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章 打小报告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7本章字数:3145字

    “那好。你让车夫快点走,这事要尽快让李姑娘知道!”香雪纠结过后还是下定了决心。

    卢敬贤不是看不上自己吗?那我让你也不好过!

    香山立马催促车夫,又道:“小姑,你跟卢大少爷的事成了吗?”

    香雪此时正烦着呢,斥道:“小孩子问这个干啥?学好你的帐房才是对得起咱老香家列祖列宗了。别忘了你这帐房还是你祖爷爷留下来的,别丢了咱老香家的脸。”

    “哪能呢,我学得可起劲了。”香山撅着嘴道,“我这不是想小姑你嫁到卢家,咱老香家就傍上银山了吗?到时你也能帮衬侄子一把不是!”

    “嗯,知道就好。”香雪知道香山的小心思,也不说破,当然也没告诉他见李姑娘真正的原因。

    进了镇子上,东拐西拐地来到李家,一看那高大的门楼,香雪有些惧了。便指使香山去送信。

    “山子,你去跟他们说,我在清雅阁等李姑娘,就说是关于卢大少爷跟香玉的事,对她很重要。”说着香雪给车夫塞了几个钱儿,便又上了马车。

    香山眼巴巴地看着香雪离开,他面对这些有钱人也直不腰来呢,泥腿子对富贵人有着天生的没底气,总觉得矮人一截。

    好在那门房也是个好说话的,一听关于卢大少爷的事便直接往内院通传了。

    没多时,李姑娘带着小丫鬟急匆匆跑来,“是谁,是谁有卢大少爷的消息?”

    香山忙上前躬身行礼,“是,是小的。啊不,是小的的小姑,说是想跟姑娘说说卢大少爷跟香玉的事。”

    “你小姑是谁?”李姑娘后退两步斜着眼睛看香山。

    “小姑叫香雪,说是姑娘认识的。现在清雅阁等姑娘呢!”说完躬躬身子便直接跑了。

    李姑娘冷笑道:“真是个失礼的家伙。香雪?哼,还敢来,本姑娘正愁有火无处发呢。”

    旭日高升,洛香村不时响起鸡鸣狗叫的声音,夹杂着村子里的彪悍妇人们的骂街声。从而编织出了一道优美的乡间乐。

    而三嬷嬷家今儿一早就将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并洒了清水,欢迎前来坐席的客人。

    这里的人有个习惯,闲暇或是家有贵客临门之时,总会在打扫一新的大门前洒清水。不是有句话说,“晨洒清水一天新”吗?就是这个意思。

    当离三嬷嬷家不远的邻居拿着一把子鸡蛋来祝贺后,村里与三嬷嬷相好的,或是曾经受过她帮助的纷纷来送礼。

    家景好的一把子鸡蛋,也就是十只。那不好的,几只鸡蛋,一捆新鲜蔬菜的也有。能不空手来多多少少都是个心意,三嬷嬷还是很欢迎的。

    人来人往才有人气,加上来的人都说上几句吉利话,氛围一时大好。

    刘石头一家也来了,他们家四口人,还有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弟,正在村里私塾学着认字,名叫虎头,确实是个虎头虎脑的孩子。

    刘石头的娘许氏是个三十出头的妇人,打扮得很利落,但眉眼间一看就是个忠厚的媳妇子,总是未语先笑,见人就笑。

    趁着村里来坐席的人还没来,两下里见了个面,在媒人的见证下相互交了庚贴和信物。

    刘山根家的信物是一对玉镯,跟香雪扔掉的那一只确是一样的,看来真的是祖上传下来的。

    许氏亲自把玉镯给香兰戴上,话里话外对香兰满意得不得了。

    而香兰给的信物就是一个自己亲手绣的十分漂亮的香囊,下面缀着一只平安扣,喻意外出时平平安安的。

    刘石头很喜欢这个香囊,摩挲着上面的绣花,仔细一看,原来绣花里还有发丝的痕迹。心中顿是感动异常,看着香兰一个劲傻笑,将香囊珍而重之地收入怀中。

    当然这些都是在媒人的见证下进行的,随之又开始走这个时候定亲的流程,等一切都完毕后,就等最后挑好日子成亲了。

    而媒人也将婚书给了双方,如此他们二人便正式定亲了。这跟先前与香雪的口头协议不同,是具有法律效用的。

    这婚书跟信物也经过两家族老们的见证,更铁板定钉。做完一切后,大家便忙了起来,上点心,上菜,来回倒腾。

    好在天气好,屋里放着两家族老的桌子,其他亲戚便在宽大的院里坐下了。虽说是在三嬷嬷家,可操持这一切的却是刘山根一家,他们才是主场。

    当厨房里飘出香味之时,牛大勺便开始工作了。

    香玉打下手,她无比佩服牛大勺的工作效率,将一应材料准备好后,便大勺一挥,风风火火地开始了。

    灶下的火很旺,锅内的油哧哧啦啦地就没停过,然后那香味啊,就这么飘出老远。

    这定亲宴一般来说是有讲究的,讲究个几盘几碗几个碟,还有几荤几素等等。听得香玉大开眼界,原来这类农家的宴席也能说出这么多道道来。

    好在有香玉打下手,出锅的菜如流水般地端上,然后大家开吃,菜香此时混合了酒香特别醉人。

    酒好,菜好,说吉利话的也多。主人家的心里也倍外开心!

    待菜炒得差不多之时,站三嬷嬷家门外的香芽姐妹实在是忍不住香味的刺激,大着胆子进了门。

    一进门便被香承宗看到了,他还以为老香家混蛋了这么久总归是清醒一回不来闹了呢。但看到香芽姐妹后心里的火气立即上来了。

    于是就很没好气地说:“你们来干啥?不会是来要份子钱的吧,要也得派个大人来,你们俩可不行。”

    香芽年长,也是知羞的年纪了,低下头一时说不出话来,难道说是想来吃点好的?那太丢人了,可是肚子真的好饿。

    香草不管那些,只要有吃的就行,便不管不顾地说:“承宗哥不是这样的,我们来找香玉,要跟她说小姑要害她。”

    “啥?”香承宗一愣,忙回头看看有没有被外人听到。好在大家都被牛大勺的厨艺吸引,正卖力地消灭着盘中美食。

    随之一把将他们拉到东边的某个厢房,这里也有桌椅,是为秦烈等人准备的,只是人还没到。

    “到底咋回事?”香承宗关上门来问道。

    香芽低头道:“昨儿个小姑从外面回来就在房里哭,我跟香草好奇,就在窗户低下偷偷听了下。听到她一个人说啥要把李姑娘的恨转到香玉身上,还说谁让卢大少爷一见她就总是问香玉个不停。今儿一早,香山跟小姑去了镇上,他们是去找那个李姑娘了。”

    香承宗终于察觉到事情的严重便转身去找香玉。

    香玉得知香芽姐妹来了后,便往食盒里放了几盘装盘后剩下的菜,又拿了两个大馒头就去了东厢房。

    一入厢房,香芽姐妹便将眼神直直地放在她手上的食盒上。

    香玉微微笑了,其实这样简单又直接的姑娘还是挺可爱的,拿出饭菜道:“快吃吧,咱边吃边说。不过,要快啊,这里一会可能还要接待贵客呢。”

    香芽姐妹二话没说,就飞快地吃了起来。

    菜不少,馒头也够大,竟然在不到一刻钟内就解决了,这速度让香玉乍舌。

    收拾好碗筷,香玉道:“好了,说吧,到底是啥事?”

    香芽又把跟香承宗说的话又说了一遍,然后直直看着香玉,“香玉你能带我们走吗?我跟草儿不想留在老香家了。”

    香玉对此没有办法,“香芽,我是个外人,没那个能力呢。”

    “那好吧。”说完香芽拉着香草就往外走。

    临近门口香草突然扭头,冲着香玉一笑,“香玉,你变好看了。是不是我跟姐离开老香家后也会变好看呢?”

    “这,我不知道呀。”香玉很是无奈地说。

    香草又天真地说:“哦,那我知道了。要是我跟姐姐被嬷嬷卖了的话,香玉你能不能买下我们?”

    “这……。”香玉擦了擦额头上汗,这小丫头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草儿,别胡说。嬷嬷不会卖咱们的。”香芽看着香玉,撇了撇嘴,“菜很好吃。”

    香玉笑着又从空间里拿出两个大的鱼干来,二人忙将这个揣进怀里。

    “谢了。”香芽羞涩地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也会做吃的呢,就是没东西让我做。”

    再然后,香芽拉着香草就小跑起来,转眼出了三嬷嬷家。

    “唉!”香玉长叹一声,“投胎在老香家的孙女真可怜。”

    对于香雪的颠倒黑白她只好自认倒霉,完全属于躺着也中枪的倒霉。只好祈祷那个李姑娘聪明点,别被香雪两句无理头的话就吃醋。

    五里镇,清雅阁。

    香雪如愿以偿地见到了李姑娘,羡慕地看了一眼她的丫鬟,要是自个儿也有个丫鬟伺候该有多好。

    李姑娘哼道:“说吧,听说是关于敬贤哥哥的事?”

    香雪忙回过神来,认真地说:“可不止卢大少爷,还有香玉这死妮子,不知道李姑娘有没有听说过香玉。”

    “见过一面。”李姑娘脸面如常道。

    香雪从她脸上看不出想要的答案,便添油加醋地说了香玉怎么偷了她家的药方子,又怎么让卢敬贤对她感恩待德,还说了卢敬贤其实是喜欢香玉的。

    昨天的事,就是卢敬贤为了打听香玉而特意拉她去了僻静地儿,这才被李姑娘看到。

    李姑娘一颗心都放在卢敬贤身上,一听这话那还了得,便一拍桌子,冷声道:“哼,就凭她一个小要饭的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