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5章 意外迭出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7本章字数:3064字

    看着怒意上升的李姑娘,香雪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安慰道:“李姑娘别气。我这话还没说完呢!”

    “快讲!”李姑娘拍着桌子道,看她娇娇俏俏的样子,发起脾气来当真是个女汉子。

    香雪立即摆出一张为难的表情道:“李姑娘,你要是去找香玉可得想清楚了。这个香玉实在是不要脸,我二哥早在年前就给她说了一门很好的亲事,就是我们村的谭猎户。这谭猎户呀不仅人长得好,力气也大,听说能一拳打死老虎呢。

    可她倒好,有了谭猎户还不知足,竟然想着勾引卢大少爷。你是不知道呀,她如今还在谭猎户家住着,都没成亲呢,这叫什么事儿呀。哦,还有一人,好像也喜欢香玉,就是济仁堂的小齐大夫。

    看看,看看!这真是丢了我们老香家的脸面。这还不算过分的,她竟然在里正面前说跟我们老香家没半点关系,当初要不是我二哥把她救回来,又拿她当闺女看,她早就饿死了。”

    李姑娘再拍桌子,不屑道:“我还以为那香玉是个什么好的,原来是个小.婊.子,真为敬贤哥哥不值!”然后看着香玉,“你,稍稍看着顺眼点了,说吧,你要多少?”

    香雪一愣,很无辜道:“啥多少?”

    “噗嗤!”许是香雪这傻样取悦了她,李姑娘笑道:“看在你这么好玩的份上就原谅你了,我李玉凝交你这个姐妹了。”

    香雪心中大喜,知道李玉凝的背景深厚,忙道:“那可真是香雪的荣幸啊。不知李姑娘要喝什么茶,说了这么多我嘴巴都干了呢。”

    李玉凝起身,冷哼道:“知道了这些我若是再坐着,岂不是很对不起敬贤哥哥?自然是要去找那个香玉理论一番,她若不听,教训一下也是应该的。”

    “千万使不得呀李姑娘!”香雪也起身,佯装好心好意地劝道:“香玉如今在我三婶家,我三婶家的闺女定亲,她去帮忙。那里人多,况且,谭猎户可不是个好惹的,那拳头能打死虎呢。

    最可气的是,我三婶竟然受香玉挑唆跟我们家断了亲,那可是我亲三婶。你说,三婶一家这么相信香玉,能不护着她吗?”

    李玉凝从小到大就没受过苦,更没人给她苦头吃,可以说是在蜜罐里长大的,哪里知道这世上还有居心不良的人?在她的家里所有人都是围着她转的。

    “不行!我就是要当着众人的面揭穿她,这样的女子最最可恨了,像极了我父亲的小妾。至于打死老虎吗?纯属胡说八道,老虎多厉害?哼,我带护卫去就是了。”李玉凝高傲地说,完全不将那个谭猎户看在眼里,不就是一个猎户吗?有什么发了起的。

    “李姑娘你……。”香雪再次很为难地拉住她,“真不能去呀,要是搅了香兰妹妹的定亲宴,我这辈子都会过意不去的。”

    李玉凝哼道:“这关我何事?小红,咱们走!”

    说着便一摇三晃地走了,看上去心情不错。

    人走远后,香雪咯咯地笑了起来,竟然在原地挥着手绢转了几圈。

    “真是个傻的。不过,本姑娘开心,不但整了香玉还坏了香兰的定亲宴,当真是小哥说的一石二鸟。哈哈!”

    幸好她要了个包间,要不然这个疯样非被人嘲笑不可。

    再说香玉,上完放在院内的桌上的菜后,终于迎来了秦烈。

    他还是那身装扮,还是那把风骚的折扇,扇着扇着带着一群人进来。

    谭墨跟着香承宗一直在应酬,他觉得要在洛香村安家就要融入这些村民中间,虽然他们不够好,也够势利。但就是这些泥腿子,让他有了不一样的生活,认识了香玉。

    看到秦烈来了,便放下手中的活迎了上去,面无表情道:“你来晚了!”

    秦烈折扇一开,笑呵呵道:“这不是等咱们的何老爷嘛,不过,我们来得好像正是时候,可以上菜了吧。”

    香玉也及时来到谭墨身边,笑道:“可以了,请先到东厢房喝茶。”

    秦烈微微一笑,随之折扇一指,“有劳香玉了。何老爷,请!”

    这位何老爷四十来岁的样子,长得白白胖胖,连忙躬身道:“哎呀,三爷您折煞老朽了,三爷您请,您请!”

    “哈哈,小齐,走,今儿可得好好地吃。”秦烈哈哈笑着去了东屋。

    院里的人都很好奇这是哪里来的富贵人,连刘山根也向谭墨连连打听。他们觉得这是好事,有大人物来捧场可不就是好事?

    看他们带的礼,那叫一个贵重呀,光那些包着的盒子就让人心生羡慕,更不用说还有两匹上好的布料,一艳丽,一素净,可不就是一对嘛。

    谭墨笑道:“山根叔就别问了,他们是我的朋友,今儿想来凑个热闹,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还请见谅!”

    此时三嬷嬷也出来了,跟刘山根连连摆手道:“这是好事,好事!”

    刘山根忙指挥儿子再拿出张桌子来招待三人的随同,今天秦烈除了带着一个小邓子外,还带了一名黑脸大汉,彪悍的气息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而那位何老爷也带了两名随从,只这二人背着一个长条形的包裹。如此一来便有五人,刚好坐一桌。

    刚刚安排好人后,谭墨就去了东厢房,他知道,这三人是冲着他跟香玉来的,自己可得招待好了。特别是那位何老爷,以后跟他合作的事还多着呢。

    外面的人刚一安顿好,便有那见多识广的村民小声低估,“那位留着短胡子的,看上咋那么像咱县里的大捕头呢?”

    说这话的是个赶车拉货的,人称洛老大,不时去县里跑货,见过的人也多。

    “真的?那,那位何老爷不就是?”另一人也惊道,“县太爷?”

    还有人接话道:“我看不大可能,洛老大你喝多了吧。咱洛香村可没出个厉害人物,那县太爷会来咱泥腿子的定亲宴?少说两句多吃点菜吧,这菜炒得真好哇。”

    洛老大一时也犹豫了,忙夹起一筷子肉来说:“这味儿没得说呀,那掌勺的可是秦氏酒楼的大师傅,能不好吗?”

    “是啊是啊,老刘家发达了,请来了酒楼大师傅做菜。三婶一家终于熬出头了,唉,不容易,不容易呀。来,喝酒,喝酒!”

    这一桌人说说笑笑间就将这茬给忘了,只因酒太好,菜太香。

    东屋其实就在东厢房的边上,香玉早早地就将给秦烈他们的食材预备好了,揭开盖在背篓上的布道:“牛师傅你来看,这菜咱怎么做好?”

    牛大勺看着那些新鲜的菜蔬,还有那今儿一早才杀好的鱼,胖脸上笑嘻嘻的。将手中的刀往案板上一放,“嘿嘿,好菜都在这里呢。香玉啊,你就瞧好吧。我可是知道咱们县太爷最近的身子不大好,一些事都交给县丞去做,但这辣椒可是开胃的,待我做几道酸辣爽口又不太辣的菜,保准让县太爷吃了还想吃。”

    “县太爷?”香玉惊了,“哪个?啊,不会是那个何老爷吧,他来做什么?”

    牛大勺一边熟练的料理食材,一边说道:“还不是为了你和谭少爷来的。不是说啥商标吗?县太爷见了三爷还不得表示一下,这就想来见见真人了。三爷还不知道在这里呆多久,可县太爷不同,你们跟他打好关系,这生意做起来才长长久久。”

    香玉连连点头,“牛师傅说得对,不知县太爷叫啥呀?”

    “何三秋,很怪的名儿。不过人家是县太爷,这话可不能说。”

    “嗯,知道了。咱这个鱼就做酸辣鱼?”

    “就这么办。”

    ……

    二人动作麻利,很快就把菜烧好了,剩下要炖的就先炖着,香玉就将菜放在食盒里往东厢房走。

    几步远的路,香玉提着食盒心想,就这么几步远,再重也得坚持。

    谁知从人群里冲出一个姑娘,上来就要打香玉耳光,“你个贱人,又在勾.引谁?”

    香玉护着食盒后退一步,“你是谁?”

    就这一退,李玉凝的巴掌就落在了香玉的头上,打得她一个趔趄,好在食盒无恙。

    香玉心疼,幸好里面没放汤,这些菜可是她跟牛大勺的心血啊。

    “你……。”稳住身子抬头一看,这不是那个李姑娘吗?

    李玉凝冷冷一笑,“打的就是你!”

    话毕,几个青衣家丁气势汹汹地上前,上来就要推桌子砸盘子。

    “住手!”说话的是秦烈的护卫黑脸大汉,他正吃得起劲呢,这些人竟敢来捣乱,怎不怒火冲天。

    说话间大吼一声,三下五除二将那几人打翻在地。

    这时,县太爷何三秋的捕快这才反应过来,从背囊里取出捕快刀就架到了那几人脖子上,“你等何人?竟敢来此捣乱!”

    这一番变故让李玉凝愣住了,她大叫道:“你们是谁?竟敢打我的家丁。”

    此时谭墨以最快速度来到香玉跟前,看她脸上半个巴掌印顿时怒了,吼道:“秦烈,给我出来,这贱人也是你带来的吗?”

    由于这些人来之前没有引起外人的注意,谭墨以为这也是跟着秦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