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电灯泡晚餐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9本章字数:3044字

    国龙恍然想起前几天的事,忙说:“对了,国威有没有再来?”

    “国威?”云美惊异地睁大了眼睛,反应很强烈,令国龙怀疑起来。

    “他有来过?”国龙担心地问。

    “他……”云美突然说不出来,国龙就明白了,直追问到底。

    云美没办法,只好把白天的事和盘托出了。

    国龙听后肺都要气炸了,攥着拳头捶桌子说:“岂有此理,这家伙不明不白地玩失踪,现在又不明不白地回来,还对你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太可恶了!我非要找他算账,替你讨回公道。”

    云美见国龙发怒了,也害怕了,怕这事闹大,对谁都不好,就赶忙拦住了他,恳求道:

    “别去惹他,别因为我闹得你们兄弟不和!”

    “我没这样的兄弟,太有损我们国家的脸面了!”国龙气得呼吸急促起来。

    云美真的担心国龙去找国威算账,就害怕地说:“好了,以后我注意点就是了,尽量避开他。”

    国龙见云美担心的样子,也不忍让她着急,只叹着气说:“可他都找到家里,找你单位去了,我能放心吗?”

    “我说了,我会注意的,尽量在人多的地方呆着,不单独行动他就不能把我怎么样了。”

    “防不胜防啊,你一个女孩子,我真担心啊!”国龙注视着云美说。

    云美被国龙充满温情和担忧的眼神又深深打动了内心,继而更加纠结,不敢正视他。

    这时,国龙手机响了,云美知道,一定是他女朋友打来的。

    国龙接完电话,对云美说:“苏晴来电,说已经下班了,要我接她去。我们约好一起吃晚饭的。”

    云美听了心里很不舒服,但没表露出来,只淡淡地说:“那好,你去吧,玩得开心点。”

    “我走了,你怎么办?”

    “我自己做饭吃。”

    “我不是说那个,我是……怕他再来找你的麻烦。”

    “没事啊,你去吧。我把房门反锁不就可以了?”

    国龙摇头说:“不行,这个家伙鬼灵的很,从小就精明,留你一个人在家我不安心。这样吧,你跟我一起走。”

    “跟你?”云美很诧异,“你们俩去约会,我夹在当中做电灯泡,多碍眼。”

    “哎,这个时候安全第一,还在意别的干嘛?你必须跟我走。”国龙不等云美同意,生拉着她出了门。

    国龙载着云美到了苏晴的公司楼下。

    苏晴看到国龙兴高采烈的,可一见云美在车上就疑惑了。但她很老练,没表露出过多的惊讶,见到云美就微笑着,并亲切地打招呼。

    国龙只找了个别的理由说明带云美出来的原因。

    苏晴看上去也不介意,就欣然接受了。

    云美其实很尴尬,坐在后排座,看着心爱的人和别的女人说笑、亲昵,心里着实煎熬。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谁叫自己会遇到那些糟心事呢?

    国龙很快带他们俩到了一家高级饭店,三个人被服务员带到靠窗的位置上坐下来。

    国龙和苏晴坐得很近,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而云美坐在他们对面的位置上,难为情地看着他们打情骂俏。

    云美觉得这种窘境是最悲哀、最无奈的,真想马上有个地洞好钻进去,再也不出现在这两个人面前了。

    很快,美味佳肴上桌了,三个人开始动筷子品尝鲜美的食物了。

    苏晴吃得津津有味,相反,云美却没什么胃口,吃得很少。

    国龙见云美心事重重,而且吃东西又不积极,就小声问:“小美,菜不合胃口吗?”

    云美本来想自己的事呢,被国龙突然一问,顿了顿才反应道:“哦,不是,我不太饿。”

    “不饿?你忙了一整天,现在才吃饭,会不饿?”

    “嗯,是不饿啊。”云美不敢看国龙,就赶紧夹菜,勉强一点一点地吃。

    国龙看着云美的样子很心疼,明白她还在为前两天的事苦恼,就不好多说别的。

    苏晴看到国龙和云美之间似乎有点事,顿觉不爽,可她没有表现出不快来,也没乱打听,反而装作关心说:

    “要不要再来点凉菜?我想女孩都时兴减肥,不敢多吃肉食,咱们桌上确实鱼肉够丰富,青菜略少,就再加个凉菜吧。”

    国龙感激苏晴的好意,就同意了。

    “服务员,请来一下,我们要加菜。”苏晴招呼着说。

    可云美有点坐不住了,忙阻止说:“哦,不用了,菜很多,别再加了。我想起来我还没备课呢,明天的课程有调整,我要提前上课了,所以想先回去了。你们慢慢吃。”

    云美说着就站起来要走。

    国龙着急了,担忧地说:“你一个人回去能行吗?”

    “行啊,我打车走就行。”

    “可是天太晚了,我送你回去。”国龙关心地说。

    “不用,你们吃吧,我已经饱了,我会很快到家的。”云美拎起包就快步往外走。

    国龙很不放心,看着急匆匆的云美,一时间也不安了。

    他转身对苏晴说:“现在太晚了,我怕她一个女孩不安全,我先送她回家,过后我再回来,你等我一下。”

    没等苏晴说话,国龙已经迫不及待地追云美去了。

    而苏晴看着飞跑的国龙,气得直懊恼,转身就结了账,自己打车走了。

    云美坐在国龙的车里很不安,她是被他强行拽上车的。

    云美忐忑地说:“你突然离席,苏晴会不高兴的。”

    国龙把着方向盘说:“放心,她不会,她很大度,我会跟她解释的,放心吧。”

    不一会,国龙就和云美到家了。

    可是云美径直进了自己的卧房,马上把门锁上了。

    国龙看着奇怪,心想锁门干嘛,就敲门说:“小美,没事吧?”

    云美憋了一晚上,感觉很委屈,比被国威欺负还难受,心酸得只想哭。她根本不想当人家的电灯泡,看见不想看到的画面。可是她又不想让国龙知道自己哭,怕他问起来,就强忍着,痛苦难耐。

    国龙连叫了三声,云美才忍住哭腔,尽量装作没事地说:“哦,没事,只是有点累,想先睡了。”

    国龙在门口犹豫着,仍担心云美的状况,他当然知道云美不开心,可是他多半认为是国威的事。

    国龙关心地说:“小美,我知道你还在为那事难过,但你放心,今后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了,我明天就去找他,告诉他别再来。”

    云美一听,立刻着急了,就打开门,担忧地看着国龙:“别找他,省得惹麻烦。”

    “这算什么麻烦,他欺负你我就忍不下。”

    “我就是怕你们兄弟有冲突,尤其担心你,不想你有事。你们见面肯定会火星撞地球打起来的,那样可就很不好了。”

    “我好歹也是哥哥,我想他多少能顾及一下我的感受,况且我怎么能让他轻薄你呢?看着你一天天担心、不开心,我就不安。”

    云美直愣愣地看着国龙,对他的话有了另一番的领会。但她很快意识到,这种担心不过是哥哥对妹妹的牵挂而已,并没有其他情感的。

    云美摇头道:“不要去找他,你也找不到他,不人要再为这事浪费时间了,求你了!”

    看着云美担心的样子,国龙也不好违背她的意愿,就只好退出来,让云美睡觉。

    但国龙有自己的打算,他想以他的办事能力,绝对有把握找到国威,非要当面跟他说清楚。

    但在国龙找到国威之前,国威并没有闲着,依然时不时去找云美,不是去她单位,就是在国龙家门口等着,总之云美时常能见到国威。

    国威追求云美可谓花样翻新,不是每天送鲜花,就是送电影票、音乐会门票,要么就是直接给她递上香喷喷的自制便当。有时是他要人代送的,有时他会亲自登门。为了避免麻烦,一般情况下,国威都是去云美单位,或在她下班路上截住她,见上一面。

    云美被一拨拨的招式攻击着,有些招架不住,终于忍不住对国威说出严重的话:

    “对不起,请你别费心思了,我是不可能接受你的,以后,你也别在路上拦我了。”

    云美对着车里的国威说完话就气哼哼地往公交车站走。

    国威咬着嘴唇,奋力提速,把车开到云美前边然后迅速刹车停下来。

    他随后就下了车,一把揽住了云美的胳膊,说:“难道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吗?”

    云美想甩开他的手离开,可却甩不开,被牢牢控制住了。

    “我不想知道,请你放手!”

    “你不是不想,而是不敢面对吧?”

    云美惊愕地看了国威一眼,脱口说道:“你为什么这样说?”

    “你根本就不敢面对我。”

    “不懂你的意思。”云美没好气地说。

    “其实你多多少少都对我有点意思的,要么就是,你看到我会想起另一个人,一个你不能得到的人,所以不敢面对我,不是吗?”

    云美更就生气,扭头就要走。

    但国威一直牵制着她,走不了,云美只无奈地说:“快放手,不然我喊人了。”

    正这时,一辆银白宝马突然停在他们旁边,云美一看,那是国龙的车,顿时就惊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