闹什么的他最讨厌了,可是香玉喜欢,那一切都不成问题。只是,只是看热闹应该是个什么表情?

    于是乎谭墨就板起了脸,这也是他最拿手的表情。

    香玉不喜欢别人用很特别的眼光看谭墨,哪怕这眼光是欣赏或是喜爱,当然看清谭墨眼眸颜色的人多是皱眉。便将谭墨梳起来的额前发又弄了下来,遮住半边脸,就没人看得清了。

    谁知谭墨也有样学样,将香玉额前刘海儿也放了下来,他也不想外人看香玉呢。

    做完这些,谭墨拉着香玉往人群走。

    在外人看来,就是哥哥拉着妹妹看热闹,因为刚才香雪这一吵闹,有太多的人去看热闹。

    那茶楼叫清雅阁,据说是个举人的产业。镇上的读书人,自认为风雅之人都会来此喝杯茶,明着是附庸风雅,实则拍举人大人的马屁。可惜那个举人已经搬到县里去住了。

    挤进人群,看到香雪哭得又厉害了。

    说实话,香雪这姑娘长得还行,声音也很好听,若是不知道她内心有多么毒的话,都会觉得是个好姑娘。

    香玉看她哭得梨花带雨就感觉好像被高人指点过的样子,到底是谁在后面指导香雪呢?

    香雪用绣花帕子抹着泪,也许是围观的人多了,害怕地躲在了香林书的身后,“小哥,这,这……。”

    香林书的脸面黑得不行,看着那跟香雪对骂的女子,道:“李姑娘请慎言,我家妹子何时勾引卢大公子了?”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围观之人瞬间炸开了锅。

    卢大公子是谁五里镇的人无人不知,自从卢家老太太带着长孙来到五里镇后,卢家原本的祖产便再度迸发了青春,生意好得不行。

    而卢大公子的腿脚不好,这让许多待嫁的姑娘们伤透了心。然而有一天,人家的腿好了,这说亲的人是一个接一个。

    那位李姑娘就是其中之一,也不知道怎么跟香雪对上了?

    香玉为此十分纳闷,心想,难道香雪在大厅广众之下勾引卢敬贤了?她不关心这事,只是想知道有没有成功。

    不管怎样,得先想对策呀。卢家有财力,香雪有毒计,若是被香雪得逞的话,他们这些人恐怕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李姑娘冷哼一声,小小年纪冲着二人翻了个白眼道:“就她?也不看看自个儿是个什么德行,一个村姑还妄想嫁到卢家去,真是癞蛤蟆想吃……,唔,告诉你,我都看到了,香雪这贱妮子竟然趁人不备往卢大少爷怀里撞!我呸,真是不要脸!”

    这姑娘也就十四五的模样,长得娇小玲珑,身上的穿着也是极好的,上好锦段做成的袄裙,往人跟前一站,娇娇俏俏的。若是她没说刚才那番话的话!

    “小哥,我没有,真没有。不信你问卢大少爷,我只是,只是看他不舒服,给他端了杯热茶。”香雪急忙争辩道。

    说着说着脸上的泪又下来了,看得人群中的男子们花心荡漾,好个泪美人,哦,泪村姑。

    香玉正在纳闷之时,谭墨一把将她带到身前,再然后耳边就传来打耳光的声音。

    在她身边的一位大婶重重地打了身边的男人一巴掌,大嗓门吼道:“你个没良心的,刚才说啥了?啥泪美人,我呸,长得一副.婊.子样还美人,没良心的,白眼儿狼!”

    这位大婶是个身宽体胖的,身边的男人却是个瘦竹竿,这一巴掌打着那人一个趔趄。

    饶是这样,那男人却不敢说半个不字,忙点头哈腰道:“孩他娘说的对,说的好。天儿不早了,咱该家去了。”

    “哼!”胖大婶冲着香雪冷哼一声,吐了口唾沫这才带着男人走了。

    在一阵哄笑声中,香林书跟香雪实在是呆不下去了,看着当事人卢敬贤出来了,便拱手道:“卢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卢敬贤尴尬地回礼,“这,这……。”

    他当着众人的面实在是不好说,因为李姑娘刚才说的都对,但这又关系着一个姑娘的名节,便吱唔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香林书很聪明,眼尖的看到卢敬贤的外袍有水渍,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心中不由地恼怒香雪,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如此,我们兄妹便不自取羞辱了,告辞!”

    话毕,拉着香雪的手就快步走了。

    围观的人竟然自动给他们让出道来,只是嘻嘻哈哈说什么的都有。

    香玉也看到卢敬贤身上水渍了,估计那位李姑娘说的话是真的。便轻声叹道:“这个香雪呀,迟早有一天会被自己的小心眼害死。”

    眼看着人都走了,谭墨也前拉着香玉离开,“只能说自作自受,反正不管咱们的事。”

    “嗯。”

    两人刚转身不久,便听到有人叫他们。

    “是,香玉姑娘吗?”卢敬贤快步上前,来到他们面前,笑了一下又尴尬地止住了笑,“让,让你们见笑了。”

    眼光却是看到了谭墨拉着香玉的手,表情一僵,不知道说什么好。

    此时那位自以为立功的李姑娘急吼吼地上前邀功,“敬贤哥哥,我厉害吧?那个村姑一看就不怀好意,我把她赶走了,你要怎么谢我啊。”

    说话的同时,眼神却是直直地瞅向香玉。

    香玉对这表情再了解不过了,心中一叹,“算了,还是快点走吧,要不然又要多个人嫉恨。”

    便轻轻拉了一下谭墨的手,谭墨像是知道她的想法似的,冲着卢敬贤点点头,“卢兄,幸会。我们家中还有事,就先走了!”

    随之,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拉着香玉的手走了。

    卢敬贤露出失落的表情,让那李姑娘也很不是滋味,问道:“他们是谁呀?”

    “一个朋友和他的……,好了,别问了。”卢敬贤欲言又止,看着李姑娘道:“在下的事劳李姑娘挂心了,多谢!”

    说着便冲其拱了拱手,又再度回到清雅阁。

    “哼!”

    眼看着人都走了,李姑娘大发小姐脾气,跺着脚也走了,只不过是直接回了家,她要跟父亲说说这事。在五里镇乃至陵县,还没人敢不给她面子呢。哪怕是家大业大的卢家也不行!

    由于香林书他们坐的马车是租来的,也并不华丽,只能在这条街的街尾等。二人快步走,颇有些狼狈。

    香雪是小脚,走不快的。可是在香林书的拉扯下还是走得飞快,但香雪觉得她是被拖着走。

    “哎呀,小哥我不行了,走不动了,慢点!”

    香林书面色铁青,冷哼道:“慢点?今儿丢的人还少吗,慢了还不得被人的口水喷死!”

    香雪甩开他的手,恼怒道:“你以为我想?要不是那个啥李姑娘出来捣乱,我早就得手了。”

    “不要再丢人现眼了。我早就说过这种下三烂的手段不要用,你不听,现在好了?我看你以后的脸往哪儿搁!”香林书也不管香雪走不走得动,只管自个儿往前走。

    “小哥,你……。”香雪是真被这话伤到了,眼泪真真正正地流了下来,帕子一擦,将脸上脂粉化开,那颜色实在是不怎么好看。

    二人坐到车上的时候,谭墨的马车也已经驶到他们跟前。

    香玉看到那辆车,呵呵笑道:“真巧啊,又碰到他们了。”

    香承宗也道:“是啊,真巧,这回咱也让他们?”

    谭墨接话道:“不让!驾!”

    小皮鞭一甩,枣红马听话地迈开蹄子就跑。

    香雪坐的马车因为拉车的马是一般的马儿,枣红马路过时还冲着那马呲了呲牙,吓得那马有些不安,来回地挪动蹄子。

    如此一来,马车内便不安稳了。

    香雪被晃得头碰到了车厢上,忍不住破口大骂:“这是什么破车,还不快走?没看到人家都超过咱了吗?”

    车夫也是因为给的价钱高才接得这活,要是一般价钱他还不拉这人呢,看着挺漂亮的,嘴巴忒毒。但拿人的手短,没办法只好挥起了鞭子赶车。

    出了五里镇,枣红马便把后面的马车甩得远远的,照这个速度下去,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村了。

    车内,香玉道:“今儿天还早,我去跟三嬷嬷她们摘菜去。”

    香承宗呵呵笑道:“那敢情好,我妹子的事多亏了你们,要不然,……唉,废话不多说,以后要是用得着尽管开口。”

    “好,等香兰姐的亲事定了后,咱们就着手弄鱼塘,以后要做的事多着呢。”香玉笑道。

    他们走了一路,说了一路,一路欢声笑语,热闹得很。

    五里镇卢家,几乎是街上传出卢大少爷跟一个村姑怎么怎么的事后,卢老夫人便知道了。

    听到这话她气得扔了一个茶碗,“就知道那个香雪不是个好的,姓香的都不是东西。我的大孙子是她一个村姑能宵想的?”

    跟她回话的李妈妈吓了一跳,忙上前道:“老夫人请息怒,这事被李家姑娘当众揭发了,想必是成不了的。”

    “李家姑娘?”卢老夫人眉头一皱,“快跟我说说这姑娘是怎么回事?”

    李妈妈将李姑娘的出身说了一遍后,卢老夫人沉默了。

    片刻,起身道:“快去把大少爷叫回来。我决定了,还是先跟那个村姑定亲来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