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矛盾的感情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9本章字数:3059字

    国龙一下车,看见国威拉扯着云美,就剑眉竖起,厉声道:“快放开她!”

    国威见到亲哥哥来了,虽然感到意外,但也没惊慌,而是泰然地看着他走来。

    “国威,我找了你很久,原来你在这呀!”国龙严肃地说。

    “哟,是大哥啊,我以为是谁呢,真难得,咱们俩终于隔别14年又重聚了。”国威的口气里并没含有多少亲情成分,有的却是隔膜。

    “你还好意思说这个?你不声不响地就离开家,连爸妈去世的时候你都不回来,你还有脸提这事?”

    “怎么?你是在怪我吗?是想以此惩罚我?”

    国龙见国威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更为气愤,不禁攥紧了拳头,正蓄势而发。

    云美见气氛紧张,怕他们俩打起来,就对国龙说:“龙哥,别跟他说了,我们走吧。”

    国龙却直盯着国威说:“不,好不容易才找到他,怎么就这样走呢?若不是我猜到他可能在路上截你,兴许我就很难找到他了。小美你先走,我有话跟他谈。”

    云美见状,也不知怎么好,她不敢走,怕他们真打起来。

    国龙知道云美担心什么,就说不会打架,让她放心。

    可云美见到这情势,很难相信她走后这两人不动手,因而就没走。

    这时国威说了:“小美没必要离开,有什么事大家也可当面谈,她不是也被认为是国家的人嘛,让她在场又怕什么。”

    国威说完就冲云美暧昧地笑笑。

    云美立刻把脸扭过去不看国威,而国威却不以为然。

    国龙看了看云美,说:“小美,你最好先回去,我要跟他谈谈男人之间的事。”

    云美确实不想留下来,要不是担心国龙会出事,她早走了。

    国龙向云美保证,绝不会动武,就是想跟国威问清楚一些事。

    云美信任国龙,又嘱咐几句,最后真走了。

    看着云美走远了,国威埋怨了一声:“哼,好不容易才见到她,现在又拜你所赐让她跑了。”

    “让她跑的人是你,是你一次次穷追不舍。”国龙反击道。

    “这是她跟你说的?”国威抱着怀疑地态度说。

    “难道你认为她想见你?”

    “哼哼,你不是说有事跟我谈吗,我想,应该不只是云美这一件事吧?”

    “这不是谈话的场所,我们去个地方,好好说说。”

    国龙迅速上了车,径直开向一处。

    国威想了一下,随后也跟着开走了。

    晚上九点多,云美见国龙还没回家,就担心了。她想给他打电话,正犹豫时,国龙回来了。

    云美见国龙安然无恙地进了家门,悬着的心就落下来:“可算回来了,怎那么晚?”

    “哦,我们谈得比较多。”国龙有些沉郁地说。

    “你怎么了?看样子好像很累?”

    “哦,可可能吧。嗯,有人找过我吗?”国龙转移话题说。

    “没有。”云美知道他是在问苏晴有没有往家打电话来。

    国龙看上去表情很奇怪,说不出是失落还是什么,总之和以前比起来不怎么精神了。

    国龙说要洗澡去。

    可云美很关心国龙和国威之间谈了些什么,就谨慎地问:“你跟他……都说什么了?”

    国龙看了一眼云美,淡淡地说:“还能有什么,无非就是问他这些年都去哪了,为什么不打招呼就离家出走。”

    “他怎么说?”对此,云美也很好奇。

    “他没明确说,始终不告诉我。”

    “就因为这事你们谈了这么久?”

    “是啊,还有,我警告他不要再骚扰你。我希望他能替我们家想想。”

    云美听了没说话,转而回房了。

    国龙看到云美沉郁的表情,更明白一些事了。

    事实上,国龙的回答有所隐瞒,没有把全部实情说出来。

    国威确实没告诉国龙这些年他去哪了,也没说他突然消失的原因,只说他所做的一切没有给国家丢脸,没带任何拖累。

    国龙所隐瞒的是关于云美的事。

    国威直指国龙虚伪,假仁慈,道出哥哥其实也喜欢云美,只是不明说,想脚踩两只船。因而国龙很生气,说国威不检点自己,反而造谣生事。

    但国威却自信自己的推断,甚至,他从国龙看云美的眼神中都能看出点名堂来。

    然而国龙一直否认,所以才会和国威争执许久。

    国威就放下大话,说自己很坦荡,喜欢就是喜欢,不会藏着掖着不明说,会一直追求云美的。他说第一眼看见云美就被深深吸引住了,眼中再也不能有别的女人了。 国龙很不解,为什么一定是云美?

    国威说得很简单,因为云美和他所见过的各式各样的女人都不一样,很特别。只是,他没说哪里特别,只幽幽地看着国龙浅笑着。

    接着,国威又说了一句很让国龙无法接受的话,要想让他停止追求云美,除非国龙娶了她。

    国龙当时就镇住了,半晌说不出话。

    国威则淡淡笑看着国龙,似乎占了上风,好似已经摸到了哥哥那不为人知的秘密。

    国龙说,为什么要难为亲哥哥和云美。

    国威说,云美的心事哥哥应该懂的,如果哥哥真不想要云美,他就会不遗余力去追求她。否则只要哥哥干涉云美的情感,那就表明,其实哥哥是不想让云美交男朋友的。

    国龙听了很生气,认为弟弟在狡辩,还拿自己和云美的婚姻做威胁,因而两个人争执得很凶。

    国龙和国威他们谁也没说服谁,最后也是不欢而散。

    可是回到家,面对云美,国龙真的心虚了。从心里讲,他不希望云美和国威这样滑头的人交往,会吃亏。可仔细想想,对于云美的婚事,他这个非血亲的哥哥却比本人更紧张、更在意,深怕云美受伤害。

    他反观一下自己,发现对云美的关心,似乎超越了普通兄妹。云美看起来善良纯真,人又很甜美,总散发着迷人的芳香,不得不引起男人的注意。从而他不愿意这样美好的人受到伤害,就激起了自己的保护欲,就想保护好她,让她安全地过好每一天,不受一点点委屈。

    然而,真就只是兄妹之情促使国龙这样吗?

    国龙自己都摇头,无奈地叹气,想着即使自己对云美有那份特殊的好感,那也止于心里而不能释放出来,因为,他已有即将结婚的人选了。

    想到苏晴,国龙觉得此刻对不起她,因为他心里还想着另外一个女人,尽管对外人们都知道云美是他妹妹,但只有他自己清楚,云美在他心里的分量有多重。

    所以,国龙刚刚有点想法时,就赶紧把杂念清除,让自己清醒过来,好继续正常的生活。为今之计,只有和苏晴尽快结婚,这一切的烦恼才会消散。

    很快,国龙就跟苏晴联系,商量结婚的事。

    苏晴虽然对国龙在对待云美问题上有点小看法,但她还是爱国龙的,听说要讨论结婚的事,欣喜自不必说。

    其实苏晴很精明,当初和国龙交往后,听国龙介绍过云美,就猜到云美与国龙的关系并非是兄妹这么简单。

    她以敏锐的觉察力和第六感,在和云美的接触中,渐渐得到了证实,从而加以防范。

    三年多来,苏晴一直处事谨慎,一边不想让国龙知道自己已经了解很多,另一边在云美面前扮演高贵又有气度的女强人,既显出了风度,又向云美示威,好似在说只有她——苏晴是最配国龙的,谁都别想抢走他。

    云美知道国龙快结婚时,心都碎了一半,另一半的心还在为国龙着想,希望他真正幸福。

    可是为了逃避现实,云美时常归家很晚,她不想看到国龙和苏晴当着自己的面卿卿我我的,也不想听他们电话里甜言蜜语地泡电话粥,总之,能不见他们就不见。

    然而现实问题来了,国龙要结婚,就得把苏晴接到家中来住。但云美也在家住,每日就避免不了相见。

    云美很担忧,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除非……自己搬出去,否则没出路。

    云美看着存折里的存款,想着工作两年了,也攒了一点钱了,可以在学校附近租个中档的小公寓了,大不了跟别人合租也行。所以到了周末,她就奔波于各个地产中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

    可是正找房子时,却意外碰到了国威。

    云美已经有段时间没见到国威了,以为这家伙洗心革面了,要么又故意玩失踪,这次碰上后,她就知道,国威还是那样,没变。

    国威碰到云美也感到意外,但很自然地搭了话:“小美,这么巧,你也在这找房子?”

    “哦,我……只是来看看。”云美倒有点紧张。

    国威看了看云美的表情,就知道她其实是来找房子的。

    “怎么,是给自己找还是帮别人找?我来这是给同事找间房子做集体宿舍。”国威仍是一副不够正经、玩世不恭的样子看着云美。

    云美没敢说实话,只说:“是帮朋友找的。”

    “哦,你朋友也是你的同事?”

    “为什么这么说?”

    “你在这边找房子,这一带不离你的学校很近吗?”国威像有通灵的本事一样,看穿了云美的意图。