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8章 自食恶果(中)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7本章字数:3170字

    这个时候老香家已经很热闹了,送礼之人络绎不绝。

    只是老香头最疼爱的一双儿女却呆在屋子里不出门,香林书是还没从昨日的打击出来,而香雪则是装病,硬是没再见香林书一面,她心虚着呢。

    镇上官媒推开老香家的大门,李妈妈带两个小丫鬟走在后面,一见老香家,媒婆便开始笑唱起来,“恭喜呀,恭喜!你家闺女真是个有福的,镇上的卢家大少爷看上香雪姑娘了特来提亲,不知贵主人可在?”

    “啥?”香雪听到这话整个人都不好了,欣喜!后怕!不相信!总之脸上的表情相当精彩。

    最后还是怕占了上风,咬着嘴唇有些怨!

    “要是昨儿来提亲就好了,也不知李玉凝知道这些后会怎么报复!唉,一步错步步错。”香雪烦恼着,倒在架子床上不知道怎么办好。

    但凡媒婆的嗓门都是不小的,这一番话让老香家的人都听到了,最先反应过来的竟然是大李氏,她迈着小脚笑哈哈地迎了上去。

    香雪没有跟任何人说起昨日去找李玉凝的事,家里的人也都不清楚她到底做了多么愚蠢的事。

    大李氏还未近前,香木和香远就跑到媒婆跟前,问道:“这是真的?我小姑真的要嫁镇上的大少爷了?”

    香远小一些,是个只知道吃的年纪,流着口水问:“那咱家是不是就能天天吃肉了?”

    这媒婆是镇上的官媒,保得媒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哪里见过这样不懂事的孩子,皱着眉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还是李妈妈镇静,来之时做了点功课,对于这两个熊孩子早有耳闻,便忍着性子道:“小梅,给他们两个银锞子玩。今儿是大喜的日子,我们家老夫人听说今儿是香家小公子定亲的日子,便想来个喜上加喜。不知……。”

    大李氏忙呵呵笑道:“哎呀,还是卢老夫人想的周到,可不就是喜上加喜嘛。”

    此时丫头小梅刚刚拿出几枚小元宝型的银锞子,想一人分一个的,却被香木一把夺了去,拉着香远就跑。

    “唉,这……。”小梅吓了一跳,看着被抓破皮的手,眼圈立即红了,看着李妈妈委屈不已,“李妈妈!”

    李妈妈脸面顿时不好看了,但又不好发作,只道:“用帕子包一下吧。”

    这一番变故让大李氏的脸面也没处搁,她好歹也曾是落魄的大户人家的庶女,对银锞子也熟悉,那几个银锞子加在一起可不得好几钱银子啊。

    当场就想捡起墙角的条帚疙瘩扔出去,但残存的理智让她止住了冲动,压低声音喝道:“等回来再跟你们算帐!老二媳妇,死哪儿去了!”

    小李氏紧跟着大李氏出来迎接,听大李氏这么一说,她立即打了个激灵,“我,媳妇这就去追,这俩孩子太不像话了!”

    李妈妈心中一叹,“孩子?听说跟那个香玉是一样的年纪,可人家知礼懂进退,再看看老香家的孩子,还真不如三岁小儿。也不知道老夫人是为了什么?这样家里养出的闺女能要吗?”

    大李氏也看得出媒婆她们不开心了,便哈哈一笑想揭过这茬,“快,快屋里请!老头子,林书,贵客上门了,还不快出来迎着。”

    在她眼里,大儿与二儿是上不得台面的,有事就叫小儿子上场。又指挥大儿子一家接替她收礼的活。

    香林书不想出来也没法子,便装作开心的样子彬彬有礼地露面了。

    而洛腊梅一家今儿是贵客,就那么坐在堂屋里喝茶。

    大嘴媳妇哼哼道:“那香雪真是走了狗屎运,那大少爷咋眼瞎呢!”

    “娘,少说两句!咱今儿多听少说。”洛腊梅嗔道,“说不定人家大少爷就喜欢那样的呢。”

    “哼!”大嘴媳妇心理有些不平衡,大少爷呀,这得是多大的福气,进门还不就是大少奶奶?可惜自家闺女就是看上了那没用的香林书。

    李妈妈跟媒婆入得堂屋,便说起了正事。

    “我们卢家的产业都在京城,想来你们也都打听清过了。这次老夫人跟大少爷来到祖宅,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总有一天,我们大房还是要回京城的,那产业是我们卢家祖宗留给大房的。

    但是在没夺回之前,老夫人说,想让香雪姑娘和大少爷先订亲,待回京后再正式成亲,如此一来也不委屈了您家的闺女。您看咋样啊?”

    大李氏一听这话就觉得不靠谱,因为香林书也是这样敷衍洛腊梅的,难道他们来提亲也是假的?便大声道:“这可不成,咱家的闺女清清白白的。谁知道你们家大少爷啥时回京啊,要是一辈子回不去,那我的雪儿不就是老闺女了吗?”

    李妈妈微微一笑,“放心吧,老夫人说了,迟则两年快则一年这事就能成了。若是您不同意的话,这事就当我没说,权当咱们老夫人是来给香童生送贺礼来的。小梅,着人抬上来!”

    自有丫鬟去拿贺礼。

    香林书看着那一包包一件件的礼,对乡下泥腿子来说是有些贵重,可他还是觉得不舒服,直觉这门亲事不靠谱。

    可李氏跟其他老香家的人却是眼睛都看直了,那两匹锦缎怕是值不少银子吧?还有那鱼,那肉,包装华丽的糕点,上好的茶叶,真是让他们乡下人长见识了,原来送礼也能送的那么好看。

    “成啊,就这么定了。咱相信卢家的为人!”老香头率先发话了,他觉得香雪嫁了卢家就能帮上香林书了。

    当家人都发话了,自然就这么定下了。

    李妈妈这才笑道:“那么就定了,不知香雪姑娘的八字……,我也好让主家去请高人合上一合。要是相合的话,咱们也好挑个吉利日子定亲。”

    “说得是。林书,快把你妹妹的八写下来。”大李氏也被这些礼愰花了眼。

    香林书无耐地叹了口气,“这真的好吗?不如叫小妹出来自个儿做决定吧。”

    按理来说最恨香雪的就是他,可也是他说了句公道话。

    香福林却在一边不嫌事大,摇头道:“小弟多心了,小妹是愿意的。这事儿哪能让一个姑娘家拿主意,还不都是媒……那个妁之言,父母……。”

    “父母之命!”李妈妈接话道:“但香童生说的也对,不如就叫出香雪姑娘来吧,我还没见过香雪姑娘,见见未来的女主子也是应该的。”

    一句话说得老香家的人都飘飘然了。

    香雪也在众人的千呼万唤中走了出来,冲着李妈妈微微一福身,便娇羞地低下了头。

    李妈妈面色如常地点点头,接过大李氏递过来的八字贴,笑道:“那我就赶紧回去给主子道个喜了,想来这八字也是极好的,香雪姑娘还请在家安心备嫁吧。”

    媒婆趁机说了许多好话,说得老香家的人个个喜笑颜开。

    随之李妈妈还就带着人走了,任凭大李氏的挽留,硬是没喝老香家的一口水。

    人走后,大嘴媳妇几乎是扑到了那些礼上,特别是那两匹锦缎,恨不得搬回自个儿家里。

    大李氏也看中了那两匹锦缎,就这么跟她拉扯起来,“放下,这是咱家雪儿的聘礼!”

    大嘴媳妇哼道:“啥聘礼?没听人家说这是给林书和腊梅定亲的礼吗?算是腊梅的聘礼!”

    “胡说!”

    “就是咱家腊梅的!”

    二人谁也不让谁,吵吵闹闹地声音越来越大。

    香林书被吵得头痛,大吼一声:“够了!一人一半,分了吧。”转身看向洛腊梅,“腊梅,这毕竟是他们是来给小妹提亲带的礼,给你一半……。”

    洛腊梅很温婉地笑笑,“林书哥说哪里话呀。就这样吧,林书哥说啥就是啥!娘,别吵了。”

    “哼!”大嘴媳妇抱着一匹锦缎不放。

    大李氏也是如此,一副财迷样。

    好在,屋里的人都是自家人,香林书也不怕丢人,只是深深叹息,他真的好无力,可又不能这么一走了之。

    突然想起了香玉,怪不得她那么想脱离老香家呢,他这会儿也想。

    就在李妈妈带着媒婆离开之时,在一边忙活的香芽凑到香草跟前说了几句话。

    香草就趁没人注意她时,一溜烟地跑了,她去给香玉送信,兴许还能吃到鱼干呢。

    再说香玉,一大早就被秦烈要求午饭吃饺子,还要吃特别的,一般的韭菜鸡蛋这样的普通馅不吃。

    香玉看在县太爷的份上应下了,这会儿正在跺馅呢,是鱼肉馅的,幸好她养的鱼多。外加了鸡蛋,黑木耳。

    香草一路小跑而来,小灰认得她也就听话地把她带进了东屋,然后呜呜叫了两声。

    香玉抬头,看到满头大汗的香草一阵纳闷,“香草,你咋来了?”

    香草是个标准的吃货,耸耸鼻子道:“是鱼肉和鸡蛋吧,好香!”

    香玉看她像个馋猫的样子,竟些小可爱,招手道:“过来,我还有鱼干呢,发生了啥事啊。”

    香草接过鱼干放怀里,然后又巴巴地看着香玉。

    “知道你是给姐姐留的,还有!”又是一个鱼干递了过去。

    香草这才说了刚才卢家上门提亲的事,事无巨细。

    香玉眼眸流转,心中却是乐开了花,又拿了两个熟鸡蛋给香草。香草得了吃的,疯一样的跑了。

    “嘿嘿,这事要是不利用一二,那我也太像软柿子了不是。”香玉立马叫来药一,“药一哥,求你件事。你知道李姑娘住哪儿吗?给我传个话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